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女频频道 > 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 166、我是有对象的人【四更】


    跟阎天邢挂了电话,墨上筠便回了宿舍。

    教官宿舍无需检查,但习惯了熄灯时间才去睡觉,所以墨上筠并没有这么上床,而是坐在椅子上,将头发擦干了,又简单用笔记本整理了下猛虎连新生的资料,将今天表现或好或坏——反正是比较突出的几个学生重点做了下标记。

    整理完,也差不多到熄灯时间了。

    她简单收拾了下桌面,等到熄灯铃声一响,便翻身上了床。

    一侧的秦莲,看着她敏捷的上床,翻身便躺了下来,嘴角微抽,可心里惦记着事,眼角余光总是忍不住朝墨上筠的方向瞥。

    灯熄灭了。

    秦莲还站在床铺下。

    过了半响,秦莲走向墨上筠的床头,看着仰面倒下,只在小腹上盖了件外套的墨上筠,想了想,她抬手敲了下床边的铁架。

    “墨上筠。”秦莲沉声喊她。

    墨上筠闭着眼,本来没打算搭理,可感觉到她一直站在原地盯着自己,顿时没了睡意。

    偏过头,墨上筠睁开眼,看向站一旁露出半个头的秦莲。

    “说。”墨上筠吐出一个字。

    “你说我们军训教官多少都有问题……”对这个事耿耿于怀的秦莲,总算是将这个问题问了出来,“怎么说?”

    眉头抽了抽,墨上筠道:“就是说你们没受过系统的训练。”

    墨上筠的语气算不上多好,搁在平时,秦莲就算是不发飙,也不会给墨上筠什么好脸色看,可这关乎到她作为一个军训教官是否合格的问题,所以她强行忍了。

    “什么系统的训练?”秦莲不耻下问。

    “怎么带兵。”墨上筠淡淡回答,同时将头转了回去,正面朝天花板。

    秦莲:“……”

    妈的!

    真要学怎么带兵,那她就是军校出身的了!

    “墨上筠,你不觉得你太异想天开了吗?”秦莲忍无可忍地质问。

    “可能吧。”

    墨上筠抬起手,将外套一抬,直接盖在了脑袋上,阻挡了秦莲的视线。

    “……”

    秦莲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妈的。

    太气人了!

    亏她还就这个问题想了那么久!

    对面的楚飞茵,听着这两人的谈话,本想开口说点什么,但她不擅长于得罪人,这时候帮墨上筠说话,只会让秦莲更加生气,所以忍了忍,没说了。

    不过,她想她能明白墨上筠的意思。

    让有带兵经验或专业出身的人来带兵,显然是不现实的,人力物力耗费太大,学校也很难承担得起。

    所以,墨上筠指的是军训准备阶段过于匆忙,各部队或学校若是多花点时间来个紧急培训,情况都会好很多。

    军训虽然简单,但各教官的训练手段不一,也会从各方面影响学员的军训效果。

    总而言之,她觉得墨上筠说的没错、有道理,而且,晚上的会议,让她打心底觉得,墨上筠是个很有思想、有想法而且有见识的人。

    她甚至有点惭愧,今早会跟墨上筠说出那样的话……

    *

    第二天,五点。

    墨上筠刚一下床,就看到手机在闪,她随手拿起来,赫然见到是夜千筱发来的消息。

    『封帆临时有点事,跟封帆见面得推迟两天。』

    墨上筠愣了一下,然后回复了一个『好』。

    这几天刚带猛虎连,一时间也抽不出时间来,推迟两天也好,不然很难及时抽出时间来。

    回复完,墨上筠收了手机,简单的收拾一下,就出了门。

    她的速度算快的,但是准时起床,比宿舍其他三个提前起来速度要慢些,所以等她出门的时候,其他人都走了。

    而,等她抵达训练场的时候,基本所有军训教官都到齐了——现在正在训练场上各自训练。

    “小墨!小墨!”

