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玄幻奇幻 > 超玄幻三国 > 246、手下不留情
    金翼飞蜈落入龙且手中,纵有数万斤巨力,也不可能挣脱得了龙且之掌,甚至丝毫动弹不得,万虫大军陡然变得混乱起来。

    楚河唯一忌惮的只是金翼飞蜈,如今金翼飞蜈被龙且拿下,拥有玄铁体的楚河已经没有任何顾忌。

    天龙破城戟神光喷射,整个人如同霸王降世,巨枪挥动,杀气纵横,万虫大阵中所向披靡,所至之处虫豸纷纷爆裂,数万虫豸根本无法独挡楚河的去路,也无法伤到楚河分毫。

    两个男灵蛊师,顿时脸色惨然,牙齿一咬的彻底放开了对毒虫的控制,口中竟然喷出一股血雾,笼罩在四只本命灵蛊之上!

    灵蛊师的实力绝大部分都在蛊虫之上,这四只蛊虫,分别是黑血蛛,赤魔蛇,金焰蜂和巨尾蝎,皆是五品层次,甚至比灵蛊师自身都要厉害许多。

    四蛊被灵蛊师的精血灌注,顿时气势暴涨,实力也是急速提升,越发凶厉,围攻楚河的数万虫豸大军也是凶威大盛,悍不畏死的朝着楚河猛扑过来,如同一团毒气黑云,彻底将楚河笼罩起来。

    饶是楚河力量惊人,拥有玄铁体防护之力,天龙破城戟犀利无匹,一时之间也如同陷入凝滞的血海之中,内劲文气的消耗急速增大,不知多少虫豸破开了他护身气罩,直接攻击他肉身要害之处。

    天龙破城戟和九绝霸王枪虽然极为厉害,但到底不可能真正的做到水泄不通,面对无孔不入的各种细小虫豸,铺天盖地而来的毒气毒粉等,是不可能将所有虫豸都挡在外头。

    当然,楚河有战甲护体,玄铁体防护力无比惊人,任得这些毒虫飞蚁扑咬身上,也是奈何不得他,便是被虫豸钻入了战甲之内,内劲一荡,便可直接将战甲内的虫豸震死。

    唯一能让楚河稍微注意一下的,便是那四头已经达到了五品巅峰层次的蛊虫了。

    本来楚河以前觉得,蛊虫杀人,只能依靠各种见不得人的手段,必须侵入人体才能生效,如今才知道,这些蛊虫,并不是传说中的一样,单单是螯牙利爪的杀伤力,就完全不会比其他五品妖兽差上多少。

    那黑血蛛,竟然可以喷突出一条条墨绿色的蛛线,纵横交错的在虚空中组成了一张巨网,封锁了前后左右上下个个方向。

    楚河虽然不惧,但也发现这些蛛丝极度坚韧,而且蕴含剧毒,一旦身体与蛛丝直接触碰在一起,惊人的毒素甚至爆发出阵阵青烟,将超合金战甲都腐蚀出一条条细纹。

    若是换了寻常五品大学士或者铜炉宗师,怕都奈何不得这些蛛丝,最终被无数蛛丝死死的困住,活活被蛛丝所毒杀。

    赤魔蛇,金焰蜂和巨尾蝎这三头蛊虫,也是厉害非常,知道天龙破城戟犀利,不敢直接攻击楚河,却是借助万虫大军的掩护,在远处喷射剧毒,在楚河身上溅起阵阵毒烟,滋滋作响。

    万虫大阵的毒雾,还有四蛊虫释放出来的毒液结合在一起,腥臭之气熏得楚河脑袋都微微沉重起来,玄铁体防护虽然厉害,但楚河真正的身体强度,只是磐石境,到底做不到百毒不侵的地步。

    楚河心中微微一凛,虽然他拥有六品战力,但一人与万虫相斗,又与四蛊虫,两灵蛊师作战,简直相当与好几个五品强者同时对战一样,要不是有玄铁体相助,怕早已经败下阵来。

    只不过,如此僵持下去,一旦等自己的内劲文气耗尽,楚河绝对不是这两个灵蛊师的对手。

    楚河干脆完全放弃了防护,甚至连四头五品巅峰蛊虫的攻击都置之不理,天龙破城戟寒光激射,宛如血龙现世,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直接朝两个灵蛊师杀去!

    只要突破了万虫大阵的封锁,杀到两个灵蛊师面前,楚河有信心两枪便夺了他们的性命!

