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玄幻奇幻 > 武逆焚天 > 第两千零四十六章 虚无规则
空间之力异常强大,冥玉根本没有能力抵抗,虽然它已经动用全力,终究还是无法面对两处空间共同释放的破坏力。

即使冥玉拥有皇者血脉,这种在幽冥一族中都极为罕见的血脉之力,可是单凭血脉之力,对左风根本毫无作用。

如果此时在它身边还有其他同族,冥玉还可以瞬间抽取同族的精血化为自身的能量。眼下在它的周围,便只有琥珀一人拥有幽冥一族的血脉,而且本身并不纯粹,根本无法被直接收取进入身体。

虽然在抽取了同族血肉精华后,它能够凭借皇者血脉与秘法,凝聚出堪比八阶巅峰的修罗真身。可是没有这些能量作为支撑的时候,它就只是一只实力远超同阶的五级幽冥兽而已。

在冲出通道后,冥玉本能的放松,心中更是充满了欣喜和兴奋的情绪。进入了这片独立空间,只要自己能够确认空间的确切位置,之后便可以让族中强者顺利进入,以此作为连接空间乱流中的通道。

另外眼前的人类,已经没有了反抗之力,那一双堪比神器的囚锁,到此也等于成为了自己的囊中之物。一下子有了这么大的收获,冥玉焉能不喜悦兴奋。

便在它满心欢喜的准备收获战果的时候,通道之中的空间之力瞬间冲出,一切来得都太过突然,除了左风之外没人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空间之力如同旋风般席卷而下,直接将冥玉笼罩在了其中。那恐怖的绞杀之力,眨眼间就让冥玉皮开肉绽,而身处空间之力中心位置的冥玉,也立刻发出了凄厉的嚎叫声。

不远处的琥珀就那么趴伏在地,勉强抬起头,望着那身处空间绞杀之力中心位置的冥玉。心中既有着一阵说不出的舒爽,同时他也在为左风感到担忧,因为左风所处的位置,就在冥玉不远处。

可是观察了一小会儿,琥珀就发现自己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当那些从通道之中冲出来的力量,靠近左风后,便会迅速的被左风双手上那闪耀着乳白色光芒的囚锁吸收掉。

一般情况下不通过精神力,是无法观察到空间之力的,可是眼前这些空间之力带有着巨大的扭曲与破坏力,不仅能够让人清楚的看到那空间之力所在位置景物扭曲,而且凭借灵力的波动,也同样能够清晰的感受到。

嘶吼、咆哮,那身处在绞杀之力核心的冥玉,正在以它野兽的方式发泄着胸中的情绪。因为其血脉的特殊缘故,此时此刻它能够猜到,自己是中了左风的算计,才会落到如今这步田地。

可是能够猜到是一回事,它却根本没有任何办法化解。尤其是它能够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力在迅速消失。

身处那扭曲的空间之力外,左风平静的脸庞下,有着一丝兴奋的情绪。眼看着那冥玉的血肉开始被绞杀之力所粉碎,左风伸出手指在眉心处轻轻的一点,随即一丝橘红的火苗便自其中飞了出来。

之所以称其为火苗,那是因为若是普通的火焰,只需要随意吹口气便会立刻让其熄灭。

只是这一丝火苗却完全不同,当其出现后,周围,甚至是整片空间的温度都瞬间升高。不仅远处的琥珀有了感应,就连身处扭曲空间中苦苦支撑的冥玉,眼中也同时闪过一抹惊色。

空间扭曲之力固然恐怖,可是冥玉仍旧没有丧失求生的信念,即使到了如今这个地步,它仍旧在思考从这空间绞杀之力中脱困后,如何占据这片空间,如何获得那一对神器般的护腕。

可是当那一丝火苗出现的时候,它却从心底里感到了恐惧和绝望,与一般的幽冥兽族人不同,拥有皇者血脉的它,也算是有些见识。

眼前这一丝火苗便拥有如此恐怖的温度,甚至透过空间之力,仍旧能够感受到那恐怖的温度。

‘天火’

虽然不知道那属于何种天火,但是冥玉已经知道了那一丝火苗是怎样的存在,同时也猜到了对方取出这火苗的目的是什么。

哪怕身处空间绞杀之力中,被那扭曲之力不断破坏着身体,冥玉仍旧没有绝望和后悔。可是现在它真的感到了绝望与懊悔。

自己的身躯也许能够扛过空间绞杀之力的破坏,但是前提是绝不能够有其他的破坏力参与其中,尤其是眼前如此恐怖的天火。

同时它更是后悔,后悔应该早一些将眼前这青年人解决掉,不该在石林中慢慢的折磨两个人。它也感到了懊悔,自己本来在参与玄武南部的行动,只是为了在族中提高威望,根本不需要身先士卒。

