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汉祚高门 > 0824 安石非良友
    一个家族要想长盛,首先需要保证的便是人才的连续性和多样性。此前沈家不过吴兴一土宗豪门,需要面对的博弈环境也并不复杂,这方面的需求倒也不高。可是随着日渐显拔于世,对于自家子弟的素质要求自然也就相应提高。

    沈哲子如今还远未到要为自己的子嗣规划未来的年纪,对于自家这个幼弟当然也是有所寄望。其实尚武也没有什么不好,毕竟未来注定是一个武途大昌的年代。可问题是,如果门户之内尽是武人,这就有点问题了。

    沈家自来便是吴乡武宗,像沈牧之类都是十多岁便与自家部曲私兵混在一处,而沈云也是在差不多的年纪跟随沈哲子归都勤王。其余类似沈恪的儿子沈举之类,在沈哲子入镇淮南的时候,也都陆续入军,居然没有一个内政事务上的人才,冲锋陷阵倒是踊跃得很,也让人不得不感叹基因之强大。

    结果现在就是,淮南镇中沈氏子弟虽然多,但绝大多数都集中在行伍中,就连沈牧坐镇谯城,也不是因为这家伙已经有了独当一面的能力,实在赶鸭子上架,在谯城除军务以外,几乎没有什么建树。

    沈哲子并不是鄙武重文,也并不是打算让家族转型为一个时下典型的高门姿态,问题是能力方面如此偏颇,也实在让人有点受不了。所以对于自家小兄弟沈劲,沈哲子是打算培养成一个政务方面的人才,等到再长大一些,便打算将他带入镇中历练。

    但是他却没想到基因对人的作用如此强大,明明谢家有谢安这样一个优秀的同龄榜样,结果这小子偏偏跟谢万凑在了一堆。

    “阿鹤,我听说谢无奕家中四郎年岁与你也是相仿,你与他可算是熟识?”

    沈哲子本身事务繁忙,没有太多时间教导沈劲,这会儿便也不直接拉下脸来劝导,语调柔和问道。

    沈劲听到这话后,当即便哈哈一笑:“谢四年岁大我少许,真较量起来,完全不是我的对手!如今他见到我,都是自觉退避。反倒谢五这个家伙,实在是个了不起的对手……”

    沈劲自顾自吹嘘,继而便见阿兄脸色渐有不善,童年阴影便渐渐涌上心头,蓦地向后一跳,扯着嗓子大吼道:“阿母,嫂子,快来救我……”

    “给我擒下这个小子,稍后再来训他!”

    沈哲子恨恨说道,让你跟谢家子弟玩耍,是为了见贤思齐,结果这小子倒好,揍得人家干脆躲着他,还在那里沾沾自喜,完全搞不清楚重点在哪里。

    沈劲终究没有等到救星,虽然自家这些门生心知小郎乃是主母心头肉,不敢真的一拥上前擒拿下来,但沈哲子的亲卫却不管那些,这小子刚刚翻上墙头,便被提溜着脚踝拉下来,垂头丧气的被缴械。

    看到那小子丧气样,沈哲子也真是有些无奈,决定稍后见到老爹要严肃的讨论一下教育问题。如今他家可不独只有沈劲这个问题儿童,早前老爹老树开花又生了几个,未来还不知道会不会继续添丁,总得出几个才具能有可观的。

    沈充这几日都向台中请假在家,这会儿也早早起来了,待见沈哲子行入房间中来,脸上已经绽露出笑容,可是看到跟在后面畏首畏尾的沈劲,当即便将脸拉下来,怒哼道:“你家阿兄归家一趟不易,难道你这劣子又任性扰到阿兄?”

    “我、我没……”

    沈劲听到老爹斥责,头颅垂得更低,可见老爹平日积威几何。

    沈哲子见状便叹息一声,他家这老爹大概就是那种能生不会养的怪兽家长,在没有他参与的那个历史上,沈劲之所以能长成器具才能,大概还要托了老爹早死的福。

    眼见老爹实在不是一个教育能手,沈哲子索性也就不提,摆手道:“阿鹤倒是无错,不过儿子久不在家,倏忽兄弟已经成人,所以召来身边,以免昆季疏离。”

    沈充听到这里,面色才有好转,起身拉着沈哲子坐在席中,继而又斜望沈劲一眼,不乏苦口婆心道:“鹤儿你是不知自己幸运,你家阿兄时誉之高尤胜乃父,江东少类无可比肩,庭门有此琼桂,你能踵迹以行,不知羡煞多少时人!你家阿兄在你这个年纪,已经负担家业,被时贤举作幼麟。你却仍是顽劣难脱,只在庭门浪戏。你父责你严苛,那是恐你为世道所鄙……”

    沈哲子见老爹开口便是滔滔不绝,大概此一类说辞平日也没少挂在嘴边,再见沈劲那里,头颅几乎都要缩入两肩之内,越发觉得承受老爹的耳提面命不是一件谁都受得住的轻松事情,一直被如此类比,兄弟还未反目,也真算是自家这小兄弟胸襟广阔了。

    “春露秋霜,俱有定序。往年家业困顿,自要父子奋进,戮力并争。阿鹤命数幸贵,能从旺势长成,至今仍是恭顺,并无纨绔浪习,足见纯真。若是异位相处,他为家业奔走,或还要胜我许多。”

