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女频频道 > 重生之军嫂奋斗史 > 第三百零一章 疏远
    “舅舅他们不是渔民吗?也做起布料买卖了?别是什么投机倒把吧?”刘好好半开玩笑地说道。

    “你可别胡说!”程招娣一脸紧张地看看四周,神秘兮兮地说,“他们亭江生产队都在做这些,也不知道那些东西是从哪儿来的,有的人说是从海上运过来的,现在很多人都去亭江买布呢。”

    “这可是犯法的啊,要是被查出来了,舅舅他们可怎么办?”刘好好皱着眉头,“阿妈,你可得好好劝劝他们,犯法的事儿咱们千万不能干啊。”

    程招娣心里也明白自己兄弟做的事是会被抓起来的,但还是抱着侥幸心理,“我哪里能劝得动他们,他们苦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有了指望,不让他们做这个,能让他们做什么呢?总不能再让他们都受穷,何况他们整个生产队都在做这种事,那么多人都敢做,出不了事的。”

    “既然劝不了,那我们就少和他们来往,我猜肯定有人托你去找舅舅他们买布吧?”刘好好了然地看着她。

    程招娣嗫嚅了半天,神色黯然,“我也是好心想要帮人,现在娶亲的彩礼要那种颜色鲜亮的花布,咱们布票本来就少,布又都是那种土布,人家早就看不上了,所以在想娶亲的人都只好去亭江买布,他们没有门路,我也就是在里头搭把手传个话而已。”

    刘好好听得暗自心惊,看来亭江这门产业是越做越大了,就连老实的程招娣也不由自主地卷了进去,“阿妈,舅舅们这事儿要是被查出来,你也是帮凶共犯,也是会被抓去坐牢的啊。”

    程招娣吓得脸都白了,“我什么都没做,就是递个话啊,乡里乡亲的,谁都知道我是亭江的姑娘,总不能这情面都不给吧?”

    “递话的就是帮凶,你要是真做了什么,那就是主犯了,别说坐牢了,挨枪子儿都有可能。”刘好好神情凝重,半点都不像是在开玩笑,成功吓住了胆小的程招娣。

    “舅舅们做的事见不得光,迟早要出事的,咱们可不能跟着他们一条道走到黑。他们得到的好处,咱们半点也不沾惹,免得今后惹人说闲话,我这次固然考得好,有不少人羡慕我,但更多的人眼红咱们家,就等着咱们犯错呢,这个节骨眼上可不能被人揪到小辫子了。”

    “好处?你指望那一家白眼狼能给咱们什么好处?”程招娣还没来得及答应,刘长生就冷笑起来,“他们现在手里是宽裕了,可你自己问问你阿妈,他们漏过半点好处给我们了吗?三天两头叫你阿妈回去,又要使唤她,又在她面前炫耀,还净说些酸话,真够恶心的!”

    刘好好之前也听刘向上说过程龙那几个人暴发户般的做派,对程家亲戚她是一点好感也没有。

    “咱们过去帮了他们那么多,他们非但不感恩,还这么对我们,阿妈,你要是再和他们走得太近,可就伤了我们全家人的心了。”

    “我有什么办法?我也姓程,你们这些姓刘的,就是觉得我恶心!”程招娣这段时间也没少受刘长生的奚落,心里委屈难当,被刘好好一吓,又抽抽搭搭地哭了起来,她心里是真苦真委屈,这几个孩子都是她肚子里爬出来的,可没有一个贴心的,全家上下都只把她当作外人,枉她掏心掏肺地疼爱他们一场。

    “阿妈,你是程家的嫁出门去的女儿,他们已经没把你当一家人看了,你也别巴巴地凑上去说是程家人,你是我们的阿妈,是刘家的媳妇儿,你和我们才是真正的一家人,你怎么自己和我们见外了?”刘好好说话温柔中带着不容置疑的强势。

    “咱们一家人,谁也离不开谁。你不能只顾着自己的感受,你得为你的儿女们着想,和程家走得太近,迟早要连累我和他们三个。你想想看,庄家向来嫉恶如仇,要是知道我们也犯了法,绝对是要和我们断得干干净净的,还有我和他们仨的前程,本来是都可以进城吃公粮的,你要是出事坐牢了,我们就得前途尽毁,不仅要一辈子种地,说不定还得像陈瞎子一家那样被人看不起。为了程家,你害了四个孩子,你觉得这笔账划算吗?”

    刘好好把话说得很严重,不仅成功吓到了程招娣,连刘长生都被吓到了。

    刘长生恶狠狠地瞪着程招娣,“你今后要是再敢回那个家,我非打断你的腿不可!有他们没我,有我就没他们!”

    “我真不是为了程家,我就是碍不过乡亲们的情面……”程招娣连连喊冤。

    “也没什么情面是碍不过的,你就说程家嫌弃咱们大目生产队穷,和我们闹翻了,咱们和程家已经不来往了,这话传出去,自然不会有人再过来为难你,如果真有人那么不识趣,你哭就是了,保管他们再也没法开口。”刘好好给她出了个主意,反正程招娣的哭功了得,那眼泪说掉就能掉,就连她都自愧不如。

    “总而言之,程家那里是绝对不能再来往了。他们亭江做得这么猖狂,上头肯定注意到了,说不定就等着把他们一网打尽呢。”刘好好给她透了个底。

    程招娣的脸色煞白,“上头要抓你舅舅他们了?”

    “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他们犯了法,被抓是迟早的事儿,你要是能把他们劝服收手了,说不定还能争取一个宽大处理,可问题是他们能听你的吗?其实他们明知道自己有可能被抓,还是大着胆子去做这种事,就说明他们已经被钱迷了眼,什么都不管不顾了,这个时候咱们只能管好自己,千万别被他们给拖下水去。”

    “好好说的对,”刘长生咬着牙,“你要是再向着你娘家,索性就滚回你娘家去,别祸害了我儿子。”

    程招娣本来就胆小,在刘长生和刘好好的软硬兼施之下,吓得一句话都不敢反驳,毕竟她也是为人母的人,想到娘家人在做犯法的事儿,有可能连累到自己的几个孩子,就算她再偏向娘家,也不敢再生出和他们亲近的念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