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女频频道 > 军婚蜜宠:老公,套路深 > 第475章:让她把牢底坐穿!


    靳司南自己也不清楚,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

    “我现在的工作基本就是挂个职,其实没有什么事情要做,更没有什么实权,天天混日子罢了!所以,大哥,二哥,我这一次回来,是真的想要洗心革面,好好做人!”靳司南说完,端起酒杯。

    “你呀!”靳家老大笑着朝靳司南指了指,“要不这样吧,你先从部门经理做起怎么样?”

    “那个部门?”

    “行政部。”

    “不要!”靳司南顿时将洒杯放下,一脸不情愿。

    “你们两个,一个集团总裁,一个CEO,我当个总经理怎么了?是吧?爸,爷爷,你们倒是发表一下意见啊?”

    “玩了这么多年,现在知道收心了?就听你大哥的,先做着,也算是为了以后离开军区做打算。你大哥在公司照顾着你,我也放心些。”靳先生开口道,然后又朝老爷子望了一眼。

    虽然说,他对靳司南视若己出,但是,对于家业方面,他还是要征求一下他们家老爷子的意思。

    因为,毕竟除了老爷子,没有人知道阿南的真正出身。

    但是,这些年,老爷子已经放手,公司的事情,也没有再插手过,这些年,他只是知道,靳家的产业,过多的大权除了儿子孙子,都落在了他们的舅舅和外婆家的亲戚手里。

    虽然说,不至于能撼动整个靳家的家业,但是这种旁根错杂的关系,有时候,也不是三言两言能说得清楚的。

    阿南既然愿意回来,他是要为阿南好好的打算打算。

    “这样,你先回公司上班,三个月后考核,你能过你两个哥哥那一关,就给你总经理。”靳老爷子发话了。

    “好!三个月就三个月!”

    靳夫人听着这句话,心里暗自腹诽,老爷子这是想要给靳司南铺路了!她绝不允许,靳司南担任总经理的位置,他就这样游手好闲挺好!

    吃完饭,靳家大少二少,一同拉着靳司南朝外走去。

    “爷爷发话了,三个月的时间啊。”大少拍着靳司南的肩膀,挤了一下眼睛,“我见你的盛世皇朝,经营的挺不错的,我之前去过,听说你开了娱乐公司,也有模有样,阿南,大哥相信你,你只是不想干,没有你干不了的!”

    “谢谢大哥。”

    “放心,二哥会放水的!”二少也拍了拍靳司南的肩膀,“不管怎么样,陆少的事情,你要节哀。我知道,这些年,你和陆少的感情可能比和我们都要亲,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你也无力改变什么。”

    “我知道了。”靳司南点点头。

    “你既然回来了,就不要再让妈妈操心你的婚事,老大不小了,考虑结婚生子,过过稳定的生活,你就能静下心了。”老大苦口婆心的劝着。

    “从小,爷爷就最疼你了,今天晚上,陪陪爷爷吧,他听到陆少的事情,心情也不是很好,想去看陆老爷子,被我们劝下了,陆家现在,你比我们更清楚。有些伤痛,是外人帮不了的!”

    “大哥!有一件事情,我想了解一下。”靳司南突然开口。

    “什么事?你说。”

    “关于靳氏新开发的项目,是不是和沈家有合作?”

    “前些日子,你不在家,竞标地皮的时候,被沈家抢到,然后,沈家主动来示好,愿意合作,互创共赢嘛,他有地,我们有相目,合作的话,还可以分摊风险,怎么算,我们都不吃亏。”

    靳司南的心情,猛一沉。

    看来,他所了解的,还只是一点点,不止是小小的合作,那几块地皮每一个都是大投资,大项目!这是沈家想借靳家的财力,来迅速的巩固他们在帝都的地位!

    “爷爷同意吗?你们难道不知道,爷爷和陆老爷子的关系吗?你们不知道,苏家和陆家的关系,不知道沈家和苏家的关系吗?”

    “这事,也是爷爷同意的,我想,具体是为了什么,你自己去问爷爷吧。”

    靳司南转身朝屋内走去。

    老爷子似乎正在等着他,烹了一壶茶,示意靳司南坐下。

    “爷爷,为什么要和沈家合作?”

    “你不应该看不明白,眼前的局势!”

    “沈家抢到那几块地了,他们就是冲着靳家来的。资源在他们手里,我们如果放弃,更会被他们牵着鼻子走!他们不缺合作伙伴,也不缺有钱的人给他投资。”

    “所以呢?就这么妥协了?”

    “阿南啊!你还是太年轻了!你比已承那孩子差远了!定性都比人家差一大截!可惜啊,天妒英才!”靳老爷子说完,端起一杯茶,递到靳司南面前。

    “生意场上,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我告诉你,我这么做,恬恬是在控制沈家,不想让他们,这么迅猛的发展,如果我们不和他合作,就更没有办法控制。你想让别的人,在三年甚至是一年内,与靳家齐平吗?”

