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玄幻奇幻 > 大道问鼎 > 第七十三章 替死
    温暖的力量融入意识的那一瞬,陆启明看见了不可思议之物。
    时空尽头有一双像极了母亲的眼睛;他知道不是,而心中却生出了同样的柔软感觉。有人在远方不断呼喊着他的姓名,使陆启明不得不一再想起那个已决意被他放弃的自己。
    这是……
    疑问在心头刚起,陆启明便在记忆深处司危的传承中得到了答案。
    是秦门的祈福祭祀。
    不及多想,陆启明在第一时间遮掩精神力波动的同时,抬头向虚空中第五重封印望去。
    承渊分魂立刻意识到了他要做的事,试图出手阻碍却根本来不及。那祭祀本为陆启明而成,相互之间的联系即使是承渊本体也无可阻断,何况是本就被陆启明压制的一缕分魂。
    金红凤影甫一融入陆启明周身,即在下一刻重新自他掌心展翼化显,便如穿透过了他的身体一般;却如臂指使,全部力量皆听从唯一意志指引,呼啸着直冲封印薄弱处而去!
    第五层封印破了。
    承渊分魂在同一时间停了动作。无论他对技巧的操控再如何精妙,在眼下压倒性的力量面前,都已不再有用。
    然而到了此刻,承受着随之而来更重封锁的同时,承渊分魂反而出奇地安静下来。他视线紧贴在陆启明身上,眼神现出略显诡异的专注,嘴角再次拉起笑意。
    “你笑什么?”陆启明问。
    他开口时的语气很平淡,神色也很冷,但这种冷却更像是一种骤然从高处落地后的思绪中断,使得他有某一瞬间显得茫然。
    这本不是此刻该有的情绪。
    “明知故问。”分魂露出了趣味极深的目光,叹气道:“陆启明,你也时常会觉得厌烦吧——总是被人以‘为你好’的名义拖累。”
    陆启明目光幽深的看着他,竟没有立刻反驳。
    伴随着凤凰虚影那一刹的将临,识海空间内强弱已分,外界凤玉衡亦已重归了神智。同源的生命力只短暂一瞬的补救,就足以将陆启明肉身的生机再延续一段时间。然而承渊分魂的神态却反而更放松了几分。
    “你若解开这里最重要的封印,或许真的有危及我的可能,但那就意味着你这个意识的毁灭。无论最终活下来的是什么,那都不再是你——陆启明。”莫名地,承渊分魂忽然又一次说起了此前已说过的话。
    陆启明无动于衷地一笑,道:“只要能杀了你。”
    “是,没错,很难得的决心,之前那时还真有些唬到我了。”分魂缓缓笑问:“但现在,还是一样吗?”
    没有回答。
    “你动摇了。”承渊的声音在识海空间中一字字响着,令人无从回避,“虽然我感知不到,但你刚刚是听到了吧。他们的声音,他们的请求是让‘陆启明’活着。就因为这些所谓祈福,你已经动摇了。”
    陆启明回以冷笑,道:“你好像忘了你自己的处境。”
    承渊分魂毫不在乎这句听上去就苍白无力的威胁,神情间反是更添了几分隐晦着的兴奋。
    “不断唤你的名字,让你心生眷恋,多给你一分侥幸之力却又远不足够定胜负……算到头来全都没有任何实质的帮助,却白白动摇了你破釜沉舟的决心。”
    承渊微微笑着,语气遗憾,“你与我之间,多一分力少一分力都没什么意义,你真正能凭借的,也不过是那一份决心而已,可惜……”
    识海空间与外界万物共存的真实空间不同,一旦对话陷入停滞,世界便是纯粹的无声。陆启明就这样停留在寂静中许久,好像在听,又好像出神地凝望外界。
    “本来你真的有可能翻盘的。”明明是相同的音色,而每句话在承渊口中却总是带着难以言说的蛊惑。他最终说道:“但是现在,陆启明,你完了。”
    陆启明终于再次回望向他,却透出些微令承渊看不懂的神色。
    “完了?”陆启明问。
    “你难道还不愿承认吗?”承渊分魂笑道,“你看……”
    “我是说你,”陆启明道,“这就完了?”
