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玄幻奇幻 > 恐怖神话 > 第56章 八难
    “施主,茫茫人海之中,我们竟然还能再次见面,这真是缘分啊。”

    眼前这个脑壳贼亮贼亮,脸上总是挂着惹人生厌的笑容的大光头,正是前不久宁休在动车上碰到的那个光头男,只是此时的他竟是披了一件大红袈裟,做了和尚打扮,正好将他那一身夸张的纹身遮挡住。

    社会混混就此摇身一变,成了佛家大师。

    宁休看了这光头和尚一眼,手中符箓悄无声息地收起,冷声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刚才已经说了,我们是有缘人啊,是老天......”

    话还未说完,只听得“嗖”的一声破空声响起,光头和尚脸色大变,连忙侧身躲避。

    铛!

    一柄匕首直接插在他先前所站方位的那堵墙上,刀柄仍在不停地颤动着。

    光头和尚回头看了一眼,额头渗出一滴冷汗,连忙改口道:“我听附近的人说这里闹鬼,想着反正没事便过来看看,恰好看到这里头鬼气滔天,便赶了过来,接下来的事情你也看到了......”

    宁休才不信这和尚的鬼话,这世上哪有这么凑巧的事情,他什么时候来抓鬼不好,非要等到今天。

    而且就算他说的是真的,在他看来遇见并不都代表缘分,还有一部分宁休习惯将其称为是劫数,而在他看来眼前这个显然就属于后者。

    他的视线开始从光头和尚身上移开,落在不远处地上的那颗佛珠身上,光头和尚自身不过练气小成,方才他就是靠着这佛珠才将那厉鬼肚子破开。

    注意到宁休的目光,光头和尚还以为对方是在嫌他多管闲事,不由得有些惴惴道:“方才我见那厉鬼膨胀到最后,已经超出他的极限,随时都要爆炸,一时没有忍住就出手了,实在是不好意思。”

    厉鬼吞噬也是有其极限所在,确实如光头男所讲的一样,方才这厉鬼虽然气息在不断膨胀,可到最后已经完全超出他的极限。

    就像是一个充满气的气球,随便一戳就会爆炸,这本就是在宁休抢夺黑袍男养魂铃前就已经预想好的事情。

    因此方才即使没有这光头和尚,仍是同样的结果。

    光头和尚的出现只不过是抢走了宁休表现的机会罢了,如果他没来的话,就会换成宁休手持符剑,一剑破开厉鬼肚子,释放百鬼的画面。

    看到宁休不置可否的样子,光头和尚变得更加心虚。

    “这佛珠......”

    听到突然响起的声音,光头和尚脸色一喜,连忙开口回答道:“这念珠是我师父留给我的法器,是由百年菩提子所铸,后作为我师父的携行器随身携带,日夜受到佛法熏陶,渐染佛性......”

    宁休不过只是随口一问,光头和尚便是巴拉巴拉讲上一大堆,从这佛珠是如何来的,用什么材料所铸造,一直讲到它的作用,讲得是那个眉飞色舞。

    看到对方这个样子,宁休不由皱了皱眉,原本想要开口问的话,又是咽了回去。

    光头和尚捡起地上的佛珠,用僧袍擦了擦,重新将其收了起来,抬头看着宁休开口笑道:“说了这么久,还没有自我介绍呢,贫僧八难,见过施主,这已经是我们第二次见面了。”

    “八难”是佛教用语,是指不得遇佛、不闻正法的八种障难。

    佛经上经常说,一切众生最严重的灾难、最大的灾难是没有机会闻佛法。换句话说,三途地狱灾难都小,都不是真正严重的灾难,真正严重灾难是没有机缘闻佛法。

    佛教认为,只有闻佛法才有解脱的可能,也就是才有永脱轮回、超越十法界的可能。如果不闻佛法,肯定不能脱离轮回,所以佛称这是大灾大难。

    一般宗教讲的世界末日,在佛教看来反而是小事一桩。

    因此宁休实在是想不通为什么会有人愿意将这两个字取做法号,忍不住开口询问。

    哪知八难和尚作为一个和尚压根就不知道这些佛教典籍。

    “我师父说我起床难、做早课难、挑水难、做饭难、吃饭难、睡觉难、戒女色难、戒杀生难,因此叫我八难。”

    说到这,他停顿了一下,露出不太肯定的模样,显然就连他自己也有些不相信这个说法。

    而听了宁休的解释之后,更是直接恼羞成怒道:“我那死鬼师父肯定是嫉妒我佛性深厚,与佛有缘,怕我抢了他金山寺主持的位置,这才给我取了这么个法号。不行,下次见面非要让他帮我给改了不成。”

    看着八难和尚这时而逗逼时而认真的模样,宁休实在是分不清对方什么时候是在隐藏真实的自己。

    凭他现在的精神修为,竟完全看不出对方的异常,难道这本就是八难和尚真实模样,一切都是自己多想了。

    宁休摇了摇头,抬头朝张美琪她们看去,原本心中还有些担忧,想着她们两个女孩子该吓坏了才是,别日后留下什么心理阴影什么的。

    哪知张美琪这丫头刚从危险中脱离出来,就开始对着她手中的镜头不断说着话,看样子竟是在和直播间里的粉丝在沟通。

    张美琪也不清楚直播间的信号是什么时候恢复的,听到手机传来的声响,这才反应过来,扫了一眼,发现满屏幕全是担心她的留言。

    看到这,她心头一暖,开始回应起来。

    也就是宁休方才看到的那一幕,而一旁的宋清雅显然还没从震惊中醒过神来,直到宁休走到她身前,开口询问,这才回过神来。只是看她那一惊一乍的模样,显然今晚这个事情对她的冲击十分的大。

    而且宋清雅看宁休的眼神都完全变了,眼里满是畏惧。

    宁休淡淡看了宋清雅一眼,转身看着张美琪。

    “哥......”

    感受到宁休的目光,张美琪抬起头看着他,弱弱地喊了一声“哥”,像是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

    “好了,现在可以和你哥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吧?”宁休一把夺走张美琪手中的手机,笑着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