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女频频道 > 公主驯马记 > 第163章 丘山卫
    良久后,跪着的人当中,有一人起身问道:“敢问女公子所言,可是当真?”

    “自然当真。”越慕言立刻接道:“若你不愿成为我的亲兵,就此离去,也不会有人为难于你。以后你若是觉得,自己被人薄待了,只管来问我这个女公子,是不是暗地里为难你了。”

    那人闻言,便抱拳道:“女公子心胸豁达,在下心生佩服。只是在下只愿上阵杀敌,不想安然的居于后方。因此,还请女公子恕罪,在下不愿成为女公子的亲兵。”

    哦豁,很会说话嘛。

    越慕言含笑点头:“我也不愿抢了父亲的悍将,既然如此,那你便就此离去吧,我不会怪罪于你。”

    那人弯腰抱拳:“多谢女公子,在下告辞。”说完便大步离开了此地。

    淡淡的看那人一眼,越慕言收回视线,朝众人问道:“怎么样?还有人要离开么,再迟疑本女公子可不想再等了。”

    这话一出,又站起了四人。

    “女公子,在下告辞。”

    “告辞。”

    很快,又陆陆续续的离开了数人。

    周寻的脸色难看的不行,这些人真是好大的胆子,当真是见女公子年幼,就如此放肆了起来。

    越慕言却浑然没当回事,一直都笑眯眯的看着。

    大约走了十几人后,满场静谧无声,再无人起身离开。

    直到这时,越慕言再一次开口道:“现在留在这里的人,都是我的亲兵,你们是丘山卫!”

    是的,之前走神那么久,她不仅在想,要给自己的亲兵们,设计一款看起来就很吊炸天的服装,还给他们想了个名号。

    丘山卫,以山岳为名,够气魄吧。比女公子亲兵听起来,要高大上档次多了。

    闻言,有一人机灵的高块呼道:“丘山卫,拜见女公子!”

    “丘山卫,拜见女公子!”

    有人见势立刻跟从,几声后,百多数人齐齐高呼。

    “丘山卫,拜见女公子!”

    越慕言轻轻的笑了。

    如此气势。

    一边的周寻,真是不得不佩服。明面上,她好像很好说话的,让人有了选择,但是实际上,她是把不愿留下的人给剔了出去。

    而剩下的人,一直都被她这个年幼的女公子,给牵着鼻子走。

    场中的走势,都在她的掌握之中。

    越慕言侧过头,就发现周寻眼神复杂的看着她。

    她也不深究,直接道:“那么,他们我就交给周护军来调教了,一个月后,我要看到一个不一样的丘山卫。”

    “一个月,时间上有些勉强。”周寻淡声道。

    勉强?

    越慕言歪着头道:“不这样,也显不出你的本事来啊。何况,你总要回我父亲身边去。如果你觉得时间短的话,那再多花几个月的时候,我也无所谓啊。”

    周寻嘴角一抽,声音坚定的道:“女公子放心,一个月以后,这些人定能脱胎换骨。”女公子,他实在有些招架不住。可以的话,他还是希望,能够快一点回到主上的身边。

    “甚好甚好。”越慕言笑眯了眼:“我就知道,这事周护军一定办的到。”

    今天这场会面,越秉言并没有在场,就是担心自己在的话,反而弱了女儿的气势。

    过后听闻了这些事后,当真是以她为傲。知道她为亲兵们,命名为丘山卫后,便特意为她刻了一枚玉印。

    拿到那枚玉印后,越慕言沾了些红泥,在纸上轻轻一压后,上面就显出几个字来。

    丘山公子。

    “这个不错啊,以后就拿这个当印信了。”越慕言乐滋滋的道。

    被编入亲兵的戚生,此时也在,闻言道:“那商铺也都以此,为主子的印信吧。万老将那些铺子经营的还不错,商会的人已经找上门,已经有资格加入商会了。”

    最近她运势不错啊。

    越慕言这样想着,问道:“那到时候就让万老出面便可,商队也要尽快弄起来。若是银钱不趁手,便让人去取藏在鹿城的财物。”

    “是。”戚生应声后又道:“主子,府上传来消息,你吩咐的事,季管家已经查出来眉目了。”

    “嗯,知道了,明天我会回去一趟。”

    一想到这事,越慕言就忍不住叹息,越瀚真的太可惜了,那样乖巧懂事的孩子啊。

    不过她也反应过来,她爹回来后,对于这事就没问过一句。这事他不可能不知道,但是直到现在,他都不置一词,好像完全把事情交由她来处理,一点也不担心的模样。

    听戚生带来的消息,似乎知晓她爹回来后,温、任两家,已经不止一次想要求见了。

    因为过了这么长时间,他们哪能发觉不了,云、兰二位夫人出了事,处于被禁足的状态。可是他们见不到人,她们也传不出消息,直到现在,都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温家还好,兰夫人送回家的信,让温家还猜到点眉目。心想此事自家女儿,在其中并没有参一手,那么事情应该不大。

    而任家就是完全被蒙在鼓里,全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任千云偏又是家中,最得宠的女儿,一时间任家急的都求到了女公子那里。

    想从女公子这边,问问发生了什么事。

    戚生还带了一份礼单,上面都是任家送的东西。

    “东西都收下。”越慕言正处于缺钱的的时候,见了那份厚重的礼单,立刻就决定收下。

    不过收了东西,那就要有所回应啊。

    想了想,她对戚生道:“把消息传回去,让任家不要担心,云夫人和瀚弟都没有事,过一段时间就好了,让他们不要乱打听。”

    “对了。”

    越慕言忽然又道:“若是温家也跑来问口风的话,就含糊其词的,把事情说的严重一些。若是再问,就为难的不说话。”

    “等他们给出个好价格,再稍稍透露些吧。”

    温家世代盘踞宜阳,不知道收敛了多少钱粮,她能抠一点是一点。

    此举虽然有失厚道,不过她却一点没觉得不好意思。等从季管家里听到始末,温家还要再大出血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