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玄幻奇幻 > 御龙九天 > 第501章 蓝眸
呼呼!
    无论是哪个刚刚来到七界的四十五阶修者,面对整整多出两阶修为的真气,势必无法防御,轻则荡破真气受到重创,重则莲结或者五行草衰败。
    甚至一命呜呼。
    “小心!”
    冰婉儿呼道。
    她在提示金夕,无论如何也要保护五行草。
    轰!
    行气与莲风战车一般相遇,相互碰撞摧残灭化,前段折断而消,只在印证着哪方的气力更为强大,强者必将以剩余之气冲荡对方。
    谁也没有准备发第二招。
    所有人都认为金夕是以卵击石。
    噗!
    真气击打身体的声音。
    那方弟子纷纷看向金夕,等候着做出什么反应,跌倒,倒飞,吐血,甚至眼睛翻白罢去呼吸。
    咦?
    第一个出声的是对方的女弟子。
    “奇了怪了……”不怎么聪明的弟子刚刚纳闷金夕怎么还站在那里,眼前出现一道黑影,随着便是痛苦的哀叫,那是他的同僚。
    弟子被击飞!
    虽然无法击灭莲结,但是行气终究破除了他的气场!
    那是底飞与纯尚火息的压制,再有神兵和龙涎五行草的助长,四十五阶小修者一招击落了四十七阶弟子。
    “啊?”那个诧异的弟子更为惊奇,“真是,真是奇了怪了!”
    冰婉儿更是惊异,她已经瞧出金夕行法中的变化,不禁道出一个字,“火?”
    掌门等人急忙探查落地弟子,发现还活着,直愣愣看向金夕,不知眼前是个什么怪物。
    “看什么!”
    金夕学着被打弟子的口气喝道。
    这场胜利给金夕无比强大的信心,他手提神剑凝目向鹑鸟走去,既然能够抵住大乘之修弟子的攻击,自然敢迎战鹑鸟。
    因为,鸟怪属金。
    在后方瞠目结舌注视之下,金夕身起。
    火地术!
    一股闷热冲穿空气,并且引领同化的燥热荡向鸟群。
    仿佛火山彻底由甘州地下喷发,掀翻山峰,肆无忌惮烧向天界。
    “吱吱……”
    群鸟遇到从未碰触过的强大火息,立即黯然失色,纷纷振翅低鸣,忙不迭发出戾气攻击,只是那种金行冽气在火地术的气场中大部分灭失,只有少许穿过气层击中金夕。
    目涩。
    肝系不安。
    但是能够支撑住!
    金夕嘿嘿发笑,几乎对自己的修为感到恐怖。同时想起了娘亲和化仙大师的话,境界越高,五行术的优势越发明显。
    尤其是金夕!
    后面的人纷纷折服,被打败的弟子发现来人竟然独人抵住群鸟的攻击,再也不去因为被掌掴而丧气,指指金夕的背影说道:
    “是个异人!”
    掌门不情愿地撇撇嘴,走到冰婉儿身边,试探问道:“不知两位可有门派,愿不愿意加入到本派中,共同升阶打怪?”
    冰婉儿见金夕收拾了人家,爽快地答应下来。
    顷刻间,除了冰婉儿之外,其余人同时攻向鹑鸟,一直打到鸟王出现,人们才退下阵来。
    金夕知道,无论如何也打不过鹑鸟王。
    由于金夕囊中拥有着大量的高级修行丹,而且只要他认为是朋友的人都不会吝啬,很快被提拔副掌门,只是这个门派极其渺小,连个名字都没有,加起来只有十几个人。
    令所有人迷茫的是,金夕始终无法开启修为,始终停留在四十五阶,哪怕是提前服用玄念丹以及先前存留的金行五气仙丹,金行修为脉关依旧毫不触动。
    底根不动,已经增长的修为便无法增长。
    因为是飞升之修,必须由金行气根首开先河,所以正如柔夫人所言,哪怕是瞬间的触动开启,修为之路便应然打开。
    毫无办法!
