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 第二百五十六章 霸王餐 上
    没有数字,对于王鸽来说是一件特别可怕的事情。上班之前那段时间内的冷静和沉稳已经在他的身上开始渐渐消散。

    正如虚紫所说的那样,他已经二十多个小时没有拿到过数字了。本来就没达到每天二点七的平均数,要是说不着急,那肯定是假的。

    崔志刚推测那已经去世的老人是突发颅内大量出血,造成脑水肿,长时间内得不到救治,呼吸心跳衰竭引发的多脏器衰竭,最后导致了死亡。

    由于病人在救护车到来之前就已经因为多器官衰竭死亡,家属又没有要求进行尸体解剖确定死因,王鸽、崔志刚与关凤霞一行三人只能空车而归,心里还带着一点小失落。

    室外的雨渐渐小了下来,天气预报有时候也是不准的,雨后的空气清新了不少,七月初的凌晨居然有了微凉的感觉。三个人在车上都没有说话,但是他们内心的失落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

    因为在回医院的路上,王鸽在汇报了出车任务结果之后,再一次接到了来自于市医疗急救指挥调度中心的通知。

    “雅湘附二编号0110,湘AGZ689救护车请注意,听到请回答。”

    王鸽赶紧拿起了通话器,脚下的油门收了一下,轻轻的踩在了刹车踏板上。车上没病人,他的车开的也不是很快,更是没有开启警笛喝警灯,一下子就控制下了车速。

    王鸽知道,只要在空车状态下通话器一响,消息来自于指挥调度中心,那么肯定就是有出车任务。

    车辆慢下来可以让他仔细的听取指挥中心那边的安排,若是车速过快,在指挥中心还在安排计划的同时,车辆是有可能错过最佳转弯或者掉头机会的,这无疑是在浪费时间。

    与其漫无目的的狂奔,倒不如先慢下来等待目标明确了之后再决定

    开车这么长时间,夜晚出车的时候王鸽很少有空车的状态,而且就算是返程空车,那么回到医院的过程中也几乎没接到过临时指派的人物,今天晚上还真的是头一遭。

    “这里是雅湘附二编号0110,湘AGZ689救护车驾驶员王鸽,收到消息,请讲。”

    “请汇报你现在的车辆状态。”

    “车上驾驶员一人,护士医生分别一人,仪器设备状态良好,卫生条件良好,药品充足,满足接受病患条件。”王鸽毫不犹豫的说道。

    “明白。现为你车安排临时任务。位于营盘路与湘江中路交汇处北侧,病人病情严重,情况不明,具体报警定位信息已经发送至车载定位系统,请注意查看。”

    王鸽一听到那个地方,连导航地图都不用看,就知道那个位置距离自己特别近。自己现在就在营盘路上,只要掉头沿着营盘路往西边河边的方向一直走,五六分钟内就能够抵达现场。

    不过他还是按下了车载导航上面的按钮,表示确认信息,接取了任务。

    “现在我们只有一个信息,病人正在大量呕血,情绪比较激动,虽然距离比较近,但希望你们能够尽快赶到。”通话器那头叮嘱道。

    “明白,一定尽快抵达现场。”王鸽心里一紧,知道那病人可能危在旦夕,为了这个数字,为了那病人的性命,他也必须赶紧抵达现场了,根本用不着指挥中心的叮嘱。

    他直接驾驶着救护车调了个头,冲着那事发地点过去。

    而车厢后面的崔志刚和关凤霞,也都收拾好了自己的心情,换了一下自己的橡胶手套,做好了救治下一个病人的准备。

    “刚才听说是呕血的?”崔志刚拍了拍驾驶座的后面问道。

    “嗯,听说情况比较危险,估计出血量比较大。”王鸽没回头,直接说道。

    三人在车上交流了一会儿,王鸽的车辆马上就来到了定位地点。

    湘沙市的夏天夜晚是非常热闹的。尽管时间已经是凌晨一点钟,在一些小区门口、路边的小吃店仍旧开着门,而且人很多,门庭若市。

    就算是没有店面的路边摊,也都纷纷推着车子,搭起炉灶,摆上了小棚子和桌椅板凳,做一些炒饭或者烧烤的生意。

    只要在收摊的时候能把垃圾喝周边的路面清理干净,注意安静,不要吵到周边住户,城管基本上也不会驱逐这些小贩。毕竟人家晚上才出摊,不会影响到什么市容市貌,晚上车少,而且这些小摊本来就是在人行道上经营,不存在什么占道的情况。

