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玄幻奇幻 > 武逆焚天 > 第一千八百八十一章 牺牲难免
面对眼前这些人,琥珀只能选择耐心的解释,否则任谁听到如此惊人的消息,都必然无法接受。

不过相比于之前在城主府和王家,此刻面对素家众人,琥珀至少不需要多费唇舌来获取信任。

王家这些跟随琥珀来此的武者,以及那些他们带来的尸体,就是最好的证明。如果眼前之人无法信任,那王家这些武者又不是傻瓜,怎么可能将府邸抛弃,直接跟随众人来到素家。

另外就是那些带来的尸体,除了几人本是林队长一方的木姓武者,剩下的还是能够辨认出是鬼画家的武者。

而且其中几个人明显遭受了酷刑的折磨,虽然这些人对行动的事情所知极少,但是今晚有针对素王郭三家的行动这一点倒是可以肯定。

素家那位中年武者,神情严肃立刻反应过来,说道:“家族那边正在采取行动,我们应该将这消息迅速报与素坚和王骁二位统领知晓。”

那王家的武者,轻轻的叹了口气,说道:“听这位带回来的消息,对城北老区的大战已经展开,此时恐怕已经不是想退便能退下来的,甚至此时撤回将会有更大的损失。”

点了点头,琥珀接着说道:“而且从你们两家到城北老区的方向,中间已经布置了不少鬼画家的武者,而且我穿过来的时候数量还在不断增加。此时要想穿过去,恐怕不仅无法传递出消息,反而还会打草惊蛇。”

素家的那位队长,以及王家的带头者齐齐皱眉,脸上划过一抹担忧和焦急之色。琥珀也同样在心中叹息,因为现在连他也等于是被困在了这边,他同样担忧城北老区那边如今的局势。

向着队伍中看了一眼,素家中年男子,立刻问道:“不是说将三家的人集合在一起,怎么没见城主府的武者来到。”

王家之人开口达道:“这位先生最先接到的城主府通知,可是他们根本不肯相信,除非有郭孝或康赵二老直接命令,他们坚决不肯离开城主府。”

提到城主府,琥珀的脸上也忍不住划过一抹厌恶之色,不过他很快就将杂念排除脑海,重新望向素王两家的武者说道。

“其他的事情我们暂时不需要理会,讯息我既然已经带到,那么生死都由着他们自己选择吧。我之前过来的时候,已经发现鬼画家的武者在向这边集结,估计他们不久便会动手,我们现在需要抓紧时间了。”

点了点头,素家的那位排名第四的队长,神情严肃的说道:“在下素家四队队长素贲,我想这位王淼队长也该介绍过自己了吧,还未请教您是?”

略一犹豫,琥珀便直接开口说道:“此次前来我代表的是药家,可是我却并非是药家之人,原本的家族已经将我舍弃,嗯,我的名字叫做琥珀。”

“琥珀?”

“琥珀!”

素贲对这名字感到有些惊讶,王淼倒是大吃一惊,立刻开口说道:“你原本是康家之人,听闻你跟药子大人的关系一直不错,后来好像在帝都突然失踪了。”

自从被胡三带人将自己擒住带走后,琥珀这算是第一次接触到超级世家之人,而听到了这个结果,他还是稍稍感到有些意外。

‘原来超级世家对下面人一直保密,看来对于千幻教的事情,他们不希望太多的人知晓。更不希望让外界知道,古荒之地的夺天山参与帝都之事,因此我的事情也被一并隐瞒了下来。’

心中如此想着,琥珀已经开口说道:“其中的确有些曲折,而且也确实是药子大人将我救下来。”

看对方神情变化,左风已经猜到下一步他们就会询问起左风的情况,所以他抢先开口说道:“相信用不了多久,对方就会来到,而且必然是有备而来,因此我们现在就要立刻采取行动。”

本也无心闲聊,只是因为面前的是琥珀,正是当初玄武帝都那场大风暴处在风暴核心的左风关系匪浅。不要说这些玄武帝国超级世家的武者感到好奇,就是玄武帝国之外的人,也同样对帝都之事充满好奇。

此刻有了琥珀的提醒,众人的注意力也立刻转向了眼前的大事,那些不知何时就会杀到的强敌。

扫视了一圈周围的武者,琥珀在心中忍不住轻叹了口气,即使算上城主府那些武者,从数量上和修为上都比自己的预计中差了一些。

何况眼下只有素王两家的武者在此,琥珀也不免感到更加担忧,略一沉吟,说道:“敌人的数量不清楚,修为也同样不详,我们眼下只能大概估计。

人数大约在一百到一百五十人左右,修为差不多在感气期层次上下,纳气期应该会有几人,高端战斗力我们应该不会太吃亏,但是人数上还是有着不小的差距。”

