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玄幻奇幻 > 武逆焚天 > 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不够义气
这才刚刚提到了遥家和素家,这两家之人已经登门来访,也怪不得左风也完全没有预料到。

    三家人这才分开来了几个时辰罢了,而且分开的时候素兰和霓天举也已经说好,明天会齐齐汇聚到素家详细商谈。

    这两位大帅在左风看来,绝对是足够沉稳之人,当初面对嗜血堂和那神秘黑衣人的时候,三个人也未曾乱了方寸。现在大家已经返回帝都,也是到了沉下心来仔细考虑一番的时候,可他们怎么会这么快找上门来了。

    连左风都如此意外,琥珀自然更是瞪大了双眼。素家和遥家之人平时基本不会登门,有事的时候一般也是过来知会一声,或者是邀请康易山到对方府上叙谈。

    如此登门拜访,而且还是两家同时来人的事情,还真的是从未有过的事情,也怪不得琥珀表现的比左风还要意外。

    两人本来还想要多说一会儿话,可现在遥家和素家之人登门拜访,左风就算架子再大也不可能让这两个人久等。

    从房间中走出来后,见到一名不足二十岁的青年恭敬的站在门外。这青年看到琥珀后脸上也是洋溢出了灿烂的笑容,同时不忘了冲着左风微微施礼,其恭谨的左风倒是让左风想起最初遇到琥珀的时候。

    那时候的琥珀就是这样,见到素颜后十分恭敬,甚至都不会多看那素颜一眼,就是彼此已经混的很熟了,琥珀也不会与素颜开一句玩笑。反而是左风从未将素颜当做什么大家小姐,该调侃该玩闹哪一样都没有落下。

    看着台阶下的青年,琥珀笑着介绍道:“这家伙比我晚来了两年,算得上是我的一位后备,不过这家伙的天赋很好,进境更是同辈人中的佼佼者。若不是我这段时间在外面历练,境界有所提升,恐怕现在已经被这家伙赶上了。”

    那青年脸上始终挂着微笑,听到琥珀的话后,笑着说道:“琥珀大哥夸的太过,我哪里有您说的那般优秀,只是平日里少家主对我指点的效果。”

    在琥珀介绍的时候,左风也同样在低头看着眼前青年,不知为何虽然第一次见到这青年,可是对方总带给自己一种特别的感觉。

    那青年被左风盯着看,多少也显出了一丝不自然,再次开口说道:“前面偏厅还有两家之人在等,还是不要让人久候为好,不如……”

    此时琥珀已经迈步走下台阶,来到那青年身边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说道:“放心,我们这酒赶过去,不会让那些人就等的,你自去忙你的事情,沈风兄弟这里自有我将他带过去。”

    那青年笑着点了点头,随后又向着左风微微躬身施了一礼,随后又倒退着走出两步,这才转身大步走出了院落。

    扭过头来,琥珀看到左风依旧盯着那离开的青年,不禁笑着说道:“怎么了,你是否也觉得这小子的天赋不错。其实康家现在的底蕴也很不错,从下面一些家族中选拔出来的苗子,也是比以前强了不少。

    以前似我这般,已经算得上是天赋不错之人,不然也不会特别加以培养,最后又送到了少主的身边历练。可现在看看这后一代人,真是可以称得上‘后生可畏’了。

    走吧,走吧,若让那些人久等了,还真的有些说不过去。”

    听琥珀如此说,左风也是缓缓点了点头,迈步走下了台阶,跟在左风身侧一同走出了院落。

    只是刚刚那青年的身影还在脑海中徘徊,这青年的修为达到了淬筋期一级,这种修为倒是真的如琥珀说的天赋不凡。可若对方仅仅如此,自己也会对其这么在意,可是到底什么地方有些特殊,左风一时之间反而说不上来。

    “刚刚那小子叫什么名字?”

    “嗯?你还惦记着那小子,他以前的名字大家都没有问过,来到康家之后的名字唤作‘矛缨’。”

    微微一愣,左风下意识的说道:“‘帽缨’,怎么取了一个如此怪的名字,是帽子上飘荡的帽穗么?”

