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还看今朝 > 第六卷 第一百四十三节 守规矩
    沙正阳自然对真阳的情况也有所了解,许红菱时不时的会在电话里介绍一下当下真阳的情况。

    应该说沙正阳打下的底子犹在,特别是后期储备的几个项目陆续开工建设,这都是可以预期的美好前景,一旦建成之后发力,给真阳全县带来的经济动力不言而喻,像华泰空调项目,飞利浦的机芯项目,都很快就要投产。

    这种情况下,夏侯通的确是有底气指手画脚。

    沙正阳判断现在的夏侯通已经不像是刚来真阳时如夏侯子所说的那样只想要过渡一下,混个副厅级就满足了,现在看到真阳局面大好,没准儿就要滋生出其他心思。

    副厅级和副厅级也不一样,市人大副主任、*****也是副厅,副市长和市委常委也是副厅,能一样么?

    虽然夏侯通年龄偏大,不太符合组织提拔为党政板块的领导范围,但这不是硬杠子,就算是硬杠子也还有特例可行呢。

    只要工作成绩拿出来,领导欣赏,自然有无数种可以破例的办法来解决。

    “怎么,县里工作不太如意?”

    沙正阳本来不太想提及这个话题,但是人家两人联袂而来,大概也就是存着心思要倾诉发泄一番,你却装聋作哑的不闻不问,这就有点儿虚伪了。

    当然,就算是问了,沙正阳也不可能去发表什么观点看法,更不可能参与什么,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已经离开了,最好就是当一个听客最好。

    “哎,怎么说呢,一言难尽啊,总而言之,始终觉得没那么顺畅了。”赵建波还是要年轻一些,没那么多顾忌,“丁县长和夏侯书记最初还行,下半年就没那么合拍了,嘿嘿,弄得咱们工作也都有些被动了,东升县长最有感触。”

    “哦?”难怪方东升闷闷不乐,沙正阳瞅了对方一眼,“农业这一块不顺?”

    “也不是,但肯定没有前年那么顺利了,县委那边精力都放在要抓大项目,一些小项目,见效不快的项目,恐怕县里就没那么重视了。”方东升说话还是比较委婉,“可能是今年东峡动作比较大,尤其是招商引资上奇招迭出,给县里压力不小,县委也要求要全副身心抓大项目,我这一块农业项目投资都不是很大,而且见效也不快,恐怕就难得入眼了。”

    沙正阳忍不住皱眉。

    农业项目的确投资不大,而且见效慢,但是真阳发展现代农业条件的确很好,这是他原来和方东升专门研究过的。

    现代农业发展起来了,对于农产品加工这一块底子的夯实很有益处,像辛普劳和百事的加工基地都放在了真阳,未来这种现代规模化农业基地做起来,还可以吸引更多的国际食品巨头进来,这相当于是在打基础,怎么县里却又改弦易辙了?

    抓工业,抓大项目当然是好事,问题是这应该不矛盾才对,当然,也许精力资金不够,需要有所偏重,这一点沙正阳不清楚情况,倒也不好插言。

    “那建波这边岂不是忙得飞起?”赵建波分管招商引资,尤其是工业板块更是真阳重点打造的项目,沙正阳也一直很关注。

    “的确很忙,但是效果却不太好。”

    赵建波脸色也不是很好看,夏侯通插手太多,远不像沙正阳担任县长时那么肯放手,所以很多时候他都做不了主,而且夏侯通贪大求全,一味追求投资大的项目,忽略了真阳本身实际条件和产业架构,所以虽然花了大力气,但效果却远不及想象的那么好。

    沙正阳不想深问,具体的东西很难一言蔽之,真阳的事情和他没有关系了,对方来登门,他能说的也就是鼓励和宽慰了,具体事项上探讨不合适,弄不好还会激化真阳县委县政府班子内部矛盾。

    “建波,老方,每个领导也都有自己的工作风格,当副手的就得要学会去适应,当然,有不同意见可以提出来探讨商量,但更重要的还是学会尊重和适应。”

    沙正阳只能这么说。

    丁希慎都没办法,夏侯通这个时候怕是谁的话都听不进,你当下属的只能尊重服从,他也相信夏侯通不至于“倒行逆施”,顶多也就是在一些具体项目和发展方向上有偏重有差异罢了,这都在预想之中。

