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玄幻奇幻 > 武逆焚天 > 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传送法阵
  如果说武者本身所修行的功法,决定了其未来所能够达到的高度,一点都不过分。

  这也是为什么许多人都要挤破头,进入超级世家或者是大的门派之中,正是因为在这些实力雄厚的势力之中拥有着不错的功法。

  这些功法能够为所在势力不断培养出实力超群的武者,而这些武者在成长起来后,又会反过来让所在的势力壮大,如此形成了一种特别的循环方式。

  只是当初加入这些势力的武者,往往都会忽略掉一个关键点,那就是在这个固定的循环之中,是有着主次之分。

  那就是家族和势力的利益高于一起,武者在其中的位置反而没有那么重要,除非武者达到了炼气后期,如那位素兰大帅一般,或者是达到炼神期。

  可毕竟能够达到这种高度的武者还是少数,大部分的武者往往没有这样的天分和机缘,只能够在势力之中碌碌无为的度过一生。

  可是这些武者加入进势力中的时候,往往时孑然一身,势力赐予了功法帮其修行,到了关键时候武者便需要付出一定的代价。

  这种代价大部分的时候是要面对各种危险,可有的时候就是单纯为势力牺牲,这也是许多身在高门大户,或者超级势力中的武者最可悲的一面。

  他们有的在进入势力之时就注定成为炮灰,他们自认为幸运的踏入了修行之路,可是却不知道的是自己踏上的是一条炮灰之路,是一条毁灭之路。

  实际上在那些超级势力和家族之中的佼佼者,或者直接就是家族中的核心人物,他们所修习的功法不仅品阶更高,而且不仅是外人,就是自己人都完全保密。

  那些注定成为炮灰之人,他们所能够获得的功法只有中低档次,而且他们从一开始修习的功法就被人所掌握。

  被人掌握了自己功法的运行,这其实也等于是将自己的性命完全都交到了别人的手中。当有人想要针对你的时候,只要了解你的功法,便有许多种方式来轻易取走性命。

  此时这些正在与角马**战中的武者,他们的势力也同样有着森严的等级,高等级的强者对于低等级的武者甚至可以有着生杀之权。

  那位感气期的王长老,他并不是傻瓜,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让眼下的众多武者心中动摇。这种情况非常不妙,一旦这种动摇扩大后,自己的命令将会彻底失效。

  发现了这个问题后,他也是果断的想到了解决方法,那就是尽快将一部分人牺牲掉。这样一来那些被牺牲的武者会对角马群产生不小的破坏,活下来的人也自然不敢再有他想,局面也必然能够得到稳定。

  后来的两支小队,他们之中的那个头领并不是傻瓜,在王长老提出建议后,他也只是略微犹豫了一下就作出决断。

  面对眼前的角马群,就是自己手下这不足二十人根本就很难突围。而那边王长老的手下若是听自己指挥,未尝没有可能冲出去,但是他没有信心将另外的两支队伍中的人拉过来。

  所以在短时间的衡量之后,他也立刻有了决断,自己这边牺牲五人也许真的能够将角马群给逼退。

  他和王长老的一名手下,几乎是同时动手,手下那些人所修习的都是一种功法,灵气在经脉之中的运行他们心中也有数。

  他们只需要集中一部分灵力,送入功法运行的主要经脉中,对方的功法机会因为外力的干扰而逆行。

  这方法看起来简单,可是实际上要精确的掌握到对方功法运行的特点却不那么容易。这些原本被救当做炮灰来培养的武者,可怜直到这个时候才发现问题的所在,可是爆气解体霸道之处就在于其不可逆转。

  如果说有人能够在爆气解体之中活下来,恐怕没有人会相信,可现实中的确有这样一人,那就是当初曾经误打误撞进入暴走状态的左风。

  这些人自然不可能有左风那般好运气,在外力的催动下,体内的灵气一瞬间扭逆转而回。第一次的逆转有些缓慢,可是这一次逆转后,灵气便如同脱缰野马般不受控制,迅速的逆转开来。

  原本都是淬筋初期一二级的武者,在这个时候修为骤然提升上来,眼看着修为就突破到了淬筋中后期,有的人甚至已经达到了淬筋期七层的最后阶段。

  这些人心中震惊的同时,一个个脸上也是露出了愤怒之色,他们到现在也明白了自己被拿来牺牲。

  这些人有的已经转身向后看来,那眼神之中有着无尽的怒火和怨恨。

  早就有所准备的王长老,朗声说道:“你们今日为组织所做之事,他日组织也必然会有所回报,我希望你们为了这些人将心中的不快放下。”

