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玄幻奇幻 > 超玄幻三国 > 263、玄幻攻城战
    三日之后,三州联军再一次摆出阵型,对永昌城发起了猛烈攻势。

    当三州联军摆开军阵之时,王伉就知道这一次三州联军是来真的了。

    这一仗,绝对是永昌城能否保住的关键之战。

    任何一支大军,肯定有最精锐的部众,这支部众的待遇是最高最好的,不管是军粮食用,不管是武器装备,但承受的责任也是最重的。

    一旦需要动用这支精锐部众,定然需要对付最难对付的敌人,啃最难啃的骨头,打最艰难的仗!

    对主将来说,只要麾下这样一支攻坚精锐不散,又拥有足够的后勤补给的话,哪怕其他部众被彻底打散,大军也能在短时间内再组建起来。

    精锐部众之中,任何一个小兵都可以担任新组建部队的什长都正之类的小头目,帮助新军快速成长,恢复军队的战斗力。

    益州军的飞翼部,越州军的天马骑,牂州军的神弓兵,永州军的魁刀骑,便是这样的精锐军部。

    事实上常定军的潜渊卫,也是如此,其他四卫的低级官将,基本都是潜渊卫出身的。

    这也是楚河掌握其他三部的重要手段之一,哪怕主将叛变,这些基层军官还在楚河手中,那四卫就还在楚河手中。

    在常定军中有个不成文的规矩,不曾进入过潜渊卫,就很难担当其他三卫的低级军官,除非自身资质极为出众,修为足够高。

    如此精锐部众,自然是用在关键的地方,一旦有所损失,便会对军队的战斗力形成极大的影响,很难补充回来。

    如今三州联军把三千飞翼部、三千天马骑和两千神弓兵都摆了出来,可见这一战是志在必得!

    面对如此三州联军志在必得的一战,王伉没有任何迟疑,永州军中最精锐的魁刀骑马上调了出来,杀气凛然的分据在城墙和城门各处。

    尽管永州军伤亡惨重,三十万大军,加上补充的新兵等,总数量达五十万以上,如今仅剩下十万人,但魁刀骑的数量,一直在五千之数,不曾减少多少。

    要进入魁刀骑可不简单,修炼过武艺,或者是力量超过三千的青壮,是最基本的要求。

    另外,魁刀骑必须骑术精湛,善骑射,能在三十分钟内奔驰百里,骑马奔袭的时候,一分钟内连续砍断十根碗口粗的木桩子,射杀十头四奔的野兔。

    魁刀骑配置的马匹,也是最精良的战马,是黑彪马和铁骨马的杂交品种,曰黑铁马,体重在两千斤以上,奔袭速度达两百里每小时以上,负重超过三千斤。

    要不是永州多草场,产战马,永州军也无法组建出一支如此强大的骑兵队伍。

    魁刀骑的待遇自是极高,骑兵平时吃食的以精米为主,一顿有一斤肉食,不时还可以食用妖兽肉类。

    黑铁马吃的则是优质黄豆和永州特长的黑麦草,还有各种蛋类,甚至添加肉粉骨粉,极大的提升黑铁马的体格。

    就算在这最艰难的时候,魁刀骑的补给也没有减少多少,米饭管够,一顿还有半斤肉类,战斗力保存完好,是王伉手中的最强武力,也是王伉能压制吕凯等几个文官大将的重要原因。

    当然,魁刀骑的装备也是最豪华的,人人披甲,虽然是兽皮为主,镶嵌铁片,但也能极大的提升魁刀骑的防护力,那些低级将官,更是全身铁甲,主将则是精钢战甲。

    魁刀骑的兵器同样十分精良,使用的不是长枪,而是类是关刀这样的重型大刀,长达两米五,重七十斤,刀刃镶钢,刀背厚重,可劈可砸,往往一刀下去,便可将敌人连人带马劈成两半。

    弓箭是魁刀骑的必备武器,可在疾速奔跑之间,射中百步以外的草靶子。

    黑铁马的要害之处,披着甲胄,马头有眼罩,若是在必要时候,眼罩落下,马匹便会一往无前,绝不会因为惊恐而散乱或者后退!

