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玄幻奇幻 > 丹师剑宗 > 第一千九百五十二章 斩敌于无形
    “什么意思?”陆尘问道。

    茅霍露出讥嘲的笑容:“因为以你的实力,怎么可能是我的对手。

    这么大的台子,不过是多给你一点儿逃窜的空间,浪费时间罢了。

    我建议咱们去小台子……”

    “不用废话了。”

    陆尘摆了摆手,道:“不管是什么地方,都不会影响结局。

    洪执事,麻烦您说‘战斗开始’。”

    说罢,他转头对茅霍道:“茅霍,我先提醒你一句。

    洪执事说完开始,不管你出不出手,我都会出手。

    到时候若是因为你出手慢发生了什么事情,勿谓言之不预也!”

    “哼,能出什么事情,可笑。”

    茅霍不屑冷笑。

    这时候,洪执事朗声道:“两位,你们准备好了没有,我要喊了。

    战斗,开始!”

    蹭!

    话音刚落,站台上的身影如风般窜出。"

    唰!

    就听到长剑划空的声音响起,众人眨了眨眼,却看到陆尘和茅霍两人都一动不动。

    不同的是,茅霍还保持着拔剑的姿势。

    而陆尘,却已经开始收剑入鞘。

    至少在那么一瞬间,他们的姿势可以说是一模一样。

    时间仿佛定格了。

    等到陆尘将青霜剑彻底收入鞘中的时候,大家才疑惑出声:“这是干什么?”

    “陆尘刚刚出剑了吗!?”

    “不知道啊,我没看清,太快了。”

    “那二剑卫为什么还不出手,他在发什么呆?”

    每个人都感觉有些莫名其妙。

    场上两个人一开始还剑拔弩张,相互间充满敌视。

    可是战斗开始,他们却站在一起对视。

    神经病吗?

    洪执事也是无比诧异,两眼微眯,端详陆尘和茅霍。

    忽然,他眼神一凝!

    只见到茅霍的脖子上,好像生出了一层细细的冰痕。

    冰痕在茅霍脖子上缠绕了整整一圈。

    “这……”

    洪执事满面惊愕,有些看不明白。

    这茅霍脖子上的一圈冰痕是什么意思,凝聚什么绝招吗?

    那陆尘也奇怪,为什么还不出手。

    等着人家将绝招凝聚出来,将他杀死么?

    “爷爷。”

    田双棋忽然低声问道:“你看清了没有,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

    田安皱着眉头,迟疑道:“好像……好像是陆尘出剑了,但是具体我并没有看清。

    他的剑法太快,而且出剑角度极为刁钻。

    就看到剑光闪了一下。”

    田双棋叹道:“我也只是看到剑光闪了一下,陆尘出剑速度有些快得离谱。

    那茅霍的剑还没拔出来,整个人就定住了。

    他只怕已经被陆尘杀了吧。”

    “是啊,恐怕他已经死了,要不然不会一直呆在原地。”

    田安也叹气。

    没想到陆尘又让自己大开眼界。

    一个人的剑可以快到这样的地步,同境界之下,还有谁能是他的敌手?

    这陆尘,果然如同洪执事所说,是有备而来啊。

    田安忽然又高兴起来,凑到孙女儿耳边,道:“玉儿,你知道,咱们宗门对剑客有优待。

    以陆尘的快剑,毫无疑问是内宗第一剑客。

    他前途无量!

    你若不趁早将他把握住,势必要后悔莫及呀。”

    “……”

    田双棋默不作声。

    爷爷的话她听在耳中,心中无比烦闷。

    之前她还说陆尘不一定是穆林手下剑卫的敌手。

    但是事实证明,自己大错特错!

    这个陆尘,实力有些超乎寻常的可怕。

    面对这个超绝天才,她已经没有底气去说爷爷说错了。

    因为事实正如爷爷所说。

    只要哪个女人能够攀上陆尘,那她绝对可以飞上枝头变凤凰。

    但是,她田双棋还不会下贱到去攀附男人。

    还是那句话,陆尘是陆尘,她是她。

    两者互不干扰!

    “二剑卫,你怎么了,为什么还不出手?”

    “陆尘,你用了什么妖术,竟敢偷袭我们二剑卫!”

    剑门众人大呼小叫。

    一部分为二剑卫打气,一部分则痛骂陆尘。

    陆尘嗤笑一声,一把提起茅霍的头。

    嘶!

    所有人不由自主的后退,倒吸一口冷气。

    剑门的人,更是骇的面如土色,甚至有人直接吓得瘫倒在地。

    “二剑卫被斩首了?不可能!”

    “什么时候被斩首的?”

    “斩首的时候会喷血啊,为什么没有喷血?”

    众人尖叫,看向茅霍那空荡荡的脖子,心中充满惊疑。

    大家都知道,一个人被斩首,鲜血会从脖子蹦出一米多高。

    这是因为心脏的跳动,挤压鲜血往脖子飙升。

    可是现在,茅霍的脖子上并没有鲜血。

    鲜血好像被冰封住了。

    “对,就是被冰封住了!”

    洪执事瞪着眼睛,恍然大悟。

    就说为什么会看到茅霍脖子上有一圈的冰痕,原来是被陆尘用寒冰之气给冰封住了。

    当真让人震撼!

    陆尘不但拥有快剑,而且还拥有寒冰之气。

    他是上天的宠儿!

    “尘哥无敌!”

