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妖孽狂兵 > 第258章 谈条件
    
“这么自信?”

    姜淳一没想到这暗标果真还是个高手,居然知道破解幻术的方法就是封闭住自己的视觉,只要看不到,自然也就不会受到幻术的影响。

    当然,在最初的时候姜淳一也想到了这点,不过,人身体会被迷惑的部位,可不止是有眼睛,还有耳朵。这是他在真正领悟孤独剑歌窍门后得出的结论。

    “呼!”“呼!”“呼!”

    “咻!”“咻!”“咻!”

    姜淳一的身体在向着暗标的身体各个方位移动,每次都要碰到他,却又都似乎没碰到他,手中的军刺也跟着其的快速移动发出破空之声。

    暗标的身体,耳朵时刻竖起,随着姜淳一的每次靠近做出相应动作,每次看似手中的指刺都要戳中姜淳一,却偏偏全都撮空。

    渐渐地,随着姜淳一对孤独剑歌掌握的越来越熟练,其速度跟着越来越快,而暗标的每一次没戳中都有点儿让他觉得自己是在被玩弄而有所生气。

    “麻蛋,玩儿我是吧?老子让你玩儿我!”

    暗标突然大喝一声,睁开眼睛,看向姜淳一冲来的方向,双拳同时挥出,势要这两拳一起直接毙掉姜淳一。

    “玩儿的就是你。”

    姜淳一突然笑了,笑的很诡异,紧接着,他的身形消失。

    “怎么可能?”

    暗标的两拳大力挥出,本以为能打个实打实,却打了个空,因为这两拳相当自信,用尽了全力,打空的同时身体惯性带动无法保持正常平衡,而这时,他的后背传来了军刺破空的声音。

    “噗嗤!”

    “一。”

    “噗嗤!”

    “二。”

    “噗嗤!”

    “三。”

    “噗嗤!”

    “四。”

    ……

    “八。”

    一共刺出八下,每一次在暗标身上刺出一个血窟窿,他就会再一次提速从另外一个方向进行刺击,而暗标则因为身体受伤,速度受到牵制,行动变得越发缓慢,不得不仅靠肉体强行变位,躲过要害的方式,接受了姜淳一的八刺。

    “兄弟,这可是军刺,你确定你还要这么逞强的站着?”

    军刺是带有血槽的,所以暗标身上的八个血窟窿不经专业处理,根本无法止血,这会儿正在“滋滋”的往外滋着血。

    姜淳一看着暗标还那么站着,血就像是瀑布一样从身上的几个窟窿里往外冒,也有一段时间没见过这样的场景,他的心里略微升起了一些不忍。

    “可恶,我暗标雇佣兵生涯十三年,居然栽在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手上。”

    血液,是提供身体运行动力的不可或缺重要组成,一旦体内血液流失过多,不管是再强的人,都会体力不支,身体发虚。此刻暗标就是这种情况,身体开始出现发虚的颤抖,他没有低头,因为他的全身已经被他自己的鲜血淋湿,他脚下一大片的地板,全部弥漫上了他的鲜血。

    “现在有一条活路给你,你要不要?”

    姜淳一冷冷的看着暗标,他身后的几个小弟目睹全程后目瞪口呆,其震撼不言于表,也终于明白为什么他们的老大会带着他们全部无条件的进入战盟,加入姜淳一的麾下。

    “活路么?”

    暗标闭上眼,没有去看姜淳一,等了一会儿,扬嘴一笑。“多少钱?”

    “你们去把里面的电脑,硬盘什么的能带走的,全部搬到车上去。”

    姜淳一从地上捡起刚才打斗中从暗标身上掉下来的几个硬盘,递到其中一个小弟手里,挥了挥手,把几个如看大片一样眼睛都舍不得眨的几个手下支开,接着看向暗标,“你觉得你的命值多少钱?”

    “这张卡里,有一个亿。”

    人活着最痛苦的就是人死了,钱还没花光,暗标做了这么些年的雇佣兵,现在又跟着一个暴利的大组织,存款自然会有不少。他想要活,只要能活着,钱就可以再找回来,从再他那儿拿走钱的人那里找回来。

    “密码?”

    眉毛一挑,姜淳一本来想引出的是下一句话,却没曾想到暗标会这么直接的拿出他的存款。早就听说雇佣兵很有钱,没想到这么有钱。既然他拿了钱出来,他自然也不会拒绝。

    “5XXXXX”

    暗标毫不犹豫的报出了卡的密码,

    “钱我只要一半,另外一半我会还给你,不过我还有一个条件。”

    找不到束于民,这砸公司的损失必须得立即得到挽回补充,姜淳一要用最短的时间重建唯字娱乐,所以他需要一部分,但他不会黑心的全要,另外一部分,他需要与暗标交换另外的条件。

    “什么条件?”

    “我想知道你的上线信息,加盟你们,我对你们研制的那个药品很感兴趣。对了,你之前不是想让我取代束于民,代替他的位置么?之前我没考虑好,现在考虑好了,我同意这个建议。”

    暗标是一个引线,要他的命没用,他需要的是通过暗标更深入的了解他被后的组织,了解他们所制造的那种药丸。找到幕后大BOSS。

    “你到底是什么人?想要做什么?”

    暗标突然警惕了起来,抬眼看向姜淳一。

    “我的目的是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命现在在我手里。你们做雇佣兵的,应该没有必要太忠心吧?噢,我知道,你肯定会担心你如果说出什么你的上线会不会找你麻烦。但现在的问题是,如果你要是再不说点儿什么,你就会变成干尸了。”

    姜淳一耸了耸肩,他都不需要再对暗标进行特殊逼供什么的,因为暗标现在的状态就是在接受刑罚的状态,他的每一刻拖延,都是生命的消逝。

    “好,我告诉你。但我说完,你必须马上帮我报警,并保护着我,让警察把我带走。”

    “没问题。”

    姜淳一掏出了手机,按出了报警电话,随时准备拨出。

    他知道暗标这样做的意图,他是不相信自己能救他。觉得相信他,还不如相信警察。只要他到时向警察随便吐露一些他所掌握的内幕,警察肯定就会派人把他重点保护起来,按照惯例,警察也送他去治疗,等他伤势止住,以他的手段,自有办法脱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