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环城术士 > 第58章 秋日晚归人 下
    当然,就算有钱她们也不可能整天霸占着沈言的时间——没看见那扇钉起来的大门吗?贤者也是要脸……要逼格的。

    向资本举手投降,随叫随到的那是砖家叫兽——沈贤者和他们不是一挂!

    他这么年轻,肯定跑在砖家叫兽前边儿……

    按理说,既然到了费伦,当然要尝试着出门探险才对,整天宅在家里算怎么回事儿?不砍几个地精,你好意思说自己来过?

    然而事实似乎与想象的并不一样,整个北地的文化圈儿对探险行径都十分反感。主要是因为冒险者带来的麻烦远比帮助多!无论住在山里的精灵还是山外的村民,都更加喜欢那种踏踏实实干活、安贫乐道的人。

    如果有发笔小财的机会,他们不介意尝试一下;村子和亲人的安全受到威胁,他们也不怕牺牲的拿起刀剑。但除此之外,他们还是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回家。

    别说出门探险,离家十几里路都会让他们忧心不已,总觉得家里要出点儿啥事儿。

    沈言过去在远山村居住的时候,就曾见过围墙之外有几间无人居住的木屋——那便是给外来人准备的挡风遮雨的地方。

    一队不知底细的探险者来到远山村,直接住到村里并被村民们热情接待……想什么呐?

    不可能的事儿!在北地人看来,那些四处流浪的冒险者大部分都是小偷、骗子、暴徒和罪犯,是绝不可能轻易放他们进村子的!如果顺手偷个东西,翻谁家箱子也就罢了(游戏主角常这么干),可万一和外边的强盗里应外合怎么办?所以,不受信任的人是绝不可能放进来!

    判断是否值得信任是部落长老的工作,因为他除了老奸巨猾,还会法术“识别阵营”……

    谁家小子如果变成冒险者,在北地人眼里就是堕落、学坏、变成人渣。除非等到他人近中年、一身伤病、满目沧桑、身无长物的回来,大家才会重新接纳并一起可怜他,把谁家的寡妇嫁给他……并悄悄的说,看,这就是出门冒险的下场!

    嗯,沈言之所以在认真考虑这件事情就是因为,他明明是个宅,却为何会一不小心凑齐了整套的冒险装备!?

    *****

    五星级斩首巨剑一把。

    派恩先生第一次打造的作品被他老婆直接丢进垃圾堆,声明这是他们家有史以来出炉的最差武器。女首富将沈言搁在门前那个兽人重锤带走回炉熔成钢锭,自己出钱往里面添加了一些精金,然后在她的指导下,派恩一点点重新锻造成新的巨剑。成色,也就比他之前打造的那把好个七八十分……反正够沈言一辈子用的。

    龙鳞手套、次神器盾牌和空间袋就不说了。如今黑木弓箭也有,还是复合弓与滑轮弓双配!上等箭支100支一捆,足足准备了12捆!

    反正空间袋地方大……我这是要跟谁打一场二战吗?

    女首富还曾卖给过他一整套镶嵌皮甲,靴子、皮裤、皮甲齐全,材质是钻地蜥蜴剥下来的皮,镶嵌的精钢甲片可更换,防御性比普通铠甲还好;而半神法师送给他一套带兜帽的魔法袍,不但加快施法速度,轻微魔抗还附着短程飞行术……此外还有什么不灭明焰火种,防雨斗篷,高档旅行帐篷,精美狗粮……口粮。

    你们就这么想让我出门(抱桌腿)?

