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玄幻奇幻 > 超玄幻三国 > 253、分歧和震撼
    荆雄确实怀疑这支军队和楚河关系。

    开始他是绝对没有把这支军队与楚河有联系起来的,原因无他,常定乡的情况他多少知道一些,也知道常定乡是楚河说的算。

    但整个常定乡也就是两三万丁口,抽丁之后,青壮不会超过五千之数,试问楚河怎么可能组建出如此一支钢铁大军。

    如此基数的精锐部队,绝不是一县之地可以养得起的,甚至倾一个郡的财力都供养不起。

    就拿秦州来说,组建一支五千人的铁军不成问题,但五千精锐中,全身钢铁兵甲的战士一千余,那是想都不敢想的,单单是这些钢兵的价值,就超过两千万银两!

    除非秦州城的各大豪门士族,把自己的家财都贡献出来,才有组建这样一支军队的可能。

    荆雄之所以突然怀疑对方与楚河有关,原因有三。

    第一,对方只是将自己这千余残兵逼入山谷,并没有出手攻杀,和先前遭遇的那些南蛮军骑兵完全不一样。

    第二,荆雄虽然不知道常定乡炼钢场的存在,以前却是见到清河村诸多战士,身上都有战甲钢兵。

    而且他们的兵器制式,如那些宽刃大剑,还有外形凶悍的陌刀,和这五千人马手中的钢兵简直一模一样!

    当时荆雄就觉得奇怪,以常定乡的财力,怎么买得起如此多的钢兵?就算常定乡有炼钢大匠,也难以炼制出如此多的钢兵供清河村的护村队员使用。

    第三,却是因为荆雄修炼功法的缘故。

    他精研易经,尽管卜卦之道,最难推算军战之事,但荆雄还是冒着反噬的危机卜了一卦,隐约得出了西南大吉的卦象,这才提议众人朝着位于西南方向的大同县而来。

    看到众人都把目光落在自己身上,荆雄犹豫了一下,才缓缓说道:“公输将军,荆某怀疑这五千兵马,和潜渊有点关系。”

    公输车顿时一愣:“和楚河有关系?这怎可能!”

    公输车以前身为秦州城的四品中郎将,长期驻守在军营之中,因此没有与楚河碰过面,但他听说过楚河的事情,也知道况濮曾经试图助楚河提升实力,争夺下潜龙榜的位置。

    后来秦州危机,况濮没有了这个心思,楚河则回了大同县。

    楚河离开秦州,距离现在不过三年多时间,哪怕楚河一年提升一个境界,可以成为五品宗师,但天底下的五品宗师多得很,有几个可以掌控一支数千人马的强军?

    公输车自然难以相信荆雄这番话。

    况濮也是沉声说道:“荆兄何出此言?莫非其中有我等不知道的隐秘?”

    “楚河不过壮骨武者,即使这几年境界提升,楚家在大同县有些势力,但如此一支兵马,可不是普通豪门士族可以组建的,难道楚家乃是千年世家门阀不成?”

    荆雄苦笑一声,他早料到自己这番话是没有人相信的,他也不知道怎么解释。

    “别说况大人和公输将军不相信,便是荆某都觉得不可能,只是有些错觉而已。”

    阴骘中年名邹镜,字宽如,但性格却和他的字完全相反,这个时候又忍不住讥笑道:“如果是楚河的兵马,自是最好不过了,先前连南蛮军的兽骑兵都顾忌不敢追杀过来,可见势力极为惊人。”

    “荆兄有如此一个忘年之交,日后定然能飞黄腾达,别把我们忘了就好。”

    况濮咳嗽一声:“宽如,荆兄只是说出他的猜测而已。如今我们都是在一条船上,更需要齐心协力。”

    邹镜哼了一声,但也知道再怎么讥讽荆雄都是无用,干脆扭过脸去不再说话。

    黑甲男子忽然沉声说道:“对方既然将我们逼入山谷,早晚会找到我们,我们静观其变便是了。”

    况濮点点头:“龚袭说得不错。也别让人看守山谷了,让士兵休息一下吧,连日奔波,他们也累了。双卫,你顺便吩咐下去,生火起灶。我们现在还有多少粮草?”

