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电影教师 > 第888章 英雄所见略同
    “郭珍对倪旎她们的训练非常有针对性,也非常有效;倪旎对玉墨这个角色认识非常深,对角色的理解也非常透彻,而且她花了很长时间来作准备。倪旎不能入戏不是技术问题,而是心理问题。倪旎这个女孩心思比较重,想得比较多,尤其是在面对克鲁斯的时候,她想得就更多了,担心自己演不好,对自己信心不足,这导致她心理出现了问题。”

    张然不紧不慢地道:“拜台仪式是我对倪旎施加的心理暗示,前面双手合十,进行参拜,是真的在拜台;后面让她双手打开,那是在让她做放松练习。其实瑜伽,以及木偶、放大缩小练习等方法也能够起到相同的作用。但倪旎本身在练瑜伽,又学过木偶练习这些放松方法。我如果让她做这些,她就知道我是在让她放松,拜台只是个幌子,就很难起到心理暗示的作用,所以,我用了亚历山大技法。”

    张一谋好奇地问道:“亚历山大技法是什么?”

    张然解释道:“亚历山大技巧是在西方特别流行的健康学,专门研究肌肉和健康的关系。使用亚历山大技巧能够让人学会如何摒弃错误的姿势习惯,增加自我意识,在正确思维的带领下恢复人最自然的平衡状态。由于放松效果非常好,很多演员、歌手、舞蹈演员都会使用亚历山大技巧,甚至在上舞台前都会进行相应的练习。现在西方表演流派中的很多形体训练,以及放松训练,比如木偶练习、放大缩小练习都是从亚历山大技法演化来的。”

    “原来是这样。”张艺谋对亚历山大技法并不感兴趣,他更想知道张然是如何让倪旎入戏的,效果怎么会这么好,“那倪旎到底是怎么入戏的呢?”

    张然笑了笑,继续往下讲:“倪旎不知道亚历山大技法,再加上我选的是形式感特强的星形动作,她以为这是拜台仪式的一部分,并不知道这是让人放松的形体训练。由于在拜台之前,我告诉她演员源自于巫觋,拜台能够得到神灵庇护;还告诉她,张婧初、以及我带的学生都会进行拜台仪式,而且拜台后效果非常好。等倪旎拜完台,她感觉特别轻松,就非常吃惊,觉得自己好像真的得到神灵庇护了。当然,她内心未必真的相信神灵,但由于我之前对她施加了心理暗示,在她潜意识里还是相信拜台之后真的能够演好,她的信念感也提升了。这样一来,她在面对克鲁斯的时候,就变得从容很多,就能够正常入戏,自然就顺利的把这场戏演出来了!”

    张一谋会演戏,而且是大陆第一位A类电影节影帝,他知道演员表演涉及到心理学,但从来没有见过谁能够把心理技巧应用到这种程度,他对张然简直佩服得五体投地:“真是神乎其技,太厉害了!”他笑着道:“要不你在剧组多呆几天,帮我多指导指导演员。十三钗和女学生的演员都是新人,都是第一次演戏,要是有你对她们进行指导,我拍戏就容易多了!”

    张然哈哈笑道:“我说你为什么让我来探班,原来是想让我给你打工啊!”笑过之后,他摇了摇头道:“我马上要为自己新电影作准备了,不能久留。这样吧,我用一周的时间帮你对新人演员进行一点辅导!”

    “那麻烦你了!”张一谋听到张然愿意帮自己辅导演员心头一喜,随即又好奇地问道,“你的新片选定了吗?是什么样的故事?”

    “早就选定了!”张然笑着道,“李安最近在拍《少年派的奇幻漂》,讲一个少年和一头老虎的故事,我这部戏恰好相反,是讲一个老头和一只狗的故事。《少年派的奇幻漂》准备拍成3D,我的新片也准备拍成3D!”

    张一谋听到这里不由笑了起来:“李安年纪不小,他拍的是少年,而你年纪轻轻,却拍起了老头,这事实在有意思。不过我更好奇的是,在这种新片中你又会进行哪些技新的尝试呢?”

    张然轻松地道:“我想把这部新片拍得特别中国,拍成一部水墨风格的电影!”

    张一谋一怔,随即笑了起来:“其实我也有相同想法,北平奥运会之后,我就一直在想,可以拍一部拥有中国水墨画意境的电影,没想到让你抢先了!”

    张然微微一怔,随即大笑起来:“我也是在北平奥运会之后产生的这个想法,看来我们是英雄所见略同啊!”