    分魂不由一顿,迟疑着收了笑意,道:“你……”
    陆启明问,“言语乱我心神之后,不该还有一步趁机偷袭么?”
    他分明问得平淡,分魂却从中听出了前所未有的羞辱,登时大怒:“你耍我?”
    “我可没有你那份闲心,只不过是排除隐患。”陆启明抬手一指,道,“既然做不了什么了,那你就继续老实待着吧。”
    这次等待承渊分魂的已不再是无关痛痒的压制。之前断开的弑神诀封印铺天盖地朝他席卷而来,竟与分魂紧紧连接在了一起。
    一刹那,撕心裂肺的剧痛电光般贯穿了他,带着弑神诀那种独有的令他厌恶至极的气息,承渊分魂本能地便要设法挣脱,电光火石之间却蓦然想到之前陆启明不断模仿复制他法诀的情景,临时忍痛停住。若是让陆启明找到方法继续破除封印下去,那对外界本体而言才是更大的危险。
    但他陆启明又怎会做得出这种严刑拷问之事?他不是太乙教出来的……
    而就在接触到少年看过来的目光的瞬间,承渊分魂的思绪有短暂的中断。
    那束目光淡漠而又冰冷,不带任何情感,仿佛正在看的根本不是一个活物。承渊从来没有在陆启明脸上见到过这样的神情,有某一瞬间他甚至怀疑眼前站的完全是另一个陌生的人。
    正因为这一突如其来的异样感,分魂忍受着灵魂割裂的折磨,却反常地把几乎脱口而出的质问咽了回去。
    “觉得疼吗?”陆启明问道,“忍不了的话,就自己设法把这道封印解开。”
    猜测被他亲口证实,承渊分魂不敢置信地抬头看去,心中的惊愕几乎压倒了一切,“你居然……”
    “这么久了,”陆启明收回目光,重新向外界望去,随口说道:“你好像一直都对我有些误解……不过,想来也没有澄清的必要。”
    弱势的处境总能逼迫人快速摈除无关的情绪。承渊分魂冷静下来,道:“我既已知道你想要什么,你这也不过是做无用功罢了。你就算现在抹杀了我,我失去的也无非是这一缕分魂。或者你以为在你死之前,你还来得及逼问得出什么?”
    “不会,”陆启明平淡道,“之后天长地久,你总有忍不了的时候。”
    “你到底在做什么梦?”分魂实在忍不住讥讽道:“就算那一刀还没让你死透,你还以为能等来其他人来救你?”
    陆启明忽而一笑,望着他,说道,“没错。”
    分魂看着他,就像在看一个疯子。
    “看看你自己,”承渊分魂指向陆启明的神魂内核,道,“你本来拥有无穷无尽的力量,却因伪善与错信而沦落到这个下场,这样的教训难道还不够吗?或者……你真的还在期待着凤玉衡给你带来什么‘奇迹’?”
    外面的世界也正如识海空间一样陷入死寂。
    陆启明目光平静,无声看着凤玉衡将颤抖的手缓缓伸向魂灯与玉瓶,以及斜倚在山壁上那张带笑的、与自己一模一样的面孔。
    近旁,承渊分魂唇角勾起的也是如出一辙的笑意,仿佛那里才是令他无比激动喜悦之地,以至于他已全然忘了此时身受的痛苦。他问陆启明道:“你看,凤玉衡根本没有选择你……你现在又是什么感觉?”
    陆启明终于再次将视线停留在他的身上,良久叹了口气,声音微不可闻。
    他道:“有时我真的很难相信,承渊……那个曾经世上最强大的神明,真的就是你这个样子?”
