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玄幻奇幻 > 武逆焚天 > 第一千九百二十五章 自相矛盾
眼看着阵法壁障,在左风用空间之力凝聚出来的小阵攻击下,出现了数个破洞。

只不过那每一个破洞连老鼠要钻出去都十分困难,更何况是在场这些大活人了。仔细观察还能够看到,那些破洞正在缓慢的愈合之中。

通过打开的洞口,左风能够清楚的看到阵法壁障的厚度,差不多超过一尺的壁障,单纯凭借武力即使是凝念期强者都很难破开。

这么恐怖的防御能力,当然是术索一手造成。为了将所有人困死在阵法之中,他抹去了三座组合大阵中的迷阵,幻阵和传送阵,以及其他小型的辅助阵法,除了肆虐的能量风暴,他所能够调动的能量全部投入到阵法防御之中。

而且他如此做,可以说是想将阵法之内的所有人都绞杀一空,这样的攻击是无差别的。不仅仅在对待包括左风等人在内的素王家武者,甚至连此时身在阵法中的林家术姓一脉武者,也同样不会放过。

之所以这三座组合大阵威力强大,就是能够让术姓武者藏身其中,时不时的被阵法伪装成素王家武者的模样,对其中不明所以的人发动攻击。

从最初发动阵法开始,就有一百多名武者进入其中,中间陆陆续续死去了一部分,现在最少还有七八十人,与左风这些人一样被困在阵法之中。

当术索发动最后的手段开始,整个阵法便已经彻底关闭,外界无人可进,内部无人可出。为了将阵法之中的人全部杀死,可以说术索已经不惜一切代价。

眼看着这厚似城墙般的壁障,在面前缓缓的愈合,左风知道除非自己凝炼的空间阵法威力再提高数倍,甚至十数倍才有打破的可能。

可是那殷劫脑海中的空间之力实在太难以抽取,而囚锁之中的空间之力,已经差不多消耗殆尽,根本无法再凝炼更强的空间阵法了。

他这边一筹莫展,另外一边的能量风暴却半点都没有停息,反而在疯狂的的冲击而来。

眼下这条路行不通,左风倒也丝毫没有放弃的意思,而是目光转动间一边观察着周围的情况,一边思考着应对之法。

那刚刚凝炼出的诡异阵法未能破开阵法壁障,所有人都亲眼目睹,大家心中叹息的同时,也不免有些慌了神。可是当他们看到那一头红发的青年,仍旧镇定自若的面对如此严峻的局面,大家那提着的心仿佛又稍稍放下了一点。

其实左风心中又怎么会不焦急,可是现在有可能化解危险的只有自己,他只能够一个人将所有压力都抗下来。

‘这恐怖的能量风暴堪称毁灭一切,按照我的轨迹炼神期第一阶段,凝念期的强者都很难存活下来。而这阵法壁障又是如此的坚韧,恐怕就算是凝念期强者想要打破,都不是一朝一夕间能够办到的。

可是摆在我面前的问题,便是要打破壁障,又或者是抵挡住这能量风暴,就算是三头六臂的神仙来到,也……咦!’

脑中快速思考的过程中,一个想法突然冒出来。有着无数次面对生死危机经验的左风,知道越是这种时候,越不能够抱着固有的角度和思维,一定要从多个角度分析,思路也必须要开阔。

就在他分析能量风暴有多强的破坏力,阵法壁障有多强的防御力之时,脑中却突然间浮现出了当初藤肖云讲给自己的一个小故事。

曾经在玄武帝国的某一座镇城之中,有一位实力不俗的炼器师,在他的反复尝试和精心研究后,终于让他打造出了两件品质不俗的武器。

这两件武器一件是锋利的长矛,而另外一件是十分坚固的盾牌。这两件武器是他最为得意的作品,他曾经十分自信的说过,得到这长矛和盾牌的武者,绝对可以做到炼神期以下无敌。

也许他这种说法有吹嘘的成分,可是不论尝试过长矛或者盾的人,都对其品质给予了极高的评价。

可是这样的好东西,价格自然也很不便宜,最终长矛和盾没能让一人买走,而且阴差阳错得到这盾与矛的两个人竟是一队仇家。

这二人各自使用自己全部修为,利用手中的武器与对方搏杀。好事者不仅关注这两人拼斗后的最终结果,同时也十分在意这两件珍贵的武器,到底哪一个更强一些。

可是拼斗的结果,却让所有人大吃一惊,矛与盾的最终碰撞中,二人动用了全部修为和手段。最终两件武器同时损毁,而拼斗的两个人也当场身亡。

这件事让人唏嘘不已的同时,更被广为流传开来,而玄武帝国当年的旧事也被人称为“自相矛盾”。

就在刚刚的瞬间,左风脑海之中突然浮现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而这想法的思路正是来源于这“矛与盾”的故事。