    靳司南有些明白了,却更无奈。

    “说来说去,当初,总统先生,就不应该在陆老爷子退位的时候,把这个位置交给苏家!可惜,那些说来说去也没意思,不给苏家,也不有人能堪当大任。已承太小,阿禹遇难,这些事情,总是那么凑巧。”

    “爷爷,或许,给苏家有别的原因也说不定。”

    靳老爷子听到这句话,神情微凛,心里有些思绪,一闪而过。

    “你且等着吧,眼前的局势,只能是稳住沈家,他们的手,朝陆家伸了过去,目前也只管在G市耀武扬威,陆老头虽然身体不好,但是心里跟明镜似的,他要想拦下沈家,不动G市的顾家,也不是没有办法,他不动,说明了,也是看清了局势。”

    “那陆氏集团呢?”

    “你真当沈家这么有本事呢?就凭他们现在,还撼动不了陆氏集团,但是,以后也不好说,毕竟,陆少不在了,就看陆禀琛能不能撑得起陆家,至于苏家,还要看总统先生是怎么安排的。你也不用太过担心,苏家只有一个沈家,而沈家短期内,动用那么多资金,这事,必有蹊跷。”

    靳司南听完,心里没有那么慌了。

    既然他都了解了,好像,也没有什么必要去公司当什么行政经理了。

    “爷爷,我突然想到,我还有一些事情,可能,没有办法去公司工作了。”

    “你敢!”靳老爷子将手中茶杯猛放到菜盘上,“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爷爷,你这有点逼良为娼的样子啊!”

    “我知道,你回公司是为了什么,现在弄清楚了,就想拍拍屁股走人,没有那么容易!就像你说的,你大哥是总裁,你二哥是CEO,你当个总经理,也算是不给我丢脸了!总不能,让人一提起你,就是那个混世祖的形容吧!”

    “我不在乎啊!我觉得挺好的。好了,爷爷,晚安,你早点休息吧,我还有事,先出去一趟。”

    “你又去哪?”

    靳司南已经走出去,没有回话。

    接着,就听到车子启动的声音。

    老爷子看着窗户上闪过的车灯,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靳夫人看着车灯,将窗帘拉上,朝一旁坐着看书的男人望去,他不会也是和老爷子一样的想法吧?真的要让靳司南回公司?靳家养了他二十多年,已经算是最在的恩赐了,还想和她的两个儿子争家产,她绝不允许。

    “谨枫,阿南回公司的事情,你觉得怎么样?”靳夫人轻声试探。

    靳谨枫抬起头,将手里书放下,“他也老大不小了,再这样下去也不行,我看,就趁此机会,让他收收心也是好的。”

    靳夫人心里暗暗发紧,听着他的意思,是真想当靳司南是自己的亲儿子一样看待。

    “你觉得呢?你是最疼他的,你觉得怎么样,能让他乖乖的待在家里?”

    “我现在,操心的是他的婚事!”

    “这事,也的确是要纳入考虑的范围。他对那个沈家小姐无意,你有没有找到其她合适的人选?”

    “我什么事情,都可以由着他,唯独这结婚的事情不行,你要知道,我们不是普通家庭,老大和老二的婚事,都是我来安排的,老三的,我也一样替他张罗。”

    “我看,这一点,你可能控制不了。”

    “为什么?”

    “老大老二,你从小就要求的严,他们两个,对你也的话也很听从,但是阿南的性子,就由着长的,就像只野马驹,怎么可能让你安排他的终身大事,我看,两个哥哥的婚事,都是有点商业联姻的意味,阿南的婚事,就随意一些好了。”

    “即使随意一些,也要门当户对吧?”

    “这倒是!”

    见终于达成一样的共识,靳夫人的心里,又有底气一些。

    她知道,这件事情,急不来。

    她不能因为靳司南,把她这么多年来的心血,全都毁之一旦。

    现在,老爷子死死的隐瞒着靳司南的身份,完全不想公开,就准备让靳司南一辈子都姓靳!

    “我就觉得,沈天姿不错,你也不想一想,现在老爷子都同意沈家合作了,陆家大少又出了这样的变故,苏家的势头,如日中天,沈家迟早都要在帝都立稳脚跟,如是阿南娶了沈天姿,我觉得这是最好的选择。”靳夫人继续游说。

    “再说了,沈天姿对阿南,一直念念不忘,前几天,我偶然遇到她,还陪我去逛了一会街,一起吃了饭,我听她的意思,是不想这么轻易放弃阿南。”

    “既然是这样,你就再撮合撮合吧。”

    靳夫人之前想着,让靳司南和沈天姿在一起,主要是怕靳司南和陆家走的太近,要不然,到时候再有陆家左右一下老爷子的思绪,她就更难办!

    现在好了,陆家那边,自顾不暇,以后也不可能再来插手他们靳家的事情。

    这一次,老爷子竟然同意和沈家合作,难道也是想靠拢苏家的意思?

    所以,让靳司南娶了沈天姿,局势才好控制。

    “我平常,约天姿来家里坐坐,你觉得怎么样?”

