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帝国吃相 > 第981章 避雷针
    “夫君,方才暴雨雷鸣不断,听闻您去了蹴鞠场?”

    水轻柔、嬴诗嫚、蒙婉以及匆匆从华夏钱庄赶回来的范采盈都焦急的等在侯府门口,看见陈旭马车回来,一起围上来拉着陈旭上上下下挨着仔细检查了一遍,看见陈旭安然无恙这才都松了一口气。

    “让娘子担心了,区区雷电而已,不会伤我分毫!”陈旭被几个女人围着摸的浑身舒泰,又开始睁着眼睛瞎J8吹牛逼。

    “夫君衣服都湿透了,快回房间去洗漱换衣,免得受了风寒!”几个女人簇拥着陈旭往后院而去。

    “无妨,无妨,这炎炎夏日,衣服都快干了!”

    “夫君切莫大意……”

    “衣服湿透怎会无妨,夫君要顾惜自己的身体……”

    “夫君您可是我们家的主心骨……”

    几个女人裹着陈旭一阵风的就走进后院的寝室之中,有人吩咐准备热水,有人寻找干净衣衫,有人开始给陈旭脱衣服,几句话还没说完,陈旭就被几个女人和侍女剥成了小白羊,赤条条的捂着下体坐在榻上。

    “噗嗤~”看着陈旭紧张而无奈的表情,几个女人捂着嘴笑着拿来几条浴巾和柔软的锦缎披风帮陈旭把身体裹上,感受着几双温柔细腻的小手的上下服侍,陈旭感觉有一股火焰从身体中慢慢的升腾起来,一双手也不老实的伸到了几个女人的衣裙里面摸摸捏捏起来。

    一群女人都像没有见到一般,也丝毫没有半分的躲避和不满。

    对她们来说,陈旭不仅是夫君,还是一家之主,更是大秦权势最高的上卿和左相,别家位高权重的卿侯家里不知道有多少侍妾和仆娘,白日宣淫之事不知道有多少,而且也从来都不顾惜侍妾的感受,甚至心情不好打杀也司空见惯,但自家侯爷不一样,他从来都不强迫任何人,除开三个正妻和一个侍妾之外,几乎没有触碰过府上任何一个女人,即便是春夏秋冬四个贴身的侍女,也从未得到过宠幸,宠幸的自始至终只有她们四个,这份骄傲和满足不是别的公卿王侯家的妻妾能够体会的。

    因此对于陈旭这种很少见到的咸猪手乱摸的情形,几个女人甚至都感觉有些不一样的激动和喜悦。

    这才是侯爷在家该干的事。

    眼下看来,自家夫君开始变得像个正常的卿侯了。

    很快热水准备好,陈旭跳进浴桶之中躺下,几个女人又一拥而上开始从上到下挨着温柔仔细的帮他清洗了一遍,最后才穿上干净衣服躺到院子的躺椅上,水轻柔轻轻的帮他擦着头发,范采盈帮他剪脚指甲,嬴诗嫚帮他剪手指甲,春夏秋冬四个侍女端茶送水,捶腿揉胳膊,蒙婉则端来一盘果脯喂给他吃。

    “嗯~~,舒坦,辛苦几位娘子了!”陈旭四仰八叉躺在摇椅上,微闭着双眼心情舒畅的一塌糊涂。

    “夫君公务劳累,我们还希望每日能够这样服侍夫君呢?”水轻柔精致的脸颊上露出温柔的笑容。

    “夫君,方才蹴鞠场惊雷闪电听闻非常吓人,您看见没有?”蒙婉虽然嫁给陈旭三年多了,但依旧还算是个小萝莉,不过眼下初为人妻,精致的面容更加细腻光洁,看起来也多了一份侯妃的沉稳和成熟女人的风韵。

    “我当时正准备去蹴鞠场看开幕式的节目排练,雷电的确有些恐怖,就连蹴鞠场顶层的看台都被雷击了几大块,不过还好,没有人受伤……”

    陈旭把刚才蹴鞠场被雷击的事简单的说了一遍。

    “夫君是说只要装上那些避雷针以后蹴鞠场就可以避免再次被雷击了?”嬴诗嫚惊奇的问。

    “不错,雷电时常会击中一些空旷之地比较高的建筑和树木,这蹴鞠场犹如鹤立鸡群一般在渭河南岸,自然很容易招惹雷电,等避雷针安装好,以后下雨打雷之时你们就可以看到一个很有趣的景象!”陈旭笑着点头。

    “暴雨之中电闪雷鸣异常恐怖,夫君怎会说有趣?”一群女人都停下手中的动作,几双美目都落在陈旭脸上。

    “过几日避雷针装好,等到再次有雷雨之时你们就看到了,天上所有的雷电都会像被牵引一样落在那些高高的避雷针上,即便是站在蹴鞠场顶上都不会有危险!”

