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汉武帝一拳击在了桥柱子上,顿时,整个桥柱子呈现出龟裂状态,感觉上面的桥身都是一震。



    汉武帝也太高估了自己的能力,他的力量虽然强悍,但这桥柱子比一般的房梁都要结实。纵使他有数千斤力量,也无法一拳摧毁这桥柱子。



    陈扬这时候已经掏枪!



    他闭上了眼睛,屏息,一切全凭感觉。



    砰砰!



    汉武帝刚要继续追杀,两颗子弹射杀过来。这两颗子弹的速度与时机把握到了妙到毫巅的地步。



    汉武帝一向都看不起枪炮,普通人,或则武者拿着这些热武器在他面前,他觉得那都是废物。武者最厉害的就是一双灵巧的手,这双手可夺天工之造化。而武者用兵器也就罢了,居然还用热武器,那简直就是在四肢退化。



    汉武帝也不是没跟一些枪法好的人交过手,但他都能轻易将其击杀。但陈扬的这两枪却让汉武帝头一次有了危机的感觉。



    这其实倒也不奇怪。陈扬是什么人?陈扬全盛时期的武力值早已是世界的巅峰,他对武道的理解,绝对可以甩汉武帝一条街。不敢说八条街,一条街这个牛比还是敢吹的。



    汉武帝身形一闪,终于避开了陈扬的这两颗子弹。



    便也在这时,奥凯西终于出手了。他悄然而来,朝着汉武帝背后一掌印来。



    “找死!”汉武帝吃了一惊,他身子一扭,却是巧妙的将奥凯西这致命一掌避开了。此时,汉武帝才惊觉自己上了奥凯西的当,他惊怒交加,下手更是不留情。



    暴怒之下,汉武帝掌势一翻,一招擒拿手抓向奥凯西的手腕。



    奥凯西一掌落空,他也是惊骇失色,立刻就如受惊兔子,瞬间回窝。



    奥凯西施展的是蛇架草身法,他退的很快。



    但他快,汉武帝更快。汉武帝要的就是奥凯西退,奥凯西一退,他马上一招蝎子腿勾出!



    奥凯西的腿立刻被勾中,他来不及有更多的变化,汉武帝一掌就拍在了他的脑门上。



    顿时间,奥凯西脑浆迸射,当场惨死!



    也是在这一瞬,一颗子弹激射而出,直接射在了汉武帝的脖颈处。



    陈扬要的就是这个机会!



    在奥凯西激怒汉武帝的时候,汉武帝劲力完全勃发,没有保留之时,陈扬才射出这一颗子弹。



    汉武帝击杀奥凯西的这一掌掌力雄浑,他正是处于旧力用完,新力未生之时,这是千载难逢,也是唯一的一次机会。



    但是这个机会是很隐蔽的,不是造物主的修为,根本把握不住!



    汉武帝做梦也想不到,陈扬居然能看穿这样一个破绽,而且还果断出手。



    那一颗子弹并未杀掉汉武帝,汉武帝的肉身力量挤压,砰的一下,子弹被挤压出来。鲜血刚一流出,汉武帝在脖子上抹了一下,于是皮肉便又紧紧的沾粘在一起。



    看起来就跟没有受伤一样!



    汉武帝冷冷的看着陈扬。



    陈扬大大方方的出现,对于奥凯西的死,他并没有任何的惋惜。应该说,他早已经知道,奥凯西注定是一死了。



    “你以为,我受了伤,你就能打败我?凭你?”汉武帝冷声说道。



    陈扬淡淡一笑,说道:“虽然你用你的力量将伤口吸附住了,但你毕竟是受了伤。如果你的力量超过一千斤,那么你的血管就会崩裂。你的伤势是在脖颈处,这道伤口不比别处。别处的血管崩裂,你尚有回天之力,但是你这道伤口若是崩裂,你必死无疑。”



    他顿了顿,说道:“跟你玩了这么久的游戏,我为的就是这一枪。你的手下就在附近,但是他们要过来,至少还需要三十秒。三十秒之内,我会擒拿下你!”



    “哈哈,你不过是金丹初期,凭你这小子,也敢在我面前夸下这等海口!”汉武帝厉笑起来。



    陈扬冷冷一笑。



    他突然之间便就出手了,身形如电,朝着汉武帝奔杀而来。这一瞬,陈扬将枪丢弃了。



    陈扬全力以赴,他的大圣道场气势爆发出来。那是一种要将天地撕裂的气势!



    怒龙出海!



    轰!



    一拳携带千钧之力,朝着汉武帝胸腹猛撞而来。



    陈扬毫无保留!



    劲风滚滚!



    汉武帝只觉胸口一闷,似有大山倾轧而来。他感受到了绝顶的危机……不过,汉武帝有着丰富的搏斗经验,他是化神巅峰,即使肉身力量被限制住,但他也绝不会害怕陈扬一个金丹初期。



    汉武帝身子横移一尺,立刻避开了陈扬这一拳。接着,他手指轻盈而出,神不知鬼不觉的点向了陈扬的耳根。



    这是致命的一指。



    陈扬一拳落空,身子一顿。汉武帝一指点来,这一缕劲风刺来,寒意透骨。他只是头一偏,立刻避开了汉武帝的指力!