思路刚刚才浮现,左风立刻就脑海之中勾画出了一道新的阵法。只不过这阵法对于品质要求十分之高,普通的能量所凝聚出来的阵法,根本无法达到要求。

思索之际,左风的目光便再次落在那悬停于身前不远处的小阵,不得不说这空间之力确实特殊。如果换做一般能量凝聚成的小阵,此时此刻必然已经宣泄了许多能量,可眼前这小阵之中的空间之力却几乎没有减少分毫。

对于现在的左风来说,既没有时间去研究阵法中空间之力的特殊之处,更没有时间去考虑新的办法,远处的狂暴能量此时已经逐渐靠近,留给左风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左风双目陡然一凝,便紧紧的盯住小阵之上,那由自己亲手凝聚出的小阵,此时无数符文在其中正在慢慢的盘旋运转。

心念一动,念海之中的念力便直接送出落在双手之上。而左风双手探出就如同穿花蝴蝶般在面前的阵法中翻飞跳跃,时捏,时按,时抽,时抹,各种稀奇古怪的手势层出不穷。

而那每一道手势,有的好似女儿家绣花,有的好似金刚伏魔,让所见之人眼花缭乱。这种手势在场之人没有谁看得懂,实际上这并非是刻画阵法的手法,而是柔和了药家最强的按穴,刺穴,点穴等手法后的成果。

将药家的这套手法用在符文阵法上,左风这也是第一次,也是他刚刚灵光一闪后想到的方式。

随着他手指在阵法上来回穿梭点弄,很快那一枚枚符文就如庖丁解牛般被拆解开来。若是一般的能量此时早就消散开,可是现在拆解开来的却是神秘的空间之力。

乳白色的空间之力倒还乖巧,那透明的空间之力,却是立刻受到招引,欲要脱离掌控飞向殷劫。

左风当然不能眼睁睁看着此事发生,赶忙动用大量的念力将之包裹起来,一旦被念力隔绝开来,殷劫对空间之力的影响也随之消失。

原本的小阵被拆解开来,这一次左风立刻开始重新动手刻画起符文,不同之处在于这次刻画的过程中,左风加入了自身的单属性灵气。

如果按照原本的方式加入灵气,那么小阵都没有搭建成功便会直接崩塌掉。有了之前的经验,左风也学乖了许多,他将诡异多变的风属性能量与透明的空间之力结合,又将狂暴炽烈的火属性能量与乳白色的空间之力结合。

这样一来能够参与搭建阵法的能量便一下子多了许多,就好像刚刚酿好的酒浓度极高,量却非常少。当慢慢的加入泉水勾兑后,酒的浓度会有所下降,但是量却会一下子增加许多。

这一次有了左风两种属性灵气加入后,再次搭建起来的阵法确实十分庞大,只是片刻之间便有着一座房屋般大小。

若是一般情况下,只有使用实质性的材料,才可能搭建出这么庞大的阵法。用能量搭建如此大的阵法,不是会直接崩溃,就是其中的能量在搭建的过程中慢慢的消散掉。

可左风搭建的阵法,其中加入了别人从未使用过的空间之力,偏偏就是用能量搭建起了这样一座大阵。

在旁边观看的所有人,都被眼前这惊人的一幕所深深吸引,哪怕是对于阵法符文没有研究的普通人,也知道眼前这一幕太过不寻常。伊卡丽和王骁更是满脸震惊,用十分怪异的目光看着左风。

不论大家抱着怎样的心态,可却都十分默契的没有发出半点声息,大家都在安静的观察着,观察着左风还在继续搭建中的阵法。

又过了片刻,阵法在所有人眼前变得越来越怪异,不同于一般阵法的形状,左风这道阵法外侧呈现环形,内侧呈现漏斗模样,从旁边看上去就好像放倒的巨大漏斗一般。

大家正不明情况的呆呆看着之时,左风却已经开口招呼道:“还不快快过来,所有人到我这边集合,躲在着喇叭形的阵法后方。所有人动用自身的修为将这阵法托起,将其保持现在的模样固定住。”

最先靠近的伊卡丽,满脸不解的问道:“城主,都这个时候了,你在搞什么?”

勉强挤出一丝笑意,左风抬头望向远处已经不足五丈远的能量风暴,缓缓说道:“看着吧,我倒要看看他们到底是矛强,还是盾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