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伊塔之柱 > 第十八章 十二号选手作弊,我抗议!
    人群忽然发出的一阵阵惊呼声让姬塔直皱眉。

    他用手捂住耳朵。而帕帕拉尔人弩手则走在一旁,不知何时脱了天蓝的魔爪,一边‘咔嚓’在手中苹果上啃下一口,一边评头论足:“这边怎么比正赛还热闹一点?”

    洛羽也好奇地看向赛场中,但只能看到层层叠叠的背影,挡住了里面正在发生的状况。倒是前面不远处,天蓝正在冲他们招手:“快来啊,在这边!”

    在那儿,艾缇拉正皱着眉头看着这个法国小姑娘。

    天蓝这才小心翼翼地转过身,有些讨好地抓着她的手,撒娇似地摇了摇:“帕克醒了,艾缇拉姐姐。”

    艾缇拉忍不住好笑。

    虽然她仍故作严肃道:“别拿帕克当挡箭牌。”但细长的眉毛轻轻施展着,笑意还是止不住从精灵少女清澈的翠绿色眼睛里面流露出来。

    天蓝偷偷看她表情,就心知过关了,再往前者身上一扑,用小脸蹭着软乎乎的体香呢喃道:“万岁,艾缇拉姐姐!”

    艾缇拉无奈地摇摇头,宠溺地摸了摸她的头。

    “艾德哥哥呢?”天蓝抬起头问道。

    “他现在叫夏亚。”艾缇拉这才向场上看过去。

    方鸻正一手一个发条妖精从参赛者席位中走了上去。

    由于第二组一共有七个人,所以他这个最后一位登场者,实际是一人参加比赛。于是偌大的赛场上,所有人的目光几乎都落在了他一人身上。

    天蓝有些好奇地看着这一幕,“看啊,是艾德哥哥。”她小声对后面走上来的洛羽说道。

    洛羽点了点头,示意自己已经看到了。

    “但怎么大家都好像很安静的样子?”天蓝又有些奇怪地左右看了看。

    艾缇拉并没回答这个问题。

    比赛场上,纵使先前六号选手的表现震住了每一个人,但人们还没忘记更早一些时候方鸻令人惊艳的表现,更没有忘记他精彩绝伦的短距起飞与四翼齐舞,还有那荆棘丛生之中迷人的妖精之舞。

    更不用说那搞笑的放水了,实在是令人印象深刻——

    所有人都期待方鸻可以带来更加令人惊喜的东西,有人甚至打开了选召者系统之中的追拍精灵。

    但方鸻对这些毫不知情,他正与那个六号选手错身而过,后者在他面前停了一下,抬起头静静地看了他一眼——风帽低垂的帽檐之下,银色的长发下,是一道冰冷而漂亮的目光,直看得方鸻一怔。

    “那个……”他正准备询问什么,但对方已经与他错身而过。空气中萦绕着奇特的幽香,像是龙血木炙烤之后的气息,而只有罗塔奥的森林之民们喜欢佩戴这样的饰物。

    方鸻回过头,但那少年已经走进了人群之中。

    那裁判这才示意他准备,方鸻不得不丢开疑惑,向对方点了点头。他按惯例准备链接发条妖精II型的核心水晶,然而正是这个时候——

    他心中咯噔一声。

    方鸻忽然发现自己忘了一件事情。

    他的灵活操纵手套上的表盘、银轨与核心水晶被拆来制成了步行者之后,就只剩下两条银轨了。因为两条银轨也一直还算够用,他竟然忽略了这个问题。

    但用两条银轨来操纵两个发条妖精?

    这是在开什么玩笑?

    方鸻脑子里嗡一声,冷汗一下就下来了。

    他虽不想出风头,但这不代表他不想要奖金——他还打算用这奖金还艾缇拉小姐她们的钱来着,外围赛优胜才是他的目标。

    而且这不仅仅是优胜的问题,两条银轨根本无法操纵两个发条妖精。以他先前的表现,现在突然间连双控也做不到了,说出去会有人信吗?

