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玄幻奇幻 > 武逆焚天 > 第一千七百四十章 飞扬跋扈
    空中一道道强悍的气息释放开来,一个个好像故意示威一般,即使修为不高之人,远远的也能够清楚的感知到空中那些人的数量,以及实力在什么层次。

    看着这一幕,最先感到十分不妥的,是那位依旧矗立在墙头处的老仆。当他看到家族强者,从密道内走出,出现在院落中的时候,老仆的神情已经变得极为难看。

    此刻看到空中那些人一副耀武扬威的模样,尤其是带头之人术关那灵气迸发不可一世的模样,更是让老者郁闷的恨不得想要直接狂扇对方一顿大耳光。

    老仆想不明白,为何最终大掌柜会同意家族派人来介入这里的事,更不会明白大掌柜为何会派来如此一个“脑残”。这哪里是来解决麻烦,分明就是来制造麻烦的。

    多年潜伏在暗处的林家,不论任何行动,都永远有一个重要的原则,“低调”。哪怕是杀人放火这样的事情,林家强者也都会做的十分隐秘,哪怕事后花费更大的代价来加以掩饰。

    可是眼前的这术关,好像生怕不知道自己带来了多少强者。来到此地后不立刻投入战斗,而是在这里等待全部人到齐后,将所有人摆在对方眼前耀武扬威。

    如此做法在这位老仆眼中,无异于白痴到了家,可是二者之间不论身份和地位都有着一定差距。不要说自己提意见,对方来此之时,甚至都没有正视自己一眼。

    一百五十多名武者集合在一起,一起将身体内的灵气释放出来,轻松将天空的雪花逼退开。如此一来术家武者,立刻变得更加显眼,周围数条街上的人都清楚的看着这里的一举一动。

    术坤此刻正站在术关的身后,躬身说道:“账房大人,族中一共派出一百五十名强者,如今全部到齐,请大人吩咐。”

    其实这番话无异于是废话,根本不需要废话,术关只是感受就应该清楚全员到齐。可是术坤的做法却让他十分受用,傲然的发出了一声“好”,随即目光转动俯视院落中还在零星战斗的几个人。

    缓缓抬起手指,指向那群人,口中冰冷傲然的说道:“敢犯我族之人,全部抹除,一个不留!”

    下方院墙上的老仆,气的差一点吐血,还好刚刚术关没有激动之下喊出“林家”之名,不然这老头子可就真的有可能被气死过去。

    术坤两手重重的抱拳当胸,发出一声低沉的闷响声,随即转头高声将术关的话重复了一遍,这才一摆手命令身后的武者,“冲”。

    在他发出命令的时候,还不忘了偷眼看向术索和左风两人,悄悄的向两人使了个眼色,让二人跟随在自己身边,不要胡乱参与战斗。

    众多林家术姓强者,此时一声应“诺”后,便齐齐的向前御空冲出,一个个战意浓烈竟不比之前在偏街内被击杀的术姓族人稍差。

    看到这一幕时,墙头的老仆人心中不禁暗暗叫了声“好”,心中不禁徘徊。

    ‘想不到家族这一代培养的强者,竟然有如此的斗志和战意,看来我林家重新屹立大陆上指日可待了。’

    在老者如此想着的时候,左风也不禁略诧异,不同之处在于,左风略一沉吟就明白过来,脸上更是有种哭笑不得的神情。

    ‘白天因为林队长大闹了一场,还杀了不少的人,这帮家伙当时被杀的差点尿裤子。如今人多势众,看到对方好欺负,这就一个个来了精神,看来是要用对面这些人来发泄早上的屈辱了。’

