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玄幻奇幻 > 武逆焚天 > 第二千六百八十章 酒液炼成
十数种药材,断断续续的投入药鼎之中,并且一一进行了剔除杂质,以及萃取精华的过程。

如果按照左风本身的炼药能力,这个过程完全可以一次完成,也就是将所有药材,全部一次性投入药鼎之内。

可是若真的如此做,手段便显得太过惊人,即使对方无法猜到自己就是那药子左风。可起码会对自己表示怀疑,毕竟在玄武帝国,手段如此高明又十分年轻的炼药师,也绝对是屈指可数的惊艳人物,而不该是他们从未听说过的康佐。

除了身份有可能被怀疑外,左风更加需要的是争取时间,外面的琥珀正在探查这三层的情况。自己必须要给他创造充足的时间,同时更要将在场这些人的注意力,牢牢吸引在自己这里。

因此在炼药的过程中,左风故意仔仔细细,按照最为基础的方法,甚至略带几分粗苯的手段,不断的将药材完成全部炼制过程。

可即使是这样,在场这些人看到左风十数种药材炼制完毕后,目光之中也隐隐泛着一丝钦佩之色。

此时在修炼台上盘膝而坐的康佐,年龄看上去只有不足二十岁,可是其本身所具备的炼药水平,竟然超过了多宝交易行中九成的炼药师。

即使放在整个新狩郡内,这份炼药术,也绝对排在靠前的位置。看得出本身的资质和天分,更是普通药师望尘莫及的。由此可以看出,若左风动用真实炼药能力,又将会是怎样一副技惊四座的场景。

对于炼药来说,左风拥有着远超眼前众人所能判断的水平,因此他在炼药的过程中,始终保持着一种吸引力。

一种药材投入药鼎,在即将完成全部的熔炼过程之时,中间不曾有半点的停顿,甚至那萃取后的药材精华,还未来得及去取出,另外一种药材便已经直接投入到药鼎之内。

最后十数种药材分别被萃取完毕后,各自放置在了一只容器之中。如此一来在场众人,也可以清楚的看到,萃取后的药材精华,处在怎样一种状态。

当所有药材全部炼制完毕后,左风故意做出一副疲惫之态,略作调息之后,这才重新取出了那只酒葫芦。

这是完整的一葫芦求醉,瓶塞轻轻打开后,左风并不是将酒液倾倒进入药鼎之内,而是径直将那整个葫芦,都顺着药鼎的鼎口给丢了进去。

看到左风这一举动,在场所有人都瞬间张大了嘴,毕竟那炉火中的温度,就算是普通的矿石,一个不好掉入底部,都可能会被直接融化,更何况一只葫芦了。

就在大家将要惊呼出声的时候,却突然看到那“破葫芦”在落入鼎内后,竟然就那样悬浮在其中,并没继续朝下方坠落,并没有直接被高温所焚毁,就是连变形都没有发现。

看到药鼎内的葫芦完好无损,大家立刻就明白,自己等人最初的判断有误,那绝对不可能是什么普通的葫芦。同时大家更加意外的是,左风所拥有的精神力。

药炉在炼药的过程中,需要借助灵气来加以操控,而药鼎略有不同,除了需要加入灵气之外,同时还需要利用精神力进行辅助。

眼下那葫芦稳稳当当的停留在药鼎中央,显然是左风的精神力,对其内进行的控制。即使这种高品质的药鼎,本身拥有放大精神力的作用,但是能够做到这一步,在场诸人自问都很难做到。

不过看到这些后,众人倒也没有对康佐有所怀疑,像康家这类以炼药而闻名的世家大族,有一些传承的精神力修炼之法,倒也没有什么可意外的,家族子弟如果自幼进行培养,精神力远超普通人,也算是他们所应该具备的基本素质。

那葫芦在药鼎之中停留了差不多一息时间,随后才慢慢的在药鼎之内翻转,其中琥珀色的酒液开始慢慢地被倾倒而出。并未落入药鼎底部,而是在流出葫芦口后,就那样悬浮停留在了药鼎的中心区域。

随即那葫芦缓缓的自药鼎之中,慢慢的漂浮而起,在接近药鼎鼎口位置的时候,左风掌心中灵猛的释放而出,直接将那酒葫芦裹挟着飞了出来,最后稳稳的落在了身旁。

此刻大家的注意力,完全被那葫芦吸引了过去,直到这个时候大家才清晰的看到,这葫芦竟然是金属材质。

只是因为多种矿石中提取的不同种类的金属,揉合成现在的模样,表面带有着融合后的几种金属的痕迹,因此看上去就像是一只“破葫芦”。

那葫芦落在修炼台上,很快便有着淡淡的白雾释放出来,那是因为葫芦本身的高温与清凉的修炼台接触后的结果。而建造修炼台的主要材料是安神石,本身不惧怕高温,所以左风才选择在这里进行炼制。