    这才是欲盖弥彰、引人注目好不好?方鸻之前是摸不准第一世界工匠的实力水平,所以才会闹出乌龙,但这不代表他没有分析能力。

    而就在他思考怎么办的时候,侏儒裁判已经吹响了口哨。

    他脑子里一片空白:轨式操纵盘上每一条纵轨代表发条妖精的俯仰姿态,横轨代表发条妖精的水平姿态,四条银轨控制一个发条妖精是比较常见的配置,而两条银轨则是操纵一个发条妖精是最低要求。

    再往下,就不是操纵水平可以弥补得了的事情了,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不过他站在原地发呆,换作旁人早已嘘声四起,而此时此刻,赛场内外每一个人都只是静静地等待着他的下一步行动。

    好在方鸻总算有些急智,用手轻轻一托,让其中一只发条妖精先飞了起来。一刹那间他心中已有成算——他回想起之前血夜妖月的取巧操作。

    那就是借助系统托管的能力——

    只见那闪亮黄铜外壳的构装体振动四翼一飞起来,还没飞到最高,就忽然突兀地向下划出一条下沉的曲线。

    众人不由发出一声惊叹,还以为是操作出现失误——但实际上是系统接管了发条妖精的飞行姿态,由于方鸻的运算属性太低,系统不足以单独操作发条妖精的四个翼面,因此才会下坠。

    它利用方鸻有限的运算属性,尽力调整发条妖精的飞行姿态,方鸻只见状态页面上智力一栏下运算属性从47一路向下……39……22……13,最后再跳至个位数。

    一个警告从眼帘左上方弹出:

    ‘警告:计算资源不足,灵活构装A(发条妖精II型),飞行姿态即将失控。’

    但方鸻也已经完成了手上的事情。

    他中指、无名指与小指依次向上抬起,像是张开的羽翼一样,让另一只发条妖精从手上稳稳地飞了起来。

    然后他马上切换了操作对象,动手将下坠的发条妖精拉起,在其触地之前最后一刻将它生生拽了回来,同时心中默念:“系统,托管第二发条妖精——”

    第一只发条妖精贴着地面划出一条弧线,陡然升高,与自己正向下坠落的同伴交错而过——

    再不断反复这一过程。

    两条金色的轨迹如同起伏的波纹一样,在半空彼此交织,众人都看呆了。他们不知方鸻此刻面临的状况,只本能认为这个双控并不稳定,甚至发条妖精有些摇摇晃晃、惊险百出。

    但它们偏偏又十分有规律,总保持着一致的升降频率,一升一降永不出错,并每每在最后一刻险之又险的拉起,扣人心弦。

    人们一开始还以为方鸻在藏拙——毕竟后者有这样的前科,但看了一会,就有人看到方鸻脖子上满是亮晶晶的汗水。

    “搞什么啊?”

    “难道他竟然不会双控?”人们不由疑惑地议论纷纷。

    甚至有嘘声四起。

    那个胖子永生的蠕虫本来正紧盯着方鸻的操作,他无疑是将方鸻与那个六号选手视作接下来比赛当中的心腹之患,但看到这一幕,他疏散的眉毛一扬,满脸的横肉不由松开来。

    “哈哈,”他又嚣张起来,大笑道:“原来这家伙只会单控,只会单控算什么战斗工匠,以他的运算能力只怕连步行者这样简单的构装也操作不过来吧?”

    “放你的狗屁!”一旁胡地听这胖子在在这里大放厥词,忍不住怒道。

    “哈,这不是破烂战斗工匠先生吗?”永生的蠕虫得意地笑了起来:“你自己不会长眼睛看吗,我还是头一次看到双控比你还差的人,啧啧啧。”

    两人在这里似乎还挺有名气,周围的人听了胖子的话不由低笑起来。

    胡地气得握紧了双拳,浑身直颤抖。

    而哄笑着的人群中,只有马扎克没有笑,张天谬也没笑,后者的副手此刻已经不见了踪影。那个巍然如巨塔的男人则在这时回过头,再问了一遍:“是他吗?”

    这一次张天谬摇了摇头,他有些不明白马扎克为什么总是在意这个年轻人,他只不过看了一眼方鸻,便没有再关注。

    这些人不知道方鸻的等级,但他知道——

    三级的战斗工匠能双控到这个程度当然已经很不错了,只是对于见惯了天才的他来说,其实也不过如此。何况‘目标’珠玉在前,他也没精力去分心一个‘还算不错’的战斗工匠。

    留给那些大公会吧,就看他们有没这个眼力了。

    只有马扎克默然的目光始终落在方鸻身上,用沉稳有力的声音答道:“那就好。”

    “那就好?”张天谬微微一愣,这才转过头来。

    马扎克摇了摇头,低声对他说道:“这件事你不用插手。”说罢,他后退一步,将右手放在胸前的骨质坠饰上。

    一个稳重、庄严的声音好像从他胸膛之下发出:“漫漫严冬将至,我等立誓于此——”

