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玄幻奇幻 > 帝临鸿蒙 >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 回归真意,它之可怕
    ♂
  
      大千妖域,中心之地。
  
      “什么?”一座宏大的宫殿之中,听了夜妖皇的话后,那位身穿紫金皇袍的男子,面色一惊,满脸不可思议的道:“怎么会是这样?这不应该啊,如此情形,不应该是在它真灵回归之后,才会出现的吗?”
  
      “是啊,不是说只有待它真灵回归之后,它妖兽之皇的身份,才能够完全的显示出来吗?为何,如今,它的真灵还未回归,便已然成为了万千妖兽心中,真正的‘皇’?”这一刻,在场的其他的一些运朝之主,全都是开口了,一双双深邃的眼眸中,满是疑问之色。
  
      “看来,错了,全错了,看了,你们对于‘真灵回归’四字的理解,全都是陷入了误区···”一一看了眼眼前的诸位运朝之中,夜妖皇沉凝了下,缓缓地摇了摇头。
  
      “错了?我们都是理解错了?”之前,说过话的那位身穿紫金皇袍的男子,眉头一蹙,一脸的惊疑之色:“难道,它指的并不是它皇者的身份?”
  
      “没错,确实不是···”夜妖皇神色微眯,郑重的点了点头。
  
      “不是?”大殿中,一位身穿白金皇袍的男子震惊,片刻后,他突然开口,一脸恭敬的道:“不知道,‘真灵回归’四字,到底是何意?还请老祖为我等解惑。”
  
      “是啊老祖,还请老祖解惑,‘真灵回归’究竟指的是什么?”一位黑金皇袍的男子大声附和。
  
      “恳请老祖,为我等解惑···”
  
      紧随着,那位黑金皇袍的男子之后,一瞬间,在场的其他所有的运朝之中,全都是恭拜了起来,口中,齐齐高呼。
  
      “好吧···”闻言,夜妖皇想了想,轻舒了口气,道:“既然如此,告诉你们也无妨···”
  
      说至此处,夜妖皇脸色一正,郑重的道:“真灵,何为真灵,说白了,就是灵魂,而所谓的‘真灵回归’,指的其实就是灵魂回归···”
  
      “不,不对···”说完,稍稍顿了下,仿佛是意识到了什么不妥似得,他又突然摇了摇头,纠正道:“不能称作是灵魂回归,准确来说,应该是灵——魂——觉——醒,因为,它的真灵从未离开,只不过,一直在沉睡而已···”
  
      “灵魂觉醒?真灵回归指的竟然是灵魂觉醒!”这一刻,在场的诸位运朝之主,齐齐变色,一个个的满脸的震惊与不可思议。
  
      这一切,简直是完全超出了他们的预料,之前,他们都是以为,真灵回归,指的其实就是小皇,重新拥有妖兽之皇的身份,只是,不曾想,这一切居然全都是假的···
  
      原来,所谓的真灵回归,竟然是它的灵魂觉醒。
  
      “没错,真灵回归,正是它的灵魂觉醒。”夜妖皇轻轻地点了点头,一脸的肯定之色。
  
      “老祖,晚辈有一事不明,不知老祖可否解答?”微微沉凝了下,一位射穿金色皇袍的男子,犹疑了下,突然开口,询问道。
  
      眸光微动,淡淡地扫了眼那位金色皇袍男子,夜妖皇面无表情的道:“何事,但说无妨···”
  
      “老祖,是这样的,晚辈心中非常的困惑,不明白,我们为什么要抓他?为何要如此费心尽力的去阻碍它的灵魂觉醒?”那位身穿金色皇袍的男子,眉头紧锁,一脸困惑的道。
  
      “是啊老祖,这是为什么?”
  
      “对啊,这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
  
      ···
  
      这一刻,整个大殿之中,倏然沸腾了起来,到处喧嚷无比,议论纷纷。
  
      之前,他们都是以为,自己所做的一切,仅仅只是为了防止小皇恢复妖兽之皇的身份,而今,突然被告知,事情并不是说这样的,并且,他们本想全力阻止的事,竟然早就成为了现实,
  
      在如此,双重的震惊之下,一时间,他们都是情不自禁的陷入了迷茫,不知所以···
  
      “为什么?”一一扫了眼在场的诸位运朝之中,夜妖皇眼神一眯,声音凝重的道:“因为,它是妖兽一族的皇,因为它的觉醒与否,对我妖族有着莫大的关系?”
  
      “与我妖族有关系?”闻言,一位身穿赤金皇袍的男子,眉头一凝,疑惑的道:“老祖,晚辈实在是不明白,那个它,可是妖兽一族的啊,并不是我妖族的啊!它的灵魂觉醒与否,与我们妖族能有何干系?”
  
      “愚蠢!”夜妖皇冷喝一声,面色威严的道:“难道,你们忘了,妖兽一族,乃是我妖族永生永世,最大的敌人吗?”
  
