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轮回乐园 > 第四十八章:冤家路窄
    羊皮纸上的记录不多,但苏晓有种感觉,这种语气,怎么看都像是曾在大陆上生活过的活人。

    除去苏晓手中这张羊皮纸,下面还有一堆生物阵图记录,苏晓能看懂一小部分,大概内容是影蛇、树蚀、月之女的生物培养阵图,其中月之女占记载的80%以上,而且上面还有一个很关键的信息,就是月之女的诞生时间,是在死寂城首次与大陆对接,这里的居民进攻大陆失败后,月之女才诞生。

    苏晓将所有羊皮纸都收起,面露喜色,对于他来讲,这些羊皮纸比史诗级装备更宝贵,看不懂的就带回轮回乐园去解译,知识类所需的公证费用都不算高。

    老神棍在治疗院上标注X,这里应该非常危险才对,可苏晓在潜入这里后,并没感觉太危险,甚至于感觉这里相比外面安全很多。

    沿着向上的石梯,苏晓来到三层的楼梯口,不出意外,那五名乌鸦医生就在三层。

    苏晓藏身在墙后,全力收敛自身气息,他拿出面小镜子,通过镜子的反射观察三层内的情况。

    三层相对空荡很多,一侧有几个巨大的牢笼,阿姆正被关在牢笼内,身上绑着类似树根的绳索,而在房屋另一侧,则是几个大小不一的石台,维罗妮正被拷在石台上,口中被塞上破布,五名乌鸦医生在她附近忙碌着。

    “呜~呜~”

    维罗妮尝试挣扎,奈何她的手脚都被束缚住,只能扭动身体。

    撕拉。撕拉……

    一个身高三米左右的小型树蚀正在一旁磨刀,那是把模样怪异的曲刃刀,刀柄上缠着肮脏的破布条,黑中透黄。

    看到这一幕,苏晓退回到一层,悄然靠近那名正坐在手术台的死寂城居民。

    噗嗤!

    长刀贯穿血肉,这名死寂城居民并不强,而且有伤在身,加之苏晓的突然袭击,一刀就贯穿它的胸膛,帮它根治身上的恶疾。

    苏晓手臂一扯,咔吧一声拧断这名残废居民的脖颈,将它抛向那堆金属器械中。

    做完这一切,苏晓快步冲出治疗院,顺手在一旁的建筑内抛了颗炼金炸弹。

    很快,三名乌鸦医生冲到一层,看到那具躺在金属器械中的尸体后,他们反身向楼上走去,与来时不同,返回时他们不急不缓。

    轰!

    岩浆爆发,近乎充斥整个三层,岩浆内,苏晓一脚踹在一名乌鸦医生的后腰上,这名乌鸦医生显然不擅长战斗,轰的一声就撞进墙内。

    但这名乌鸦医生的身体极为坚硬,苏晓踹在对方身上时用了全力,可这名乌鸦医生看起来没什么伤势。

    叮、叮~

    苏晓两刀就斩断将维罗妮束缚的金属管,一把扯起维罗妮后,他纵身跃出窗口。

    半分钟后,五名乌鸦医生站在一片狼藉的三层内,过了会,他们都坐在地上,一动不动。

    相距治疗院三百多米远的方石塔内,苏晓正看着治疗院的方向,那些乌鸦医生并没追出来。

    那五名乌鸦医生给苏晓的感觉很奇怪,就是那五名死寂城居民明明有相当强大的身体,可他们并不擅长战斗,甚至于,被苏晓一脚踹飞后,那名乌鸦医生还在墙体内愣住一小会。

    老神棍在地图上警示过治疗院危险,可在治疗院内,苏晓看到一小段记载,那就是:‘拉罕,你选择了站在黑之王那边,但有一天你会回来的,希望你……能治愈死寂城。’

    拉罕这个名字很耐人寻味,老神棍就叫肯·拉罕,而且对方展现出的态度,分明是对死寂城很熟悉,甚至知道黑发小女孩太过诡异,最好不要和对方正面战斗。

    苏晓现在已知的情报是,老神棍曾是死寂城居民,但对方不知道用什么方法重新活过来,这其中,很可能就与治疗院有关。

    “阿姆,维罗妮,你们是怎么被抓住?”

    苏晓还有最后一个疑惑,只要解开这个疑惑,就能判断出老神棍的大致目的。

    “不知道,”还有些心有余悸的维罗妮摇了摇头,继续说道:“我进入那里后,突然就昏过去,醒来后就躺在那里,他们一直围着我转圈,还称量我的身高、体重……”

    听到维罗妮的描述,苏晓基本知道治疗院是怎么回事,那里的乌鸦医生应该不算太危险,那些医生已经失去意识,但从他们的诸多表现来看,他们似乎不会轻易伤害闯入那里的活人,而且会遵循生前的习惯,观察、研究闯入那里的活人。

    真正危险的,可能是治疗院内的某种防御机制,能让进入那里的人瞬间失去战斗力,倒地昏迷,可随后进入那里的布布汪并未昏迷,说明那种防御措施不能持续发动。

    苏晓之前进入治疗院时,的确感觉到意识模糊了瞬间,他询问阿姆与布布汪后,得到相同的结果。

    阿姆是直接昏过去,布布汪是迷糊了几秒就恢复正常。

    治疗院内应该有不小的秘密,但苏晓现在没心思去研究那里,因为,祭祀坛就在几十米外,只要进入那里,苏晓就能用黑暗之源提升天赋能力。

    至于找白发女人,也就是月之女报仇,这点暂时不急,对方已经不知到哪去。

    就在苏晓准备潜入到几十米外的祭祀坛内时,一道身影从治疗院内走出。

    苏晓马上藏身回石墙后,因为从治疗院内走出的,就是月之女。

    满头白发如雪的月之女站在治疗院正门前,那五名乌鸦医生则站在门内,正看着月之女,他们似乎都走不出治疗院。

    月之女从地上捡起颗小石子,啪的一声打在一名乌鸦医生的面具上。

    “你们这些渣碎,让我诞生,却也让我被永远囚禁在这。”

    月之女说话间,又拿起一颗石子,打在另一名乌鸦医生的面具上,可五名乌鸦医生只是站在那,一动不动,他们像是在忏悔,也像是在等待什么。

    这一幕都落在苏晓眼中,他开始以极慢的速度退后,在距离治疗院五公里处,有一座钟塔,那里是相当不错的狙击点。

    布布汪试探性来到月之女附近,确定对方看不到它后,同样拿起一颗石子。

    啪~

    石子打在月之女额头上,她的表情有瞬间愕然。

    “谁!”

    月之女低喝一声,爆发出相当恐怖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