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战场合同工 > 第二百二十四章 交易
    电梯的门缓缓打开,里面空无一人。[燃^文^书库][www].[774][buy].[com]`乐`文`小说``lXs520`c这让这些士兵们有些奇怪,甚至有人特意进去检查了一番,依然一无所获。他们只能选择放弃,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岗位上。但是他们所不知道的是,就在他们刚才全神贯注盯着电梯的时候,赵建飞已经在他们的身后从容走过。

    人的后脑勺上不会长眼睛,尤其是当一个人全神贯注于某件事的时候,就会忽视其他的。赵建飞冷静地利用了这一弱点,从容通过了刚才还满是守卫的通道。不过闪进一侧的过道之后,他就推开了通风管道爬了进去。

    这家酒店的冷气打开了,所以通风管道里有些凉意,倒并不是算闷。赵建飞把枪放在肘弯上,一路低姿匍匐,向前挪动。冷气管道四通八达,出风口直达每个房间的头顶。用这种方式,赵建飞能够找到洛伦所在的任何地方。

    突然他停止了前进,把手放在耳机上皱眉道,“嘿,你怎么了?”

    通讯器里是林锐的声音,他低声道,:“老大,你是怎么通过这些该死的守卫的?这么多双眼睛盯着,我可以没有办法跟上你了。”

    “自己想办法。如果跟不上来,就别跟着。”赵建飞耸耸肩道。

    “算了,我自己想办法。”林锐轻笑了一声道,“不过我保证,只要你那里一动手,我就能创造出无数机会。”

    “真的那么自信?那我就祝你好运了。顺便说一声,小子,别把自己玩挂了。”赵建飞切断通讯,在通风管道里继续攀爬。他依稀听到了一些声音,甚至越来越清晰在这整整一层楼里几乎没有其他人会这么大声说话,而且绝大多数守卫和文职人员都不敢笑得如此肆无忌惮。

    除了红男爵,那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家伙。作为秘社的三号人员,他毕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物,他才没有把洛伦这种土皇帝军阀放在眼里。所以他大口喝酒大声说话,丝毫看不到有任何的拘谨。

    洛伦这个军阀就坐在红男爵的对面,端着酒杯看着他,酒杯里的酒液泛着红色的光芒。透过酒杯看到的人都是扭曲而红艳的。“我觉得我们完全有理由得到更多。”洛伦摇晃着酒杯道,“众所周知,哈洛特这次组织的大反攻规模空前。而邓比将军已经快顶不住了。我们现在进攻,就等于是在帮他挽回局面。”

    “然后呢?这就是你想得到更多的理由?”红男爵大笑道,“听起来很公平。可是恕我直言,阁下,你在这个世界上几时看到过公平?我们坐在这里大吃大喝,仅仅你手里的这杯顶级红酒,就能让市中心领取救援粮食的市民吃喝不愁一个月。你认为这公平么?当然不公平,但他们只能选择接受,因为没有别的选择。”

    “你认为我和那些人一样?”洛伦冷笑道,“年轻人,用不着我提醒你我是谁吧?我在三十六岁的时候就统治了这个国家。整整二十年,很多国家的领袖就像是走马灯一样的换,而我依然是这个国家的真正主宰。”

    红男爵不以为意地一笑道,“我今年三十二岁。十七岁出道,二十四岁那年成为秘社最举足轻重的几个人之一。短短十几年时间,我策划过很多事情,有些你听说过,有些你根本甚至没有听说过。像安迪拉这样的小国家,我至少颠覆过五六个。算不得什么大事,你这样的国家元首,在我看来和街边摆摊的小贩没有什么区别。”

    洛伦的脸色骤然一变,一掌狠狠拍在了椅子的扶手上,“男爵,你太过分了!就算是公爵亲自来,也不敢跟我这样的讲话。”

    “他确实不敢,但是我就敢。因为很多人都认为他这个人很有风度,而认为我很疯狂。”红男爵轻轻一笑道。“但这也有好处,那就是我绝不虚伪。我绝不会跟你谈妥条件之后再反悔或者不履行。说实在的,我们目前还需要邓比,以及他在桑图雅克南部的影响力。所以你要想让他让出自己所得的部分,我们不能支持。但是……”

    “但是什么?”洛伦颇有兴趣地看着这个带着红色头套的人。

    “我们只管帮他战胜哈洛特的政府军,剩下的就和我们没有关系了。到时候,你如果在战胜哈洛特之后,还有足够的能力吃掉邓比将军,我们没有意见,但是我们也不可能插手帮助你。你懂我的意思么?”红男爵一笑道。

    “有点意思,你是让我们消灭了哈洛特之后,再相互竞争。”洛伦笑了笑道,“你们却袖手旁观,当看客。这就是你能做到的?”

    “能有这个态度已经很不容易了,秘社内部有很多人倾向邓比,我们能够维持中立完全是对于你的尊敬。所以这是最好的结局。而且你仔细想一想,一旦你消灭了哈洛特,就等于占领了桑图雅克的北部全境。邓比将军的自由解放联盟只能被压缩在南部。

    你等于拥有了除去安迪拉之后的另一个国家的一半。无论从经济还是军事,邓比将军完全不是你的对手。而且拖得越久他就越处于劣势,南北分治的情况早晚会被打破,你早晚会得到整个桑图雅克。”红男爵侃侃而谈。

    洛伦眼色闪烁,脸上却丝毫不动声色,“你觉得几句空话就能让我为秘社卖命么?”

    “错,我是想让你卖国。你是这个国家的老大,握有发动战争的权力,我只是想从你手里买过这份战争权。至于卖命当炮灰,有的是士兵,根本不劳您的大驾。”红男爵潇洒地端起酒杯道,“怎么样,同意我的建议么?”

    “桑图雅克北部的金矿,钻石矿,都归我?”洛伦皱眉看了红男爵一眼。

    “哈洛特一死,那里就是无主之地。谁拿到就归谁,这是非洲的法则。”红男爵一笑道,“据说桑图雅克地方首府也在北部,据说那里可是全国少数富庶的地区之一,而且还是经济文化中心。”

    洛伦的眼睛微微一亮,“成交!”他伸出手和红男爵握在了一起。

    而在通风管道内,赵建飞已经移动了过来,到了能够看清下面的人的出风口。他手中的枪也缓缓挪动到了眼前,静静瞄着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