大家惊疑的打量着那葫芦,不知道为何,看着眼前的葫芦,就跟眼前这叫康佐的青年感觉一样。完全无法以外表对其评判,那样只会换来一个又一个的吃惊。

大家还没有来得及在葫芦上多看两眼,左风已经迅速的将提炼后的药液,纷纷的投入到了药鼎之中。

虽然是分别投入药液,可是动作行云流水般一气呵成,尤其是当众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有一半多提取后的药液,都已经落入了药鼎内部。

而此时的莫尚由与郑汤两人,齐齐将眉头皱起,脸色也随之变得十分难看起来。这二人原本一直在默默牢记,左风炼制的整个过程,就像之前的“冷饮”之法一样,日后他们准备用其他好酒,尝试以眼前这种“热饮”的方式处理一番。

结果刚刚注意力放在那葫芦上的时候,反而忽略了左风投入药液的顺序。不过到了这个时候,两人当然也不可能像左风询问,只能默默的继续观察着。

不知道是否有意,左风投入药液之后,将那些药瓶故意按照原本的顺序摆放。莫尚由和郑汤两人也算是观察细微,很快就已经注意到了这个细节,那紧锁的双眉也随之舒展开来,脸上更是浮现出了一抹笑意。

只不过在两人露出笑意的同时,左风的脸庞上,也同样划过一抹微不可查的笑意。

‘早知道你们在记忆这炼制的方法,别说是让你们看到,记住,就算是原原本本的写出来给你们又有何妨。

此法就只能运用于我这求醉,其他酒若是用此法,不要说是喝了,闻着你们可能都要吐。’

心中暗暗发笑,表面上却是很快恢复了平静,药液入鼎之后,左风神情也变得极为严肃起来。不是左风对自己没有信心,而是这“热饮”之法,从当初与楚楠研究出来后,这还是他第一次尝试。

左风担心的是自己若是有一些纰漏,可能会导致一整壶的酒就这么白瞎了,所以他只能打起十二分精神,留意炼制中的每一个步骤都不能出错。

药液投入药鼎后,周围三人立刻开始挪动身体,改变角度从火口中向内窥探。可以清晰的看到,那落入药鼎内的药液,此时正在一点点的与酒液进行混合。

融合药液的过程,看起来好似非常的容易,可是稍微懂一些炼药的莫尚由和郑汤,都能够看得出来,其中还是存在着很大的风险。

主要就是温度的把控,药液融入到酒水中的过程,能够清晰的看到,酒水本身是处在一种高温状态,只是这酒液非常诡异,并不会因为达到某一个温度就沸腾,从而无法让本身的温度继续上升。

这些酒水反而在高温的状态下,越来越接近熔炼后的金属,比之前便的更加粘稠起来。在这样的状态下融合,还需要控制着药液的精华,不会被高温所破坏,对温度的把控就需要十分细微。

毕竟左风是要依靠控制炉火的温度,掌控酒水的温度,再完成融合的过程。对药鼎温度的把控一点点的错漏,都可能直接导致药液融合的失败。

另外一个困难点,就在于融合的均匀,因为高温下的酒液变得愈发粘稠,甚至给人一种半固体的感觉,这要让药液完成融合,就必须要通过操控酒液,让其不断的进行着搅动,从而让药液均匀的分布在酒水之中。

在融合的过程中,如果出现药液无法均匀分散的情况,会直接将整个酒液的味道都毁掉。如此珍贵的求醉,如果就因为融合失败而丧失本来的良好口感,恐怕是所有爱酒之人的,都无法接受的结果。

与之前略有一点不同的是,前一刻左风还是故意装出一副严肃慎重的模样,如今的他是的确真的十分小心,生怕自己出现任何一点错漏。他更是将念力悄悄覆盖在药液中,清晰的感知着任何一点细微变化。

大约过去半刻钟后,最后一滴药液,也终于缓缓的融入到了求醉之中。原本琥珀色的酒液,此时开始逐渐转变成艳丽的鲜红色。那弄色之中,隐隐带着几分高贵的深紫色在其中,一眼望去,竟然给人一种深邃而神秘的感觉。

以灵气向着药鼎内关注,接着一引一代,酒液便如线一般从药鼎内飞了出来,准确的落入那敞开的葫芦口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