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玄幻奇幻 > 超玄幻三国 > 134、州牧
    荆雄的判断很准确,不过,还是是错估了楚河在州牧大人心中的分量。

    等荆雄和楚河低调回到听松阁,仆人便来报,州牧大人已经到了双溪书院,如今正在双溪书院的论道殿等着荆雄和楚河。

    荆雄闻得仆人来报,也是吃了一惊,想不到州牧大人竟然对楚河如此重视,亲自到了双溪书院。

    他连忙整理衣冠仪容,随后带着楚河前往论道殿。

    路上,荆雄自是跟楚河讲解了一翻这个秦州牧的情况。

    秦州牧,姓况,名濮,字天和。

    这况濮,为人和善素有官名,甚得民心。

    不过,荆雄却是知道,况濮有着极大的野心,并不是真如表面那样无欲无求。

    按照正常情况,一州州牧,势力是相当之大,治理一州之地,军政大权尽握,不过况濮却是有些例外。

    原因无他,这里是偏低之地,他这个州牧,是蜀国任命的外来官员,只有四品转灵境界,不足以压制秦州的豪门士族势力。

    其他州的州牧大人,通常是五品的结胎大学士!

    秦州四家,底蕴深厚,秦州官员多出于四大家族,背后又各有势力依仗扶持,岂会甘心把权柄都交给况濮这个四品州牧。

    因此,在秦州,拥有生杀大权,可自主任命州郡官员的州牧大人,只能和李王钱左四大家族平起平坐.

    同样的,况濮也不甘心州牧的权柄被四大家族所压制,和四大家族的关系并不好,先前李家和孟青桐在猛虎台上一战,况濮甚至没有亲自到场。

    在这样的情况下,况濮对楚河的重视便可以理解了,这绝对是他打压四大家族,进而真正掌控秦州的契机。

    李王钱左四家,把持秦州许久,家族子弟成千,没有一人可以登上潜龙榜,这也是四大家族势力雄厚,却一直只能留在秦州这偏僻州郡的主要原因。

    若是况濮运作一下,把楚河登上潜龙榜的功劳收入囊中,宣称楚河是他提拔培养的,那绝对可以打击四大家族在秦州的声望,也会使况濮的声望大增,更得秦州百姓拥护,气运大涨。

    气运有大用,只要气运足够高,况濮未必不能借助气运之力冲击五品结胎境界!

    况濮和四大家族不和,自是难以借助这里的士族豪门力量。

    这个世界,平民难以出头,权柄都为士族豪门把持,不管是典学从事、典武从事、劝学从事、劝武从事、治中从事等等属官,都是四家之人,还有州牧之下的左中正大人,也是左家家主。

    因此,况濮只能大力起用平民人才。

    荆雄能担任双溪书院、秦胜男能建立天养学府,背后就有况濮的影子。可以说,荆雄、秦胜男,都算得上是况濮的人。

    荆雄大概了给楚河讲解了一下况濮的情况,随后就到了双溪书院的论道殿。

    况濮到这里是轻车从简,不过,在论道殿之外,还是有十几个手执长戟身披铁甲的精锐兵将护卫,还有一个手执羽扇的幕僚在外候着。

    荆雄和楚河到了论道殿,幕僚见过荆雄,随后进入论道殿通传况濮。

    不多久,兵将便恭恭敬敬的将荆雄和楚河请入了论道殿。

    论道殿内,没有双溪书院的曾樊副院长,正常来说,曾樊是必须在此接见州牧大人的。

    况濮和四家不和,这次想借助楚河的名声和力量打压四家,自是不会让曾樊这个钱家的傀儡前来碍眼。

    不过,荆雄和楚河都是意外的见到,和况濮对面而坐的,竟然是披着大红斗篷,身穿红色战甲的秦胜男!

    况濮见到荆雄和楚河进来,居然长身而起,笑着对荆雄说道:“荆院长别来无恙!许久不见,本州牧甚为挂念!”

    “荆院长请入座!”

    随后,况濮的目光就落在了楚河身上,打量了一下,呵呵长笑:“你就是楚河?好一个年少天才!这是本州牧失职了,治下出现了如此一个天纵之才,本州牧方才知晓,真的惭愧!幸好如今知道也不晚!”

    楚河也在打量这个秦州最高大员。

    只见况濮白面无须,身材高大五官端正,气势沉稳,看似四十出头。他真实年纪楚河也无法判断,毕竟如此修为境界的强者,驻颜有道寿元极长,很难从外表判断出年纪的。

    作为秦州的州牧,况濮官威不甚重,反而显得相当的平易近人,在楚河天眼之下,发现这况濮隐藏极深,各项属性都远超同是四品学士的荆雄。

    当然,荆雄只是转灵初期,和转灵后期的况濮有极大差距也不意外。

    荆雄说过,况濮是四品转灵后期的学士,但秦州第一学士,却是左家的左中正大人,不过楚河见到了况濮之后,却不甚相信这个传言。

    况濮,字天和(转灵境):

    体质:42

    力量:38

    敏捷:35

    精神:198

    天赋:一心二用(战力+3)

    气运:788

    况濮的前三围属性,勉勉强强的达到了凝血境的水准,不过已经远胜荆雄,精神力更是差不多到了四品的极限。

    根据楚河判断,正常情况下,四品的单一属性,最高只能达到两百点。

    况濮的天赋,和李默的一样。

    楚河与李默一战,自是知道这一心二用的利害,但李默的只是战斗力加一,显然凝聚的是下品文心,况濮则是战斗力加三,毫无疑问,已经有一颗上品文心!

    接近两百的精神,还有战斗力加三的一心二用文心,可见况濮的真正实力是何等的可怕!

    不过,况濮的气运却是差了许多,甚至比不上猛虎台比试之前的李劝学。

    楚河从这里便知道况濮这个州牧当得是何等憋屈,被四家压制得何等利害!

    堂堂一个四品大员,掌握一州权柄,按照常理是军政大权尽在掌中,气运应该极高,事实上他的气运竟然比不上李劝学这个二品从事!

    当然,楚河不会因为况濮的气运不高就轻视他,胡通这个主簿,都可以借助官印的力量发挥出极大的威能,可想而知一旦况濮祭出官印,定然是拥有相当于五品结胎大学士的可怕战力。

    天眼确实好用,楚河自是略微一看况濮的属性,加上荆雄的描述,已经推算出了许多事情,心中也有了底,在况濮面前,神情自若,并没有因为况濮的身份就显得局促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