    同时,陈扬的口就如鳄鱼一般,迅速咬噬向汉武帝的手指!



    这一下的咬合力绝对是恐怖的!



    汉武帝的脑海中浮现出了凶猛巨兽的血盆大口!



    陈扬这一咬,便将汉武帝的所有后招给封死了。



    汉武帝不得不缩手。他一缩手,陈扬前跨一步,却是到了汉武帝的身后,他将汉武帝的后路封死。同时身子猛然拔高,接着一招大圣印碾压下来!



    便如苍穹压顶,黑云压城一般!



    陈扬走的就是刚猛路子,一股猛压猛打的气势连连盖杀!



    而汉武帝却要顾忌伤势,他的保守面对这种强悍的气势,却是极其吃力。



    汉武帝不得不退!



    他一退,陈扬立刻气势如虹,他双肘连连盖杀,就像是绝世猛将手持双锤,凶猛绝伦的轰杀过来。



    汉武帝继续退!



    陈扬猛然一声厉喝,突然一招鳄鱼剪尾施展出来。那一瞬,他整个人突然螺旋下蹲,以蝎子腿去勾汉武帝。汉武帝双腿一错,避开。同时,陈扬一手抓住汉武帝的手腕,接着他的双腿凌空而起,一下夹住了汉武帝的手腕,接着另一脚一蹬!



    惨烈的鳄鱼剪尾终于施展出来!



    汉武帝惊骇失色,危急之中,他身子一转,另一手抓住了陈扬的脚腕绝不给陈扬运劲的机会!



    陈扬的鳄鱼剪尾胎死腹中!



    不得不说,汉武帝是个狠角色。在这样的情况下,居然巧妙的破解了陈扬的必杀招鳄鱼剪尾。



    “哼!”



    “飞马踏燕!”陈扬绝招连出,整个身子朝上,一脚蹬了过去。



    汉武帝闷哼一声,后退一步!



    陈扬人在空中,又是连环一腿踢出!



    飞马踏燕,连环三踢,一脚比一脚重,一脚比一脚猛。这是太极拳中的招数!



    若不是必杀,或则临死反击,这样的凌空攻杀是断断不能轻易施展的。



    陈扬却是兵行险招,招招连环。



    陈扬第二脚踢开了汉武帝的防御,第三脚重重的揣在了汉武帝的胸口上。



    汉武帝猛吐一口鲜血,摔倒在地。陈扬刚好落地,接着,他上去就提了汉武帝,离开了原地。



    这时候,汉武帝的几名手下也才追了过来。可他们过来时只是扑了个空!



    陈扬带着汉武帝很快就和欧阳落还有灵芝汇合。



    “抓住了?”欧阳落与灵芝见到汉武帝被陈扬抓了,不由惊喜交加。



    但很快,他们就告诉了陈扬一个不幸的消息。那就是沈墨浓被抓走了!



    陈扬闻言不由心下一沉,他也不多说,道:“汉武帝在这边的耳目众多,我们先回国!”



    “回国?难道我们不管林队了?”欧阳落和灵芝吃惊。



    “不管了,先走!”陈扬执意说道。



    欧阳落说道:“那怎么行!”



    陈扬说道:“你们放心吧,我心中有数。”



    在陈扬的坚持下,三人带着汉武帝很快就回国了。



    乘坐私人专机,直飞国内燕京。



    在专机上,汉武帝萎顿在座椅上。



    汉武帝虚弱的看了一眼陈扬,他恨意满满,说道:“你永远都救不出许彤,还有,你的同伴和许彤都会受尽折磨,她们会被万人凌辱!”



    陈扬淡淡一笑,说道:“其实我若留在伦敦,以我的本事,还有你在手上,我要救出我的同伴,那是易如反掌。但我并没有这么做,你知道为什么吗?”



    汉武帝说道:“为什么?”



    欧阳落和灵芝也很想知道为什么。



    陈扬笑笑,说道:“因为你啊!因为你在我手上,你说她们会很惨。对,有可能会很惨。但是,惨是惨在她们身上。我又不会惨,我怕什么?可是,你应该怕啊!因为你会比她们更惨啊!女人被万人凌辱,那的确是很惨。但我不知道,如果堂堂汉武帝,这样的高手被万个男人凌辱,那是不是会更惨啊!”



    “你……”汉武帝勃然大怒。



    “啪!”陈扬突然一巴掌抽了过去。他的眼神变冷下去,说道:“这一巴掌,是告诉你,要你认清现实。不要以为自己还是高高在上的大帝,你现在不过是我的阶下之囚。你如果学不会怎么做人,那我可以让你猪狗不如。你以为,我会怕你背后的组织吗?我若是怕的话,怎敢去捉你呢?”



    汉武帝的脸立刻红肿了半边。



    这一瞬,他的眼神复杂到了极点。他看向陈扬,他的嘴唇嗡动,想说什么。但陈扬却先说道:“如果我是你,这时候就不会来说一些讨厌的话惹人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