    人都是要生活的嘛,有些时候政府单位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只要你不给市政工作添麻烦,我也不找你麻烦,大家和气生财。

    这也是王鸽为什么喜欢湘沙市,毕业了之后想要留在湘沙市的另外一个原因。

    湖湘大地永远要比北上广深那些大城市,多几分人情味。

    对于凌晨的湘沙市来说,一切夜生活的精彩才刚刚开始。

    而王鸽的目的地,就是这样一个地方。河边附近是没有什么门面的,这里的摊贩大多都是开着三轮车过来,载着小摊所需要的所有东西,选好了地方再搭个棚子,就地做生意。

    而食客们也大都是晚上出来娱乐过后,找地方吃点宵夜喝点酒放松一下的老百姓,方便的很。

    王鸽观察到,这里有两三个这样的摊位,大家都在做着生意,互不干预,但是有一个摊位前面围了一圈人,很明显那里就是事发地点了。

    救护车闪烁着警灯停在了路边,王鸽和崔志刚一起把推车取了下来,赶紧上了人行道。

    “大夫过来了,各位让一下啊!”王鸽推着车子,挤开了人群,为身后的崔志刚和关凤霞挤开了一条道路。

    “各位往后推一下,病人需要一定的空间。”王鸽一边劝阻着围观群众,一边回头看了一眼事发地点的中央。

    一个看起来不到三十岁的小伙子躺在地上,表情十分痛苦,皱着眉头闭着眼睛,捂着腹部,还在不断的呻吟,他的身旁地面上还有两大滩血,混合着胃内容物一起吐出来的,味道不是很好闻,血液之后还有血块,已经变成了暗红色。

    好在,他躺在这个摊位的大雨棚之中,身上并没有沾上泥水,也没有被雨淋。

    旁边他的两个朋友蹲在地上打电话,似乎是在联系家属。

    这三人穿着十分嘻哈,胳膊上脖子上还文龙画虎的,脑袋上染着红毛黄毛,一看就是混混之类的人物。

    而店老板是一对四十多岁的中年夫妇,捏着手机关切的站在一旁,满脸的茫然,不知所措,身上还穿着围裙和套袖,油乎乎的,一看就是一对老实人。这时候他们也顾不上自己的摊位了,连炉子里面的炭火都有点要熄灭的意思。

    这摊位上出了这样的事儿,在这里吃饭的人都不敢继续吃下去了,良心好的给老板留了点饭钱,良心不好的直接趁乱跑掉了,连钱都没给。

    今天晚上这对夫妻的生意肯定是做不成了,肯定是要赔钱的。

    “大夫,我真没动他!他刚才还坐着呢,我就轻轻推了他一下,他都没有摔跤的,就直接吐血躺地上了!他不会死吧!”店老板语气十分着急,说话还磕磕巴巴的。

    崔志刚抬了抬手,让老板暂时安静一下,他戴上了听诊器,听着病人的心跳呼吸,还有腹腔情况。

    “脉搏较快,心动过速,呼吸轻且快,瞳孔对光还是有反射的,听不到详细内出血的声音,血压多少?”崔志刚转头问道。

    关凤霞刚刚撤下了血压计,“二十,四十毫米汞柱,实在是太低了。”

    “出血量在一千五百毫升以上,肯定还有没吐出来的。”崔志刚皱紧眉头,吸了吸鼻子,闻到了很浓重的酒精的味道。

    “你们喝了多少酒?”崔志刚问着那病人的两个朋友。

    其中一个人被这情况吓的不轻,赶紧磕磕巴巴的回答道,“他也就喝了两小瓶郎酒,连半斤都不到!”