    “怎么?”承渊分魂再次从那张相同面孔上看到了太乙的影子,这令他厌憎之极,“难道就要是太乙那样?陆启明,你还真是对他惟命是从、念念不忘啊。”
    陆启明没有再回答。
    “还记得我说有人来救吗?”他忽然道。
    看着自山洞外急步走近的那一人,承渊分魂在弑神诀中愈显狼狈,却讥诮一笑,“你说季牧么?”
    “不,”陆启明道,“你。”
    还未待分魂想明陆启明的意思,随之而来的血契独有的精神力波动已尖锐地冲入这片识海空间。
    承渊分魂陡然有种极端不祥的预感,这令他忍不住厉喝出声:“你到底要干什么?!”
    陆启明面无表情地束缚住那道分魂的虚弱挣扎,逼迫他毫无防御地暴露于血契印记之下。
    “借你一用。”陆启明回答道。
    ……
    ……
    季牧突然醒了。
    无论何时何地,季牧从不会睡得这么沉。某一瞬间当潜意识中的警觉不安终于压过界限,他蓦地睁开眼睛翻身而起。在随即意识到自己的身体没有什么异样之后,季牧立刻往囚禁陆启明的石窟深处走去。
    路上不出意外地看到了同样昏沉倒地的乔吉,季牧没有去理。
    空气中还留着令他高度警惕的灵力残余,异常活跃的火元力与灵族特有的气息令季牧第一时间判断了来人身份。若是在没有熟悉陆启明之前他或许还会心存疑虑,但现在,季牧很肯定那是另一个凤族。
    凤玉衡……
    季牧暗自咀嚼着这个名字,眉头紧缩。他实在不认为如果让凤族人知道陆启明被他如此对待,居然还能忍下不杀他。季牧直觉这一切反常之下隐藏着他所未知的危险之物,但短暂一时之间,他来不及继续细想。
    深冬的严寒空气中沉淀着比以往更浓重的血腥味,再敏锐的感知都捕捉不到一丝活人的气息。
    季牧踏着凝固的血迹疾步走近,视线越过山石遮挡,一眼扫到地面一动不动的少年身体,脸色更加沉了几分。他俯下身探了探陆启明颈侧动脉,触手冰凉。深吸一口气,季牧强压着心中烦躁,盯着他胸膛那道深极的刀口看了几息,还是忍不住重重一掌击上石壁。
    他这些天为了维持陆启明生机不知耗了多少心神、费了多少灵药,现在全都白费了!陆启明即是凤族又是九代,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凤玉衡是失心疯了么?!
    季牧目光阴森地盯着少年双目紧闭的脸,神色阴晴不定。
    而季牧却不知道,在此刻看似空荡无人的空间之中,却另有两束目光无声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其一是他背后等待着收取战利品的承渊,另一则来自浮游于物质之外的识海空间。
    当季牧的视线也移至陆启明眉心时——那一刻,他心中忽然升起一种正在与人对视的感觉——他说不清那是不是错觉,那已足以让他毫不犹豫地抬手——
    再一次尝试血契。
    之前的每一次,季牧都觉得陆启明的识海就像一座固若金汤的城池,坚定得仿佛与肉体凡胎全然无关,令任何人永远都无功而返。到了此时季牧才第一次感受到,他精神力的强弱还是与肉身相系的。
    前所未有的空门大开,以至于令季牧都要断定陆启明真的已连灵魂都消散了;直到下一刻他突然感受到了那一道虚弱的灵魂波动,细微却无比熟悉。
    还活着!
    刹那间季牧心脏狂跳。
    他压抑着多少年未曾有过的患得患失,几近是屏住呼吸地、以力所能至最快的速度——与那个虚弱的灵魂强行建立血契联系!
    没有反抗……
    季牧瞳孔微缩,陷入极短一瞬的不敢置信——真的成功了?!
    霎时,先前才不得不熄灭的贪婪再也无可抑止地在季牧心中疯涨,他开始极尽所能地在脑海疯狂搜找可能救活陆启明的方法……
    电光火石之间,季牧动作一顿——对了,凤族与妖族相近,岂不是也能用那种方法?!
