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戏法罗 > 第二百九十二章 小铁片
    与此同时,一番争吵也发生在魔坛内部。

    这一次中国魔术团队的失利,确实丢了不少脸,他们这些人回来也受到了上级领导的批评。幸好世界魔术大赛并不是公开的赛事,所以知道这些消息的都是行内人或者一些魔术爱好者,真正的普通百姓是没几个知道的,他们也不至于丢脸丢的太厉害。

    可是尽管如此,这些人的脸面也都已经丢的差不多了。至少在世界魔术圈内部是这样的,更让他们难堪的是在这次比赛上有一个外国小子一直对他们冷嘲热讽,笑他们无能,笑中国无能。

    让他们这群人火大的要死,可是却只能怒目而视,因为人家的实力的确强的可怕。这人今年拿下了三个一等奖,极其擅长手法魔术和近景魔术,他现在在世界上的排名是世界第二。

    这人名字叫安迪斯,一个红毛年轻小子,年纪肯定不会超过三十,真的很难想象,这么一个年轻人怎么会有如此可怕的实力。

    虽然当初罗四两也打了魔坛的脸,可罗四两毕竟是自家人啊,而安迪斯却是外国人,一个是人民内部矛盾,这都变成国耻了。更关键的是安迪斯做的比罗四两过分太多了,罗四两算是斗艺,那混蛋是欺辱人啊。

    他们这帮家伙都气疯了,可愣是干不过对方,只能负气回国。若只是一次普通的输赢比试,那莫鼎丰也不用那样鬼哭狼嚎。

    “怎么办?你们说怎么办?”杂技家协会主管魔术的副会长敲着桌子喝问。

    场内坐了不少人,都是国内最顶尖的魔术高手,包括老一辈的已经退休的魔术前辈,也包括新生代的优秀魔术演员,武清就在其内。原本武清是没资格来这里的,委实是这次就她一个人拿了奖,保住了他们最后一点颜面。

    副会长怒气未消,他很想骂人,可是又没办法直接骂出口,毕竟台下坐着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而他只是名义上的领导,没法直接管辖他们。

    缓了一缓,副会长吐出一口气来,把心情稍微平复一下,语重心长道:“同志们啊,这次不是我要为难你们,而是上面领导非常关注,不说你们了,我都被骂了好几次了。我们多少年没有受过这等耻辱了,这简直是国耻啊。我告诉你们,我杨某人忍不了,我们偌大的一个国家也忍不了。你们必须给我想出办法来,不然明年杂协这边对你们的资助全没,所有审批项目全部打回,还有财政拨款一律减半。”

    这话一出。

    全场哗然。

    这就有点狠了,不,这就是太狠了,这是逼着他们去死啊。

    副会长看着哗然的现场,他点了点头,说:“这不是我在瞎吹牛,这是上面领导的指示,你们不把场子给我找回来,谁都别想好过。”

    场上人脸色更难看了。

    副会长排着桌子大声怒吼道:“难道我们这么一个泱泱大国,连一个像样的魔术师都找不出来吗?难道我们中国人就天生比别人弱吗?”

    “也不是没有人。”一道声音在安静场下突兀地响起。

    “谁?”副会长眉毛立刻就立起来了,寻声找人。

    “是谁在说话?”副会长又问了一声。

    武清蹙着眉站了起来。

    副会长看着她,点了点头:“我知道你,这一次唯一获奖的女中英杰武清。好,不错,你刚刚要说的人是谁?”

    场上人见武清站了起来,神色均复杂了起来。

    苗毅军有些担忧地看着自己徒弟。

    武清用力咬了一下唇,眉头越蹙越紧,可眼睛的精光却是越来越盛,她用尽全身力气大声喊道:“罗家旗帜所指,一往无前。我说的是吴州第四代戏法罗,京城单义堂第三代坐馆,罗四两。”

    ……

    “四两,你真的不打算出手啊?”唐易思也不知道自己这句话问了多少次,一直问到罗四两根本不想理他。

    罗四两只是在翻阅专业书籍,根本把唐易思的话当成了耳边风。

    刘明在一旁沉着脸站着,要不是他们没罗四两不行,他现在早就冲上去抽罗四两两个耳光,然后自己带队出征了。

    唐易思无奈摇摇头,对着刘明苦笑一下。

    此刻,门突然被撞了开来,莫鼎丰闯了进来。

    他盯着罗四两,两只眼睛瞬间就红了。

    “天爷啊,你瞒的我好苦啊。”莫鼎丰冲过去抱着罗四两的大腿就鬼哭狼嚎,这阵势把旁边两人都吓一跳。

    自从武清主动提了罗四两,罗四两的身份就瞒不住了,莫鼎丰也就知道了。

    “太好了,我们可有救了。四两,不对,亲哥啊,你一定要帮我们找回场子,你都不知道安迪斯那个混蛋有多过分,你可得好好教训他啊,亲哥啊,大爷啊……”

    罗四两却只是冷淡地看着他,淡淡道:“这事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莫鼎丰的表情瞬间凝固在脸上,他不敢置信地看着罗四两:“什么叫跟你有什么关系?这事跟我们整个国家所有魔术师都有关系,他侮辱的是我们整个国家,这是国耻啊,这是我们全行业的耻辱啊?”

    罗四两依旧神情冷淡:“那又如何?”

    莫鼎丰从地上爬起来,不敢置信地看着罗四两,问:“你怎么可以这样说话,你可是戏法罗,你可是我们所有人的希望啊。国家需要你的时候,你怎么可以当做看不见?”

    “呵呵,没兴趣。”罗四两嘴角抽了几下。

    “你……混蛋……”莫鼎丰怒从心头起,抓起拳头就朝着罗四两脸上砸去。

    罗四两抬手就挡开了,然后迅速反折他的关节,控制住对方,罗四两脸凑了过去,心中的火也冒了起来,他冷声道:“别他妈跟我谈国家需不需要我,这世界少了谁都还一样转。我从小就是一个没有责任感的人,等我好不容易捡回了责任感。你们却跟我说所谓的为国效命就是被人玩弄在手掌之中,丢了几百条性命,还让后人和自己受辱半个多世纪。别跟我提为国效命,我听腻了,滚蛋。”

    罗四两一把把莫鼎丰推开,转身就要出门。

    莫鼎丰被吼的愣住了。

    唐易思急声喊道:“四两,不是这样的,四两,我……”

    罗四两已经出门了,而他的话被堵在了喉咙里。

    ……

    罗四两出了门之后,心情烦躁的厉害,就在校园里面来回走着。北大校园跟皇家园林似的,非常幽静和庄严,罗四两没多久就找到了一个没人的地方坐了下来,他用双手搓着脸,慢慢恢复自己的情绪。

    “四两。”有声音在身后响起。

    是高管夫、陶连环、苗毅军和罗文昌。

    “爷爷?”罗四两微微一愕之后,皱眉道:“你们也是来劝我的?”

    高管夫摇了摇头,指了指罗四两脑袋:“我是来讲讲你脑袋后面小辫子上绑的那枚小铁片的故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