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玄幻奇幻 > 武逆焚天 > 第二千三百三十二章 自捣死地
立于空中的左风,脸色变得愈加苍白,其念海之中可调用的念力也越来越少。

从左风当初凝聚念海后,在其中蕴育出第一根念丝开始,数年来念丝都只有增加,从来未曾减少过。

可是今天左风的念丝却在快速的消耗着,对此左风也没有任何办法。他必须要救逆风,不能眼睁睁看着对方的灵魂被抽取。

而如今的左风念海受损,念力都已经开始不受控制,最后逼得左风只能不顾一切的消耗念丝。以念丝御动念力,这种方式就好像枯泽而鱼杀鸡取卵,但是为了救下逆风左风仍然义无反顾。

一根根念丝在减少着,左风自身的念力也在不断的下降,同时念海的伤势在如此消耗下更是变得越来越严重。

只不过左风根本不去理会,甚至根本没想过这一战后,就算胜了也要付出多么惨重的代价,他现在一门心思的只考虑,一定要保住逆风的性命。

面对左风的如此做法,阳冥兽似乎也开始慌了,如此多的紫金色的雷霆,它已经感到自己最初的计划恐怕很难实现了。没办法之下选择退而求其次,只要能够获得那逆风的灵魂,至少可以让自己灵魂壮大,大不了自己再重新寻找肉体。

可是哪里晓得,眼前的人类青年竟然如此疯狂,那简直比它这个野兽还要野兽,根本是一副不管不顾的架势。

‘该死,该死的小子,之前根本没有将他放在眼里,我以为他的出现只会是小小的偏差,哪里,……哪里晓得,这才是致命的错误。’

这身躯虽然属于震天,可是多年来一直由阳冥兽所占据,对于身体的情况也只有它最为清楚。

此时的肉体在不断遭受攻击的过程中,已经被破坏到了一种极限,直到这一刻阳冥兽才下定决心,舍弃这具躯体。

这个决定它下的很艰难,震天的身躯可以说是它在坤玄大陆惨败之后,遇到的最合适的身躯,若是能够配合冥兽一族的秘法,吸收了逆风的精血,这身躯他十成把握彻底控制在手。

可如今就算真的能控制又如何,上方那一头红发的青年,仿佛有着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紫金色雷霆。不要说这身躯现在还没掌握,就算掌握后与灵魂还需要时间完全契合,这个时间就足以让对方击杀自己了。

衡量再三阳冥兽终于咬紧牙关选择了放弃,可是它放弃了震天的身躯,却并不表示其放弃了自己的野心。

当一道雷霆自御阵之晶冲出,朝着下方的阳冥兽激射而去的时候,左风下意识的瞪大了双眼。只见那阳冥兽此时突然放开抵抗,这种放开抵抗也唯有争斗中的左风和阳冥兽自己体会的最清楚。

肉体就像一层坚硬的躯壳和护甲,保护着其中相对脆弱的灵魂。阳冥兽之前一直以肉体来承受伤害,保护的就是自己那潜伏于身体最深处的灵魂。

可是如今对方突然放开肉体防御,左风心中也不免微微一惊,那雷霆已经激射而出,想要收回是不可能了,不过左风却尽全力,控制得那道雷霆在此情况下略微减速。

其实这只是左风一个下意识的反应,一来他还未搞清楚对方的意图,让雷霆减速可以给自己一些思考和观察的时间。

另外,这雷霆暂缓落下的同时,自己也能够趁机,从御阵之晶内调取另外一道紫金色雷霆,以备应变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各种突发情况。

让左风感到震惊的是,阳冥兽竟然没有什么特别的举动,而是真的就那样大咧咧的放开了自己的全部防御,任由那一道已经减速的雷霆,直接轰在身体之上。

此时的阳冥兽已经缓缓闭上双眼,看起来那样子真的好似要放弃抵抗,决心慷慨赴死一般。

可是左风的观察何等明锐,即使在这种时候,仍然捕捉到对方闭目之前,眼中闪过的一抹怨毒之色。

‘它的眼中还有憎恨,深深的憎恨,那不是一个决心赴死的人会表现出来的神情,这家伙肯定还有手段。’

正因为看到对方眼神的变化,左风心中也就多了一份小心。眼看着那道雷霆,便在此时直接轰击在了阳冥兽的身躯之上。

左风手中的御阵之晶快速的闪烁了一下,随着御阵之晶的闪烁,那道紫金色的雷霆,也马上有了变化,其中大概有五分之一的雷霆之力,在进入身体前分离出来,沿着皮肤向着周身扩散开来。

