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玄幻奇幻 > 大剑神 > 第1522章 邀请上船
 “呼……”平

    静的呼吸间,方昊天神情丝毫没有任何变化,脚踩着海绵,如同入定老僧,凌然站着,丝毫不显落败迹象。

    海上浪涛滚滚,感受到方昊天这样平静模样,仿佛是遭受到了挑衅,海面掀起巨浪,一声声怒啸将天空行云喝止,海浪落下,阴影将方昊天身前视野全部掩盖。

    即使在这样情况下,方昊天依旧没有任何神情变化,而是默默盯着面前从海面上爬起来的巨兽。巨

    兽身上无数峥嵘骨刺,还缠绕着贻贝海带,海水的咸腥湿气扑面而来,无尽威压想要将方昊天身体碾压。

    不远处,因为巨兽爬起来,将浪花激起,滔滔巨浪差一点将一艘挂着伍字旗号的铁木巨船掀翻。“

    锯齿海妖!”船

    上穿着一身锦袍的中年男人声音中带着恐惧,双眸凝重。

    “为什么会从这里爬起来?”

    男人沉声,身后数个人纷纷艰难说道:“家主,这东西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他不是海族的巡海海妖吗?多少年都不会出现以下,为何今日会出现?”吞

    咽着口水,伍家众人纷纷退后,双手难以握住,身体不住颤抖。而

    在海妖看来,方昊天就是一个有着危险气息之人。

    因此必须除去,它嘶吼一声,旋即冲锋向前,想要将方昊天撕碎。不

    过方昊天显然并没有太在意,而是缓缓踏下一步,手指轻轻挥动。刺

    啦。如

    同天穹被撕裂,大地被劈开,众生被斩碎,那清脆好似纸裂一般的声音,让远处渡过的航船纷纷爆发令人震颤的惊呼。方

    昊天依旧平静走着,海面上庞大如山的躯体缓缓倒下,血液浸湿了海面让人心中充满惊颤。“

    这……这还是人吗?东海上的锯齿海妖竟然轻松被切成两半。”带

    着惊叹于感慨,航行在海上的铁木巨船缓缓摆舵,他们想要赶紧去将方昊天接上来,因为接下来的路上,可能要遭遇到大量海盗。

    他们作为在海面上讨生活之人,他们都是小心谨慎,但是之前那一段才是回到东瀛的航道,才开了一阵,铁木船已经靠近方昊天。“

    家主!好像是大武的王爷!”

    擦了擦额角的汗水,瞭望台上的瞭望手大声喊着。

    此言一出,如同石子落入平静的湖面,激起一滩浪花。“

    大武的王爷?”

    “为什么会在这?”面

    面相觑的众人缓缓朝前走了一步,对着家主异口同声说道:“家主,这或许使我们伍家最后的机会了吧!”

    伍家主伍藤身体一凝,面色沉重,心思却百转千回,丝毫不乱。他

    想起了自己家族,在东海上的藤萝群岛上挣扎生存,已经数千年了。大

    武对于东海的掌控力度虽然低下,总是让各种势力在东海倾轧,互相交战,不让对方有任何可以消停时刻。

    所以整个东海,除了东瀛上的前朝余孽之外,倒是也没有任何势力能够跟大武抗衡。

    但也就造成了东海海盗猖獗,小家族根本只能苟延残喘。

    因此怎么抱大腿,就是整个东海上小势力的必修课。

    本以为一辈子都不能遇到大武高层了,毕竟只有大武高层,才能决定自己家族是否可以繁荣昌盛,也正是这样,眼前有机会,哪怕是混个脸熟也是一件稳赚不赔之事。而

    且能够在海面上踏浪而行之人,必定是强悍无边的强者,这样的人,肯定不屑对他们这样弱者下手。

    思前想后之后,伍家主说道:“向那位王爷靠近,我来请求他,希望这一下能够缓解我们伍家的危局。”“

    是!”

    在伍家主的话之下,众人赶紧开船,不断朝着方昊天所在赶去。

    而方昊天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将那一头海妖轻而易举的处理之后,背着手缓缓朝前走去。不

    过在茫茫大海上走了几步,方昊天就站住了。现

    在他有点儿尴尬,刚才虽然平复了心境,但是这莽莽海上,无法找到合适的方向,所以东瀛在哪儿?

