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帝国吃相 > 第688章 纹身哥出现
    一夜北风寒,天亮,天地白茫茫一片。

    地上的积雪足有一尺余厚,远山近树皆都披上了厚厚的银装,天地如同粉妆玉裹一般纯净通透。

    陈旭起床穿戴整齐,洗漱完毕去餐厅吃早餐。

    杏儿虞姬小米早已吃过早饭去外面的院子里玩耍打雪仗去了。

    赢诗嫚和蒙婉二女帮陈旭端来熬制的软糯浓香的小米粥和牛肉馅儿的大包子,还有几碟腌菜和豆酱,陈旭吃的正香的时候,陈姜氏陪着同样穿戴整齐的陈虎从外面进来。

    陈虎换上了崭新的衣服,外面罩着一件熊皮大褂,头上还带着一顶翻皮的帽子,除开脸色皮肤看起来有些黝黑粗糙之外,整个打扮就和一个土老财没什么区别。

    陈旭脸皮忍不住抽抽了几下。

    这件熊皮大褂还是皇帝赏赐的,柔软顺滑做工精致,穿起来非常暖和,陈旭只穿过一次,回了小河村老妈还说要入乡随俗不能穿的太好让乡亲们隔阂,因此天虽冷陈旭也没拿出来穿,但眼下竟然穿在了老爹身上,看起来特别骚包。

    陈姜氏挽着陈虎的手,脸上带着一丝羞红,整个人看起来容光焕发,和平日孤单寂寞的样子有了天壤之别。

    “爹,娘,这么早出去干啥?”陈旭一边吃一边问。

    “我带你爹去看了我们家以前的那栋小茅屋!”陈姜氏赶紧放开陈虎的手说。

    “真没想到,那栋小茅屋竟然还没倒塌,杏子树也还在……”陈虎感慨不已。

    “那是我让人修过的,有一次下暴雨差点儿就塌了,娘和妹妹都差点儿埋在里面。”陈旭含着满嘴的包子说。

    陈虎脸色微微有些发白的转头看着陈姜氏。

    “莫听旭儿瞎说,那次下雨我们都躲到新房子里去了,不过的确很害怕,打雷闪电天就像漏了一样,也亏的旭儿早有打算修了一间新的房子!”陈姜氏唠叨着赶紧安慰自己的丈夫。

    陈旭埋头专门对付包子和稀饭,明显老爹这突然回家,自己在老妈心目中的地位转眼就下降了一大截,明明是真事都变成了瞎说八道。

    吃完早饭,陈旭安排护卫收拾一番准备去清河镇。

    这么大的雪,一是看看野狼谷那群少年的生活情况,看看修建的木房子有没有被压垮,二是有些训练器材要让镇上的铁匠和木匠赶紧制作出来。

    院子里韩信本来拿着一把铁剑正在和几个侍卫练习剑术,看见之后也走上来要求跟着一起去清河镇玩耍。

    陈旭没有太多犹豫就点头答应了。

    陈虎也穿戴整齐出来,一群女人把父子三人送到门外叮咛许久,看着在护卫的护送下踏雪远去之后才回府。

    对于韩信这个自己异父异母的兄弟,陈旭并不排斥,而且还充满了各种好奇。

    不知道这个韩信和后世历史上记载的那个韩信到底是不是同一个人。

    如果是的话,自己凭空捡到的这个亲戚认的就大发了。

    韩信这个人在历史上的名声可比陈平要大的多,与张良萧何并称为初汉三杰,又和彭越英布并称为汉初三大名将,可以说是历史人物中文武双全的杰出代表,文能安邦武能定国,整个后世的历史上能够超越他的人几乎找不到。

    而后世人对韩信记忆最深刻的一句话就是:韩信用兵多多益善!

    不过韩信功劳虽大,但也是汉朝开国之后死的最凄惨的一个,其实也不算最惨,只有更惨而已,跟随刘邦打天下的良将几乎就没几个得善终,开国三大名将,英布被杀,韩信被杀,彭越直接被剁成肉馅儿分给其他诸侯王食用。

    韩信后被刘邦夺去军权之后封为淮阴侯,而陈虎一家又是从淮阴来的,因此陈旭自然还是有非常大的把握认为这个韩信就是历史上的那个韩信,只不过阴差阳错竟然成为了自己的兄弟。

    十三岁的韩信,正是一个跳脱的年龄,好好的教育引导一番,必然比英布更加让他放心,将来绝对会成为自己的一个好帮手。

    按照历史的发展来看,另一个时空的历史中应该也有陈虎这个人,也可能会在秦楚大战之中逃脱去了淮阴,也可能和韩田氏结为夫妇,但唯独不可能有虞无涯在路上找到陈虎,因为陈虎一家是想去东方道打工,而如果陈旭没有穿越古来,就不会有水泥东方道的修建,也不会安排虞无涯去上蔡打听李浑一家的消息,自然陈虎一家也不会跑到东方道打工,这是一个因果联动。

