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玄幻奇幻 > 武逆焚天 > 第二千三百二十章 炼魂嗜血
不妙,非常不妙。

这是左风此时脑中首先浮现出的想法,他知道对方要动手了,而且那手段定然极强,可是左风却不知道对方接下来会用什么手段。

阳冥兽之前一直半睁着双眼,如今那诡异的双目已经彻底睁开,其眸中两团不同的光华,好似在彼此争斗,结果却是那淡蓝色的幽芒最终被彻底压制下去。

“哼,这些年来你我灵魂彼此僵持不下,你便以为我的灵魂之力半点都不能运用。简直是笑话,我当初既然能够以灵魂之力掌控这具身躯,自然也有能力彻底压制你的灵魂。

之所以我一直没有这么做,那是因为我不想浪费自己的灵魂之力,这些年来你的一半灵魂被我封禁在岛中,另一半灵魂被压制在这身体之中。

你的灵魂之力从未有一丝一毫的壮大,反而在我的压制中持续削弱,而我却一直在积蓄力量,这力量中自然也包括了灵魂之力。”

阳冥兽二目圆睁,他看起来好似在自言自语,不过左风等人都清楚,它这一番话正是说给震天听的。

虽然之前说话时逆风疾言厉色,充满对震天的怨恨与不满,可如今看阳冥兽眼中,那苦苦挣扎的蓝色幽芒,脸上还是露出难掩的焦急。

不过他现在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阳冥兽眼中,那两团幽兰的光芒挣扎了片刻,便被那红色的火芒彻底压制下去。

左风心中“咯噔”一沉,对方之前一直无法彻底动用灵魂之力,如果那阳冥兽彻底占据了震天的身躯,对方要想击杀自己等人将不费吹灰之力。

不管是那阳冥兽,又或者是震天,它们的实力最少都在九阶巅峰层次,哪怕对方能够发挥一两成的实力,要杀掉自己等人都是弹指间的事。

不过阳冥兽就那样静静的站在湖心岛上,并未有其他的动作,更没有要直接出手的打算。如此一来左风反而心中更没底了,他相信这阳冥兽之前的话,绝不会随便说说就罢了。

忽然心中一动,左风的念力已经山呼海啸般的涌出,径直朝着阳冥兽冲去。不过左风的念力在熔浆湖面上刚飞出两里远,便直接撞在一片无法看到的屏障之上。

‘好强大的念力,这家伙果然是在运用念力,而且以念力封锁了那一片空间,只是不知他动用念力到底渗透向何处,不过他运用如此手段,最大的可能是刻画阵法,只是不知这一次的阵法会有何种效果。’

就在左风震惊之时,对面的阳冥兽的目光也微微闪烁了一下,它此时内心同样感到震惊。眼前的青年手段不俗,能够让妖兽与虫傀战到如今局面,主要也是依靠了他的能力和手段。

可是阳冥兽万万没有想到,这青年人竟然会拥有念力,而且那念力丝毫不弱于凝念后期的强者。饶是以阳冥兽的见多识广,见此情况后也被彻底震惊了。

“这小子……!嘿嘿,真是正打瞌睡就来送枕头了。我这手段能够暂时压制震天,可是对我的灵魂力消耗不小,尤其是念力力恢复起来极为困难,他倒正适合拿来恢复念力。”

短暂的震惊后,阳冥兽却是在转念间便露出了难掩的喜色,闪烁着暗红色火芒的双眼盯着左风,阳冥兽的脸上也随之露出一丝贪婪之意,与此同时它猛的释放出更多的念力。如今有了左风的念力,阳冥兽反倒是更加放开手脚了。

本来阳冥兽还有些担心,自己的精神力损耗的太严重,会影响压制震天的灵魂,以及稍后下手彻底掌握身躯。

强大的念力爆涌而出,快速的冲入到熔浆湖之内,并且直接朝着熔浆湖底部冲去。这熔浆湖空间极大,同时也非常的深,越是往深处去熔浆湖的温度也越高。

在靠近熔浆湖底部的位置,温度已经极为恐怖,这里就算是火蛭虫也是不敢靠近的。如今这里却有着一道阵法,在慢慢的凝聚成型。

因为之前刻画的“混灵凝形阵”,被左风偷偷学了去,这一次阳冥兽可不敢再大意,如今纯粹以念力在湖底刻画着阵法。

本来这阵法就快要刻画完毕,可是当它发现左风拥有不可思议的强大念力后,立刻释放出更多的念力,在这阵法旁边又刻画出了一道新的阵法来。

这两道阵法从整体上看极为相似,不过若是细细分辨,会发现阵法之内还是有一些不同之处。

熔浆湖岸边的战斗仍然在持续,不过有了左风凝聚的“雪花”支持,妖兽一方已经彻底挽回劣势,并且将那些杀入妖兽群内的虫傀,都已经全部击杀掉。妖兽群重新恢复原本的防御体系,将虫傀阻挡在外。