    一阵低沉的轰鸣掠过了大厅的上方,仿佛巨大的阴影正在经过。

    但所有人都毫无所察。

    赛场之上,操纵轨在蒙布下嗡嗡飞转,方鸻全神关注、不敢有丝毫懈怠,他不知是否有人经历过自己一样的状况——但眼下这绝对是他进入这个世界以来最严苛的挑战。

    汗如雨下,两根灵活轨不断变幻着方位,始终控制着两个发条妖精的飞行轨迹。

    或许并不精彩,也不华美,但却是运算与判断的究极交锋。每一次变幻,方鸻不过只有零点几秒的判断时间。

    容不得一次失误。

    而正是这个时候。

    他仿佛听到了一个幻觉,像是心灵深处的一声尖啸,手背上的印记忽然滚烫,甚至放出光来。方鸻一声闷哼,管道中的发条妖精忽然失控,向前飞滚而出——

    眼看就要撞上了管壁。

    方鸻再也管不得那么多,在心中大喊一声:“塔塔小姐!”

    蓝色的光在他视野中绽放开来,一行文字依次出现:

    ‘龙骑士系统,启动——’。

    永生蠕虫还在和其他人评头论足,一脸得色:“时间已经不够了,嚯——他还失误了,这下可有意思了,看来你朋友和你也不过一个水准啊,破烂工匠先生。”

    胡地干脆看也不去看这个人,只紧张地看着方鸻。

    不远处,天蓝干脆发出了一声惊呼,忍不住用手捂住了嘴巴。

    所有人都看到了方鸻忽然之间发条妖精飞滚出去的那一幕。而永生蠕虫还打算嘲讽两句,但他才刚刚张开嘴巴,就闭不拢了——

    飞滚而出的那发条妖精,忽然以一种近乎不可能的姿态在半空中悬停,反向改出了自旋状态,以诡异的方式调整回了正常姿态。

    永生蠕虫甚至没看懂它的翼面是如何运作的,那好像违反了这个世界的基本物理法则一样。

    这个世界上只有一种事物可以做到这个程度的运算与反应。

    发条妖精停在了半空,塔塔冷静的声音从方鸻脑海中传来:“如果要进入前四,我们必须要追回时间,骑士先生,请跟我来——”

    发条妖精骤然化作一道金光,向前飞射而去。

    “好快……”

    连方鸻自己心中都不由产生了这样的想法。

    他知道人工龙魂具有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计算能力,其本身是最复杂的龙骑士构装的天赋操纵者,操纵一个小小的发条妖精自然不在话下。

    但他也没想到会厉害到这个程度。

    但这反而激起了少年心中的好胜心,他咬了咬牙,心中摒弃了一切周遭的声音与事物,包括手背上正在发烫的印记:“塔塔小姐,我来了!”

    发条妖精的四翼面骤然张开。

    也紧跟着以一道金色的光芒追了过去,一前一后。所有人都只看到了两道光,一前一后飞出了弯道。

    “一分十一秒。”侏儒裁判按下了铜壳秒表。

    前半程,用时五十四秒,而难度更大的后半程,计用时共十七秒。

    现场一片死寂。

    如果说方鸻是一个第二世界的顶尖战职者,或许人们心中此刻或多或少已经想到了一个可能性——龙骑士。

    但前者只是一个新丁。

    所以纵使是永生蠕虫也只能呆滞地在那儿喃喃自语:“作弊……这绝对是作弊……,那种姿态下是不可能改出的!”

    其他人心中亦有同感。

    两个发条妖精甫一飞过终点线,便滚落在地上。方鸻近乎虚脱,像是从水中捞出来一样,连控制收回发条妖精都再做不到。

    他撑着桌子喘了一口气,第一时间脱下手套看了看手背上的印记。但那印记好端端的,既没发光,也没再发烫。

    方鸻不由有些奇怪地看了看周围,似乎也没有人注意到先前那一幕的样子。

    “幻觉?”他心中微微有些奇怪。

    而他这时才看到胡地在不远处向自己招手。

    “好样的!”人群中只有胡地一脸扬眉吐气的样子,冲他喊道:“下一场你的对手是那死胖子,帮我好好教训他!”

    方鸻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通过了第二轮。但他习惯性地去检查自己的装备,心下却微微一沉,动了动自己的灵活轨手套,才发现最后两根银轨,此刻又断了一根。

    想来是之前操纵压力太大了,已经远远超过了它本来的工作载荷。

    方鸻站在那里,看着这只基本已经报废的手套,一时间不由得有些茫然,这接下来怎么办呢?甚至就连天蓝在另一边兴奋冲他大喊,也没听到。

    倒是一个突兀的、作死的声音这时候响了起来:

    “作弊!”那胖子本来就关注着方鸻的一举一动,这时忽然尖叫一声:“他那手套肯定有问题,裁判先生,我要求检查他的手套!”

    方鸻回过头,目瞪口呆地看着这家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