    身后汉娜和小蛮腰不由自主的抱在一起,老板这是狗粮吃多又犯病了?我们平时总当着他的面儿秀恩爱,是不是太刺激他啦?自从沈言给她们发工资,让她们和克瑞斯等一起去无冬城逛过之后,这些小姑娘都认为自己已经见过世面,一个个开始放飞自我……顺便调戏沈言。

    “老板,是抱桌子腿儿舒服还是抱我舒服?”小蛮腰故意凑到沈言的耳边问道。

    “当然是抱你……等等,我什么时候抱过你?”沈言被吓了一跳,这小腰精没安好心!我们那几次纯属意外,是你一个劲儿的往我怀里扑,我怕你摔着……可等他心虚的转头看向汉娜,却发现汉娜同样甜甜的看着他,半点儿不开心的样子都没有。

    沈言感觉很是沉痛——姑娘,你头上都绿了还笑!你说你的胸……不,是你的心咋那么大呢?

    就在三个人像往常一样,眼看着要从相互取笑变成一场打闹时。木屋的门忽然被“咯吱”一声被从外面推开,一个身穿全身铠甲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她逆着光线站在那儿,惊讶的看着室内的一切……身后影绰绰的还有匹马的影子。

    “我不在的时候,似乎你过得很开心啊。”那人微笑着说道。“我亲爱的弟弟。”

    就像刮过一阵寒风,将室内三人全部冻结。

    “姐……姐?”

    *****

    初秋是个好天气,宜婚嫁、出行和……埋人。

    在A姐的死亡凝视下,汉娜和小腰精自然以最快的速度滚蛋。两个少女衣衫不整的从沈言屋子里逃走,不知道的还以为沈言把她们怎么样了呢。

    艾瑞贝斯拖着椅子坐在柜台前,示意沈言也坐下。久别重逢的姐弟就这么隔着柜台,默默的用余光打量对方,屋顶漏下的明亮光线投射在二人之间的柜台桌面上。

    “艾瑞贝斯,你听我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沈言打破沉默说道。

    “不用解释。”艾瑞贝斯温暖的笑着,一如往常。“我懂的,弟弟已经长大了,对异性感兴趣这很正常,我对此早有心理准备。”

    沈言感觉浑身无力,可你笑得像是要吃人,一点儿都不像“早有准备”的样子。

    不过打破沉默之后,也让沈言终于能好好看看,分开了快一整年的艾瑞贝斯……

    她的头发长了,似乎是为了戴头盔方便,发型改成马尾辫,银灰色的发辫随着扭头的动作好看的摆动着。脸色不再像一年前那么苍白,那时的A姐好像从地狱中走来的索命厉鬼。如今白里透红稍微带点儿古铜色,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的健康。看她穿着一身50斤重的全身铠甲还能行动自如就知道,训练至少让艾瑞贝斯的体质有了长足进步,真是可喜可贺。

    最后他将视线停在A姐的胸口位置——女式金属铠甲自带两个可疑的凸起,作用应该是护心镜(认真脸)——但那不是沈言的关注重点。

    他看的是,在铠甲的那个部位上,有一个绘在蓝盾牌底色上的天秤……

    “艾瑞贝斯,你……到底还是成了提尔的圣武士?”问这话时沈言不知心里是什么滋味,有种眼睁睁的看着艾瑞贝斯走上老路的感觉。

    “这不是理所应当的吗?从冬天分开的那一刻便该知道,这就是我选择的道路。冕下对我期许有加,我亦将持剑披荆斩棘,将吾主之路贯彻到底。”艾瑞贝斯从容而严肃的说道,说得无比自然。

    沈言愣住了,他甚至怀疑艾瑞贝斯是不是被宗教洗脑了……然后就注意到艾瑞贝斯放在桌面那只手的尾指,在桌面上轻轻点了三下——两长一短。

    沈言恍然……有人看着?法克!

    好吧,想想他之前做了那么多奇怪的举动,差点儿破坏提尔的计划不说,甚至还被打上人形天灾的标签儿。当自家的新晋圣武士艾瑞贝斯要跟倒霉弟弟接触,提尔稍微关注一下似乎也很合情合理……可他喵的就是让人不爽啊!

    “那你接下来……”

    “休息几天,然后去无冬城,为纳舍尔勋爵服务。”

    艾瑞贝斯仿佛在说一件无关的事情般语气平静,唯有对面的沈言见到了,她眼中那一闪而逝的寒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