不过连续的苦战下来,妖兽队伍数量也已经减少了一半,眼下就只剩下不到五十只,不过它们战斗至今击杀的虫傀,恐怕已经有近千只。若非还有后手,恐怕就是阳冥兽现在也要心疼的吐血了。

以念力刻画的阵法终于结束,那阳冥兽的眼底也不自觉的闪过一抹疲惫和虚弱,似乎眸中的光芒也在此刻变得暗淡了一些。不过它那脸庞上,却有着一抹难掩的笑意浮现而出。

缓慢的抬起手来,朝着熔浆湖岸上左风等人处一指,阳冥兽沉声喝道:“去”。

随即,在那熔浆湖内便有着一道道身影激射而出,那些身影不足一丈大小,差不多比沙蝎略小,比藤蟒要略大一些。

整体看上去与一般的鱼差不多,只不过这“鱼”的身体之外,有着无数的长刀状鳞片。始终保持警惕的左风,在那熔浆湖出现变化的瞬间,便已经反应过来,只不过他不清楚那些“怪鱼”究竟是什么存在,又有什么攻击手段。

只见那些“怪鱼”已经飞快的冲了过来,左风下意识的抬手刻画起来,这阵法是从泥鳅用的阵玉阵法中推衍而出。

只见那“怪鱼”已经来到众人头顶,左风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已将刚刚刻画好的阵法抛了出去。

“嘭,嘭嘭……”

最先冲上来的“怪鱼”,直接在左风等人头顶上爆炸开来,其爆炸本身并没有太大的破坏力,可是随着那“怪鱼”的身体爆炸,其身体外的那些长刀鳞片,却是以极快速的速度飞射而出。

一时之间如同大片刀雨降下,看那落下的长刀所蕴含的强大威力,就算是以左风的实力,想要接下来都有些困难。好在那阵法及时展开,如同一张伞在头顶张开,堪堪将那些“刀雨”给接了下来。

只不过那“刀雨”攻击的范围实在有些大,左风几人站立的位置挡下全部攻击,可是周围稍远些的位置,还是有一部分妖兽受到影响,被那些激射而出的长刀击中。

这些靠近左风的妖兽,大多是鬼目蛛,算上那长长的八只脚,体形比起沙蝎来都要庞大,面对密集的“刀雨”自然避免不了受到攻击。

那些“怪鱼”还在不断的冲出熔浆湖,义无反顾的冲到左风头顶位置进行自爆。如此一来左风根本没有时间,刻画出更多的阵法,只能赶在头顶的阵法被破坏之前,释放新的阵法。

眼看着鬼目蛛的数量在减少,左风不得不发出命令,让那些鬼目蛛向外躲避。因为此时防线已经稳固,左风只需要不断提供“雪片”支持,外围的防线就不会有问题。

内侧的鬼目蛛得到命令后,迅速的向外围靠拢,如此一来中间便只留下左风、逆风和老石三人。

远处控制那些“怪鱼”不断冲来自爆的阳冥兽,看到鬼目蛛的行动,眼底也随之划过一抹淡淡的喜色。明明没有攻破妖兽群的防御,可阳冥兽倒是一副奸计得逞的笑意。

即使在这种状况下,左风仍然还是特别留意着阳冥兽,看到对方那眼底的笑意,心中便是微微一沉。

这些“怪鱼”绝不是对方的真正手段,可是对方以此方法对付自己,显然是另有一番目的。

就在左风心中焦急之时,阳冥兽眸中精芒大盛,同时有着大量的念力爆发开来。感受到对方此时释放的念力,左风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

以对方此时所动用的念力,就是单纯凭借念力都有能力击杀自己等人,可它偏偏又没有直接以念力攻击,如此左风更难猜到对方的目的和打算了。

“砰,砰”

就在左风满心疑惑之时,熔浆湖之内突然爆炸开来,两道巨大的阵法激射而出,能够看到阵法表面有着无数的熔浆,在不断的从那两道大阵上落下,如同熔浆瀑布。

两道阵法出现的瞬间,左风便凝目望去,死死的盯着那阵法,第一眼望去他就能肯定这阵法自己绝对是第一次见到。更加诡异的是,那阵法在运转的过程中,竟然在疯狂的吞噬着周围的念力,那些是属于阳冥兽的念力。

‘这到底是什么诡异的阵法,竟然需要时时刻刻吸收念力维持运转!’左风心中大惊。

站在岛中的阳冥兽,此时却是满脸兴奋的看着那两道阵法,大笑着说道:“我还以为这“炼魂嗜血”阵法没有使用的机会,想不到今日真的用上了。哈哈哈……,该是我的,统统给我拿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