    方昊天是一点底儿都没有。就

    在他心中忧思徘徊,到底要不要过去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叫唤。

    “大武的王爷,还请留步。”

    方昊天皱着眉头转过身,就看到伍藤的铁木船已经缓缓靠近他了。“

    这位王爷。您是要前往何方?”伍

    藤拱手笑着,放下了家族族长尊严,点头哈腰好似小二。方

    昊天皱眉,并不知道此人前来大招呼所谓何事,但伸手不打笑脸人,更何况双方还素不相识,如果自己动手了,传出去只会让人笑话。

    更不要说眼前之人还是一个没有多少实力之人,如果这样下手,自己道心也会不稳,索性抱着兴趣,方昊天笑着回答说:“去东瀛。”

    “东瀛!”伍

    藤心中一紧,转而面带喜色,拱手道:“王爷,此去东瀛十万八千里,一路上还有无数妖兽袭击,如若不急,可以乘坐小人船只,先到藤萝群岛小憩,再前往东瀛,毕竟这是必经的航道。”方

    昊天闻言,心中一怔,暗喜:“真是打瞌睡也有人送枕头。”

    但是这个人有何目的?为什么要邀请自己上船?

    狐疑的眼神也没有任何遮掩,让这个伍藤感觉到了彻头彻尾的寒意,背后冷汗涔涔。擦

    了擦额角汗水,伍藤接着说道:“这位王爷,海面上无数海盗纵横,他们可都是穷凶极恶之徒,见到人就抢就杀,王爷孤身一人,怕也是危险。”听

    到伍藤之言,方昊天笑了笑,虽然对那一些海盗不屑,但也清楚眼前之人是想着让自己帮助他一下,省得一路上提心吊胆。方

    昊天没有拒绝,心里也在盘算有什么办法能够去东瀛,当然如果在这里提前埋下伏笔,将来或许能够彻底掌握此处一举一动。

    于是,方昊天定计,纵身一跃,跳到船上,拱手笑道:“这就有劳了。”伍

    藤见方昊天这样和气,更加不敢放肆,因为他深谙世俗之理,只有强者,才配接受强者给的礼遇。剩下的就是客气客气,不要太随便把自己当做一根葱。

    因此,伍藤姿态更低,连连点头哈腰说:“不敢不敢。王爷能够上我们这艘小船,可谓是蓬荜生辉。还请王爷稍坐,小人马上让人奉茶。”

    “哎……不忙!”

    方昊天抬手制止道:“这一次本王去东瀛是偷偷跑去的,所以时间不多,加上第一次来,只能一路向东,在这样走下去,也不知猴年马月能够抵达东瀛。”“

    如此,你们将要先到何处与本王说过,本王带你们先过去,到时候再给本王一张海图即可。”

    方昊天所说之言,让伍藤有点儿失落,但也很快振作。虽

    然方昊天不能像自己预想一样,到家族镇一下场子,但混一个脸熟,自己也算是赚到了。伍

    藤二话不说,招呼手下将海图送来,接过之后,双手恭敬奉上。方

    昊天抬手接过,随后展开,在众目睽睽之下仔细看了一阵,嘴角带着笑容。“

    行了。既然如此,本王送你们一程,省得麻烦。”说

    话间,方昊天心念骤动,四周海面无风泛起浪花,在船只后方形成一道道波浪,一层层推动整艘船如同疾风一般前进。劈

    波斩浪,却不颠簸,好像一艘在海面上行走的小岛,让在场每一个人,都对方昊天神乎其神的招式感到震撼,以及敬畏。在

    他们看起来,方昊天就好像神话传奇一样,如果不是天上的神人,又有几个人能够在大海上,轻而易举托举巨船前行呢?没

    人了!能办到的都是神!不

    过他们惊奇,方昊天也很诧异,在大海上走的时候,天地仿佛有一道无形的气将他压制,那一种感觉很让他厌烦。可

    如今推动铁木巨船时,却显得万分轻松,极其省力。这就不得不让他感到一种彻头彻尾的好奇了。

    方昊天转身问道:“为什么本王在海面行走时会被天地排斥压制,而在这条船上,却没有任何感觉呢?”听

    到了方昊天询问,伍藤心头一紧,脑门上更是汗水滚落。心

    里感到了无奈,暗道:可不是所有人都像您一样这么强大。即

    使心中无奈吐槽,可嘴上却不能这么说,伍藤恭敬说道:“王爷初次走上大海,不知也实属正常。这条船乃是东海为数不多能够浮在海面上的铁木所造。”“

    铁木?”方昊天好奇问着,手指在下巴敲了敲,心里牢牢记住铁木的存在。

    “是的!铁木。”伍藤点头,从怀中拿出一块圆溜溜的铁球放在身前,再从口袋里取出一块檀香木雕。将

    铁球随手丢在海上,檀香木雕随后也丢进海中。方

    昊天见到此景,双眸神光没有离开面前两个物体。前

    后不到三秒,木雕居然缓缓沉没,最后被大海吞没,但铁球却没有任何下沉迹象,只是随波逐流,渐渐飘远。

    这一下,方昊天心中好奇大发,神手一抓,瞬间将那一块渐渐远去的铁球收摄手中。

    打量着上方花纹,仔细感受着铁球上的木属性气息。这

    东西,居然是木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