    “你安排吧,很晚了,睡吧,明天公司还有一个重要的会议。”

    靳夫人走到梳妆台前,此时的她,没有一点睡意,坐在那里若有所思。

    ……

    简慕晚从片场回到家里,清洗了一下,随便吃一点东西,抱着电脑坐在房间里。

    天气好冷,她裹着一个厚厚的毯子。

    和程之卿请了两天假,明天她准备去公司,多了解一下情况。

    应辰已经把那件事情查清楚了,又是温菁菁去找的媒体,不过,这一次,是沈家授意的,这么做的用意很明显,就是逼着陆老爷子和一诺,承认陆少已经遇难的消息。

    她都能看清楚这之中的局势,更别提,苏家,沈家,这两个因为陆少遇难,而获得最大利益的两家人。

    她不想让温菁菁,再跟着兴风作浪!所以,必须采取一些手段。

    拿起手机,给应辰打了个电话。

    “应辰,你把上一次我落水所有证据,全都提交给警方,我想让温菁菁这一辈子都在牢里渡过!”

    “好的,夫人,还有别的吩咐吗?”

    “应辰,我明天要去公司,我想……我想接手公司的管理。”

    “好的,夫人,明天你来之后,这件事情,咱们再详谈。”

    “可是,我什么都不会。”

    “夫人不用担心,我会一步一步的教你,你一定可以的。”

    “好。”简慕晚的心里,有了一丝自信。

    她不想那么没用,她想帮一帮一诺,哪怕,她做的这些,对一诺来说,只是杯水车薪。她都不想,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一诺被人欺负。

    她又查了一下那几个娱乐公司,详细的了解了这几家公司的资料。

    她感觉,靳司南一定会从这几家公司下手。

    她太专注的盯着电脑屏幕,连靳司南从她身后走来都没有发觉。

    靳司南看着电脑上打开的页面,唇角挂着一丝笑意,抬起手,放在她的肩膀上。

    肩膀猛然一沉,简慕晚吓了一跳!

    接着,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她这才深吸了一口气,缓过神来。

    “你怎么突然回来了?吓死我了。”

    “想你了。”靳司南轻轻的蹭着她的脸颊,“只有在你身边,只有抱着你,你才觉得心里好受一些。”

    “你吃饭了没有?”

    “吃过了,在家吃的。”靳司南走到简慕晚面前,将她手里的电脑放到一旁,顺手将她捞起来抱在怀里,“晚晚,我离开军区了,调回帝都上班。”

    “第四军区怎么了?”简慕晚立即询问道。

    “第四军区,要重新编制,现在,这个情况,已经无法改变。”靳司南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第四军区,陆少投入了那么多心血,才有今天这样,他不在了,第四军区当然也不在,即使没有重新编制,也将是名存实亡。”

    简慕晚看着靳司南的样子,他的眉宇紧紧的拧在一起,仿佛有散不尽的心事。

    从他回来,她就没有怎么见他笑过。

    “那你现在,有什么打算吗?”

    靳司南朝一旁放着的电脑望去,屏幕上还有简慕晚刚刚打开的页面,上面是那几家娱乐公司的信息。

    简慕晚也顺着他的目光望去。他不用说,她也明白。

    “我刚刚和应辰说了,我想要学着管理公司,如果,下一次,一诺再遇到这样的事情,再遇到什么困难,我不希望,我只是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而不能帮到她。”

    “原来,是为了嫂子,不是为了我。”靳司南酸酸的说了一句。

    “也有一部分你的原因。”简慕晚小声说道。

    靳司南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

    “晚晚,你刚刚说了什么?”

    “也有一部分你的原因,我不想一无是处。”

    靳司南这一次听得清清楚楚,他笑着搂紧她,“谁说你一无是处?”

    “我不就是这样吗?什么也不会。”

    “我觉得,你哪哪都好!没有一处不好的,我从头到脚都爱。”

    简慕晚的脸,控制不住红了,抬起手,搂着他的脖子,主动朝他吻去。

    靳司南简直受宠若惊,他不敢动,生怕这是他的错觉!

    她笨笨的亲着他,他一动不动,完全让她自由发挥,享受这种超级幸福和满足的感觉。

    “晚晚,就在沙发上。”

    “嗯。”她娇羞的点点头。

    夜色,正好……

    ……

    温菁菁从外面回来,一身酒气,刚打开门,就忍不住跑到洗手间吐了起来。

    温夫人马上跑过来,看着温菁菁,“怎么样?沈少答应帮你和邵总和解了吗?那一千多万的赔偿,解决了吗?”

    “解决了!”温菁菁说完,又吐了一阵。

    终于缓过劲来,趴到洗水台上漱口,“不过,不是沈天磊帮我解决的。”

    “是谁?”

    “妈,你就别问了!”温菁菁想着,刚刚发生的一切,就觉得恶心。

    不过,她都习惯了,只要能得到钱,她没有什么不能出卖的。

    沈家的人,真的是没有良心!沈天姿现在,也不管她了,身份高傲了,地位不同了!简直不可一世了!

    她温菁菁,只是一时失利!

    早晚有一天,她还会爬起来的!

    一定会爬起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