    心中如此想着,左风也在暗暗观察偏街内的情况,以他的眼光自然立刻就看出。那几个被困在其中的术姓族人,之所以现在还没有被杀,完全是对方故意为之。

    果然,就在左风思考之时,鬼家青年已经指挥手下人将被困的术姓武者快速解决掉,并且所有人正在不急不缓的向着偏街之外退出。

    在来此的途中,左风已经从术坤那里听说,这些人与此地的术姓武者如何结怨,当然术江转述的过程中特意添油加醋了一番。

    在听完术坤的讲述后,左风心中也不禁有着淡淡的怒火烧起。今天的计划雏形算是自己给出的意见,具体操作和布置都交给了段月瑶负责,对眼前发生的事情左风事先半点不知。

    暂时抛开彼此间的立场不同,就是今天挑起事端所用的手段,就已经让左风有些压不住火气,他甚至想要不顾一切先行帮着林家将前方那群人杀死。

    可是想到那些有可能是段月瑶派来之人,左风又感到有些头痛和为难。他现在不清楚,这些人到底是段月瑶直接安排的行动计划,还是在行动中自作主张作出如此人神共愤之事。

    在左风暗自思考时,身边的术姓武者已经一个个当先冲出,径直朝着鬼家青年等人冲杀过去。而且率先出手的强者之中,就有着那位账房术关。

    这术关之所以答应了这次的行动,一来他这些年在大掌柜的压制下,一直没有机会冒头,只能在大掌柜身边做个跑腿的小角色。

    如此境遇让术关心中已经积怨很久,总希望有机会可以扬眉吐气,如今等待已久的翻身机会终于来到,他又怎么可能放过。

    此外,还有这一次向自己发出请求的是术江,二人之间不仅是旧相识,对方来阔城时给了自己不少的好处,而且彼此还是不远不近的亲戚关系。

    有了这两个原因,术关无论如何都一定会来,所以不论另外一名客卿泥塘如何阻拦,术关都一意孤行带着人来到此地。

    既然是为了表现,术关自然不会在后方观看,他自持过人的修为当先冲出,准备直接冲入对方的人群中大开杀戒。

    想法虽然不错,可是术关刚刚冲到对方人群前方,就见到一道身影快速自其中掠出。看那架势完全是一副不顾一切,要与术关拼个两败俱伤的模样。

    虽然来人的气息十分特殊,术关却并未将对方放在眼里,大袖飘飞的同时,双掌间淡淡的金属性灵气凝聚掌心处,向着前方狠狠拍去。

    那双掌甚至还未来得及拍实,就听到人群之中突然传出一声凄厉的喊叫声。

    “住手,爹,爹啊!”

    那喊叫声凄厉且沙哑,却能够听出是一名女子发出,术关并不明白怎么回事,双掌毫不停留的精致送出,直接轰在了面前之人的身体之上。

    骨骼碎裂的声音爆竹般连续在身体内响起,无数碎裂后的骨骼,直接从身体内刺出,看上去极为狰狞。诡异的是受了如此重的伤,那人竟然还没有死去,身体在空中依旧胡乱挣扎着,身体之外缭绕的灵气依旧凝而未散。

    到了此刻,许多眼尖之人已经看出,那被术关一击拍飞者,是一名正在发动暴气解体之人。

    就在许多人不解之时,对面人群之中一名衣衫褴褛光着双腿的少女,疯狂的冲出人群,向着那落地之后还在胡乱挣扎的人影扑了过去。

    之前听过术江讲述之人,都立刻反应过来,刚刚被术关几乎拍碎身体的人,竟然是他们术性一族在此的那位酒馆老板。

    到了此刻术关也反应过来,不过他却是眼珠一转,冷声斥道:“不懂事的东西,事情就是因你而起。这帮家伙该死,你这老家伙更是该死。”

    有些人还在愣神的时候,术江却已经反应过来,一边飞掠而来一边说道:“大人说的对,这种不知进退的家伙就该如此对待,大家不要愣着,赶快出手。”

    前方的术关扭头望向术江,露出了一个赞许的笑容,随即招呼着手下武者继续向前冲杀而去。

    就在林家术姓武者集体冲杀而出的时候,左风却双目微眯的望向了不远处的人群中。

    刚刚只是刹那间,可是左风清楚的看到那名穿着文士长衫的中年人出手,以十分诡异的手法将那发动暴气解体的老者擒拿抛出。

    这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不仅显露出其修为不俗,同时也可看出对方战斗经验极为丰富。

    不过左风注意到更多的是,那文士模样的中年人,擒拿老者时候动用的手段十分眼熟。脑海之中当初与鬼捕比武时候的一幕幕浮现而出,左风几乎可以肯定那中年人用的手法,就是鬼家的一门特殊武技。

    得出这个判断,左风反而略感轻松。至少前方那些丧尽天良之辈,不是段月瑶的手下。亦可以说,之前左风最担心的是,那些冷血无情的卑鄙手段出自段月瑶之手。

    想明白之后,左风的思路立刻活了起来,苦笑着摇头在心中暗骂一句。

    ‘我真是蠢,段月瑶那边已经知道密道所在的位置,此时属于她那一方的人,一定就在这密道不远处,能够清楚看到这处院落的位置。’

    一边思考左风缓缓抬起头来,目光向着周围扫去。除了背后高高的阔成西城墙外,周围就只有几处视野稍好的地点。

    前方的酒楼视野极好,可也是被左风最先否定的,因为如此好的观察点,恐怕只有鬼画两家才能拥有。

    随即左风目光一转,向着身侧不远处望去,念力也是收拢成一束向着那一处位置送了过去。

    片刻后左风缓缓睁开眼来,根本不顾正在展开的激烈大战,径直朝着刚刚送出念力的位置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