    “怎么会没危险,夫君切莫以身犯险!”蒙婉吓的小脸发白,手一抖一盘子果脯都扣在了陈旭的脸上。

    “咳咳……”陈旭手忙脚乱的把盘子和满头满脸的果脯都弄下来,很是幽怨的把蒙婉搂在怀里打了屁股几下,顿时蒙婉脸颊羞红媚眼如丝的趴在他怀里不愿意起来了。

    “夫君,婉娘说的对,即便是有避雷之法,您也切莫以身犯险!”水轻柔、嬴诗嫚和范采盈都一起担忧的开口劝说。

    “放心吧,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我怎会做这种事!”陈旭咧嘴笑着点头。

    “那便好,夫君如今已是上卿,还是左相,许多事无需涉险!”几个女人都一起松了一口气。

    而陈旭在家和一群如花美眷聊天享福之时,清河侯要在蹴鞠场安装避雷针避免蹴鞠场再次遭受了雷击的消息已经在咸阳传的沸沸扬扬,虽然大部分人都不相信清河侯能够做到,但鉴于清河侯仙家弟子的身份,所有猜疑之人也不敢全然否定,自古以来人们便认为雷电乃是天神之力,有神仙在天上掌控,今天的暴雨之中蹴鞠场上空雷电交加有若电光火海一般恐怖的场景已经让咸阳百万民众惊恐莫名,如果蹴鞠场真的惹怒了天神,恐怕进去看蹴鞠都会有性命危险,说不定雷神一生气一个巨雷劈下来,观众便会死伤一大片。

    因此所有购买了开幕式球票的观众全都战战兢兢的期待清河侯的避雷针安装之后的效果,想知道究竟能不能真正的避过天神的雷击。

    在整个咸阳民众忐忑不安的猜疑和等待之中,转眼七八天过去,一些好事者没事就会跑到蹴鞠场观看,果然很快就发现了蹴鞠场最顶层的看台四周东南西北各个方向都竖起了一两根数丈高的铁杆,而且还用一根直径寸余的铁线从顶上顺着外墙落下来,然后埋入了数丈深的地底,具体的细节这些好事者不了解,但这个事情还是很快传遍咸阳的大街小巷。

    第九日,张苍来报,所有的避雷针都已经安装完毕,一共八根,都固定在当初陈旭选定的位置。

    而就在避雷针安装好的第二天,正午时分,就像天神约好了要来检验清河侯的避雷针一般,一场暴风雨再次来临,伴随着滚滚乌云和狂风,噼里啪啦豆大的雨点在风中呼啸而来,很快电闪雷鸣,一场暴雨倾盆而下,在稀里哗啦的雨幕之中,漫天惊雷滚动,一道接一道的闪电在整个渭河平原亮起,刺目的电光在咸阳城和蹴鞠场上空此起彼伏的泯灭闪烁,刺啦刺啦撕裂阴暗的天空。

    而就在暴雨来临之前,整个咸阳的人早已被惊动,全城几乎倾巢而出,数十万人带着斗笠撑着雨伞涌出东门南门观看这场期待已久的雷电和暴雨,而不光是城内,渭河两岸的村镇全都早已知道清河侯在蹴鞠场上安装了避雷针,因此足有近百万人竞相冒着暴雨要见证这个奇迹时刻。

    所谓眼见为实耳听为虚,所有人都想通过自己的眼睛来看到清河侯如何抵御雷神之怒,化解天雷对蹴鞠场的破坏。

    即便是皇帝也不例外,在得到太卜通报暴雨即将来临之后便摆驾出宫,在数百玄武卫的护送下登上咸阳城南门的层楼,要目睹这场仙家弟子对抗雷神的旷世奇观。

    “侯爷可曾回来?”清河侯府之中,看着满天乌云和滚滚传来的闷雷之声,水轻柔焦急的在侯府门口张望等待。

    “回侯妃,侯爷散朝之后听闻去了中书省,还未曾回府!”门卫管事回答。

    又等了半刻时间,呼啸的狂风之中已经有雨点噼里啪啦的落下来,水轻柔心中担忧,戴上斗笠骑马直奔蹴鞠场而去,一群侍卫也不敢大意,紧随其后跟着奔出南门。

    “侯爷,您千万不要上去啊,雷电霸道无比,非人力可以抗衡!”蹴鞠场外,张苍刘邦陈平和一群侍卫把陈旭团团围在中间。

    “怕甚,本侯决然无事!”陈旭推开人群。

    “侯爷身份尊贵,焉能以身犯险?”张苍拽着陈旭的袖子苦苦哀求。

    虽然眼下已经装了这些避雷针,但就几根简单至极的铁棒棒,莫说天下人不太相信真的可以避雷,就连张苍这个从头到尾都一直在负责施工检查的科学院副院长都不太相信,眼下暴雨将至雷电漫天乱劈,陈旭竟然想上去顶层看台观察避雷针的效果,一群人自然不肯。

    “侯爷,属下求您了,如果避雷针有效,我等站在下面也一样看得清楚明白!”刘邦脸孔扭曲的张开双臂拦在陈旭面前。

    几匹快马在狂风和洒落的豆大雨点之中急速而来,马匹还没停稳,水轻柔便从马背上一跃而下,脸色焦急的从散开的人群之中冲到陈旭面前。

    “夫君……”水轻柔欲言又止,看眼前的架势就知道陈旭并没有把当日的话放在心上。

    “刺啦~”

    就在陈旭踌躇之时,一道亮彻天幕的闪电撕裂长空。

    “轰~~”

    随着伴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只见一道刺眼的电光如同一条曲折的锁链一般落在了蹴鞠场上空一根避雷针上,一股火花爆闪而起,只见有密集的火花顺着避雷针上的铁丝导线噗噗啦啦的游走而下很快消失不见。

    而这一道惊天霹雳之后,积累许久的暴雨终于稀里哗啦倾盆而下,天地瞬间笼罩在茫茫雨幕之中。

    “哈哈,果然有效果,雷电被避雷针引走了!”眼前的一幕被所有人看得清清楚楚,瞬间爆发出一股激动的欢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