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玄幻奇幻 > 大千劫主 > 第六百二十九章 谁敢杀我夫君?
    第六百二十八章 强者各自降临

    说到最后,四大菩萨,已然是杀意毕露。

    当那一股杀意席卷而出,整个世界都像是要崩坏一般,虚空顿时诞生出一道道恐怖的裂纹。

    “不好!”

    天老的声音刚刚传出,只见天地之间忽然黑光弥漫,一道道恐怖的深邃光芒缠卷天空,一口巨大的铜棺,顿时朝四大菩萨自动砸来。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这种变化,四大菩萨更是变色,娑婆菩萨一掌轻轻拍出,只见天地之间佛光涌动,无数梵文化作规则,一声声禅唱自动响起,直接朝黑色铜棺而去。

    只是这恐怖到极致的一掌,却直接被黑光吞噬,铜棺轻轻一颤,发出一声叹息。

    “唉!”

    叹息之声响彻天地,只见那棺盖忽然打开,露出内里无穷无尽的黑暗,深邃到极致。

    一道道黑光澎湃而起,如污水一般在空中涌动,化作一道薄膜,竟然把众人全部包裹了起来。

    “这铜棺......”

    娑婆菩萨轻呼出声,不禁道:“很古怪,竟然完全看不透!”

    摩柯菩萨也不禁道:“明明就这么大,却像是看不到底一般。”

    迦叶菩萨摇头道:“不管,看样子它只是保护这些蝼蚁而已,先杀了那个异数再说,否则伟大的觉者还未真正觉醒,恐怕真的会出事!”

    “好!”

    竺光菩萨闻言,金色的身影直接消失在了天地之间。

    而道德真人一声怒吼,大手朝虚空一抓,只见空间寸寸崩碎,一道金色的身影顿时被逼了出来。

    他沉声道:“无论他是谁!要杀我神魔大陆的人,也轮不到你们出手!”

    他全身散发着无与伦比的光芒,一道道恐怖的道韵缠绕在天地之间,傲然道:“我神魔大陆,历史悠久,强者如星辰无尽,你外界之人在这里杀人,我等尊严何在?”

    摩柯菩萨轻笑道:“一个满地蝼蚁的世界,亏你这么重视,好歹你也是成道者了,目光应该长远一点吧?这些蝼蚁值得你护?”

    听到此话,无数人惭愧无比,朝不禁缓缓低头。

    他们不得不承认,自己在无量界的强者面前,的确若如蝼蚁,甚至性命都要靠着一口棺材来护佑。

    而道德真人只是轻轻摇头,缓缓道:“你错了。”

    摩柯菩萨微愣,眯眼道:“怎么说?”

    道德真人道:“你看他们是蝼蚁?而我绝不这么认为!只因我当年,也和他们一般,从淬体之境开始,一步一步往上,凝神、极变、寂灭、生死、轮回。每一个阶段我都经历,我也曾为此付出代价,无数年,才走到如今这个位置。”

    他大声道:“你看他们弱小如蝼蚁?但你有没有想过,就是这些人里面,在数百年后,数千年后,他们也可能有成道者出现!我们是现在的强者,他们!是未来的强者!他们的路,比我们更加宽敞!”

    此话一出,无数人,豁然抬头,直直朝道德真人望去。

    一个个男儿热泪盈眶,不禁大吼而出,全身青筋暴现,脸色通红。

    在这个时刻,他们是多么需要这样一个肯定啊!

    面对了无数次大战,每一次大战都完全证明自己实在弱小,但此刻道德真人一番话,让他们竟颇有痛哭流涕之感。

    他们是现在的强者!

    而我们!是未来的强者啊!

    一个个人都双拳紧握,捏得骨骼啪啪作响!

    而摩柯菩萨,却是轻笑出声:“呵呵!说得义愤填膺,说得义正辞严,事实上,只是一些煽动性的话语而已。为的,不过是收揽人心罢了。”

    道德真人摇头道:“我道德,无教无派,为何收揽人心?”

    娑婆菩萨轻轻道:“不必再说了,你一人,无法挡住我们。”

    “那再加上我呢!”

    一声暴喝忽然传遍大地,声音震得众人血气翻涌,不禁抬头一望。只见峡谷之上,忽然杀意惊天,一道恐怖的蓝光骤然从天插来,刺破重重虚空,骤然插进了大地之中。

    风烟俱尽,无数人脸色惊变,这赫然是一根高达万丈的神草,通体为蓝色,但杀芒毕露,死气无尽,散发着无与伦比的力量。

    “死魂草?天地神物竟然被祭炼成了神宝?”

    迦叶菩萨轻哼一声,不禁道:“顶上开三花,向死而生,阴阳极变,所以神物转化为神宝。”

    “不错!就是顶上开三花!”

    暴喝之声传遍天地,只见一道黑光忽然激射而来,化作一个巨大的骷髅脑袋,静静悬在了天地之间。

    绝夏已然眯眼沉声道:“尸祖!”

    白虎圣君冷冷一哼,不禁道:“可不就是那尸族先祖么?”