可是凌晨出现的浓雾,让八阶幽冥兽冥海无法及时赶到。自己在面对着那名人类武者时,故意要展现出自己的骄傲与强大,直接带着手下冲入传送阵来到阔城。

这一刻的冥玉后悔了,它不想再去考虑什么独立空间,不想要再得到什么神器级别的护腕,如今的它只希望自己能够活着离开这里,活着返回到族群中。

可是当它的目光接触到,左风那一双平静如水的眸子后,冥玉的心也是一下子凉了。那青年眸中的目光是如此的熟悉,那是自己在杀掉人类前展现出来的目光。

那目光就好像高高在上的神,在俯视脚下的蝼蚁,同时那目光还很像,幽冥一族看到人类武者那样,如同看到了可口的食物。

这还是冥玉第一次被人类当做食物看待,那种愤怒、不甘、怨毒等等,最后也都化作了恐惧。

微笑着屈指轻弹,不知左风是否有意为之,左风故意将那火苗放在食指指尖处,就好像之前冥玉射出那压缩空气时一样。

只不过这一次左风射出的火苗,只是一丝微弱的火线,而且还是以非常缓慢的速度离开手指飞出,甚至眼力最差的老人,都能够捕捉到那火苗飞行的轨迹。

那火苗在碰到空间之力时,诡异的开始跟着扭曲,却没有半点要熄灭的征兆,反而随着空间之力的绞杀与扭动,那火线反而渐渐的扩散开来,慢慢的朝着空间之力的中心处渗透了去。

随着那火苗中的强大热量,一点点的融入其中,冥玉的面容开始彻底扭曲变形。那是极端的痛苦所引起。

与此同时,它那本来就已经破碎的血肉,如同冰雪遭遇火焰般迅速的消融。很快皮肤彻底消失,血肉也在大量的减少后,内部的骨骼慢慢的显露出来。

这个时候,左风发现那冥玉的骨骼有些特殊,骨骼之上隐隐有着一丝金色的斑点。更加仔细的观察后会发现,那些不是普通的金色斑痕,而是一颗颗金色的符文。

那些符文左风还能够辨认出来,是一些远古符文,而那些凝聚符文的力量,正是冥玉本身的血脉之力。

望着那骨骼上的金色符文,左风脸上的笑容也更盛了几分,先是将其上的符文与排列规则记忆在脑海中,随后开口轻喝了一个“收”。

一字出口,那空间绞杀之力迅速的向内收拢,此时的冥玉甚至已经无力发出惨叫,那兽头部分,甚至有一多半都化作了白骨。不过左风能够感觉到,它还没有彻底死去,凭借强大的意志力仍旧在支撑着。

可是随着那带有一丝朝阳天火的空间之力不断向内收缩,冥玉终于感觉到了自己已经撑不下去了,自己的生命将会结束在这里。

“卑微的人类,我是幽冥皇族,我今日的仇恨与屈辱,他日必将由你的鲜血去洗礼。我的族人呐,你们必将彻底降临坤玄大陆,必将这里的生灵屠戮一空,必将在这里崛起重新破开虚无规则!”

突然之间,那血肉已经所剩不多的冥玉,在此时缓缓的开口。它的声音与以往略有不同,却不像是因为焚烧与空间之力的破坏所造成,似乎那声音是由它的肉体配合精神发出。

很难想象兽族在未达到八阶之前,竟然可以拥有精神力。另外对方的话语之中似乎有对自己,有对坤玄大陆的诅咒。

可是左风留意到的却是那段话的结尾部分,幽冥一族重新崛起,并且要破开虚无规则。这“虚无规则”代表了什么,左风并不清楚,甚至是首次听说。

‘这“虚无规则”必然是一种特殊的存在,这种存在也许与坤玄大陆,与那些独立空间,与空间大陆都有关系。别人不知道,可是我相信规则之兽裂天定然清楚,日后有机会我定要向它问个明白。’

左风在心中默默的思考着,当他再次将注意力落向冥玉身上之时,就见到那冥玉的生命气息正在迅速的减弱。

似乎刚刚说出的那番话,已经让它将最后的生命力燃烧殆尽。不过左风却不会放松警惕,自己与琥珀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不要说对方是拥有皇族血脉的五阶幽冥兽。对方就是一只受了伤的三阶幽冥兽,都可能随时到威胁到自己二人的性命。

扭头向着身后的琥珀望了一眼,确认了琥珀伤势还不足以威胁生命后,左风这才缓缓开口道:“别急,这次大难不死,对你我都将会是一场造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