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武侠仙侠 > 御剑仙瑶 > 第一百三十章 黄灵真气 (下)
       带着期待和推测,赵九歌和白青青二人,这次终于踏上了去往第六层,还未踏入只是站在木质楼梯口的时候,一股阴冷的感觉传来,让赵九歌整个人的感觉都有些不好了起来。
        至于白青青则是抬起头来的时候,有些被吓了一跳,因为这一层石塔,哪怕有着外面阳光透露进来,都感觉不到任何一丝明亮的意思。
       因为这第六层周围的墙壁上绘画着的是诸多恶鬼阴冷之物,哪怕到了赵九歌这个修为层次,都能够觉得墙壁上似乎有着一层阴冷之意,不断的朝着外面散发出来,这让白青青和赵九歌都不愿意上前一步,多靠近那些墙壁。
          墙壁上绘画的有着凶悍的鬼王厉鬼,也有一些弱小的阴灵,但是毕竟是阴冷之物,所以赵九歌和白青青都没有完全的将墙壁上的东西看完,就急匆匆的来到了石塔的最顶端,也就是石塔的第七层。
       上了木质楼梯的时候,两人能够明显的感觉到那种压抑阴冷的气息,已经消散了许多,赵九歌现在是越发的佩服,当年这石塔的主人,究竟是何许人也。
        这修罗战场有的地方,有着许多古朴残破的建筑,代表着这里同样有着辉煌的时候,说明这里曾经应该有着不少的门派林立,最后因为一些纠纷,以及混乱的厮杀,所以才会引发眼下这种程度。
         当赵九歌抬头看去那顶层的情景时,再一次被深深的震撼,无疑最后一副壁画,如同巧夺天工一般,那壁画看着就有着一种独特的气息弥漫出来,而且画工上也绝对比之前六层的要精致许多。
         精美绝伦的壁画哪怕雕刻着五颜六色的色彩,但是没有任何的违和感,仅仅只是一眼,赵九歌脸上就带着惊叹的神色,看着那壁画就不眨眼,因为这幅壁画基本上可以算是之前六幅画卷的总结,绘画着这个世界的凌云众生之像。
         壁画上方,有着盘坐云端,气质出尘的仙人,手中拿着鱼竿垂钓着下方人间的气运,而人间城池身影众多,人来人往,对其却毫不知情。
       还有着身穿华丽衣袍,俊俏或者艳丽的仙人,正在宏伟壮观的宫殿玉宇楼阁之中,醉生梦死,听着仙乐阵阵,看着舞女舞姿婀娜。
        而一些隐蔽的洞府或者门派势力位置,不少修士在苦苦修炼,有的沉迷其中不知时间流逝,犹如一梦百年光阴匆匆离去。
       有的则是微皱着眉头,似乎遇到了什么瓶颈,更有的则是怡然自得,每人神态不一,境界不同。
       而人间之中,也绘画着生老病死,有年迈的老者,躺在病床不起,奄奄一息,明显已经油尽灯枯的模样,而在床边也是自己子孙全部都守候在跟前,神色悲伤。
        有青年才俊,意气风发,神采飞扬,骑着高大的白马,迎娶自己心爱的女子,那种开心发自肺腑,无论一举一动,或者一个眼神神情都能够提现的淋漓尽致。
        还有的房屋之中,不少稳婆的身影匆匆忙碌,端着冒着热气的水盆,不断的进出,当嚎啕大哭的婴儿声音响起来的时候,只是毫不在意的擦拭着自己布满皱纹的额头上,那不少的汗水,流露出一个笑容。
        还有的是在铺着青石的街道大路上,丧乐声音不断的响彻,一排排的众人,手中那些纸钱,神色带着悲伤,向着城外的郊区而行。
        相比于仙界的天伦之乐,人间的繁华热闹,修士们的无法自拔,以及苦修生活,有的地方则和这些更是大不一样。
       在一些深山之中,有的精魅苦苦挣扎,吸收着天地的灵气,日积月累修行着,相比于人类修士,它们的先天优势并不明显,相反是最低端的生物,哪怕是修行所需要的时间,也需要的多,甚至不如那些灵兽大妖。
        有的本体只不过一株植物,经过风雨洗礼,机缘巧合之下,偶然获得吸取灵力的机会日积月累修行默默的壮大自己,一直经历过数百年才能够开启灵智,又得经历数百年才可以幻化人形,前提是自己这么多年的时间里面,还没有遇到什么危险。
       毕竟那些花草植被的修炼,比较困难,因为没有一个肉身,作为承载之物,自然吸收灵力的速度,远远不如别人,所以那些花草精魅想要修行,所付出的代价也是比较大。
         那些花草精魅苦苦挣扎修行的同时,一些大妖则是如同山中霸王一样,占据着自己的地盘,四处巡查着自己的领地,无忧无虑,毕竟修行到了一定的程度,就站在了这个世界的最顶端。
       而壁画的最下端,则是一片炼狱,有着刀山火海,更有着百鬼夜行的壮丽景象,这些失去肉身的阴魂,自然也是极为的痛苦,没有一定的修为,只能呆在一些阴寒之地,场面得忍受着自身的那种痛苦。
        整个壁画都记在着漫天的神佛妖魔鬼怪,描绘着凌云众生的景象,光是这份气度眼界,就不是常人能比,至少赵九歌可以肯定的是这座石塔的主人,以前绝对不是普通之辈,说不定都是已经渡劫后的仙人,陆地神仙。
