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玄幻奇幻 > 武逆焚天 > 第二千五百一十八章 空间痕迹

    安静,极致的安静,仿佛整个世界的声音都被这一刀所斩杀。



    可实际广场之吵杂一片,有因看到血淋淋的场面发出惊呼声的,有被鲜血cìjī下兴奋的大喊大叫,而更多的人却是在彼此的议论着,议论眼前死去之人究竟有着怎样的身份和背景。



    大部分人只知道他们得罪了东临郡郡守,只知道郡守对他们几个人非常愤怒。而且这些人的同伴,昨天夜里竟然胆大包天的闯入了城主府,所以才会出现眼前这血腥的一幕。



    可是对于左风来说,周围是那么的安静,他的眼只有那一蓬散发着热气的血雾,在空慢慢的变淡,直到彻底的消失。



    他听不到一点的声音,仿佛整个人都被隔绝了开来,而左风的脑海之也处在一片空白,恐怕现在算有人对其出手偷袭,他也将没有任何的反抗之力。



    当然,有殷劫在他的身边,是绝不可能让这种事情发生的,可是殷劫对于现在的左风也感到有些无能为力,因为连自己释放精神波动,到左风的脑海之,也根本没有任何的反应。



    痛苦,此时左风的内心,最大的感受是痛苦,同时那也是他唯一的感受。自己的伙伴死在前方,彼此相距甚至不到一里远,可偏偏又无能为力。



    曾经的左风,带着不甘离开叶林帝国,他要寻找解药,他要寻找妹妹的下落,同时他更需要变得强大起来,他要有能力保护自己想保护的所有人。



    如今自己重新来到叶林这片土地,而自己不光拥有了不弱的实力,同时也拥有了不弱的势力,可偏偏面对悲剧依旧无力阻挡。各种情绪汇聚到了一起,重新化作了痛苦和不甘,这是左风此时最为真切的感受。



    “人群在散开,我们留在这里实在太过显眼,在这附近寻一个地方,先等他回复过来再说。”



    殷劫看到远处已经有人离开广场,这个时候他们三人还留在大街,尤其是左风此时失魂落魄的模样,会变得异常显眼。看出问题的殷劫,马转头对那位林家武者说道。



    “到那边去吧,那边的茶馆我们可以暂时落脚,不会受到打扰的。”林家那名武者目光在周围扫过,立刻注意到了街边的茶馆。



    殷劫对这地方没有任何异议,他点了点头,便伸手到左风腋下将其架起来,朝着那处茶馆走了过去。



    远远看过去,会觉得左风他们的样子十分怪异,不过这些刚刚看完“砍头”的人,不管是震惊还是兴奋,都处在一种亢奋状态,所以也没有谁去理会左风几人。



    这茶馆位于主街之,平时客人还是很多的,只不过今天大家都到广场凑热闹,此时的茶馆内显得要冷清了一些。



    那林家武者当先进入,茶馆的伙计看了一眼,便直接到一处靠窗的桌子边擦拭起来。那林家武者微微一愣,本想要拒绝,可是想了想他还是直接走过去坐了下来。



    殷劫稍加思索后便明白,这茶馆应该属于林家的产业,茶馆内的人也必然都属于林家之人。这靠窗的桌子方便观察街的情况,想来平日里都是专门留给林家人探听情报的。



    按理说他们几个,并不适合在这样的位置,可是既然那伙计已经安排好,他们也没有再调换,殷劫似乎对这里很满意,直接扶着左风走了过来。



    到了桌边,殷劫先是朝外面望了一眼,这才刻意寻了一个位置后,又特意将桌椅稍微挪了挪后,才坐了下来。林家武者完全不明白这到底是什么意思,而他只是很随意的在对面坐了下来。



    此刻那伙计甚至都没有让几人点东西,已经送了四碟茶点,另外送来了一壶好茶,刻意帮三人将茶水沏满,才转身离开。



    林家武者看了看左风此时那失魂落魄的模样,略微想了想后,便直接起身朝着柜台走了过去。殷劫并未将林家武者放在心,尤其是对方到柜台后方暗说的话,他都已经一个字不落的听在了耳。



    这林家武者一直担心左风会有过激举动,这个时候过去也是向茶馆内的人打个招呼,如果一旦有什么特殊变化,大家一起出手将左风控制住。



    显然术芒是有过特殊的交代,所以林队长布置的时候,也还刻意嘱咐过,一定不能伤了左风。既然对方抱着如此态度,殷劫自然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他当然也希望有人能够出手将左风控制住。