    金夕恨透了唐伶,空心唐士远的父亲,是他偷偷剥夺了自己的金气根。
    随着时日的增长,隐约打探到令他更为气愤的消息:唐伶好像在七界,只是行踪不定,很少有人能够看见;但是,黑明辛却是南方最大门派黑天门的总掌门。
    似乎他们知道八界之内有化仙大师,谁也没有登升。
    杀唐伶。
    杀黑明辛。
    这是金夕最大的愿望,可是面对牢不可破的零级之修,一日日黯淡下去。
    六年过去,金夕依然是四十五阶。
    冰婉儿升至四十六阶,再也没有晋阶心情,也随同金夕停顿下来。
    “回家吧!”冰婉儿破天荒地答应金夕回到柔居休整一段时日。
    金夕当即答应,筹备一些留界丹赶回柔居。
    每颗丹药在传界城多留三日,他做好了长期留在家中的准备,直到金行飞升之修开启。
    这可乐坏了仇丁媚,她才不关心什么修行,因为她早已无法修行,能够天天看见金夕,哪怕是板着面孔,也是乐此不彼。
    柔夫人当然一筹莫展。
    历经无数年的打探,丝毫没有启开金气根的方法。
    “能不能借?”大嘴程杰等人也是跟随着返来,得知金夕仍然停留在七界之底,这次却是没有笑话,而是认真地问道。
    如果能够将金气根赠给金夕,他义不容辞。
    也许是随着与刘夕夕成就佳话,他在长大。
    冰婉儿摇头说道:“气根哪能转赠,当年空戎派偷吸他人气根,也是增长自身的资质,并非转移气根。”
    刘冷父女不说话,一个不擅言语,一个害怕金夕。
    “那就留在家中吧,”仇丁媚说出心里话,“将四方尊交给他人,好生生陪着娘度日,也是天赐的好事呢。”
    “你住口!”程杰大嘴瞄向仇丁媚。
    无论是他的先祖金夕还是岳父刘冷,都以御龙为天为生命,而且只有金夕能够开启四方尊。
    让他们放弃,他知道绝无可能。
    金夕不想再谈论这个沉闷的话题,听见府外熙熙攘攘,顺势问道:“外面为何如此热闹?”
    仇丁媚正在瞪着程杰的大嘴,立刻转过头来,笑嘻嘻答道:“我方才就打探出来了,那是在迎亲嫁娶,你们可知道是谁出嫁?”
    金夕对这个话题也不感兴趣,“关我甚事!”
    仇丁媚连续没讨好,不过仍是意犹未尽地嘀咕一句:“是佐涅的女儿。”
    “谁?!”
    金夕重返兴趣。
    仇丁媚继续答道:
    “是佐涅的女儿,名叫妙泽,佐妙泽,传界城内很多人都知道她的名字,你们知道为什么吗?传说她刚刚出生就香飘厅外,如今已是成人,浑身奇香,美貌绝伦,羡煞无数男女呢!人们都说,这是因为母亲的名字得来的。”
    妙泽之母,北域道姑义女流香。
    浑身奇香?!
    金夕忽然想起安香公主塞妠,不由得心中一凉,调笑道:“若是长得标志玲珑,再有鹰钩鼻,蓝眼睛,却像是一个人……”
    “啊?”仇丁媚失声惊异,“金夕,怎么,你见过她吗?真的是苗条可爱,鹰钩鼻,蓝眼睛!因为她的母亲来自北域,也是生得苗条,大家都认为是随了母亲的相貌。”
    “什么!”
    金夕猛地冲起来。
    那不就是塞妠的模样吗!
    他忽然意识到不妙,想到三生武媚娘,三世鱼美人,大声问道:“她何时出生?”
    仇丁媚见金夕如此关心,变得不满起来,“我哪知道?”
    “你说!”金夕怒向刘夕夕。
    因为刘夕夕是流香的师妹,这六年来一定关心,自然知道详情。
    刘夕夕张大嘴,瞪大眼睛,不知道金夕为什么对人家香女如此感兴趣,不过还是据实答来:“十八年前。”
    金夕坐下来开始估摸,塞妠去世后在凡界停留十二年,回到真界六年,正好是十八年,十八年前也是佐涅与流香婚配的第二年。
    怎会如此巧合!
    他猛然想到身在西域高山上凝坐之时,仿佛感念到赛乃的重生,难道出生在真界吗?
    “你可知道那个佐妙泽要嫁给谁?”金夕眼角剧烈跳动。
    仇丁媚这才想到人家美女已经出嫁,兴冲冲说道:“据说是嫁给七界的一个掌门,叫做黑明辛……”
    “黑明辛?!”旁边的柔夫人惊叫起来。
    “什么?!”
    金夕变得恼怒异常。
    黑明辛是杀害金夕父亲的罪魁祸首,在七界已经独大南域,如果佐涅将自己的女儿嫁给这个老贼,定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冲!
    金夕才不管这里是传界城,随即起身冲出,嘴里大声喊道:“程杰,速速叫萧弘赶来!”
    “做什么?”
    程杰不明。
    金夕人已奔出门外,依旧张扬一句:“抢亲!”
    “啊,哈哈,我喜欢!”程杰没反应过来,本能地大笑出口,突然发现刘夕夕刀子一般的眼神射过来,赶紧勒住大笑,“弄不好,这个什么妙泽有蹊跷!”
    他再也不顾刘冷等人,随着奔出柔居。
    金夕的命令,他只有两个字:执行。
    传界城不比修真之界,因为这里没有气场,纵有九境之修,在传界城也是凡人,无法依靠修为高低定胜败,而整个二界的人都是萧弘的手下,他一向谨慎正义,所以传界城永远安和无恙,谁也不敢造次生事。
    但是,金夕除外。
    他风风火火向前追去,发现送亲队伍正在向城北方移动,喜气洋洋,乐声长奏,显得隆重气派。
    中间是一座大红喜轿,里面无疑是新娘妙泽,后面则一架蓝色宽轿,当是她的家人。
    “停!”
    金夕大步冲到队伍前面,直接喝停所有人。
    附近的人们纷纷惊呆,不知哪里出现个小子拦截人家送亲队伍。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