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女频频道 > 似锦 > 第605章 搜查东宫
    皇后看着太子妃。

    太子妃脸上没有丝毫血色,眼中的平静不是真正的平静,而是崩溃前的强撑。

    以偶人诅咒皇上,后果无人能承受。

    皇后心念急转,很快下了决定:“随我去见皇上!”

    此刻,景明帝并没有睡。

    白日几番折腾,他已经精疲力竭,可心口处的疼痛总是突如其来,令他无法安睡。

    景明帝手放在心口处,心情沉重。

    倘若那些酒囊饭袋的太医一直束手无策,他的病无法好转,那就要强行废斥太子,考虑辅政之臣了。

    可是在他病重的时候废斥太子,文武百官定不会容忍储君之位空悬,尽快选定新太子是必须的。

    然而经过废而复立太子,又要再废,他一时无法选出中意人选。

    那些儿子各有不足,他不想再急匆匆定下太子,之后又后悔。

    这一刻,景明帝体会到了时不待我的悲哀。

    太子那个混账,实在太寒他的心,可惜了端庄贤德的太子妃与聪明伶俐的淳哥儿——

    想到这里,景明帝心中突然一动。

    如果废掉太子改立太孙呢?

    淳哥儿确实是个好孩子,将来定不会像他父亲那般愚蠢荒唐。只不过淳哥儿还小,叔叔们正值青年,要是舍皇子立皇孙,很可能留下祸患。

    景明帝思量着这些,只觉头大如斗。

    潘海快步走了进来:“皇上,皇后娘娘与太子妃求见。”

    景明帝眼皮猛然跳了跳,沉声道:“请进来。”

    这个时候皇后与太子妃求见,能有好事才怪,十有八九是太子那个混账东西又惹祸了。

    皇后很快带着太子妃走了进来。

    “皇后有何事?”景明帝问着,眼角余光扫向太子妃。

    皇后犹豫了一下,道:“就在刚刚,东宫一名小宫女向太子妃禀报了一件事……”

    太子妃颇感激看了皇后一眼。

    无论之后父皇会如何做,至少眼下皇后这么说,尽量把她摘了出去。

    当然,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她受到牵连是一定的,现在只希望能尽力护住淳哥儿。

    景明帝听完,已是面色铁青。

    东宫一个小宫女可能用偶人害他?

    听起来荒唐,可他突如其来的心绞痛作不了假,比起突然患病,他更相信是被人用歪门邪道害了。

    任何事情的发生都会留下痕迹,如果没有朵嬷嬷的事在先,景明帝还不会这么想,可现在他却不得不这么想。

    “用桐木雕刻东西的宫女现在何处?”

    太子妃垂眸道:“白日下面来报,说那个宫女得了急病而亡,人已经被拉出了宫……”

    景明帝咬了咬牙,喊道:“潘海——”

    “奴婢在。”

    “立刻去查那个宫女的死因!”

    在宫中,寻常宫婢死去后不能被父母家人接回去埋葬,而是立刻抬出宫去,拉到城郊一个叫静乐堂的地方火葬。

    静乐堂不是宅院,而是两口深井,宫婢火葬后收敛的骨灰就会洒在井里,一生便算了结。

    那名宫女白日刚被拉过去,或许还没来得及火化。

    潘海立刻吩咐人去办。

    景明帝心情越发恶劣,再问:“那个揭发此事的小宫女呢?”

    不多时,红玉跪在了景明帝面前。

    “你既然知道偶人害人之法,那知不知道偶人埋于何处?”景明帝问道。

    对这个告密的宫女,景明帝同样抱着怀疑。

    哪有这么巧,一个小宫女用桐木雕刻某物,就被来自同乡的另一名宫女发现了。

    说这小宫女没有问题,那他几十年的帝王白当了。

    不过眼下不是追究的时候,找出那个偶人才是当务之急。

    “据说是埋于害人者居所附近,但具体何处奴婢就不清楚了。奴婢家乡虽有这种说法,可也只是传闻居多,寻常人并不清楚详情……”

    景明帝面色阴沉看向潘海:“立刻带人去查,给朕把东宫掘地三尺!”

    潘海肃然应了,向外走去。

    搜查东宫,他这个东厂提督必须到场。

    才走到门口,就听到背后景明帝问了一句:“太子妃,这两个宫婢在何处当差?”

    片刻安静后,太子妃道:“二人都是服侍太子的……”

    潘海脚步一顿,而后快步离去。

    外面乌云重重,无星无月,有种令人透不过气来的压抑。

    潘海仰头望了望天,吐出一口浊气。

    真的变天了,皇城风雨欲来啊。

    而后他脸色一沉,大步穿透黑夜向东宫奔去。

    他是皇上最信任的内侍,在皇上被人谋算时,谁都要往一边站,哪怕储君也不例外。

    这一次,他定要把东宫翻个底朝天,找出害皇上的偶人!

    黑暗中,东宫悄无声息被人包围了。

    潘海带领一队人进入,先从两名宫婢的住处开始查起。

    这番动静可不小,太子却没有反应。

    白日发现偶人起了作用,又掐死了小宫女,入夜后恐惧与兴奋袭来,太子喝了一壶酒才平静下来,酒意上涌后睡熟了。

    “殿下,殿下——”内侍白着脸站在床边喊太子。

    太子咕哝几句,翻了个身继续睡。

    内侍急了,用力扯了扯太子:“殿下,快醒醒啊,出事了。”

    太子闭着眼,含含糊糊骂了一句,抬脚一踹。

    内侍捂着腹部后退两步,傻了眼。

    “这可怎么办,叫不醒殿下。”

    另一名内侍心一横,伸手按住太子肩膀用力摇晃起来:“殿下,快醒醒,走水了!”

    太子猛然跳了起来,东张西望:“哪里走水了?”

    他光着脚就往外跑,一头撞在了屏风上。这么一撞,酒意与困意散了大半,这才算清醒了。

    清醒过后的太子奔向门口,见外头并不像起火的样子,照着内侍心窝就是一脚,怒道:“你敢唬我!”

    真是胆大包天了,他好歹是太子,过些日子说不定就是皇上了。

    被踹的内侍捂着心口疼得说不出话来,另一名内侍忙道:“太子,出大事了!”

    “什么事?”

    “潘公公带了人来东宫搜查!”

    太子一下子懵了,结巴着道:“搜……搜查?搜查什么?”

    “就是不知道搜查什么啊。”内侍都快哭了。

    潘公公亲自带人来搜查,那还能有好?

    “太子妃呢?”太子急声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