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四百四十二章 生命的意义
    “按照那一位的消化速度,大抵只剩下十年的时间,巫师方舟大陆的计划要加紧进度了,没有人可以掌控我的命运,他也绝对不可能!”

    多拉格看着密境森林的方向紧捏拳头,他波动的情绪甚至还使得巫王塔产生了微弱的颤动。

    远处正在打扫卫生的仆人都纷纷低下头,不敢用目光注视多拉格所在的方向,生怕引起他的注意。

    到了他这样的地步,一个念头甚至是一个眼神,都拥有足以杀死普通人的力量。每过那么一段时间,都总会有人因为多拉格的无意间的举动而重伤甚至死亡。

    然而这都拦不住大批的贫民排队,他们为了高昂的薪水,还有家人安稳的生活,宁可每天像走钢丝一样活着,也要侍奉在多拉格的左右。

    因为在他的周围,拥有着拉丁同盟内极为难得的稳定环境,无论是到处流窜的土匪、还是潜伏的黑帮,都绝对没有勇气靠近各大巫塔的附近。

    相比起罪恶滋生的贫民窟,巫塔所在的城市绝对称得上是天堂,只要他们是多拉格的仆人,亲属就能够被允许无代价地居住在城市里。

    正是这点,让许多苦于黑暗社会环境的平民锲而不舍。

    “他到底是付出了什么代价,才得到这样的力量?”心情稍稍平复以后,他叼着雪茄,眯着双眼,又想到了这个问题。

    不仅是多拉格,很多人都在困惑这个问题:白墨到底是靠着什么超越了所有人,获得了现在强大得过分的力量。

    运气、机遇、资源、智慧,能够从无数人中脱颖而出的他们,几乎都充满自信,不会认为自己会输给其它人,所以第一反应还是认为他取巧而获得了这种不合理的力量。

    “一年多了,每一天笼罩那片土地的力量都在变强……”

    起初多拉格还觉得,自己能够赶在对方的力量蔓延到全世界以前,也找到进入七阶巫师的路,从而拥有抗衡的力量。

    但慢慢地他发现,白之大地显露出来的力量仍然在不停地高速增长,这样的增幅让多拉格觉得,哪怕自己真的能够在十年后顺利进阶,差距也只会越拉越大。

    另外潜伏在暗处、自称红世之徒的怪物,也是他重点想要调查的对象,但越挖就发现水越深,最终只能暂停了所有的调查。

    基于种种原因,多拉格最后下定决心,跟同为六阶的紫巫王合作,秘密开始了巫师方舟大陆的计划……为自己跟巫师体系的传承留下了后路。

    “地球,由我弗莱斯坦来守护!”

    高喊中二台词,全身洋溢着诡异气息的“玄武”弗莱斯坦,它挥舞身上无数的触手,疯狂地清扫进入森林里的各路“夺宝奇兵”。

    对弗莱斯坦来说,这些可恶的人类全部都是破坏它家园的入侵者,如果不是系统严令不准杀人,它肯定会让偷猎者们明白,什么才是触手地狱的真正恐怖之处。

    不过即便如此,一个又一个冒险者还是被它剥光了身上所有的布料,然后赤条条地扔出森林。

    弗莱斯坦计算着每个人的承受极限,让每个人落地时五劳七伤的同时,又不会有生命危险。

    它很清楚,自己体内的系统终端,对低层次的生命影响或许是绝对的,但对于它们几个来说其实更多只是象征意义。

    真正让四大圣兽低头的,是站在系统背后,或者说是化身系统一部分的白墨。

    “一群战斗力只有五的渣渣!”弗莱斯坦不停在虚实间转换自己的触手,让森林在不被自己破坏的同时,也能够清扫它眼中的“垃圾”。

    在六阶的它看来,扫荡这些连五阶战力都没有的小东西,完全是轻松写意。

    虚化的身体也能让弗莱斯坦在森林里飞速游荡,不用像菲尼克斯那样,为了保护森林必须飞到空中游弋。

    “愿主保佑……亲爱的一定会安全回来……”

    密境外,坐在吉普车里的女人,默默为捞完最后一把就金盘洗手的男人祷告。她没有探索森林的勇气与力量,所以只能在心里祈求平安。

    “轰!”一个身无半缕的男人突然从森林的方向飞了出来,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怎么回事?!”一批围观群众走了过来,看着昏迷不醒的裸_男指指点点。

    “别管那么多了,把他救活了再说。”

    “对,救活了直接问他,比我们瞎猜有用多了。”

    ……

    倒是没有人担心,随意救醒这个男人后,对方会反过来讹诈。因为能够当上冒险者的,几乎无一不是心狠手辣之辈。

    碰瓷?直接一枪崩掉就好,还废话什么,法律在这片土地不值几个钱,人命也便宜。

    倘若不是他们想要知道森林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甚至都不会有人出手救一个陌生人,尤其对方是个络腮胡子,而不是一个美女。

    当然昏迷的男人身无长物也是一个原因,就连衣服都没了,谁也生不起杀人夺宝的心。

    “轰!轰!轰!”正当众人七手八脚将他抬起,准备进行急救的时候,又有几个人肉炮弹飞了出来。

    有动态视力极佳的冒险者看到,这些“炮弹”一个个都是一丝不_挂地从森林里飞出来的,于是他们看向了树林的深处……

    “让开!让开!让我进去!”人群边沿传来女人声嘶力竭的声音,她正是刚刚一直在吉普车里祷告的秋子。

    在听到接连的巨响以后,秋子下意识地看向了响声的源头,心里有了些不好的预感。

    预感告诉她,一件十分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秋子强迫自己不去胡思乱想,但眼前的场景却不由得她不思绪万千——从树林里飞出来的几具昏迷裸_男里,其中一个正是她牵肠挂肚的男人清隆!

    操着并不熟练的当地语言,秋子几经艰难挤进了人群的核心,然后没再说一句话,只是用手抹去眼角的泪水,艰难地扛着男友的“尸体”离开。

    “如果我死了,会有人为我悲伤吗?”

    没有人阻拦她的举动,一些冒险者甚至还冒出了这样的念头。

    一群天天做着暴富梦,游离在生死边沿的人,这一刻突然反思起了生命的意义……

    PS:TJ是肯定不会TJ的,就是太忙了ORZ,感觉追书痛苦的书友可以先放着养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