  “不快,这哪里是什么不快,我们要为了你们的活命而死去,还要以最为痛苦的方式。”

  “凭什么要我们牺牲,你们这些人却能够活下去。”

  “我不甘心。”

  这些人有的大声叫喊,有的捶胸惨呼,有的因为知道自己将面对死亡,恐惧的抓着头发发出不甘的嘶吼。

  角马群虽然都是一些蛮兽,可是这些蛮兽的感知能力倒是很敏锐,它们很快就发现了眼前这些人类武者的变化。

  这些武者短时间内实力迅速提升,也是让它们感到了一丝恐惧,尤其是那些人身体之中散发出的的气息让他们感到了有些恐惧。

  这是因为发动爆气解体的武者,将会在不久后死亡,所以在他们的身体之中还有着另外一股力量,那就是死气。只有燃烧生命后所产生的力量之中,才会蕴含着死气,这些死气才是角马群感受最为明显的。

  有些角马群还在发动攻击,可是一部分角马却是露出了惊疑不定的神色。

  “你们这些人没有父母,可是有的人在组织中已经成家,有的甚至有了孩子。就算是那些没有成家之人,还是有朋友在。我想你们明白这些人的未来都掌握在你们的手中,若是你们今天走错一步,我想你们就是死了应该也会感到后悔。”

  那王长老声音平淡的开口说道,虽然他此时的情况很不好,可是他对于自己所说的话还是很有信心。

  因为他们所在的组织考虑的很周到,这些人虽然自幼被杀了父母带入组织内培养,可是当他们打到淬筋期的时候,组织却会安排他们成家。

  这些布置正是为了让他们投鼠忌器,不敢有一天在面对两难之时背叛组织。

  果然,这些人在听了王长老的话后,大部分都犹豫了起来,有的人甚至愤怒的转身,直接朝着角马群杀了过去。

  十人之中有三人直接动手,不再啰嗦,这三人甚至不是在原地抵抗,而是不管不顾的杀入到角马群之中。

  这三人的行动,立刻引起了另外七人的注意,这七人犹豫了片刻后,还是有四人犹豫后冲了出去。

  这四人之中有的眼中挂着泪水,似乎到现在还无法面对死亡,有的人口中默默嘀咕着什么,似乎在诅咒着王长老不得好死。

  另外三人却是再犹豫了片刻后,忽然之间对着自己人动气手来。这三人本来就没有什么家人,平日里也没有什么朋友。不过他们现在也彻底豁出去了,面对被自己人出卖成为炮灰,他们情愿与这些人类同归于尽。

  人类和角马群的战斗,就这样一下子变得更加混乱起来。原本一面倒在防御的人类,忽然之间有七人发疯一般的冲入到角马群之中。

  另外却还有三人调转身来,直接向着自己人大打出手。

  而此时这么精彩的变化,对于左风来说就好像发生在另外一个世界的事情。

  他此时所有的注意力反而都放在了脚下光晕外的地方,他正在观察那些破损的符文。那些符文有的地方似乎在很早以前就有些破损,不过损坏的地方都只是很小的一个点,换句话说问题并不是太过严重。

  而左风更加在意的是,着下面的符文阵法究竟又什么意义,为何会在火雷爆炸后产生空间裂缝,并且有无数的空间锋刃出现。

  随着左风的不断观察,一种熟悉的感觉在心中渐渐出现,不久后左风就突然睁大双眼看向阵法的某一部分,那种熟悉的感觉正是来自于此。

  ‘这处位置的符文和其中的排列我曾经见过,就是在那临山郡城之中的临山别苑内,那石柱周围的地面上就是这种阵法。虽然有些细节处来看,这里的阵法要复杂一些,不过本质上似乎一样。’

  心中默默的思考着,于此同时左风也想起了,从临山别苑出来后,左风特别查找了一下纳晶之中记载符文的书籍。

  当时左风记忆过那片符文和阵法,后来经过查找后发现,这套阵法似乎有着空间传送的作用,而且传送的方式十分特别。因为阵法之中定为传送点的地方显示的为虚幻飘移之所,可眼前这套阵法定为的地点却是一处固定不变的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