    “沙县,哎,我们知道,我们知道,我们是有些感慨而已。”赵建波耸耸肩,欲言又止,方东升也只是抬起眼皮子看了沙正阳一眼,没有说话。

    “感慨在我这里可以发一发,回去之后还得要收拾起来,建波,你和东升两个人都是干实事儿的人,这一点我知道,我也相信市委市政府相关领导也看得到,但一个地方的工作肯定要服从一个中心原则,要顾全大局,这一点很重要,我也相信你们能明白其中的关键性,其他我不多说,……”

    沙正阳很小心的斟酌着言辞,自己是前任,而且是县长,他们俩来也只是想要发泄一下情绪,自己不能在火上浇油,而应当让他们冷静下来明白这里边的道理和规矩,有时候哪怕就是吃点亏,受点儿气,那都得服从,只要不是违背原则的事情,这就是讲政治,守规矩。

    似乎也是意识到了一些什么,方东升和赵建波都很知趣的没有在具体工作上再多说,只是泛泛的谈了现在宛州的发展情况。

    总体来说宛州的发展势头还是不错的,尤其是东峡今年的发展势头明显提速,大有重新夺取GDP增速龙头的架势,而经开区的发展也还是保持着较好的态势,因为前期的规划布局已经形成,哪怕是萧规曹随,一两年内这个格局都不会变。

    顺带二人还提到一件事儿,葛铁柱被市纪委双规了。

    这倒是勾起了沙正阳的兴趣,多问了两句。

    情况其实也和猜测的差不多,大多是葛铁柱在担任县建委主任时候的事情,前后延续多年,收受贿赂和私分公款超过八十万元。

    这对于一个县建委主任来说已经是相当骇人的了,也在县里引起了轩然大波,光是县建委系统中涉案人员就超过十个,中层干部就有六个,另外还牵扯到交通、国土系统的干部多达六人,成为一个典型的腐败窝案。

    沙正阳并不担心会牵扯到上一届党委政府,也就是袁成功和自己,自己当然不用说,就算是袁成功也应该和葛铁柱没太多干系,这一点其实沙正阳还在当县长时就应隐约感觉到袁成功的老辣,很小心的把葛铁柱作了切割。

    他只是有些感慨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自己当县长时就很想找机会对葛铁柱这个给自己找了不少麻烦的结家伙下手,但是时机一直不成熟,虽然知道这家伙屁股上屎很多,迟早要出事,但沙正阳不愿意因为葛铁柱的问题影响到工作大局,所以一直隐忍,只是没想到自己走得太快,还没有来得及对这个家伙出手,看样子也是夏侯通不耐烦了,稍微动一下,葛铁柱这个家伙的满屁股屎就露出来了。

    二人来得快去得也快,只在沙正阳这里呆了一个多小时就离开了,甚至没有留下来吃顿饭。

    不过这层关系却是建立起来了,沙正阳也很乐意和对方维系这样一种比较亲近的关系。

    赵建波最后离开时说的一番话让沙正阳有些触动,他说他始终觉得沙正阳更应该在地方上来工作,而不是在企业上发挥早已经被证明过的能力,地方上更能锻炼一个人全方位的综合能力。

    这番话让沙正阳心里边又有些说不出的滋味。

    的确在企业上还是要单纯一些,哪怕涉及的工作面看起来也很复杂,但是那毕竟是企业的工作层面,和地方上上管天下管地中间管空气的范围还是要差很多,一句话,那种成就感逊色不少。

    这种感觉沙正阳从未对人提起过,但是赵建波的话却把他这番心思给勾了起来。

    不过沙正阳也很清楚,自己短时间内是不太可能回地方上去工作的,这才上副厅,如果自己转任地方,只怕都不好安排。

    一个县长到企业才一年就升了副厅,回地方怎么安排?无论是副市长还是常委,都会让很多人心里膈应得慌,让那些县高官们怎么想?

    当然,沙正阳也不认为这是什么大问题,只要拿得出像样的成绩来,一切陈规陋俗都可以被打破。

    他感觉到了自己内心对回地方工作的渴望,尤其是方东升和赵建波在谈到很多工作时的一些感触,他也一样触动颇多。

    如果自己在哪个位置上,该如何来处理或者推动某项工作,在赵建波和方东升走了之后,他的脑子里居然一直转着这一类的念头,到最后他自己都忍不住哑然失笑才回过味来,自己好像有点儿着相了。

    有些事情还是想得太多,纠结太多,自己现在要做的应该是好好找苏伦康沟通沟通,了解了解,看看对方在国家计委挂职这段时间里有什么收获,如果自己也到中央部委去挂职,又该如何开展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