    楚河彻底的牵制了万虫大阵和四头蛊虫,那头龙角火牛更是无所畏惧,烈焰喷吐大开杀戒。

    龙角火牛的防护力同样相当惊人,完全不理攻击自己的毒虫,口中烈焰仿佛无穷无尽,不多时就将附近的虫豸烧之一空,最后目光阴狠的死死瞪了两个灵蛊师还有楚河等一眼,竟然一声不吭的顺着阴河,转头朝洞穴深处奔走离去。

    “想跑?”

    龙且冷笑一声,单手拧住张放,身体腾空而起,在半空化出一道红光,简直瞬移一样瞬间越过了上百丈的距离,转眼跨坐在龙角火牛背上。

    龙角火牛顿时一声惨叫,四肢一曲,整个身体都压得贴在地上,仿佛被十万大山镇压。

    这家伙倒是凶厉之极,被龙且镇压在地,蛟首一扭,汹涌澎湃的烈焰火蛇,竟然疯狂的朝着背上的龙且和张放喷了过来。

    龙且随手将张放手中的超合金钢盾拿了过来,钢盾下缘猛然在牛背上一磕,便听得一阵阵骨头炸裂的声音传出。

    同时钢盾血光闪耀,任得龙角火牛的烈焰如同水柱一样喷射在钢盾之上,却无法烧熔钢盾,伤到龙且和张放分毫。

    就在这个时候,岩石之上的金纹龙须草,竟然有了异动,两片如同龙须蔓藤一样的叶子凌空一甩,以无比迅猛的速度狠狠的朝着龙且和张放后背激射而来。

    龙且后脑仿佛有一双眼睛一样,冷哼一声,血光一闪,化作血线凌空一缠,就将金纹龙须草的叶子缠了起来。

    随后血光不断朝龙须草根部蔓延过去,龙且口中一声沉喝:“起!”

    话音落下,便见整株金纹龙须草被血线连根从岩石之上扯了出来。

    随着金纹龙须草被扯出岩石,体型居然急速缩小,最后变得不足两尺长,落入龙且手中。

    楚河依仗玄铁体,挥舞天龙破城戟在万虫大阵横冲直撞,灭杀虫豸无数,两个灵蛊师脸色惨白,哪里想过以往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虫豸大军,完全奈何不得楚河。

    楚河在虫豸的攻击下消耗极大,但两个灵蛊师何尝不是这样,如此操控虫豸大军攻杀敌人,消耗是相当惊人的。

    老妇人重创,金翼飞蜈被擒,这万虫大阵更不好操控,两灵蛊师知道楚河破阵而出是迟早之事,更别说还有一个七品战神在旁虎视眈眈。

    见龙角火牛彻底被龙且压制,口中的烈焰微弱起来,他们心中顿时暗叫不妙。

    两人互相对望一眼,不约而同的拿出了两截如同水晶白玉一样的筷状物,张口对着末端一吹,便见这筷状物猛然燃烧起来,一股白烟急速腾起,转眼笼罩了十丈方圆之地。

    同时,两灵蛊师口中发出奇异低吟,白烟之中竟然浮起一个个真文圣言,白烟笼罩的毒虫,竟然双头发红,变得无比疯狂暴戾,没有对楚河发动攻击,而是无比诡异的互相吞噬起来。

    做完这一切,两个灵蛊师神色都萎靡起来,张口一吸,就将四头蛊虫吞进腹中,竟然不顾瘫痪在地的老妇人,速度奇快的朝着洞穴裂缝通道遁走离去。

    互相吞噬的数千虫豸,只剩下十几头体型硕大外貌无比狰狞的家伙,虚空中的白烟诡异的快速朝着十几头巨虫涌了进去。

    这十几头巨型毒虫,并没有继续吞噬下去,而是猛然暴起,发出各种凄厉的怪鸣,奇快无比的朝着楚河扑了过来。

    龙且原本在设法降伏龙角火牛,这时见到巨虫出现,脸色微微一变,在毒虫弹起的时候,就一声沉喝:“少主小心,这是虫爆术,相当六品大宗师一击!”

    “无妨!龙将军切莫让他们跑了!”

