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战场合同工 > 第3445章 巨额资产
    “加西亚跟你谈下来的结果如何?”林锐皱眉道。

    “他告诉我,目前手里还有部分重型装备。是在战争后期,他们隐藏起来的。如果必要的时候,可以拿出来使用。”哈米斯低声道。

    林锐沉吟道,“这是一件好事。但说实话,这些装备能起到的作用相当有限。一旦你准备对苏尔特下手,肯定不能大动干戈,最好是小规模政变,完成权力的平滑过渡。动用重炮装甲这类事情,也就别想了。一来,势头太大;二来,容易给人过于强势的感觉。使得别人对你产生警觉。”

    “没错,我就是这么想的。”哈米斯点点头道,“其实有时候,铁腕手段还不如花点小钱。现在,我手里还有一部分当初留下的资金。这只是战争期间,我们所准备的后备资金的一小部分,如果我能弄到其他几个秘密账户的资金,事情就会变得好办很多。至少在收买那些当地武装部族的时候,将毫不费力。”

    利比亚前领导人卡扎菲死后,利比亚随之迎来了动乱时代。作为一个备受争议的人物,卡扎菲和其家族掌控者整个国家的暴利行业,所积累的财富自然也是富可敌国。据不完全统计,其海内外资产总额高达2000亿美元。但是这笔财富在卡扎菲死后,绝大部分都没有被追回……

    利比亚自从1969年进入卡扎菲时代以后,石油天然气的出口额一度高达数千亿美元,其中至少有一半落入了卡扎菲家族的腰包。任何有可能威胁卡扎菲家族利益的民营企业,一经发现,都会遭到蚕食或者吞并。卡扎菲家族会以“为了利比亚的利益”为由,强行把公司收归国有,最终成为卡扎菲家族赚钱的工具。

    除此以外,利用国有资金,在海外投资然后牟取暴利也是卡扎菲家族敛财的手段之一,他们投资的范围极广,包括传媒、银行、影视、足球、汽车、通信、航空等,拥有多家海外公司的股权。

    利比亚战争开始后,为了限制卡扎菲的战争潜力,各主要国家纷纷冻结了卡扎菲家族的资金,美国冻结了370亿美元,英国冻结了20亿英镑,德国冻结了73亿欧元,意大利冻结了60亿欧元,荷兰冻结了30亿欧元,加拿大冻结了24亿美元……

    《洛杉矶时报》2011年的时候根据利比亚国内的一些人士透漏,卡扎菲的海外秘密资产总值可能超过800亿美元!因为必须得先找到相关资产,其次必须证明这些资产为卡扎菲所有,第三还必须得证明这是卡扎菲的非法所得,而这个过程非常艰难,既烧钱,又耗时,追回的希望几乎是零。

    林锐看着哈米斯道,“我听说过一些传闻。你们可是真正的富可敌国。”

    “不不不,我的朋友不是富可敌国,我们鼎盛时期的财富,甚至不是一般国家可以匹敌的。”哈米斯叹了一口气道,“可惜战争始终是一个烧钱的行当。我手里目前掌握的资金可能还不怎么够。”

    “那你准备怎么样?我得提醒你,我们的服务也是要收费的,而且价格比一般佣兵高得多。”林锐皱眉道。

    “当然,你们的服务可是物有所值。”哈米斯点头道,“不过我需要钱,这也是事实。我有一个任务给你们,我知道在哪儿能弄到钱。具体来说,是知道有一笔钱在谁的手里。我需要你们帮忙,帮我找回这笔钱。”

    “我们之前的合同可只是为你提供保护。”林锐皱眉道。

    “我跟银狼先生昨天已经修改了合同,我打算延长你们的雇佣时间,一直到我完成占领苏尔特为止。”哈米斯低声道。

    “银狼没有跟我说过?”林锐皱眉道。

    哈米斯点点头,“我让他别告诉你,因为我想看看你惊讶起来是什么表情。好吧,我得承认,你是那种不容易动声色的硬汉。”

    “这件事我会跟银狼核实,那么说说,你打算怎么找钱。我对别的任务没兴趣,对找钱的任务还是有点兴趣的。”林锐点点头道。

    哈米斯点点头,“我父亲当年,除了在利比亚国内拥有大量财产外,还大把的在海外进行投资,拥有意大利联合信贷银行7.6%的股份,意大利公司2%的股份,意大利尤文图斯足球俱乐部7.5%的股份、英国出版巨头培生集团3.27%的股份、俄罗斯铝业巨头Rusal少量股份……还有很多很多。

    在战时,家族的财富被准备分成了好几十个秘密账户,用于战时胶着,甚至失败之后的重启资金。这其中大部分已经被冻结,还有小部分目前还在使用。但是最近有部分资产从比利时银行蒸发。

    按照联合国安理会决议,我父亲卡扎菲的这笔资产于2011年被冻结,当时他在法国巴黎富通银行、荷兰国际集团、比利时联合银行、欧洲清算银行共有140多亿欧元的存款。由于联合国安理会的决议未波及应计利息,8年来这笔存款已经增加了50亿欧元,就在最近,这些利息收入被不明人士取出了。”

    “你知道是谁干的?”林锐皱眉道。

    “我知道,要在以前这点钱也不算什么。可是现在,这简直是在偷我们家最后的那点希望,我知道谁能够动那笔钱,而且我知道这人手中还握有其他一些账户,有些甚至是没被发现和冻结的可用账户。因为这个家伙很狡诈,他在冻结之前,以现金债券的方式转移走了一大部分,现在又打上那些本金利息的主意。

    这个人叫帕特,以前是我哥哥穆塔辛的私人会计。找到这个人,我们就能找到钱。包括了目前那些可用账户,和他之前从冻结账户之中所偷出来的所有资产。”哈米斯低声道。

    “好吧,我只有两个问题,他到底有多少钱,另外他躲在哪里?”林锐皱眉道。

    “这个家伙是我哥哥雇佣的金融理财专家,为人精明,很善于赚钱。但显然没有什么忠诚度可言。如果找到他的话,我估计他手里掌握的资金,大概足够我发动下一次利比亚战争的了。前提是我如果还愿意这么干的话。”哈米斯慢慢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