    这是一支倾一州之力,用数千万人口供养起来的精锐大军,实力自是无比的强横。

    魁刀骑的军势品阶更达到了三品层次,能形成极大的压制之力,五千魁刀骑一旦发起冲锋,绝对可以斩杀六品大能,便是七品战神都不敢正面与之抗衡!

    平时王伉对这魁刀骑是珍若性命,但这个时候,也顾不上魁刀骑会彻底折损在永昌城下,五千魁刀骑全数调集出来。

    当然,贺腾他们手中的精锐,虽然比不上倾永州之力打造出来的铁骑,毕竟三州真正的精锐已经被雍闿高定朱褒等人带走,但也是不可小觑。

    这一场攻城战,不知道要比当初潜渊卫攻击凤来县城要惨烈多少倍,当初潜渊卫是占据绝对优势,凤来城也远不如永昌城雄伟,更别说参战人数了。

    数十万三州大军陡然分开,让出了好几条巨大的通道,十几辆足足有二十丈高,与城齐平的巨车,在上千民壮和数十头大牛的推拉下,缓缓的逼近永昌城。

    尽管永昌城地势险要,但三州联军早在城外开辟出宽阔平整的大路,足以让数量平城车并排通行。

    王伉等永昌城的将领,见到这些平城车,也是脸色一沉。

    要对付这些平城车可不容易。

    三国各大重城,基本都是无比高大雄峻的,普通兵卒根本不可能直接攀爬上去,若是无法轰塌城墙,往往数千守城军队,就可以将十万大军抵挡在外。

    三州联军最鼎盛的时候,百万强军都无法攻下永昌城,便是因为这个原因。

    如今,虽然三州联军大部撤走,但城外的各种屏障都被铲平,护城河也被填平,平城车已经可以派上用场。

    王伉也料不到,贺腾等竟然暗中打造了十几辆平城车出来。

    平城车是为了让普通兵将可以直接参与攻城战的重要攻城器械。

    这一辆巨车,没有多少科技含量,但十分实用。

    车体方方正正,长数十米米,宽也是三十米以上,整体由巨大的原木搭建而成,前面是双层原木墙壁,可抵巨石重弩的的攻击,蒙上厚厚的牛皮,刷了防火桐油等,不惧火攻。

    平城车底下有巨轮,负责推动拉扯平城车的民壮和牲畜位于平城车内部,不惧敌人的弓弩和投石打击。

    平城车里面分好几层,各有功用,最底下一层是动力来源,再上一层,可藏千人,里面有沙土水桶等,以防敌人用火油等阻止平城车的去路。

    平城车最上一层,还有一堵独立的木排,可收放,行进时竖立起来,保护上层的攻坚部队,到达城墙之下,顺势放下,平城车内的兵将便可顺着木排攻杀过去。

    永昌城头的投石车,没有任何迟疑的发动起来,一块块直径达一米的巨石,沾满了猛火油,点燃之后成为熊熊燃烧的火球,在巨臂投石车的驱动下,如同天火流星一样朝着平城车轰然砸落。

    永昌城投下的不止是巨石,还有一桶桶猛火油,一旦落在平城车之上,便会被火球所引燃。

    火油攻势,就算无法杀伤位于平城车中层的士兵,但也可以让这辆平城车失去攻城的能力,知道车内的民壮冒着火海,以沙土熄灭上层的烈焰。

    数百上千的巨石投掷出去,尽管平城车防护力极为惊人,但被重点打击的两辆平城车,还是顶不住巨石的威力,最终轰隆燃起了烈焰,木架散落一地,里面数百精锐士兵和两千民壮,大多是无法幸免。

    贺腾冷眼看着两辆平城车被炸毁烧烂,却是目无表情,直到平城车冒着打击行进一半,他才猛然挥手,身边的擂鼓手敲响巨鼓,雷声大作,下达了攻城命令。

    无数民壮在士兵的驱赶下,没有任何防护的,背着一袋袋沙土,如同蚂蚁一样从朝着永昌城奔跑过去,用沙土灭熄地上燃烧起来的猛火油,清除巨石,填平砸出来的坑洞。

    随后正规军上前,结成军阵,冒着箭雨礌石,护住平城车,以防永州兵马杀出。

    牂州军的神弓兵,也是紧随着平城车上前。

    这神弓兵,箭术皆是十分犀利,可以数百步之外射中奔跑的兔子,手中特制的长弓,威力甚至比许多劲弩都要厉害。

    哪怕永州军在二十丈高的城头之上,一旦冒出头颅,定然也会被神弓兵轻易射杀!