      听了夜妖皇的话,那位身穿金色皇袍的男子皱了皱,一脸坚定的道。“老祖,妖兽一族是我妖族的永世的敌人,这一点,我们自然是知道,也永远不会忘,只是如今,妖兽一族的辉煌,早已是成为过去,以我们此时的实力与地位,早已经是远远不是妖兽一族,可以比拟的了···”
  
      说到这里,他话音一顿,随即,又继续道:“所以,老祖,依属下之见,我们实在是没有必要,去如此的重视他们,”
  
      “是啊老祖,如今的妖兽一族,根本就是一盘散沙,实力更是弱小的可怜,我们真的是大可不管他们,因为,他们是绝对翻不起什么大浪的···”这时,一位身穿紫色皇袍的男子,突然插话,一脸自负的道。
  
      “不,不···”微微看了眼金色皇袍男子以及那位紫色皇袍男子,夜妖皇神色一眯,满脸凝重的摇了摇头,道:“你们错了,若是,它未出现之前,我们确实是可以,完全地藐视妖兽一族,因为,我们有着绝对的实力,可以镇压一切···”
  
      说到这里,他话音骤然一转,沉声道:“但是,现在却是不行了,不可以了,因为,它出现了,妖兽一族的皇,出现了···”
  
      “妖兽一族的皇?”闻言,一位身穿赤金皇袍的男子,眉头一皱,一脸不解的道:“老祖,那又如何?它,如今也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主宰阶修者而已,能够翻起什么浪?”
  
      “是啊···”大殿中,一位身穿黑色皇袍的男子,点了点头,附和道:“老祖,说真的,晚辈现在真的很困惑,不明白我妖族的仙主,为何会如此重视于它?它到底是什么样的身份?它的来历真的很厉害吗?”
  
      闻言,夜妖皇眉头一蹙,缓缓而又坚定的摇了摇头,道:“它,不是厉害,而是非常厉害···”
  
      “这···”听了夜妖皇的话,那位身穿黑色皇袍的男子,面色一僵,片刻后,他双眼一睁,满是震惊的道:“这怎么可能?它不过是一个三阶主宰,能有多厉害?难不成,就凭它还能威胁到我妖族的无尽霸业?”
  
      夜妖皇摇头,神色微沉的道:“现在的它,自然是不能···”
  
      说至此处,他话音骤然一转,道:“不过,一旦觉醒了灵魂的它,却是可以,那时的它不但会威胁到我们妖族的无尽霸业,甚至是,还可以彻底的压制住我们,甚至是完灭我们···”
  
      “什么?”
  
      此言一出,一瞬间,在场的诸位运朝之主,全都是忍不住惊叫了起来,此刻,只见他们一个个双眼圆睁,满脸震惊,一双双深邃地眼眸中,满是浓浓的震惊与不可思议。
  
      此刻的他们,实在是太震惊了,或者说是被惊恐住了,被夜妖皇的话,给惊恐住了···
  
      “老祖,您···您,不会是在和我们开玩笑吧?”静静地呆愣了一会,突然,一位身穿白玉皇袍的男子开口,声音,由于太过震惊,而变得有些颤抖。
  
      “开玩笑?”淡淡地扫了眼白玉皇袍男子,夜妖皇面色一凝,道:“你觉得,本皇会拿此事开玩笑吗?”
  
      “嘶···”
  
      此言一出,在场的诸位运朝之主,瞬间又是忍不住倒吸了冷气,怔在了那里。
  
      直到一会之后,其中的一位身穿赤色皇袍的男子,才再次开口,满脸不可思议的道:“老祖,那个‘它’,究竟是谁?”
  
      “它是谁···”闻言,夜妖皇神色一敛,片刻后,他缓缓地摇了摇头,道:“它的具体身份,我也是不太清楚,不过,从上面的只言片语,可以看出,它的身份,绝对是恐怖的吓人,因为,我等感受,就连上面的那些存在,都是无比的害怕它,害怕再次归来···”
  
      “连上面的存在,都非常害怕?”诸位运朝之主,再度震惊,脸色更是一变再变。
  
      “是啊···”夜妖皇重重的点了点头,道:“不久前,上面的存在,曾与说过,‘它’是一个极为可怕的存在,一个可怕到足以让我们绝望的存在,一旦,它灵魂归来,后果,将不堪设想···”
  
      说至此处,夜妖皇眼神一狠,满脸阴冷的道:“所以,上面的存在,曾再三的嘱托本皇,一定要阻止它灵魂觉醒,不惜一切代价”
  
      “原来如此,原来,这就是我们为何一定要阻止它真灵归来的原因!”闻言,在场的诸位运朝之主,齐齐相视了一眼,随即,都是一脸恍然的点了点头,因为,直到此刻,他们方才是明白了,为何要如此的重视小皇了,因为,它,实在是太可怕了,它的存在与否,对他们妖族来说,关系太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