    而四下之人,脸色也是苍白无比。

    尸祖,这个名字实在太熟悉了,或许这也不是名字,但他的称呼早已名震天下。

    他是天地间第一具觉醒的尸体,成灵之后,自创御尸之术,御鬼之术,修行鬼道,尸道,踏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地。

    数千年前,据说他已然有资格冲击无上不朽,只是最后终究失败了。

    但无论如何,他依旧是这片天地最伟大的强者之一,他开创了一种道,他终究会成为武道明灯之一。

    竺光菩萨眼中金芒湛湛,摇头道:“原来是一死物,连身体都没有,我佛光倾轧而下,顷刻之间要你化作灰飞。”

    骷髅头足有十丈之高,恰好和摩柯菩萨法身差不多,沙哑的声音缓缓传出:“我要立真身,只在瞬息间,不过无数年来的经历告诉我,意志远远比身体更加重要而已。”

    迦叶菩萨道:“可惜你终究只是死物,我佛光普照,天克与你,你不是我的对手。”

    “无知之徒。”

    尸祖冷冷一哼,不禁道:“阴阳轮转,不尽不休,所谓克制,实乃相生相克皆有。月可破乌云,云可遮天月,当黑暗强大到极致时,光明,也就不值一提了。”

    娑婆菩萨轻轻道:“你们两人,足够挡住我们?”

    “咳咳!不好意思,我、我来晚了。”

    一声尴尬的咳嗽忽然响起,只见一个身穿黑袍的老者从虚空之中飞下,须发花白,表情猥琐,稳稳落在了众人之间。

    他不禁干笑道:“你们、你们继续啊!别管我,我只是来送东西的。”

    话音落下,顾南风已然忍不住大叫出声:“尹老头,你狗日的现在才来!果然是老滑头,狡猾得很。”

    尹老头连忙摆手道:“不管我的事啊!老头子我身体不好,根本走不快,现在能来已经不容易了。”

    天眼虎皱眉道:“你给谁送东西?”

    “他给我送东西!”

    一个冷漠的声音忽然响起,传遍了整个大地,只见峡谷之上金芒闪烁,王气横生,一直金色的大手忽然朝下伸来,轻轻一挥,一股无法形容的力量已然席卷而出。

    只见尹老头怀中光芒爆射,一座正八边形宝塔顿时飞天而起,化作千丈塔身,散发无尽规则,竟然直接朝四大菩萨镇压而去。

    竺光菩萨右手一挥,轻轻撑住这黑色的宝塔,沉声道:“要镇压我们,这恐怕不够,除非是你们神魔大陆的玲珑时空塔亲至,其他的,都不行!”

    一个伟岸的身影踩在塔顶,身穿金色龙袍,头戴赤金发冠,满脸横怒,王气激荡,赫然便是那神族老祖,轩辕明宗!

    而这漆黑耸立的高塔,赫然便是神都学院的神宝院长楼。

    轩辕阔眉头微皱,眼中星辰旋绕,不禁缓缓道:“明宗老祖,未曾斩道。”

    盖幽沉声道:“五大衰竭皆渡,已然站在了斩道门口,但就是迟迟无法踏进去。”

    轩辕阔道:“这一步至关重要,虽然有神宝,他依旧挡不住一位菩萨。这一战,难。”

    而就在此时,天衍大阵之中,韩秋忽然发出一声闷哼,一口鲜血再次喷出,整个脸都变得苍白了起来。

    这当然是一件好事,脸色苍白,总比之前的金色好。

    辜雀连忙扶住她的身体,不禁轻轻道:“韩秋!你怎么样?现在什么情况?”

    韩秋眼中的金芒暂时褪去,她的意志占据了思想的上风,缓缓朝辜雀看来。

    这一眼看来,她顿时就看到了辜雀额头之上的两道黑纹。

    瞳孔一阵紧缩,她忽然再次吐出一口鲜血,整个人虚弱到了极致。

    辜雀尝试着给她输入元气,但却发现她依旧无法吸收。

    韩秋缓缓伸出了手,缓缓朝辜雀的脸摸来。

    辜雀没有动,只是心在颤抖。

    韩秋的脸上并没有表情,她的眼神深邃得可怕,手指触摸到了辜雀额头的两道魔纹,不禁缓缓道:“值得么?”

    辜雀毫不犹豫道:“值得。”

    韩秋道:“可是,我并不一定可以打败他。”

    辜雀道:“你一定可以打败他!”

    韩秋没有再说话,只是缓缓朝四周看去。

    她看到了道德真人,看到了轩辕明宗,看到了尸祖。他还看到了无量界四大菩萨,三大神僧,还有轩辕阔、盖幽、白虎圣君、绝夏......

    无数的强者汇聚在这万里大峡谷之中,可谓是万年来第一次。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

    是辜雀的力量,辜雀的影响,将他们全部召集了过来。

    他都是为了救自己。

    这么多人啊!

    韩秋缓缓闭上了眼,在众人的围观下,她忽然站了起来,脚踩虚空,大步朝四大菩萨走去!

    辜雀吓得脸色一变,不禁急道:“你要干什么!”

    韩秋没有说话,而是停了下来。

    身影笔直,悬于空中,摇摇看着四大菩萨。

    四大菩萨也皱着眉头,双手合十看着她。

    韩秋忽然睁开了双眼!

    眼中不是那璀璨的金芒,也不是清澈的瞳孔,而是那无穷无尽,妖冶无比的恐怖蓝光!

    蓝光深邃如宇宙,璀璨如日月,配合着韩秋冷漠的表情,所有人都不禁变色。

    她忽然张开嘴,轻轻道:“你们真的以为,他可以征服我吗?”

    声音平静,没有任何感情,像是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

    四大菩萨脸色同时一变,还未说话,韩秋的身影,已然直直倒了下去。

    倒在了辜雀的怀中。

    隔了也不知多久,竺光菩萨才干涩道:“破妄之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