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玄幻奇幻 > 武逆焚天 > 第二千五百零六章 全城搜捕

    森白色的火球笔直的朝着空中飞去,达到十几丈的高度时,才突然间炸裂开。



    所有在城内的东临郡武者,都清楚的知道,这信炮有多么重要。那是除了郡守伯卡之外,唯有两名统领才能使用的信炮,而这信炮是要调集所有看到之人,除了还在执行重要任务的,都必须放下手上的事情赶来。



    如今城内除了一部分在巡逻城墙,城主府的防卫和看押凡人之外,还有差不多二百多名武者,此时都迅速的动了起来,飞快的朝着邢夜醉所在位置集结而去。



    正在快速奔跑的左风,在那颗森白色的火球bàozhà的时候,也忍不住转头望去。他一开始也不明白这信炮的威力,不过很快他就见识到了。



    当先而行的左风,念力如今幅散开来,时刻留意着周围的各种变化。当第一批武者飞快来到的时候,他只是小心的隐蔽着身形继续移动。



    可是随后一批批,数量多寡不一的武者队伍,不断的出现在念力的感知中,并且迅速的朝着那信炮所在的位置集结而去,左风就知道眼下的情形到底有多么严重了。



    “他们应该是将全城的武者都调动起来了,我是踩他尾巴了还是怎样,不拿住我们誓不罢休的架势啊!”



    此时周围没有对方的武者在,左风这才轻声的嘟囔了一句。



    琥珀点了点头说道:“瞧这架势,恐怕那伯卡是下了大决心,一定要将我们擒住不可,咱们是否要暂时离城避一下?”



    逆风倒是一直观察周围,作为妖兽的他眼神非常的好,尤其对光亮和移动事物的变化非常敏感。忽然抬手朝着远处城墙上指了指,说道:“现在若是想要离城,恐怕必须要要有一场硬仗要打,而且对方很可能会全力将我们拖住,根本不与我们硬碰硬。”



    大家都循着逆风所指的方向望去,恰好看到城墙上一盏盏灯笼被点亮,同时还有一队队的武者,正在城墙上快速的奔行着。瞧着那种密集的程度,恐怕连个苍蝇都很难不被觉察的溜出城去。



    “看来我们暂时无法离开隶城了,既然是这样我们就必须想办法在城内落脚,你们有没有什么好的建议?”



    左风在开口之前,目光看似无意间落在了殷劫身上。也是在看到殷劫的同时,左风心中也是不禁一动。



    他感觉到殷劫说的很有道理,自己如今遇到困难,下意识的首先会想到借用殷劫的力量。这样自己既不愿意主动承担困难,也不会想办法自行解决问题,长此以往对自己绝不是什么好事。



    原本希望殷劫出手的话,到了口边又咽了回去,只是再询问琥珀和逆风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深深的看了殷劫一眼。



    只不过殷劫就好像没事人一样,双手抱肩斜靠在旁边的矮墙上,甚至连提出自己想法的意思都没有,更不要说帮忙了。



    本来逆风和琥珀,还打算让这神秘的青年出手,可是看到他这个样子,再看看左风也没有开口要求他出手,就已经猜出了一个大概。



    “这隶城我们若是想要落脚,还真的不太容易,毕竟那家伙是东临郡郡守,而这城内如今全都是他的人,我们在这里始终是外人。如今天黑倒还好一些,天亮之后我们将会更加危险,随便被什么人不小心看到,都肯定会第一时间招人来抓捕我们。”



    琥珀认真的分析着,他跟随左风也有一段时间,所以他知道,即使自己没有什么建议,也一定要将自己的看法和想法说出来,哪怕最后将一切仍然交给左风来考虑。



    旁边的逆风,也立刻点头说道:“我也觉得是这样,如今我们在这隶城中就是个纯粹的‘外来户’,不要说东临郡那帮家伙,就是城内的这些普通人,都会当我们是过街老鼠,要我看还不如再想想办法冲出城去。”



    摇了摇头,左风立刻否定了逆风的想法,说道:“逃出城这个办法行不通,至少暂时肯定行不通。我相信对方在周围城墙那儿准备的力量,必然会远超我们的想象。



    从城墙上的变化就可以看出,他们已经预感到我们会选择翻越城墙,那么恐怕现在那边已经明里暗里布置起了一张大网,就等着我们自动跳进去了。



    眼下若是从城墙那边突围,不是在蛮干,而是纯粹的送死,所以我们现在没有选择,只能够暂时留下来。”



    听到左风这番分析,琥珀和逆风两人,忍不住转头朝着殷劫望去。他们的意思也很明显,如果他肯出手,就算对方张网已待,他们几个还是有破网而出的能力。



    可惜殷劫此时转而昂首向天,竟然在那边悠闲的看起了天色,对逆风和琥珀根本不加任何理会。



    反倒是左风,如今已经重新调整心态,将殷劫这个因素完全抛开,仔细考虑起该如何面对当下这种情况。



    稍微思索之后,左风的神情就立刻有了明显的变化,忽然转头看向逆风说道:“你刚刚说什么来着?”



