八戒中文网 > 玄幻奇幻 > 乾坤剑神 > 第六百五十五章 我就是景家人


    虽然心中已经杀意纵横,但景言并未立刻动手。

    有一些事情,他还需要问得更清楚一些。

    他的目光,慢慢掠过略腮胡三人。这三人实力都已是先天境界,在普通武者中算是高手,但在景言眼里,他们与蝼蚁也没什么大区别。

    “东临城限制陌生冒险者进入城市,又怎么能猎杀景家子弟?难道,景家子弟知道城外非常危险,还会出城送死?”景言口中发出低沉的声音。

    此时,络腮胡男子并未发现景言的异样。他的两个同伴,倒是感觉似乎不太对劲,但他们上下打量景言,并未发现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景言看起来很年轻,不可能是什么实力很强大的武者。所以,就算景言与景家关系亲密,对他们三人也不太可能构成什么威胁。

    “哈哈……东临城的盘查确实很严格,想要进入东临城自然是很难的!”

    “但是,要猎杀景家子弟,又不一定只有在东临城才行。东临城地域内,许多镇子上,都有景家的各种产业。虽然,有一些景家的产业都直接被放弃,景家将负责那些产业的人员都召回到了东临城。不过,有部分产业,景家是不可能直接放弃的。”

    “在那里,就可以找到景家子弟。之后你需要做的,就是找机会击杀景家成员,将他们的头颅割下来,就能换取大量的灵石。”

    “哈哈哈……你若是能杀死一名先天境界的景家人,那可发财了。一个先天修为景家人,就能换足足十万灵石,那可是一笔巨款!”络腮胡睁着迷离的眼睛,看了看景言。

    十万灵石,对于一般先天武者而言,确实算是巨款了。

    不过想杀死景家先天修为的武者,恐怕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小子,我看你比较顺眼,不如你就跟着我干吧!你是什么修为?战斗力如何?放心,你跟着我,我肯定不会亏待你。”络腮胡一边说,一边伸手,似乎是想拍景言的肩膀。

    他打算拉拢景言跟着他干。

    景言身体微微一侧,自然的避开络腮胡拍下来的手掌。

    “跟着你干?”

    “恐怕是不行了!”景言轻轻摇头。

    “哦?为何?难道你不想杀景家人,换取灵石吗?”络腮胡听到景言的话,好像感到有些意外的样子。

    “我倒是想要灵石,但我就是景家人,我总不能自己杀自己吧?”景言嘴角浮现出阴森的冷笑。

    “嗯?”络腮胡虽然有些醉意,但并没失去意识。

    景言的话,让他浑身一个激灵。

    他的两个同伴,也猛的盯向景言。

    “老弟,别开玩笑了。你是景家人?这不可能!活着的景家人,到不了黑石镇!”络腮胡在稍微惊醒后,随后便摆摆手。

    他不相信景言是景家人。

    景家子弟,只要从东临城出来,那就是死路一条。

    而那些各地景家产业内的景家人,同样也不敢露头。

    要说景家有人,能大摇大摆来到黑石镇,那绝对不会有人相信。

    不仅络腮胡不信,酒楼内的其他人,也都没一个相信景言的话。

    “年轻人,你可不要乱说话啊!你说你是景家人,很可能会招来杀身之祸的。”一名年纪比较大的冒险者,看了看四周,对景言说道。

    景言看了对方一眼,轻笑了笑。

    “我确实是景家人,没有乱说话。”景言加重语气说了一遍。

    而后,又看向络腮胡,“你不是以杀景家子弟为生吗?现在,我就在这里。你杀一个先天境界的景家子弟,可以获得十万灵石酬劳。那么你若能杀了我,我想,你能得到的酬劳,将是一个天文数字,至少百倍于十万灵石。”

    这时候,整个酒楼内的人,都听出景言是认真的。景言话中的冷意,宛若实质一般。

    络腮胡男子瞪眼看了看景言。

    他的酒意,也基本上醒了。

    “大哥!”络腮胡的同伴,也低呼了一声,目光死死盯着景言。

    手中的武器,都握紧,随时要动手的样子。

    “小子!你胆子很大,好得很啊!不过我现在要说,今天你必死无疑!不管你到底是不是景家人,我今天都要弄死你!”络腮胡被激怒了。

    他本就是杀心很重大人,杀人对他来说,就是家常便饭。

    现在景言的态度,谁都看得出来是在挑衅,他岂能容忍?

    所以即便景言不是景家子弟,他也要杀了景言。

    “轰!”络腮胡与两个同伴,颇为有默契,他们应该合作很长时间了。

    三人,几乎是同时出手。

    酒楼内的其他人,都纷纷退后了一些,马上就要出现异常生死搏杀,他们也怕自己被殃及。

    其中不少人看到络腮胡三人动手,都摇摇头。

    显然,他们是在为景言感到可惜。在他们看来,景言今日就要死在这里了。那络腮胡几人,一看就不是善茬,实力不可能弱。在他们面前,景言怎么可能活下来。

    “噗噗噗!”

    不过,认为景言会被杀死的念头,在这些人脑海中刚刚才转过。

    他们就听到了三声细微的响动。

    而后,络腮胡三人暴起的动作,就突然都停止下来。

    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络腮胡三人,竟是软软的倒了下去。

    整个酒楼内,为之一静。

    所有人,都露出不解的表情看着那倒地的三人,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只看到络腮胡三人想要动手击杀景言,可景言根本没有动手,络腮胡三人就自己倒了下去。

    他们这是怎么了?

    “这里,还有人想杀景家子弟吗?”

    “我就是景家子弟!若有人想杀我,现在可以站出来动手。”景言目光一扫,从其余人脸上,快速扫过。

    听到景言的话,众人才猛然醒悟。络腮胡三人,应该是死了,被杀死了。

    问题是,景言明明没有动手,又是如何杀死络腮胡三人的?

    没有人接过景言的话头,事实上,他们大多都是普通冒险者,来到东临城附近,也只是想进入黑石山脉猎杀灵兽。以猎杀景家子弟为目的的,只是少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