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女总裁的透视高手 > 第一百四十章 换一种方式报复
出手中的左明一脸冰寒,唇叫泛起了一个诡异到令人恐惧的弧度,似乎只有野兽才会流露出的如此残忍的神色。



左明身形一纵,如炮筒般喷射而出,闪电般劈了下来,大有气吞山河之势!



这一刻,楚江完全明白了金狮的用心,成不了朋友的高手,格杀勿论!



不得不承认,金狮的理念不错,并且把楚江引入了圈套,一个逼左明出手的圈套,可是金狮的理念却用错了对象。



楚江不退反进,也裹着雷霆之势向对方冲去,短短一瞬间,便不期而遇,撞在一起。



砰!



一声之后,两人撞在一起后,又闪电分开。



略略吃了暗亏的左明,凌空再度踢出了一记鞭腿,直击楚江侧脑,若被踢中,轻则脑震荡,重则当场死亡。



楚江还是没有任何躲避的意思,抬起胳膊,在左明一脚踢至之时,猛地双臂一卡,死死缠住了左明凌空而起的右腿。



紧接着,左明被楚江扔回了房间。



砰了一声,在空上一个翻身后,站立不稳的左明后背撞在墙上发出了响亮的声音。



“老子不和你一般见识。”楚江低声说道,然后冲着里面的金狮大声嚷道,“草,看来是咱江哥走错了房间!”



正在洗澡的金狮听到外面的打斗声,匆忙穿上衣服走了出来,电光火石般的打斗已经结束。金狮只听到了一句咱江哥的粗口。



左明愣愣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此人比自己想象中的高明多了。



要知道,左明乃无影门四大护法八大金刚三十六地煞中的八大金刚之一,武功造诣自然非同小可,可是刚刚与楚江交手,就明显吃了暗亏。



噌的一声。



左明低头一看楚江随手扔的东西,原来是一张666的房卡,再抬头望去,楚江早已经不见了身影。



左明明白了一切,看来是金小姐设的圈套。



草泥马,至今还没人放过咱江哥的鸽子呢?



叔叔可忍,婶婶不能忍!



走出了酒店的楚江越想越气,不到两个小时就被耍了两次,第一次还好,自己来了个大逆袭,不多,不多,小赢了一个亿多一点。



而第二次呢,无论如何也要金敏付出一点代价吧。



楚江的一个电话马上查到了金敏的位置,他的嘴角浮起来一个冷酷的弧度,然后身形一闪,消失在蓝调大酒店。



在黄江的岸边找到了金敏的位置,想不到这妞竟然有住游艇的癖好。



其实今天晚上的两场戏真正的幕后策划者正是她,第一场射击比赛,她想以己之长攻彼之短。至于给楚江安排一把准星失准的枪,则是她老爸金狮的手段。



只是结果不尽她意,在射击场上风光无限的她,把这次的失败视为平生最大的侮辱。既然是侮辱,她就想让楚江死,于是就策划了第二场,一场连金狮都不知道过程的方案。



她知道她爸爸身边有高手时刻跟随,并且也知道这名高手只负责保护她爸爸,不做杀手之事。



她的眼珠一转,那还不简单,把楚江引上门就好了,楚江上门了,高手自然出手,定可将他血溅当场吧。



于是在射击结束的时候,她来了一句“有种今晚放马过来一战!”然后把房卡扔给了楚江。



在金敏眼中,楚江是有点帅气,但更多的是猥琐,她就不信以自己的火爆身材勾引,他会不上钩?!



如果楚江的身手稍微弱一点,今晚应该躺在666房的门口了。



左明是什么人,无影门的八大金刚之一,在神州绝对是一流的高手,并且在楚江刷门的时候来了一个无声无息的攻击,能有几个能接住他的致命一击呢?



此刻的金敏估计这个讨厌的家伙已经死了吧,于是在游艇里面放起了摇滚音乐。听着音乐的她随着音乐的节凑,慢慢脱去了身上的衣服,包括内衣,正准备进浴室洗澡。



她的游艇起码是普通游艇的三倍大,看来应该是经过特别的改装的,里面厨房、浴室、客厅、卧室应有应尽,并且装修豪华大气。



游艇里面灯火辉煌,浴室的窗口忽然吹进一副寒风,如一道道流光随风飘扬,冷得沁人心扉。



金敏打了一个激灵,忽然她有点后悔了,难得遇到一个射击能胜过自己的人,如果今晚就这么死了,以后射击场上该多寂寞啊!



虽然这个讨厌的家伙太高傲了,拒绝了爸爸真诚的邀请,但是来日方长,也许他会改变主意呢?



虽然这个讨厌的家伙猥琐了点,但是却也很帅气迷人,尤其他那双深邃的眼睛,仿佛夜空的星辰。



她就这样站在浴室的大镜子前莫名的惆怅起来,镜子又宽又高,能将她身躯的每一寸肌肤都完美地烙印在镜子之中。



平时她在洗澡的时候,总会用欣赏的眼光打量起自己洁白无瑕的美妙胴体,将来是哪个幸运儿能够第一次享受这美妙的胴体呢?



海市第二大帮派老大的女儿这个身份赋予她很多很多重的保护,几乎让所有的男人都对她望而却步。



而今晚的她却有点没心情欣赏自己了,她也许从来不是一个善良的女人,所以她根本不会在乎楚江的生命,她只是在痛惜失去了一个对手。



其实楚江早已经通过窗户进去了游艇,就躲在浴室的玻璃后面,他通过缝隙看清楚了金敏身上每一寸的地方,更看清楚了她脸上落寞的表情。



自己如果死了,她应该开香槟庆祝才对啊,落寞什么呢?



但是冲着这份落寞,楚江决定改变策略,本来抱着“敌若犯我,双倍偿还”原则的楚江是打算杀了金敏,此刻心中一动,决定换一种方式报复。



金敏刚刚打开花洒,开始洗澡的时候。她那羊脂般香滑的玉背上一冷,似乎多了一只男人的手,紧接着,楚江低沉沙哑的声音在她的耳畔响起。



“是不是以为我已经死了呢?”



金敏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想呼救,作为海市第二大帮派老大的女儿,游艇的周围能没有十几二十个保镖吗?



可是她的樱桃小嘴刚刚张开的时候,被另一只大手封住了。



金敏感受到了楚江的愤怒和自己的危险,当下放弃了挣扎,一个连自己爸爸身边的高手都解决不了的猛人,即使自己叫两声又有何作用呢?除了死得更快,没有别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