    心中一喜,逆风说道:“咱们不如想办法冲出城去。”显然他以为左风是打算直接闯出城,这种简单粗暴的解决方式,也很符合逆风的性格。



    可惜左风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说道:“前面,前面一句。”



    “我说……,我说咱们这帮‘外来户’,就是普通人也会把我们当成过街老鼠……”



    “对对,就是这句,就是这句!”



    左风目光微微闪烁了一下,同时在其眼中也有着一丝兴奋的精芒绽放。同时他已经明白了殷劫的想法,自己如果只是单纯的依赖对方的力量,那么眼下只会在出城和逃跑这两条路上,无限的钻牛角尖。



    可如今真正整理思绪后,左风却感到眼前豁然一亮,尤其是当逆风那番话重新回荡在脑海中的时候,左风感觉到自己已经立刻想好了该如何应付眼前的场面了。



    四下里看了看,左风似乎重新辨认一下方向,而他也在观察的同时,回忆一下从离殇那里得到的关于隶城之内的情报。



    “这边来!”



    左风轻声说了一句,立刻快速向前飞掠而去,琥珀、逆风都是一脸的茫然和不解,但是却没有任何迟疑的跟了上去。



    只有殷劫显得有些意外,他看似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实际上却始终在关注着左风几人。他虽然没有打算出手,可也同样在考虑如何应付眼前的方法,只是他所考虑的方法,是不让几个人借助自己空间之力的普通方法。



    可是自己这边,还没有半点思路,料想左风也会被这个问题困扰很久的时候,对方竟然已经想到了解决之法,而且看那样子,似乎对自己的方法非常自信。



    此时的殷劫倒是产生了浓浓的好奇心,只是他此时偏又不好意思开口了,刚刚自己还摆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一转头又过来打听,他这张活了数万年的老脸,实在有些拉不下来。



    好在这个时候,前方的逆风忍不住开口问道:“咱们这是去哪里,你是不是想到了解决的办法了,怎么也不跟大家说一说。”



    左风此时已经再次将念力全部幅散开,探查中不断躲避着四周正在搜索自己等人的武者队伍,一边小心的说道:“时间紧迫,也只能边走边说了。我们如今需要尽快返回城主府附近,回去的越晚,那边的防御也会越严密。”



    为了不被搜索的人发现,他们四个没有动用一丝一毫的灵气,完全凭借着肉体的力量在奔行。如果换了一般的武者,即使纳气中后期,肉体爆发力终究有限。



    可是眼前这几个堪称“biàntài”的家伙,却能够飞快的逃走,而且速度甚至丝毫不比感气后期武者,全力御动灵气的速度差。



    “回去?”琥珀震惊的瞪大了双眼,转头朝着身边的逆风望去。



    与琥珀交换了一个眼神,逆风突然开口说道:“我知道了,你是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他们肯定不会想到,我们敢在这个时候跑回去,咱们是不是要趁城主府内空虚的时候,顺便将人也一起救出来。”



    扭头狠狠的瞪了逆风一眼,这小子以前跟着自己的时候还没看出来,如今化形之后,似乎那清秀的容貌下方,隐藏了一个极为疯狂的灵魂。



    都到了这个份上,他竟然会认为是要重回城主府,而且还异想天开的打算在此时救人,这不是“玩命”,这简直就是“送命”。



    “我说‘逆风大哥’,呃不,‘逆风大爷’,麻烦您考虑清楚,这时候回去先不说整个府邸都在高度紧张中,问题是还有个炼神期sānjí的伯卡,他只要释放念力,你跟我说一个不被发现潜入的办法来。”



    逆风刚刚开口的时候,殷劫脸色也显得十分难看,好在如今听了左风的话后,他的脸色才好转了一些。



    “那咱们还往回走,瞧他们的架势,一批批武者正是从那个方向而来,分散开搜索,城主府周围的武者更不会少吧。”琥珀不解的开口说道。



    “我是说咱们往回走,可是却不是回城主府,而是那个安全的落脚点就在城主府附近。”



    左风微笑着开口,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