    “小伙子,你人清醒吗?哪里不舒服?”崔志刚低下头,冲着躺在地上不断呻吟的病人大声喊道。

    “我肚子疼,头晕恶心。”那病人声音十分年虚弱,但是看起来神志清醒,知道是大夫来救他了。

    “之前有过有过呕血的情况吗?身体有没有出现什么问题,有没有高空坠落或者是腹部受伤的情况?以前肚子疼吗?”崔志刚见病人意识清醒,赶紧问道,想要追寻一下病史。

    可是病人已经没办法回答问题了,只是难受的直哼哼。

    “说说吧,怎么回事?”站在一旁的王鸽一边观察着周边是否有死神,一边问着那老板。

    “司机师傅,是这样。半个小时之前他过来我们这里吃宵夜,点了些烤串,吃的差不多了,就叫我老婆过去结账,死活要说烤串里面不干净,不想给钱,我老婆肯定不愿意啊,跟他吵了几句,没想到这人就拍了桌子骂人了。我气不过,也就过去了。我们的串有些是自己串的,有些是买的,虽然我们是流动摊贩,但的的确确是真材实料啊,怎么能不干净吃出问题呢!他们想吃霸王餐!我就轻轻推了他一下。他站起来就想打我,还没迈步子就哇啦吐了一大摊血出来,可把我给吓坏了,然后有连续吐了两次,人不行了躺在地上。我也不敢动他,直接打了120急救车过来。”

    老板一口气把事情原委说了出来,看起来没有任何添油加醋,也符合情理,老板娘满脸害怕的样子,攥紧了自己老公的手,在旁边不敢说话。

    “是这么回事儿吗?”王鸽一听就皱了眉头,这三个年轻人不是什么好人啊!还想吃霸王餐,这报应来的也太快了点儿。

    病人的两个朋友在这种紧要关头更是不敢扯谎,一个不说话,另外一个点了点头,看起来是默认了。

    不过霸王餐是霸王餐,可是罪不至死!人再坏,该救的也还是要救的,毕竟大夫救人的时候可不管这病人是圣人还是杀人犯。他们的职责就是救人,其他的事情还有警察呢!

    “小王,帮忙抬上车,先去医院吧,这里什么都做不了。病人体重较轻,估计血容量只有四五千毫升左右,已经出血超过三分之一了,必须马上输血。有什么事情,路上再说吧!”

    王鸽点头同意,因为他似乎隐隐约约在人群外面看到了雨伞的尖部。他和崔志刚还有病人的两个朋友一起把人抬上了车,脱下了身上的冲锋衣,给失血过多的病人保暖遮雨。

    “你们负责联系家属,让他们马上前往雅湘附二医院急诊部,病人情况十分危险,经过检查之后十有八九要经过手术,必须家属同意的知道吗?”关凤霞对病人的两个朋友说道。

    两人一脸懵,“我们……都是南河省过来打工的,他家里人都在那边,坐飞机过来最快也要明天中午才能到了。”

    “拖不到明天中午了,这样,你们跟我们去医院,我们会跟家属电话沟通。”关凤霞想了一下说道。

    可是那两个年轻人却不敢出声,谁都没有想要去医院陪床。另外一个人说道,“他……手机里面有家里电话的,我们没那个义务一起去医院吧!手术要不少钱,我们也没钱啊……”

    王鸽都惊了,这算哪门子朋友,出了事儿只知道往后躲。可是人家说的没错,他们的确没有那个责任,如果拒绝一起去医院,院方也是不能强迫他们的。

    让王鸽出乎意料的是,那在一旁的老板却是跟自己的老婆商量了一下,让老婆收摊回家,然后开了口。

    “我跟着一起去吧,毕竟是我摊子上出的事儿……”

    崔志刚正在跟王鸽一起把病人抬上车,一听这话也是愣了一下,开口说道,“老哥,我先跟你说清楚。病人的这个问题,必定不是外伤导致的,你推他那一下不会出任何问题。这个情况很有可能是消化道出血,食物中毒一般也不会出现大量呕血。不过具体的事情还要等到检查之后才知道,检查或者是手术,都有可能产生高额费用。”

    那老板沉默的点了点头,跟在了推车的后面,打算上车。

    就在王鸽与崔志刚把推车往车厢里面推的时候,病人猛的一下微微坐起,然后侧了一下身子,再一次哇啦的吐了一大摊血出来。

    王鸽正站在推车侧面,被他吐了一身的血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