    原来这个黑甲男子,正是楚河曾经想过收服的董厥董龚袭,想不到他没有加入蜀国的平叛大军,却是与况濮一起到天水郡来了。

    双卫是黄成的字,听况濮问道,黄成摇了摇,脸色有些不好看的说道:“剩下的粮草不多了。米粮最多还能支持三天,连战马食用的黄豆都算在其中。马匹现在只食用干草,体力不足,难以用之战斗。”

    邹镜脸色略微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忍不住又道:“况大人,公输将军,有句话不知当不当讲。”

    况濮沉声说道:“况某已经不是秦州州牧了,当不出大人的称谓。宽如有话但凡直言。”

    邹镜深深的吸了口气:“我等随大人离开秦州城,想必大家都清楚,我们是不可能再归蜀国。”

    “我们随大人出城寻觅生路,无非是不甘心白白丧命,意图在这个乱世闯出一条生路。”

    “南蛮军的兵势大家都是知道的,麾下百万雄兵,又与益州军、雍州军等相互呼应,通天河以南,是绝对没有任何蜀军能抵挡下来。如今恐怕整个蜀国南域都落入他们手中,便是蜀国平叛大军到来,能否击败他们都是未知之数。”

    况某眉头微微一皱:“你意思是让我们投降南蛮?”

    众人脸色顿时变得复杂起来。

    邹镜环视众人一眼,重重的点头说道:“时至如今,邹某也不怕直言,既然南蛮军势大,我们何不虚与委蛇?”

    “若是黄巾军战胜了蜀国大军,这方圆数万里之地,南蛮之人粗鄙,不通文事,如何治理得了,最后还不是得靠我们这些文人学士。”

    “若是蜀国大军取胜,也不可能屠尽数百万反蜀兵马,邹某相信蜀国会采取怀柔策略,不大可能拿我们这些降臣降将开刀。”

    公输车脸色猛然一变,怒目圆睁,须发贲张,如同发怒的雄狮一样死死的瞪着邹镜,破口怒骂:“好你个邹镜,竟然想着投降南蛮,如此贪生怕死,莫以为老夫不敢将你打杀在双锏之下!”

    邹镜虽然只是三品藏精儒生,却是丝毫不惧怕公输车这个四品后期的铸鼎武宗,直视公输车,冷冷说道:“邹某怕死?若是邹某怕死,就不会与麾下将士,主动替一千妇孺断后,最终三千人马不足五百活下来!”

    “如果邹某怕死,就不会随况大人转战千里,几经生死。天下之大,还怕没有邹某藏身之地?”

    “敢问公输将军一句,除了投降南蛮军之外,我们还有别的出路?难道公输将军就想看到这些把性命交托给我们的战士白白送命?想看到这些手无寸铁的无辜妇孺,全数死在南蛮军的战刀之下?”

    他越说越是气愤,原本苍白的脸庞都变得潮红起来,恨恨说道:“邹某只是不甘心!”

    公输车胸膛猛烈的起伏着,但脸上愤怒之色却是慢慢淡了下来,最终脸色阴沉的冷然说道:“人各有志,既然你要投降南蛮军,老夫也不拦你!”

    他声音猛然一提:“但南蛮军杀我家眷亲人,杀我麾下兵将,老夫是绝对不会归降在南蛮旗下的!”

    说到底,他们都觉得围着他们的军队,是南蛮军队,围而不杀,只是想收降他们而已。

    况濮长长的叹了口气,将目光转向荆雄、董厥等:“不知你们有何想法?”

    荆雄嘴巴动了动,正要说话,就在这个时候,谷外忽然传来一声沉厚声音,声音发自数里之外,直接传入谷中,显然说话之人实力极强,绝对是四品甚至五品的强者。

    “荆雄学士何在?有请出来一见!”

    众人一听,顿时愕然,目光不自禁的落在荆雄身上,心中不由自主的浮现起一个念头:难道这支无比精锐的军队,真的与楚河有关?

    若是这支军队隶属南蛮军,要想招降自己,找的也是况濮这个前州牧,怎么会找荆雄这个白身学士?