    楚河天龙破城戟一抖,天眼神通运转至极致,十几头巨型虫豸的速度顿时变得缓慢下来,枪尖准确无比的连点在巨虫之上。

    巨虫接连爆炸开来,一股股恐怖磅礴的能量猛然振荡而出,便是楚河都感觉到惊人的能量飓风狠狠的撞在身上,每刺碎一只巨虫,身体都如同被巨锤狠狠的擂了一下,身体玄光迸射,玄铁体的防护接连激发。

    亏得他隔着数米之外就引爆巨虫,不然等巨虫靠近自身,一同引爆,威力定然也数倍增强,也不知道玄铁体能否抵挡得住。

    等十几头巨虫爆炸之后,楚河已经被震得连退出十几丈外。

    想不到这两个五品灵蛊师还有这样的手段,这九州之地还真的藏龙卧虎能人异士极多,楚河心中凛然,看来是不能小看天下之人。

    他本来以为自己拥有金钟罩和天龙破城、九绝霸王枪等,完全可以与六品大能相比,但两个五品灵蛊师,就差点伤到了他,若是实力最强的老妇人不是被龙且第一时间重创,恐怕三个灵蛊师就能让他狠狠吃上一壶的。

    当然,楚河现在只是四品境界,能杀退两个五品灵蛊师,已经是相当了不得的。

    巨虫爆炸之威,并不能区分敌友,虽然将楚河炸退十几丈,但方圆数十丈的虫豸,也是在这恐怖的爆炸中彻底粉碎,显然这虫爆术是两败俱伤的战法,怪不得两灵蛊师根本不看虫爆术的结果就果断遁走。

    龙且其实知道楚河的防护力相当厉害,因此并没有出手相助。

    见到楚河刺中巨虫,凌空引爆,便知道虫爆术奈何不得楚河。

    当下他没有和龙角火牛纠缠下去,手腕一振,一个血光拳影浮现,狠狠的砸在龙角火牛头上,将这凶物一拳砸晕,旋即双臂一振,身体如飞鸟一样腾空而起,追杀两个灵蛊师去了。

    剩下的虫豸没有了灵蛊师的操控,轰然散去,朝洞穴各处通道而去的有,朝岩石缝隙钻进去的有,甚至有些直接投入了阴河之中,反正片刻之间,剩下的三四万虫子,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龙且没有多久就回来了,神色没有什么变化,径直走到老妇人边上,双指朝着老妇人眉心一点,便见血光一闪,老妇人带着惊恐的目光,瞬间没有了任何气息。

    楚河眉头微微一皱,不过没有说什么,既然已经动手,就不能有妇人之仁,不然被三苗洞的人知道,只会给天水郡带来更大的祸患。

    杀了老妇人之后,龙且袖子一挥将老妇人的尸体扫到了阴河之中,旋即走到楚河前面,淡淡说道:“末将已经将那两个灵蛊师灭杀。”

    “这是金纹龙须草和金翼飞蜈。”

    楚河有些惊异的接过只有两尺长的金纹龙须草,不知这本来有十几米长的灵草为何变得如此细小。

    他从灵花仙草图录中知道一些金纹龙须草的情况,但如此变化却是没有提到过。

    那头金翼飞蜈,一动不动,仿佛沉睡过去,浑身还是荡漾着强横的气息,体长不过一尺,只比筷之略粗一些,外形却是极度狰狞恐怖。

    金翼如刀,利爪如同钢钎,螯牙如半月,粗大锋锐,每一节骨甲之上都有一枚天生神文,边缘的金色更是流转不定,仿佛金河缠绕,一看便是不知凡物。

    “龙将军,这金纹龙须草为何变得如此细小?还有,这金翼飞蜈,如何才能收服之?”

    楚河并没有不懂装懂,龙且这四百多岁的老战神,定然是知道答案的。

    龙且淡淡一笑:“金纹龙须草乃是地灵之物,一旦脱离大地,会急速缩小,等扎根山岩,便可恢复原状。”

    “收服金翼飞蜈也是简单,等回去末将便传授少主炼蛊之法,每日以鲜血喂养,七七四十九天之后,可彻底收服金翼飞蜈。”

    龙且停了一下又道:“以三个灵蛊师的实力,是绝对无法聚拢如此多的虫豸,真正的原因便是这金翼飞蜈。若是少主可以炼化金翼飞蜈,便可借助飞蜈的力量,操控虫豸。”

    楚河心中不禁一动,若是这样,那自己岂不是可以直接控制虎头蜂母虫?

    在炼钢场后山的虎头蜂,已经到了极限,要想采集酿造更多的蜂蜜,必须分巢,但楚河却没有合适的地方安置虎头蜂,若是移到虎牙岭的话,不能保证虎头蜂是否还受他的掌控。

    若是能控制更多的虎头蜂母虫,分出十窝八窝的虎头蜂,妖蜂蜜产量大增,对常定军实力的提升是有无比巨大的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