    大老远的,墨上筠就听到林矛热情洋溢的喊声。

    墨上筠头疼地抬眼看去,可见到的却是两个人。

    除了林矛之外,还有老实规矩站一旁的楚飞茵。

    疑惑地挑了下眉,墨上筠径直朝两人走了过去,同时打量了两人一眼,林矛神情雀跃,楚飞茵微微低着头、有点羞涩——似乎不像是有坏事的样子。

    “早啊。”

    走近后,墨上筠跟两人打了声招呼。

    最初还会一板一眼地跟林矛敬礼,但林矛嫌这个麻烦,加之两人接触多了,也越来越熟络了,一些没必要的规矩就理所当然地免了些。

    “来来来,这个楚飞茵楚教官,以后就是你的同事了。”招呼着墨上筠快点过来,林矛迫不及待地朝墨上筠介绍道。

    “墨教官。”楚飞茵朝墨上筠打招呼。

    疑惑地看了楚飞茵一眼,墨上筠拧起眉头,“她不是有自己的排吗?”

    “是这样的,”林矛咳嗽了一声,解释道,“这不,我们考虑了一下,让你一个人带八十来人,也是挺累的,所以决定给你派个助手,这样也好减轻你的压力。让楚教官来做你的助手呢,考虑到两点,一是她先前本来就是你的助手,你跟她合作过,两人之间比较熟悉、默契;二是电子营这个三连三排呢,人数确实少了点儿,所以决定将剩下的人分散到电子营其他排,这样也没什么影响。”

    “……是。”

    不管愿意不愿意,墨上筠只能服从组织上的安排。

    虽说有个助手可以减轻压力,琐碎事上减少一些麻烦,但楚飞茵……不知道能不能接受她的训练手段。

    “那好,”林矛点了点头,然后朝楚飞茵道,“你先去训练吧。”

    “是!”

    楚飞茵端正应声,随后,小跑离开。

    墨上筠也准备走,却被林矛给叫住了。

    “小墨,你过来。”

    林矛朝她招了招手。

    观察了下两人之间这一米远的距离,墨上筠狐疑地看了他一眼,然后上前半步,缩短了一点点距离。

    “怎么了?”墨上筠承接着他的话,问了一句。

    “我问你啊,”林矛咳嗽了一声,清了清嗓子,然后低声问,“你背后是不是有人?”

    墨上筠一愣,然后故意朝后面看了一眼,见空荡荡的,继而回过头来,一本正经道:“没有。”

    林矛气呼呼的,差点儿对她后脑勺来一巴掌。

    装!

    “昨天有人直接给校领导打电话了,说是军训教官的家属,说我们剥削、压迫军训教官,给军训教官分配过多的任务,明里暗里都在指你……”说到这儿,林矛故意停顿了下,然后狐疑地盯着墨上筠看,“你不知道是谁?”

    “哦……”

    墨上筠拖长了声音,点了点头,表示恍然。

    见她有明白过来的意思,林矛立即问:“他是你什么人?”

    眼睑一抬,意识到林矛问的如此急切,心里不由得有过丝丝怀疑。

    等等——

    不对啊,就算阎天邢想要帮她说话,也不会直接打电话给校领导啊——除非有他认识的人。以他的办事能力和情商,更不会直截了当地说剥削、压迫这种字眼——他对别人向来是拐着弯来的,而且明里暗里地指她——这就更不对了,这不是在说她跟家属吐槽,然后让领导们看她不爽吗?

    总结:阎天邢不可能做这种适得其反的事;也很难达到这种“立竿见影”的效果。

    除非——

    墨上筠微微眯起眼,看着面前这个神色有点不对劲的林矛、林教官。

    这位绝对是在给她挖坑,此刻正等着她往里跳。

    “您可能会错意了。”墨上筠满脸诚恳道,“我不清楚。”

    “……”

    “林教官,我先去晨练了。”墨上筠准备告辞。

    “哎哎哎——”

    林矛万般无奈地抓住她的手肘,想要制止她。

    这一抓,碰到了墨上筠绑手上的负重,登时瞪大眼,“你还绑呢?”

    “嗯。”墨上筠将手挣脱开,然后回过身,严肃地强调道,“林教官,我是有对象的人,以后这肢体接触——”

    点到即止。

    “……”

    林矛被她哽住。

    他还有对象呢!

    还有媳妇呢!

    还有孩子呢!

    年轻人哪儿来这么多破规矩?!

    “行行行,我就老实问了吧,你的男朋友是不是那个传说中的阎天邢、阎王?!”

------题外话------

    万更结束,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