那大约五分之四的紫金色雷霆,这一次没有受到肉体的直接阻挡,破开皮肤向着身体内部冲去,那雷霆直到轰入肉体伸出,才突然间炸裂开来。

紧接着左风就感受到了两股特殊的气息,在那具肉体的最深处突然爆发开来。那是灵魂的力量,而且是两道极其强大的灵魂。

根本不需要仔细去感受和判断,左风已经知道了那两道灵魂,一道属于阳冥兽,另外一道属于震天。

那灵魂的气息疯狂的迸发开来,只不过雷霆之力彻底释放,甚至能够看到紫金色的雷弧光芒从内部猛的绽放在身体表面。

雷霆之力爆发的同时,灵魂气息便开始迅速萎靡渐渐的消失无踪。就好像在沼泽之中投下两块巨石,准瞬间两块巨石彻底消失,沼泽上很快恢复平静,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双目微微凸起,眼中满是不敢置信的神情,‘死了!“紫目天戒”对于念力和灵魂,有着绝对的克制效果,只要接触就绝不可能放过。刚刚的确是阳冥兽和震天的灵魂气息,可以肯定与雷霆碰上了,那就绝对没有侥幸的可能。’

难以相信眼前的结果,可是刚刚发生的一切,又清楚的告诉左风一个事实,震天和阳冥兽的灵魂被没抹杀掉了。

失去灵魂的身躯,如今已经千疮百孔,虽然这具身躯本来属于真正的强者震天所有,可是毕竟承受了无数“紫目天戒”凝聚的雷霆轰击,破损的情况到底还是太严重了一些。

“嘭”

眼看着那身躯缓缓的栽倒,仿佛昭示着两名强者的陨落,可是左风看着那倒下的身躯,目光却陡然间有着一抹异芒闪过。

“不对,那……”

就在左风刚刚开口之时,突然之间下方的熔浆湖,有着一道恐怖的熔浆巨浪冲天而起,狠狠的朝着左风席卷而去。

因为事先并无半点预兆,因此当那熔浆湖爆发的时候,连左风都没有一丝一毫的察觉。

脚下掀起的冲天熔浆,颜色有些特别,呈现出暗红颜色,看起来似乎与当初阳冥兽眼中的颜色略有几分相似。

与此同时那出现的熔浆巨浪,释放的温度也极为恐怖。其中有少部分四溅开来的熔浆液,落在熔浆湖岸边,有一些死去的虫傀尸体,在沾染上了这些熔浆液后,身体竟然开始出现焦痕,并且慢慢的向着内部腐蚀而去。

这些虫傀本就在熔浆之中蕴育,对于高温的承受能力难以想象,尤其是之前阳冥兽以熔浆高温凝聚成的铠甲,都不会对虫傀的身体产生破坏。

可现在出现的熔浆,却直接开始腐蚀破坏虫傀的身躯,其所蕴含的高温自然难以想象。

看到这一幕,距离岸边不远的琥珀,立刻高声大喝:“撤走,速速撤走,不要在岸边停留,千万不要接触那些暗红色的熔浆液。”

之前左风与阳冥兽间的交手,根本不是琥珀能插手的,他也只能站在岸边一直观察。此刻见到那些暗红色的熔浆温度高的离谱,他也只能迅速带着剩余的妖兽向远处撤离。

这熔浆湖周围地势高低起伏,琥珀便立刻指挥妖兽,迅速的朝着不远处的高坡转移而去。一边带领着妖兽撤走,琥珀一边转头朝后方的空中望去。

只见那不远处的空中,一大片暗红色的熔浆正在空中翻滚着,那里正是左风之前的所在。

暗红色的熔浆在空中停留了差不多数息时间,随后才不急不缓的朝着熔浆湖中落去。熔浆重新落回到湖中去,而那之前漂浮在空中的红发身影,此时也一并消失了去。

看到这一幕,琥珀的心头也随之一沉,他不知道那熔浆湖为何会出现那种变化。之前明明是左风占据上风,甚至已经可以说控制了局面,很难想象这才一转眼的功夫,局面就彻底发生了逆转。

正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时,突然间一道强横的波动传来,那是灵魂的波动。就连琥珀在感受到那波动后,也能够立刻分辨出,那是属于阳冥兽的灵魂。

‘怎么可能,刚刚左风那雷霆已经让它与震天的灵魂彻底毁灭了才对,这家伙的灵魂怎么可能出现。’琥珀难以理解眼前所发生的一切,瞪大了双眼朝着那波动传递的方向望去。

只见一道虚影慢慢的在空中凝聚成型,那是一道身材高大略显肥胖的身躯,因为是灵魂体容貌无法看的清晰,但是隐约看去,眉眼之间倒有几分幽冥一族的猥琐味道。

“嘿嘿,让我付出如此代价,你已经足以自傲了。可惜,可惜不能留下你慢慢折磨,以泄我心头之恨!”

精神波动自那灵魂虚影之中缓缓扩散,在场包括琥珀和妖兽,都能够清晰的听到其表达的每一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