    再来不及多考虑,季牧立刻从纳戒中翻出几枚妖丹,拿起一个便直接向陆启明口中填服下去;然后才有时间去仔细试探他丹田状况,一颗心缓缓放下了大半。幸好内丹没有损伤,还保留着这个身体仅剩的温度。
    季牧知道妖族体质与人族不同,无论受了多重的伤势,只要还存一口气,就能靠吞噬同类的妖丹救命。虽然凤族地位超然,流传于外的紧要信息极少,但想必保命的能力应该比妖族只强不弱。
    应该……能成吧?
    季牧双手紧紧扣着少年腕脉,眼睛一眨不眨,紧张而又期待地等待着结果。
    ……
    ……
    在季牧看不到的角落,承渊几乎是目瞪口呆地看完了这整个过程。
    良久,他脸上逐渐浮现出复杂之极的神色,那是糅杂着愤怒、排斥与痛快的诡异表情。
    “身为曾经的神,竟沦落到被一个凡人刻上血契……”
    承渊喘了口气,在原地略显急躁的来回走了几步。
    他知道于情于理——无论是为了维护他自身尊严考虑,还是出于谨慎,他都应该立刻杀了季牧这个冒犯自己的凡人,然后等着陆启明肉身死去后尽快收取灵魂,彻底了解此事。
    但或许是今夜的戏接二连三、精彩太多,兴头起来了就怎么也按捺不住。承渊忍了又忍,最后还是难以自抑地露出了一个兴奋的笑容。
    没办法。虽然外表与自己一模一样,但承渊总是能在陆启明身上看到太乙的影子——他一言一行,都实在是太像太乙了!
    这种相似令承渊满心难耐,令他无比迫切地想知道陆启明醒来后意识到自己身上发生的一切,又将作何反应。
    承渊已经有很多很多年不曾对哪件事生出这等强烈的好奇心了。
    在他尚犹豫不决的时候,身体已先一步替他做了决定——
    承渊抬指画出了一道诀——帮季牧稳固了那道血契;这样,即便陆启明恢复意识,除非他的精神力能强过自己,否则就绝不可能挣脱。
    再等等。承渊想。等到看过陆启明反应之后立刻就动手,绝不再推迟了。
    至于季牧……
    承渊居高临下地扫了季牧一眼,皱了皱眉又移开,像碰到了什么令他厌恶的肮脏东西。接着他目光落回到陆启明身上,方才一笑。
    “放心,”承渊自语道,“到时候,我保证会认真替你报仇的。”
    ……
    ……
    陆启明的识海空间终于回归了长久且纯粹的寂静。
    失去意识后,承渊分魂暂时散去形状,化为了一团似有似无的洁白光影——颜色比承渊欺骗凤玉衡时变幻出的那团更显纯净,竟然近乎圣洁。那是他灵魂的本源模样。
    陆启明垂眸,静静地凝望着它,不禁想到世上的一切,哪怕是这所谓的本来面目,都充满了极具讽刺意味的欺骗性。
    想到这里便顿住,回神。
    陆启明不由微微摇头,为这样毫无意义的感慨感到好笑,然后忽然意识到自己确是有些累了。
    承渊离开了——一个很容易猜到的结果,没有什么好惊讶的。
    看着被血契印记缠锁的承渊分魂,陆启明唇角讥讽。
    他此时倒有几分理解承渊的心情了。就像承渊好奇着他的反应一样,陆启明现在也十分期待——等承渊在知道被血契的其实是他自己之后,又当如何。
    唯一不同的是,他将永不再犯承渊的错误。
    陆启明闭上眼睛再睁开,已收敛起一切不相干的情绪。
    命运最细微脆弱、一触就碎的那个齿轮,至此时,终是安稳嵌合,开始了下一轮的转动。就像他重新拥有的,继续向前的时间。
    注视着那个一无所知漫步走远的背影,陆启明终于感到自己的心神渐渐归于平静;那种平静之下燃烧着烈火,一望无际尽是红莲盛开之地。
    你不会再有任何机会了。陆启明无声念道。
    这是一句誓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