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一脚油门到三国 > 第44章 苦战
    大营辕门处,厮杀正酣。

    孙坚军以五百骑兵打头,突然向着辕门发起冲锋。

    步兵紧随在后,刚一靠近辕门就左右散开,对着寨墙不停射箭。

    袭击突然,西凉军的应对也极为迅速。徐荣治军严谨,夜间大营中虽然有人懈怠,但徐荣却留有战备兵力枕戈待旦。

    孙坚军刚一发动袭击,徐荣营中上千战备兵力立即醒来,井然有序的投入了战斗,抵挡孙坚军的进攻。

    这上千战备兵力,骑兵占三成,步兵占七成。他们一投入战斗,步兵立即上到寨墙,帮助担任夜间值守的士兵用弓箭压制孙坚军;骑兵则打开辕门,冲锋出营,与刚刚冲过来的孙坚军撞到了一起。

    一方想尽快攻进大营,一方拼死抵挡,一时杀声震天。

    华雄的反应也很迅速,亏得他被那泡尿憋醒,正好赶上了孙坚军袭营。他匆匆披上铠甲,拿起长槊、跨上战马就往辕门而去。

    华雄赶到辕门时,己方防守已岌岌可危。孙坚军那五百骑兵,以一名少年将军和一名中年将领打头,两人一个持枪,一个持槊,枪挑槊刺中,挡在他们前面的西凉军纷纷落马。

    “狗贼休得猖狂,华雄来也!”

    华雄一声断喝,驱马急冲,前面的西凉军立即给他让出道路。

    孙坚军那边,打头的二人,一为孙坚的长子孙策,一为部将程普。这二人此时血染战袍,战意正浓。那些溅在战袍上的鲜血,全是敌军的。

    见一员将领冲出,孙策一声大喊:“江东孙策会一会你!”

    嘴里叫喊着,胯下马速更急,孙策与华雄对冲而遇。两人都是单手平端兵器,瞄准对方胸口急刺而出,完全是以命换命的打法。

    “嘡——”地一声,二马相错,华雄突然改刺为撩,猛地一下将孙策刺出的枪头挑开。

    由此也可见,华雄比孙策惜命。

    孙策右手虎口受震,险些握不住枪杆,上体也随惯性往旁边一歪。

    此人好大的力气!孙策倒吸一口凉气。

    他此时才十六岁,猛则猛已,但力气终究比不上正值壮年的华雄。

    两马交错而过,对战一合,孙策落于下风。

    程普见状,急忙驱马而上。

    华雄见程普冲上来,竟勒马止步,端坐马上,用两只手握住槊杆,横在胸前,两眼紧盯程普,眼神中杀气腾腾。

    程普见华雄居然停止冲锋,心中疑惑的同时,更多的却是恼恨华雄托大,目中无人。

    马战,人的战力大半借助于马速的加成。华雄居然停止冲锋,想单凭自己的力量对抗全速冲锋的程普,这也太看不起程普了。

    程普气急,大喊一声:“贼子敢而!”一挺长槊刺向华雄。

    “来得好!”

    就在程普的长槊堪堪刺至,华雄的上身忽然伏低,让长槊几乎贴着他的后背划过……

    待两马错身,电光火石间,华雄抓住这一闪而逝的机会,腰身猛然一扭,两手挥舞马槊,照着程普的后背狠狠砸出。

    “唔——”

    程普后背受到槊杆重击,上身就是一颤,喉咙一咸,一口鲜血涌进嘴里。

    此人厉害!竟是打了这样的主意。如此快速的应变速度,如此丰富的临阵经验,我不如也!

    说时迟,那时快,程普和华雄这次交锋,仅仅是眨下眼的工夫。

    二马相错而过,程普马速不减,瞬时便离开华雄十多米。

    这时,之前与华雄交手一合的孙策已勒住战马,刚刚拨过马头,欲再战华雄。

    “此人厉害,伯符莫恋战,冲营!”

    程普的战马奔驰到孙策跟前,他一张嘴,血就涌了出来。

    “程叔你……”孙策见状大惊。

    “我没事,冲营——”程普一声大喊,两腿一夹马肚子,提起马速向着辕门继续冲锋。

    孙策反应过来,再次拨转马头,跟在程普后面发起冲刺。

    华雄与程普、孙策各战一合,此时三人错位,华雄冲到了辕门外面,程普和孙策却是更加靠近辕门了。

    华雄见程普和孙策居然丢下他,向着辕门冲锋了,急忙追了上去。

    主将停止了单挑,两方士兵立刻一拥而上,战作一团。

    孙策程普虽然打不过华雄,可对付起西凉军普通士兵来就如虎入羊群了。这二人互为犄角,冲锋在前,西凉军根本挡不住。

    紧追在后的华雄,见到有孙策的士兵靠近,也立时挥舞马槊左右拼杀,孙策军根本难以近其身。

    辕门处的战斗进入了白热化。

    无论是程普、孙策,还是华雄,他们冲锋的速度也仅仅持续了几秒钟,很快,他们就无法冲锋,陷入了乱战之中。

    两方士兵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在辕门处挤成一团,混战不休。

    但终究还是西凉军落了下风,交战的中心,慢慢移动进了辕门。

    这时,西凉军大营中醒来的士兵,也陆陆续续赶了过来。他们虽然衣衫不整,奈何人数越来越多,孙策军陷入苦战了。交战的中心又慢慢往辕门外移动。

    “贼子们,留下命来吧!”

    华雄见己方挽回颓势,兴奋地大叫。他拼杀起来也更加勇猛,战马四周,孙策军的尸体快堆到马膝了。

    此时,孙策和程普二人的战马几乎紧挨着,两人拼力剿杀靠近他们的西凉军,心中都焦急万分。

    “黄叔在搞什么,再这样下去我俩今夜就丧命于此了!”孙策着急地大喊。

    此时,交战的士兵人挨人,人挤人,很多人都丢弃兵器,抱住敌人滚做一团了。武器也换成了拳头、臂肘、牙齿。

    孙策和程普前进不得,退又无法退,只能随着人流左刺右挑,情状凶险之急。

    华雄也好不到哪儿去,他同样被交战的人群淹没了。

    好在,这三人个人武力勇猛,又都骑在马上,虽然都受了点皮肉伤,却也一时无碍性命。

    孙策和程普着急,华雄也心急万分:徐荣怎么还没过来指挥,再耽搁下去,等老子力尽,这一百多斤就得交代在这儿了。

    平时他看不起徐荣,这会儿潜意识里却不能不承认,论指挥才能和应对复杂战况的能力,他比徐荣相差甚远。

    忽然,大营后方响起纷乱的马蹄声,还伴随着很多人的嘶吼声。

    “黄叔成功了!”

    孙策听到大营后方生乱,不由得两眼一亮。

    原来,今夜他们分兵两处,由孙策和程普从辕门攻营,吸引营中主力,另一个部将黄盖则带着一千人从后方奇袭。西凉军的马厩就设在后面,黄盖是想驱马冲营。

    后方既然传来马蹄声,定是黄盖已经攻进了大营。

    华雄也听到了后方的动静,他也不笨,立刻推断出大营后方被敌军攻破了。

    “完了,今夜我命休矣!”一个念头在华雄心中生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