一边说着的同时,左风扫视了一圈,除了素家分散在各处防卫的武者,眼前两家武者就只有不到五十人,满打满算恐怕也不足七十人。

另外还有更重要的一点,两家武者之中大多数都处在淬筋期层次,感气期武者都少的可怜。

以素王家的实力,当然不可能就这种水平,那很显然大部分的感气期,纳气期武者,都调集去应付城北老区的战斗了。

不过既然来到这里,即使再如何困难琥珀也不可能离开,而是将临行前段月瑶的交代,以及左风传音过来的嘱咐都认真的思考了一遍。

“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我们想要守住素家府邸,必须要动用一些特殊的手段了。”说着,琥珀便转头望向素贲,询问道:“从画家得到的那些机关,以及在鬼家那一小部分机关,是否都布置妥当?”

素贲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同时说道:“因为那些机关的威力十分强大,为了不将之浪费,所以布置安放的时候,我们特意都集中在核心区域。”

一旁的王淼,突然说道:“我王家比较擅长机关之术,我手下这些人的修为普通,战斗实力也马马虎虎,但是对于布置和安放机关的技巧绝对没问题。”

闻听此言,琥珀如同捡到宝贝一般,惊喜的望向王淼,同时说道:“那么调整机关的发动,还有在机关上做出真假两重布置,以及特殊毒物与机关结合,这些你都能够办到吧?”

先是愣了愣,不过王淼很快就给出了肯定的答案,这让琥珀惊喜之余又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安排自己过来这里的人是段月瑶,不过左风对这个安排并无异议。想起自己来之前段月瑶交给自己的那一大包药,以及那些当时看起来无关痛痒的提醒,却成了自己现在胜负的关键。

琥珀先从储晶之中取出了一个大包裹,按照当时段月瑶的介绍,将其中的各类药物一一介绍。

开始素贲和王淼两人望着包裹一脸的不解,可是越听脸上的神情也开始变得越兴奋,到了后来已经是震惊的张大了嘴巴。

可这还没算完,琥珀紧接着开始说起机关调整的事情,他对于机关并不是很了解,只有一些方法和思路,甚至是自己需要机关发动时产生什么样的大概效果。

琥珀虽然不了解具体的布置和调整方式,可这些对于王家众人来说,却是一听便明,很快便领会了琥珀的意图和打算。

对于琥珀提到的要求,有些王家人能迅速判断使用的意图,可有的却完全不了解对方的目的和打算,只能够感觉到这是在布局,一场对付外敌时所用的布局。

他们并没有多问,因为时间上已经不允许他们再慢慢的整理思路,慢慢的搞清楚一切的状况。既然琥珀能够在这个时候赶来,又是准备的如此充分,那么他们现在只能够选择将一切交给对方。

由数名素家对机关略有了解之人陪着王家一大群人离开,顺便也将琥珀带来的那一大包药都一并带走,准备去布置机关。

留下的素贲,转头问道:“之前伊卡丽找人修建过一座阵法,据说这阵法就是为了应付此类突发状况。阵法那边还留有一个人看护,我们是不是商量一下将那阵法完全启动。”

对方还没有说完,琥珀便已经摆手制止,不用说他已经知道那是由左风构架,运财商会众人帮忙搭建而成的阵法。

慎重的望向素贲,琥珀表情严肃的说道:“眼下的局面看似危险,可是还并未到真正生死存亡的决战。后园假山中的那座阵法必须要保护好,否则我们将失去最终的底牌,切记,切记!”

看到琥珀那严肃如寒冰般的眼神,素贲下意识的点了点头。自己并未提到假山,可他却一口就道破了阵法所在,显然对那阵法确实了解。

“王家负责机关的布置,我需要你的人做些事情和准备,在府邸之外重新布置出暗哨。这些暗哨要始终留意府外的变化,我们必须要在对方动手之前有所察觉,否则主动将彻底被对方掌握。”

琥珀再次吩咐道,素贲直接转头喊出一串的名字,然后将这些人派了出去。

看着那些离去的背影,琥珀心中也是有些无奈,因为这些人中恐怕没有几个能活着回来,但这个牺牲不可避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