    此时的殷劫已经将目光缓缓投向了远处,他这具身躯非常特别,双目能够看到的距离也远非普通武者可,甚至起一些七阶兽族的目力还要强大的多。



    而他此时所看的方向,正是刚刚行刑的广场还要更远的那处钟塔,更准确的说是钟塔的段位置。如果换做是其他纳气和育气期强者,从这个位置只能够模糊的看到钟塔有几扇窗户,数量都无法确切的数出来。



    可是这些看在殷劫的眼,那不仅仅是窗户的数量,甚至可以清楚的看到,在钟塔四层位置那开着的窗户内,此时站着一男一女两个人,而且这两人的衣着和相貌都看的很清楚,他们其的一人,恰是昨晚曾经与自己动过手的邢夜醉。



    其实早在刚刚行刑的时候,已经留意到了那钟塔的那名女子,而这也是他发现左风灵气迸发后,第一时间用空间之力将其控制起来的主要原因。邢夜醉是刚刚,行刑后才刚来到。



    突然,殷劫眉头深深皱起,转头向旁边的左风以精神波动传音说道:“我听到了一段有趣的对话,我希望你能够尽快清醒过来,起码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紧接着殷劫也不理会左风有没有反应,继续传音道:“那边的男人是邢夜醉,他正在质问身边的女子,哦,那女子叫木花,看来是另外一名统领了。”



    在殷劫向左风传音的时候,那钟塔的男子也的确正在开口,缓缓说道:“木花,你为何要用如此过激的手段,我知道你对他们恨之入骨,可是有些事情没有搞清楚前,我希望你还是保持冷静为好。



    混乱之地这么多年在三方帝国夹缝生存,自然有他特别的生存之道,如果可以我们不应该跟他们结仇太深。而且另外一批人,到现在还没搞清楚身份,你这样大开杀戒我认为此举更是不智。”



    那木花此时神情狰狞,闻听邢夜醉之言,立刻转头怒声说道:“你凭什么指责我,若不是你昨晚放走了那几个潜入者,又怎么会搞成如今的局面。



    怎么?你没有能力将人擒住,如今我向郡守大人讨来了这份差事,你难道还有什么意见不成。若是你有能力,去直接抓人,不需要在这里教我怎样做事。



    你之前猜的没错,是我向郡守大人提出的建议,是我提出的将这些人公开处刑,逼迫昨晚那帮家伙自己现身。他们既然敢在这个时候闯入城主府救人,我有理由相信,看到同伴一个个被公开处刑,他们会做些什么的。”



    ……



    “什么,你说什么!”



    左风突然开口,以近乎质问的口气,大声的对殷劫怒吼道。他这一开口,包括茶馆老板伙计,以及那位负责带路的林家武者,一时间都愣在了柜台后方,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眉头微微皱起,殷劫此时眼眸寒光爆闪,在这一瞬间左风感到一种嗜血的杀意涌来,那是属于高阶兽族才拥有的能力。并未造成任何实质性的伤害,可左风却是感到犹如一盆凉水从头顶直接淋下,使他也在这一瞬间清醒了过来。



    “你到底在说些什么,能否跟我说清楚一些?”这一次左风明显冷静了许多,他认真的看着殷劫,用自己的精神波动传音过去询问道。



    深深的看了一眼,似乎在确认左风的情绪已经平复后,殷劫这才缓缓转头,朝着远处的钟塔望去,说道:“在那钟塔四层位置,开着的窗户,有……”



    “邢夜醉,那另外一个是木花了?”左风未等对方传音完,已经抢先传音过来说道。



    对于左风的这份目力,殷劫也略感吃惊,不过他还是很快平复下来,继续传音道;“不错是这两个人,我刚刚告诉你的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对话。”



    “如此远的距离,你如何能够偷听到他们间的谈话,我不希望你用假的消息来欺骗我。”



    “小子,我可没有那么无聊。昨天晚这邢夜醉遭到我空间之力的攻击。那攻击的手段并不是我最强的,可是其却又着我们规则之兽一族的空间奥义,所以在他的身体此时仍然还有空间痕迹残留,只不过他无从察觉而已。



    虽然时间长了,这些空间之力的痕迹会消散,可是现在我仍然可以加以利用。在一定距离内,我可以了解到他的气息波动,听到他们的交谈这也没什么。”



    经过这一番解释,左风也相信对方没有欺骗自己,而对方也根本没有必要编出如此谎言来欺骗自己。



    见左风已经没有疑问,殷劫便再次传音,他开始继续转述起邢夜醉和木花间的交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