    一只蝴蝶的翅膀轻轻扇了一下,历史就已经开始面目全非了。

    路上虽然积雪难行,但现在小河村通往清河镇的路经过两次扩宽修建之后已经是一条坦途,半个小时后,陈旭带着陈虎韩信和一群护卫到达清河镇。

    首先去找到牛大石,让他把自己当初在咸阳就已经画好的一些训练器材图纸安排人去制作。

    训练器材很简单,就是哑铃,杠铃、单杠还有沙袋绑腿等一些负重练习的体育器材,同时还要安排木匠去野狼谷打造一些攀爬的木架和墙梯等等,这些东西能够增加力量训练,也能锻炼人的灵活度。

    安排好之后陈旭又在小学接见了游缴刘坡、三老以及一些乡吏和各个作坊的匠工管事,把老爹陈虎介绍给他们认识,让所有人以后配合陈虎,需要什么都及时供给。

    对于陈旭突然蹦出来的这个老爹,所有人都呆傻了许久,特别是游缴刘坡,嘴巴张了许久最后还是把话咽回了肚子里面。

    清河侯说陈虎是他爹那自然就是他爹,清河侯不会连自己爹都会认错,何况陈虎在清河镇名气还不算小,认识他的人还是有一些,冒充不来。

    陈旭家里的情况刘坡现在了若指掌,知道陈虎在七年前的秦楚大战之中就死了,而且讣告还是他安排亭长通知的小河村村正,但陈虎却突然出现了,那只能说明一个情况,陈虎当初没有死在战场之上,被陈旭找回来了。

    开完一个简单的见面会,陈旭带着陈虎和韩信跟着刘坡去野狼谷。

    “侯爷,您父亲的身份该如何处置?”刘坡骑马坠在后面低声问陈旭。

    “我让大石先给他办理一个新的身份牌,然后报备到县衙就行了。”陈旭毫不在意的说。

    “不是啊侯爷,陈老爷以前是发了死亡讣告的,这个县衙的人问起来怎么回答?”刘坡感觉喉咙发干。

    “放心,他们会办的!”陈旭脸色平静。

    这件事很快就会从清河镇流传出去,不管陈虎是什么原因突然死而复生,陈旭相信一旦传到县令刘通耳朵里面,他一定会第一时间想办法给陈虎一个活下来的理由和办理新的身份,如果他办不好,陈旭便打算回咸阳了找秦始皇办。

    逃兵什么的不存在,皇帝不会允许他的女婿有一个逃兵老爹,说不定还会给他罗列一大堆的军功出来,这就是现实,陈旭可以不要面子,皇帝不能不要面子,好不容易把女儿塞给陈旭,怎么能让女儿有一个当逃兵的公公!

    至于老爹有两个老婆的事以他现在的身份根本就不是事儿,陈家现在是大秦顶级勋贵,老爹的身份自然也水涨船高成了侯爷他爹,是可以和皇帝一起喝茶聊天档次的人物,娶两个正妻是不可能了,但娶妾还是可以,何况韩田氏做妾老爹也不可能亏待她,对于这个穷苦女人来说,一辈子能够平平安安带着儿女跟着陈虎衣食无忧的活下去,也算是一种很好的归宿了。

    虽然是大雪封山,但野狼谷里面依然传来有此起彼伏的竹笛声和一二一一二一的口号声。

    陈旭带着陈虎韩信刘坡走进野狼谷的时候,空地上的积雪已经清扫出来一大片,五百个少年依旧排着整齐的队伍在进行简单的分列式训练,陈勇和徐山等五个少年统领皆都吹着竹笛走在自己的队伍前面,脸色严肃昂首挺胸动作一丝不苟,虽然在陈旭看起来非常的不规范,但这种认真的态度让陈旭非常非常的满意。

    眼下这群少年并非真的就如此认真听话。

    但陈旭就是他们现在的衣食父母,吃得饱穿的暖,每天口粮供应比成年人还充足,而且也不用干活儿,因此就只能使劲儿操练,更重要的是陈旭昨天说了,训练的好可以跟着去咸阳。

    也就是说只要让陈旭挑中,这一辈子真的就可以飞黄腾达了,跟着侯爷那就是面子,就有吃不完的美食和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以后回乡,哼哼,看还有什么人敢嘲笑和欺负大爷……

    对于这群少年的质朴想法,陈旭自然是大致可以猜到,所谓的忠心,在这个岁数最容易培养出来,你对他们好一分,将来他们就能够为你卖命,就和后世的初中生一样,他们充满了热血和斗志,只需要有一个带他们操社会的老大而已。

    而眼下,陈旭这个纹身哥已经出现了。

    他们的前途一片光明。

    每个人心中都藏着一把火,随时准备熊熊燃烧起来。

    因此虽然天寒地冻,但这种冷已经遮掩不住他们燃烧的激情和灵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