    时间过得很快,在剧组工作人员和演员的共同努力之下,《金陵十三钗》今天的拍摄任务顺利完成。张一谋宣布收工,然后带头鼓掌,剧组工作人员也都纷纷起身鼓掌,对演员们今天的工作进行肯定。张然微微点了点头,这掌声和鼓励对倪旎她们这样的新人来说非常重要,能够增强她们的信心,老谋子果然是很懂演员的。

    晚上,张然和张一谋在酒店观看了《金陵十三钗》已经完成的镜头。就已经拍摄的镜头来看,《金陵十三钗》在人物塑造、艺术风格等方面跟上一世基本一致,不过这次的版本有个地方不同,电影中一直强调女学生是孩子。比如十三钗和女学生吵起来的时候,就有人劝,不要跟小孩子一般见识。

    《金陵十三钗》讲的是大屠杀来临时,一群中国男人站出来保护女性,当这些男人死光后,这个时候被保护人中的成年女性站了出来,舍身保护未成年的女孩子们。这个故事本身是很有意义的故事,但电影上映后,有部分人故意曲解,说什么妓女换处.女,妓女换女学生,甚至提出人生而平等,妓女的生命就不如女学生重要吗?

    其实按照这种逻辑,电影《泰坦尼克》中让妇女儿童先走就是错误的,难道男人和老人的命就不如妇女儿童重要吗?

    正因为知道有些人会拿这个说事,张然才不希望观众被这些人给带歪了,所以,就建议张一谋在电影中要强调这些女学生是孩子,她们只有十二三岁,让观众明白《金陵十三钗》是一群成年人前赴后继保护一群孩子的故事。

    张一谋的电影不管好坏都有人骂,从《红高粱》开始一直被骂到了现在,而且是从各种不同的角度骂。在听到的张然的建议后,张一谋觉得“首文界”拿这个说事的可能性确实很大,就听取了张然的建议,在电影中反复强调女学生还是孩子。

    聊了一阵电影,张然突然想起下午庞丽微给自己说的事,便问道:“老谋,我听说张纬平三番两次让你加床.戏,让玉墨在赴死前与约翰上床?”

    “是小庞对你说的吧,这个小庞!”张一谋摇了摇头,有些无奈地道,“张纬平是让我加床.戏,说了几次,前天晚上把他叫到餐厅单间里反复说,他说剧本他看了,这场戏如果玉墨和约翰不上个床他都觉得扫兴。”

    张然皱眉道:“你是怎么想的?”

    张一谋叹了口气,道:“我觉得在这里加床戏有点多余,不符合当时人物的状态,有点画蛇添足!”

    张然也是这种感觉,其实看过《金陵十三钗》的人大多都有这种感觉,这段床.戏完全没有必要,就道:“反应屠杀的电影不是不能有床戏,关键在于有没有必要。《辛德勒的名单》是大屠杀题材,就有床戏。辛德勒雇用的一个犹太人被杀了,他在质问德国军官后,紧接着就是床戏,这是辛德勒内心愤怒情绪的发泄;同时,由于斯坦被抓,辛德勒又不得不中断床事救人,能够展现事态紧急,所以,床.戏是必要的。在《金陵十三钗》中,玉墨赴死前加床.戏能展现事态紧急吗?不但不能,反而会让观众觉得奇怪,都生死关头了,还在想着上床,更重要的是床戏让约翰的高尚情操大打折扣。”

    这话张然本来不想说,最终还是说了出来:“张纬平加床戏是想以此做宣传噱头,因为《金陵十三钗》成本很高,风险很大。不过张纬平错了,越是这样的大制作,越应该宣传电影的品质,靠精良的制作吸引观众,床戏这种噱头太低端了。难道《金陵十三钗》就拿不出手,只能靠这种庸俗的噱头来吸引观众吗?”

    张一谋跟张纬平合作多年,也知道张纬平是想拿这个做宣传的噱头:“我也是这么想的,电影可说的地方很多,没有要拿这个来炒作,所以,我一直没有答应他!”

    张然郑重地道:“电影是展现南京大屠杀的,要是拿床戏做宣传噱头,不要说其他人,就是我在情感上都无法接受。张纬平要是再跟你谈,要求你加床.戏,你就说我不同意。要是张纬平有意见,就让他来找我,让他跟我谈!”

    张一谋心里顿时松了口气,张纬平是很怕张然的,张然既然发话了,张纬平根本不敢多说什么,床戏的事就顺利解决了。他心里对张然是十分感激,就道:“张然,谢谢!”

    张然摆了摆手道:“跟我就别这么客气了!”

    在随后的一周里,张然就呆在《金陵十三钗》剧组,除了跟张一谋讨论电影外,剩下的时间他基本上都在指导剧组的演员。

    一周的时间,张然不可能教什么高深的技巧,也不可能对倪旎她们做什么特别的训练。表演讲的是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靠的是积累。他能做的就是进行心理辅导,提升倪旎她们的信心,提升她们的信念感,让她们将郭珍的训练成果最大程度的发挥出来。

    张然是中国最红最火的导演,是很多演员心中的偶像,当张然通过心理暗示,以及诚挚的语言告诉倪旎她们,你们有天赋,有成为优秀演员的潜质;倪旎她们自然是信心大增。

    演员有了自信心,就可以把各种外来刺激转化为能量;倪旎她们在获得了足够的信心之后,在表演的时候都将自己最高水平发挥了出来,整个表演鲜活了不少。

    张一谋对此极为满意,请张然帮忙果然是不对,可惜张然在呆了一周后,就飞往临安,为新片做准备去了;如果张然能够多留些日子,《金陵十三钗》的表演会更出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