    荆雄眉头略微一皱,沉声说道:“诸位与荆某到谷外一看?”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从对方的语气听来,事情好像有点转机,因此众人吩咐了一下麾下兵将,还有神色显色不安的家眷妇孺等,随后带着数十兵士,快速朝谷口位置走去。

    远远的,众人便看到谷口有一穿着漆黑战甲,身材魁梧高大,面如黑炭,浓眉虎目,看起来气势强盛的将领。

    这黑甲将领骑着一头如虎似豹的恶兽,手提一杆精钢巨枪,况濮等人心中顿时一凛,这如虎似豹的恶兽,分明是南蛮军中高级将领最常见的坐骑,曰虎牙豹,战力相当不弱,可敌三品武师。

    在黑甲将领身后,有一队持着钢枪的精锐骑兵,身上同样是黑色战甲,枪弓齐备,威风凛凛,气势强盛,若是任何一个单独出现,定然会被人认为是军队将领头目。

    谷口内侧,数十个负责看守谷口的秦州残兵,正手持兵刃远远与之对峙。

    秦州的士兵在气势方面没有落入下风。

    毕竟他们都是从尸山血海中存活下来的精锐,经历了一年多的秦州大战,还有多次与追杀他们的兽骑兵交手,每一个手上起码有十条以上的性命,浑身都是煞气笼罩杀气毕露。

    但在兵甲装扮之上,就显得寒碜逊色得多了。

    况濮示意士兵收起武器,与荆雄等径直朝对方走去。

    荆雄略微打量了一下这黑甲将领,却是从来没有见过对方,有些狐疑的拱手说道:“在下便是荆雄,敢问这位将军如何称呼?”

    他略微一顿,跟着又问道:“不知将军麾下兵马隶属何方势力,为何将我们困在山谷之中,指名荆某出来相见,又所为何事?”

    这些问题都是他们迫切想知道的。

    黑甲将领上下打量了一下荆雄,随后将钢枪插在地上,拱手回礼说道:“本将丁猛,乃是常定军麾下江乌卫牙门将,我们楚帅已经在前来冀县的路途之中,吩咐本将请荆学士前往县城相见。”

    众人一听,顿时心中凛然,丁猛这一句话,已经透露了极多的信息。

    牙门将,虽然只是三品军职,但也可以统领三到五千的兵马,可见外面的五千精锐,便是这个丁猛的部下。

    从这牙门将的军职,便可以判断出江乌卫,起码有两个牙门将,上万的兵马。

    然后再推算出,常定军绝对不只有一个江乌卫的,按照最少的两卫来算,那也是两万人的规模了。

    若是两万兵马,都如这五千兵马一样精锐,这常定军,实力是相当的可怕了。

    楚帅这两个字,更是让众人浮想联翩。

    荆雄深深的吸了口气,迟疑了一下问道:“敢问丁将军所言的楚帅,可是楚河楚潜渊?”

    楚河是常定军是楚帅,在天水郡众人周知,无须对荆雄等隐瞒。

    况且丁猛已经知道荆雄和楚河乃是忘年之交,关系相当不错,更是武媚儿的师尊,丁猛自不敢怠慢,点头说道:“正是!”

    “楚帅知道荆学士到了我们天水郡,吩咐我等不得怠慢荆学士,楚帅与媚儿姑娘应该很快就能到达冀县。”

    他略微一顿,又补充说道:“丁某让诸位进入这个山谷,并没有恶意。等下丁某会派人带诸位的部下家眷,到澡室和医院那边洁净身体,治疗伤势,换上干净衣服,再一同到冀县安顿下来。”

    时至今日,每天还有不少流民涌入天水郡。

    楚河这个来自后世的人,清楚疫病是怎么发生的,因此将所知道的有关卫生防疫的事情,告诉了定妖军的那些方士医师知道,因地制宜的制定了不少条规。

    每个进入天水郡的流民,都需要用药水清洗身体,杀虫灭虱,隔离几天时日,如今丁某不至于要隔离况濮这些人,但必要的灭虫杀虱的步骤还是不能省去的。

    况濮等人一听,顿时瞠目结舌,简直以为自己听错了。这支无比精锐的军队,不但和楚河有关,更是楚河的部将麾下?

    荆雄也是吃惊得一时说不出话来,

    他虽然震惊这个消息,但也知道对方没有必要欺骗自己。

    荆雄心中自是有万般疑惑,这个时候也不好询问什么,反正楚河与武媚儿已经赶来冀县,等见到他们,再细问不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