    “哈哈,怎么可能,你这家伙怎么会想到那里去。是‘矛’。”

    说着琥珀拍了拍身后背着的那双短矛,继续说道:“是‘矛缨’。”

    然后抬手向着矛头上飘着的红色“吊穗”轻轻抚弄了一下,左风也顺着琥珀的手指看去,正看到那短毛上一撮红色丝线,一头扎在一起,一头完全散落开来飘荡在前方。

    即使左风并不擅长这种武器,可是他却也知道这矛缨的作用,一来是在战斗之中将对方的武器短暂的残绕住,趁机来向对方发起猛攻。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作用就是障眼法,当矛缨在敌人面前飞舞起来的时候,会给人一种眼花缭乱的感觉,这种方式同样可以制造攻击机会。

    本来走在靠前位置的琥珀,不自觉的扭过头来,正看到左风那一脸沉思的神情。两人相处的久了,琥珀也是下意识的说道:“你是觉得他有问题,可是这小子在家族之中也有不段的时间了,算算差不多也有十年左右,而且几乎没有出去执行过什么任务,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虽然琥珀对于这位后辈很信任,可是他也同样相信左风的判断,毕竟这左风敏锐的直觉和判断,让两人无数次咋生死边缘都活了过来。

    缓缓摇了摇头,左风略微沉吟后才数道:“若是论在家族中的时间,他难道会比那康啸山还长不成,这种判断方式千万不要有。不过我倒也说不出他有什么问题,不过……不过。”

    “不过怎样?”

    琥珀倒是显出了有些迫不及待的味道,他很想知道这位后辈到底什么地方有问题。

    左风却是有些迟疑的说道:“你这位后辈,我总是觉得那笑容背后好像隐藏了什么,或者说是有一副我看不到的面孔也说不定。”

    这一下琥珀可是忍不住了,说道:“你这家伙就是疑心很重,这小子倒是特别的圆滑一些,不论遇到什么人都是那副笑脸。不过你看我们这些人除去执行的都是什么任务,若没有这样一张始终挂着的笑脸,又如何能够欺骗过敌人。”

    似乎湖泊这样说也并不是没有道理,毕竟自己对一个初次相识之人就有这么多的猜疑,实在也是太过疑神疑鬼。

    暗自摇了摇头,左风心中嘀咕着。‘看来自己这段时间经历的事情太多,到现在还处在一种紧张和时刻警惕之中,也不怪现在看到点什么东西都感觉很有问题。’

    看来自己还是要尽快调整一下为好,不然随便出来一个人自己都这般猜疑,以后恐怕会寸步难行。毕竟人和人的交往不可避免,若是对任何人都抱着浓浓的警惕,恐怕也很难和别人合作了。

    之所以左风能够这么快释然,其实也是他仔细分析了一下,似乎那叫矛樱的青年单纯看那虚伪的笑容,也实在说不出太大的问题,所以左风也就将这事放到了一旁。

    此时两人已经返回到了前厅位置,只不过没有到之前康易山等人所在的正厅。那正厅一般也是家主,或者是家族中主要人物议事的所在,往往都是十分郑重的场合。

    现在左风本来就是以客卿的身份落脚康家,自然不可能到正厅与来人相见,琥珀径直带着左风去了东面的偏厅。

    这东西两处偏厅也有着特殊之处,东面的偏厅相对于客房来说,都属于接待重要之人的,而那些遥家和素家之人的身份,自然要在这里等候。

    西面的偏厅则是主要见一些康家的下属势力,还有就是内部一些分支机构的所在。

    这东偏厅也不只一间,两边各有一间不小的偏厅,中间有着一处角门将两边连通起来。他们两人顺着回廊转了过来,正不知道去往哪一处的时候,却是有着一道声音骤然响起。

    “呦,看不出你这架子还真不小,还让我给你见礼。我不管你是谁,这里可是康家,不是在你府上,让我给你见礼,门都没有!”

    这说话之人声音略显尖锐,可是却不得不说是动听的女子声音。这声音落在琥珀和左风的二中,两人立刻都吃惊的张大了嘴巴,也是在听到这声音大刹那,他们就立刻明白了为何两家之人会这么快登门。

    “感情是这素颜这丫头,多日不见,这素颜的脾气倒是越来越大了,只是不知另外一人是谁。”

    这琥珀所说,自然也是左风心中所想。

    “哼,你可知我的身份,在遥家我是少主人,你可知遥家的少主人代表了什么,你不过是素家侧室所生,有什么资格与我大呼小叫。”

    这声音左风太过熟悉,两人这才刚刚分开了不到两个时辰,正是遥家的少主遥秋儿。虽然琥珀没有见过这遥秋儿,可他也不是傻瓜,这一番话听完哪里还不知晓对方的身份。

    琥珀脸庞微微一抽搐,下意识的看了左风一眼,随后就倒退着向后走去,还未等左风反应过来就一溜烟的跑了开去。

    回过神来的左风,就看到琥珀慌急的离开,嘴角微微一抖,低低的喝道:“没义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