    当平城车真正接近城头的时候,进入了投石车的攻击死角,不会被礌石砸烂,真正的大战终于打响了。

    三州联军的攻城器械,也是没有闲着,投石车轰然朝着城头投掷大石,协助大军攻城。

    尽管最后只有八辆平城车逼近城头,但这八辆平城车,便相当于八条通往永昌城的康庄大道,绝对可以给永州兵带来无边杀戮。

    轰隆巨响之间,高达十米的木排随着巨力士兵收放绳索,稳稳的落在城头之上。

    一个个披坚执锐,持着巨大盾牌的益州军战士,将巨盾抵在身前,根本不看前面的情况,埋头就朝永昌城头冲了过去。

    一些修炼过武技,弹跳力强大的战士,甚至借着腾空跳起,落在城头之上,与永州兵展开惨烈厮杀。

    大战之前,三军主帅已经动员一番,许下重赏。

    斩落敌军大旗者,赏金千两,官升三级,杀敌军一人者,赏银一两,杀主将者,更是有重赏,若是能拿下王伉等敌军主帅,可官升只金吾卫将军,钱银奴仆等奖赏更是无数。

    正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尽管明知道这等重赏得有性命来拿才行,但三州兵将还是士气高昂,奋勇杀敌!

    永昌城这边,自然早将火龙炮等转移到平城车所在的位置。

    随着炮身各种符文亮起,龙形炮口烈焰喷吐,朝木排上汹涌而来的士兵喷去。

    尽管攻城的益州兵有巨盾保护,身上也是穿着湿透了的厚实棉衣,但在火龙炮的烈焰之下,还是一个个变成火人,惨叫着从木排上摔落下去。

    就算这些士兵没有被火龙炮烧死,从二十丈高的地方掉落,也是绝无幸免之理。

    同时,永州军的士兵,也是不断的射出弓箭,结出一片片死亡光幕,将接连不断从平城车出来的敌军射杀在这短短十来米的木排桥上!

    这些木排桥,皆是由合抱的湿原木组成,如今又被鲜血浸透,不可能被烈焰烧毁,只能不断的杀伤汹涌而出的敌军,就看谁能支持得更久。

    无数三州联军的士兵,从平城车后面的通道快速涌入了平城车,然后通过四周环形阶梯上去,不断的投入了这绞肉机中。

    牂州军的神弓兵,这个时候也离开了平城车的庇护,在巨盾手的掩护下,在距离城墙不到五百米的地方,朝着城头的永州兵发起了箭雨攻势!

    这个距离,其实是永州军占据优势,居高临下的永州弓兵可以很容易射出这个射程,投石车投出的碎石,可可以笼罩这片区域。

    但没有办法,再远就难以保证神弓兵的准度,近一点虽然能进入投石车的攻击死角,躲过投石车的碎石,但却无法射击到二十丈高的城头敌人。

    越州军的雷石车也发动了猛烈的攻势。

    这雷石车所用的巨石,可不是一般的石头,而是经过越州军方士部队特殊炼制的雷石,一旦受到极大的压力便会爆炸,每一块雷石都相当于同等重量的银子,极为炼制和珍贵。

    落在城头之上,轰然炸裂的雷石,瞬间可将方圆数丈的普通兵士杀戮一空,无比厉害!

    战斗越发惨烈,每分每刻都有数百上千的士兵丢失性命。

    随着三州联军再一次敲动擂鼓,益州军真正的精锐终于出动了。

    只见半空之中,陡然出现了一只只巨鸟似的战士。

    飞翼部三千精锐,在将领的带领下,钻出了平城车,那特殊打造的,铭刻了符文的铁翼,掀起强烈旋风,让一个个飞翼兵可以像飞鸟一样腾空而起,作短暂的滑翔。

    飞翼兵趁着永州兵集中火力攻击从八道木排桥杀过去的三州兵将的时候,等雷石车几轮攻击过后,在城头上清出了大片空间,悍然飞到了永州城墙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