    沈哲子这话倒是真心话,他是心知自家小兄弟本质、天分都高,所以才寄予厚望。话说回来反倒是老爹作死成性,在原本那段历史上,如果不是沈劲舍命拼搏,后来的吴兴沈氏家业能否传续下去都还未可知。

    沈充这会儿脸色才有好转,他倒不是完全的偏心,自家这两个嫡子,说实话他都没有尽过什么教养责任。问题所在就是,一样的放养,在相同的年纪里,表现差别实在太大了。有了沈哲子这个举世称羡的儿子,他自然也幻想着满门俱贤,难免就对次子高要求,自然也就难免会有失望。

    沈哲子还是决定亲自担当起对幼弟的教导,反正这小子也已经长大,皮实得很,稍后过江归镇便带在身边。留在家里,在内被老爹摧残,在外又有一群损友,也实在堪忧。

    父子在此闲聊片刻,不多久又有家中长辈至此,沈哲子这才讲起几桩家事。首先则是一桩喜事,早前沈家已经与颍川陈氏定下婚约。如今沈云年纪也差不多,倒是可以趁着在都中这段时间将婚事给办了。

    颍川陈氏过江之后虽然难免没落,在如今江东时局更是几乎没有了存在感。但这也是大势难违,毕竟南渡中兴的主体乃是东海王越府青徐侨门,魏晋之际煊赫无比的豫州门户,几乎都有衰落。不过随着青徐侨门的颓态渐露,尤其是沈家等吴人不遗余力一直追打的琅琊王氏的倾颓,吴人崛起的同时,豫州门户也是无可避免的再次焕发生机。

    沈家和庾家,如今已经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紧密合作,但只凭这一点还是不够。尤其在淮南这一场战事前后,随着对豫南乡宗人家的接触,沈哲子也越发感受到颍川陈氏这个名号在乡中影响力还是比较顽强的。下一步他归镇之后便要正式兵入豫南,自然也就需要与颍川陈氏这种豫州门户的代表有一个更好的联合,也算是一种借尸还魂。

    这一件事,沈哲子归都之前便已经传信给老爹,所以沈家这里也早已经开始筹措准备。对沈家而言,这是第一次与侨人清望崇高的门户联姻,意义也不小,所以上下都很重视。

    重视到了什么程度?

    昨夜沈云归家祭祖之后,甚至连家宴都没机会参加,就被家老们拎出关起来,闭门教育。沈哲子的三叔沈宏亲提棍棒在旁监督,沈家礼聘来会稽贺家、虞家等经学、礼学博士高人,对沈云进行填鸭式的教育,力求要在最短时间内将沈云塑造成一个知书明礼的翩翩少年,以避免被时人讥讽诟病。

    其实昨晚沈哲子听到这话的时候,已经感觉到家老们想要在短时间给沈云塑造一个斯文假象这计划实在不靠谱。别的不说,在淮南这段时间里,沈云有什么粗鄙姿态,那都是点滴不漏的被陈规收入了眼中。现在再来补救,实在有点晚了。不过反正受折磨的又不是他,他也不愿去扫那些兴致正高的家老们兴致。

    除了沈云这一桩喜事之外,沈家还有一些别的嫁娶计划。比如沈哲子早前就有想法要将姑母再许给韩晃,但是吴郡朱氏那里仍有一些阻挠,毕竟朱贡虽然已经不在了,但毕竟沈哲子姑母也曾为其家妇,而且姑母本人似乎也无再嫁之念,于是此事也就作罢。而且韩晃如今也非昔年逆贼余孽,乃是淮南方面大将,倒也不愁婚娶。

    另有一件便是江虨,原本江虨是在庾彬死后娶了他的遗孀诸葛家的娘子,眼下是没有这种机会了。江虨虽然不是什么军事上的人才,但是在内事宣传上面,确是表现优异,所以今次归都沈哲子是打算问一问家中可有适龄女郎作配。虽然他家在清誉上是要差了诸葛家少许,但沈哲子相信也不至于辱没江虨。

    家老们在那里议论纷纷,沈哲子对此倒没有多少兴趣,听了一会儿便拎着没精打采的沈劲起身告退。

    行出老爹居舍之后,沈劲一路都是欲言又止的姿态,沈哲子见他那模样,故意不发问。再行出一段距离后,沈劲终于自己忍不住了,羞红着脸嗫嚅道:“阿兄,你跟嫂子成婚时,也跟我差不多大吧?”

    沈哲子听到这问题,哪里还猜不到这小子在想什么,才学不上进,想媳妇倒是很热心。于是他便停下来,转头望着沈劲。

    沈劲被盯得臊眉耷眼,更显忸怩:“我也不小了……杜、杜娘子她也不小了……我倒不是厌见谢四郎,他瞧着确是比我端正少许。早前随阿母入苑,陛下私下道我,只有跟谢五这类面目可厌的作朋友,才能衬得我英武些……说起来都是父母偏心,我要有阿兄这种风姿,哪会有这些担心!”

    讲到这里,沈劲渐有理直气壮,迎上沈哲子垂望目光,俨然一副你欠我的那种神情。

    沈哲子听到这里,抬头深吸一口气,总算明白自家老爹,还有温放之他老子为什么厅室之内那么暴躁,有话不能好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