       虽然这些壁画没有什么价值,但是观看之下,赵九歌只觉得自己的胸襟都变得不一样了,特别是看到了那凌云众生的姿态,赵九歌脑海里面似乎有一些感悟,但是却又抓不到头绪。
         因为这些壁画能够吸引着神识的缘故,所以观看的时候赵九歌完全投入进去也没有放在心上。
       只是不知不觉中,连赵九歌自己都没有发现,壁画上的某处有些悄然的变化,那壁画顶端,壮观宏伟的宫殿玉宇楼阁之中,原本姿态缥缈,卖弄着舞姿的仙女,竟然似乎在微微摇晃起来。
        本就就有些身临其境的赵九歌,突然意识都变得有些模糊起来,周围弥漫出一阵一阵的白色雾气,仿佛自己身处云端的那种感觉。
       随后周围仙乐声音清晰可闻,清脆的声乐让赵九歌的心神都有些放松了起来,下意识里面想要回头找白青青的身影,可是回过头来,哪里还有着白青青的身影。
       这让赵九歌一阵恍惚,神色都有些疑惑起来,莫非是自己太想念白青青,才会脑海里面总是浮现白青青的身影,一时间赵九歌自己都有些不太确信,只是这个时候一阵香风扑面而来,所以赵九歌也不再去想这个事情,跟着仙乐放松下来的身体,寻找着那阵香风的来源。
       突然数十道苗条的身影出现在赵九歌的身前,这些身影一个个姿态婀娜,容颜秀美,身穿着红色纱丝衣裙,四肢裸露出白嫩的肌肤,赤着双足,额头间点了一点朱砂。
        来到赵九歌身前,就围绕着赵九歌,带动衣裙舞动了起来,时不时的还挑逗着赵九歌,或是将衣裙的薄纱撩在赵九歌的脸庞,或是伸出玉手,轻轻触碰一下赵九歌。
        赵九歌顿时流露出享受的神色,同时心里一阵感慨,难怪无论那些人间贩夫走卒,或者沙场大将,无一都想当人间帝王,醉卧美人膝恐怕都是谁想达到的。
        就连赵九歌自己都是有些羡慕感慨,随即赵九歌觉得有些无趣,神色慢慢的恢复了清明之色,然后带着玩味之色。自言自语的说道,“又来这些小花招,还好我不吃这么一套,再说了你这侍女飞仙舞,也太不标准了,而且姿色我也看不上,怎么迷惑我?”
        刚才不知不觉着了道,赵九歌对此有点无奈,要不是那些侍女触碰自己,却没有冰凉柔软的感觉,恐怕赵九歌一时半会还发现不了破绽,虽然开口语气轻松,但是自身也是不免出了一阵冷汗,毕竟对方真要有害人之心,他就危险了,任人摆布。
        不过如今现在赵九歌能够这么淡定,也是因为他想明白了,既然对方不敢直接现身,用这些小手段,说明也不会是什么厉害的角色。
       果然,话音落下之后,终于附近有了动静,一道身影缓缓而来,这次不再是那些幻境中的侍女,而是一道有些雍容华贵的身影,身穿华丽纱裙,体态有些丰润的美妇,青丝常常盘起来,脖子只流露出白嫩的肌肤。
        无疑,眼下这道身影,比刚才那些侍女舞女要有诱惑力了许多,但是赵九歌依旧不为所动,不说在心神方面的修炼,这么多年他做的还不错,就算有个什么想法,无论是裴素素,白青青的容颜,恐怕一般人比不了,很难让他动心。
       看着赵九歌那戒备的神情和姿态,那个身材丰润的美妇,不由得莞尔一笑,声音柔和的说道,“别紧张,这次不是幻境,只不过你在我的天地空间里面罢了。”
        闻言,赵九歌有些疑惑,但还是相信这个美妇说的话,不过没有开口,而是静观其变想要看看她的目的,但是接下来一句话,立刻就让赵九歌有些大吃一惊难以置信了起来,一瞬间就瞪大了眼睛。
       “既然我的真身在你身上,如今还和你血脉相连,我自然得试探一下你这个人的心性,要不然即便如今已经认主,我也可以强制性的抹除这份印记。”
         这一次开口,换做这个美妇脸上带着玩味的笑容,而这个时候赵九歌也明白了眼前这个美妇的身份,竟然是体内灵海那幅画卷的器灵,这下赵九歌算是明白之前为何体内那幅画卷,那么的急躁迫不及待,等入了石塔后,又立刻变得兴奋了起来。
       这一下赵九歌瞬间傻眼了,感情人家只是考验一下自己,而吸引自己前来似乎也是为了自己真身,毕竟没做真身,器灵也发挥不了多少威力,而没有了器灵,法宝也发挥不了多大的威力。
       这下赵九歌算是彻底明白了前因后果,难怪之前‘止戈’说画卷之中有器灵的气息,最后可是却没有什么发现,赵九歌还以为因为画卷受损的缘故,不能完全的发挥出实力。
      看这美妇的意思,自己刚才要是没有清醒过来,经得住考验,恐怕会强行抹除自己和画卷之间的联系,这让赵九歌有些庆幸,不像那些见了女人就离不开眼的男人。      
        不过赵九歌心里还是有一阵疑惑,于是吞吞吐吐的问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