    王凯定兴奋大吼。

    林少白三人也立刻跟着起哄。

    剑门众人胆战心惊,一个个不敢还嘴,齐齐后退,远离陆尘。

    他们的领头羊二剑卫都死了,现在可没人敢做出头鸟。

    唰!

    陆尘将茅霍的头丢了过来,朗声道:“剑门的可怜虫们,听好了!

    回去就给你们大剑卫说,我陆尘择日便取他狗头!

    到那一日,我让你们剑门彻底解散!”

    “不可能,只要我们门主还活着,我们剑门永不会灭。”

    一人在人群中叫道。

    陆尘笑道:“说得好,所以待我杀了大剑卫,下一个便杀穆林。

    如你们剑门这种拉帮结派的败类,早就应该在宗门之中消失掉。

    我们偃月书院,绝对不能容忍有人在宗门之中建立宗门。

    这是对我们偃月书院的大不敬!

    敢背叛宗门,三心二意者。

    我偃月书院,杀无赦!”

    “没错,说得好,我偃月书院绝不容忍有人吃里扒外。

    若要自立门户,大可离开偃月书院。

    吃着宗门里的,却坑害同宗弟子。

    此等行为,比忘恩负义的禽兽更要恶劣。

    陆尘,我支持你!”

    洪执事红着脸,扯着嗓子大喝。

    早就看剑门不爽了。

    可是一直以来,都没人能够对抗剑门。

    一来,宗门对剑道天才有优待。

    二来,穆林的剑门已经成了气候。

    他们将内宗弄得乌烟瘴气,可是很多人都敢怒不敢言。

    就算是有实力高强的内宗弟子,也只是独善其身,不掺和到剑门的斗争中去。

    但是今天,陆尘站了出来!

    虽然不知道陆尘和剑门有什么仇,但是就冲陆尘说的这番话,自己就应该给他鼓掌打气!

    外加上陆尘表现出来的强横实力。

    看来,他们内宗,终于可以得到新的整治了。

    剑门,也是到了解散的时候!

    “洪执事,话不能乱说,你可不要自误!

    你若要站在陆尘那边,便是我们剑门的死敌!

    我们剑门必让你在内宗没有立足之地!”

    一个剑门弟子冷冷出声。

    洪执事大笑:“哈哈哈哈,什么剑门,真以为你们统治了我们偃月书院不成?

    我看是宗门对你们太宽容了!

    告诉你们,我洪明成就是要站在陆尘这边。

    因为人家陆尘说的没错。

    宗门之中,岂能再立宗门?”

    “哼哼,好,既然你洪明成执意找死,我们便成全你!

    等我们门主归来,必让你知道,我们剑门的威严,绝不容许任何人践踏!”

    那剑门弟子冷笑连连。

    “哦?”

    陆尘忽然一跃,来到他面前,一脚将他踩在地上,笑道:“我今天便踩踏了你,你又如何?”

    “你!”

    那青年整个脸贴在地上,强撑着张嘴,想要骂人。

    却被陆尘用脚在地上狠狠地跺了一下,瞬间被踩得昏厥过去。

    “谁还有话要说?”

    陆尘扫视一圈。

    剑门众人面面相觑,不敢做仗马之鸣。

    “滚吧。”

    陆尘冷声道。

    剑门众人如蒙大赦,立刻向考核殿外挤去。

    这时候,外面突然有一人要挤进来。

    那人一边挤一边道:“茅霍呢,不是说茅霍在这里么,快叫茅霍出来。”

    剑门众人皆是一愣,让开一条路,让这人挤过去。

    一人问道:“你找我们二剑卫干什么?”

    这人喜道:“茅霍真的在这里?你快把他叫过来。”

    “这……叫不过来了,你自己去看吧。”

    “看?”

    这人奇怪的走了过去,就看到一个人头。

    他大吃一惊,叫道:“这就是茅霍?茅霍死了?”

    一边说着,他拿起茅霍的头,喝道:“茅霍怎么死的,谁杀了茅霍!”

    洪执事上前一步,道:“这位执事,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为什么要找茅霍?”

    原来来人是一名执事。

    看洪执事毕恭毕敬的样子,可见这位执事的身份不低。

    “是核心院的执事,他找茅霍干什么?”

    田安低声给田双棋道。

    田双棋也露出奇怪的眼神。

    就见这执事面色难看,低声喝道:“发生大事了!

    血刀门的来核心院挑衅,宗门现在需要托月境天才剑客夺回颜面。

    可是茅霍现在死了,谁能代表内宗一战?”

    “我!”

    陆尘立刻来到执事面前,道:“茅霍是我杀的,我现在便可以代表内宗,为我们偃月书院夺回颜面!”

    “你?你是谁?”

    那执事皱着眉头,打量陆尘:“托月境六重,你能杀死茅霍?

    茅霍可是内宗之内,除却穆林和强青之外的最强剑客!

    你怎么杀死他的?”

    一边说着,这执事用疑惑的眼神看向洪执事,意思是询问是不是真的。

    洪执事点了点头,道:“陆尘杀死茅霍,只用了一招。

    除了强青之外,他现在就是内宗第一剑客!”

    “真的?”

    这执事还有些将信将疑。

    陆尘道:“绝无虚言。所有人都是见证。”

    顿了顿,他又问:“强青是谁?”

    “强青就是穆林的大剑卫。”

    洪执事解释道。

    陆尘道:“那为什么不去叫强青,咱们不如顺便把强青也叫上。”

    “你不用管了!”

    那执事摆了摆手,道:“我们兵分两路,自有人去请强青。

    本来我这趟是来请茅霍的,谁知道茅霍居然被你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