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玄幻奇幻 > 女圣的贴身管家 > 第六十二章 败玄洪
    无相剑阵,为无相剑道中的杀招,施展到极致,万千剑术融为一道剑阵,可斩天裂地。

    以苏源目前的修为还有剑术,还无法发挥出其真正的威能。

    但当他以十八道基础剑招,演化出无相剑阵之后,璀璨的剑阵之中,亦似有道道剑芒流动,绽放出惊人的威势。

    苏源的面色,刹那间异常苍白。

    他体内的能量,在急剧流逝。

    此时……

    他已顾不得这些。

    他全身心沉浸在无相剑阵之中,势若一道人形宝剑,携着无相剑阵,杀向那一道焚烧的气凰真形。

    “那是什么剑术!”手指已触摸到背后剑鞘的萧婉儿,看到苏源施展出的无相剑阵后,惊诧的神情溢于言表。

    哗!

    焚烧的气凰真形,犹如一尊烈焰席卷的气凰,神威盖世。

    而无相剑阵之中,道道剑芒流转,彼此之间,化为一体,似剑海席卷。

    轰!

    两道可怖的剑术,在虚空中对决。

    刹那之间,惊天的巨响震荡,无情席卷开,登时间洞穴晃动,一片片石壁脱落,在半空之中就被震为齑粉。

    轰隆隆……

    地动山摇,这片洞穴似要坍圮。

    石洞外。

    许阳还有玄炼宗两位长老,受到这股声浪冲击,皆是撞在岩壁上,气血沸腾,一个个脸红脖子粗,惨嚎不已。

    “好厉害!”

    看到苏源施展出无相剑阵的萧婉儿,早有准备的跳跃开,避开气浪最强的地方,却也俏脸发白,很不好受。

    “杀!”

    玄洪惊骇,没料到自己的气凰剑术,竟然被苏源抵挡住,他发出怒吼,体内的能量疯狂释放出,注入气凰真形中。

    苏源则整个人没入无相剑阵中,周身剑芒流转,他肌体发光,将本就璀璨的无相剑阵,映照的愈发夺目跟耀眼。

    轰……嗤!

    两种剑术对轰,气浪掀天。

    无相剑阵之中剑芒,一道道锋锐的剑芒,彼此之间交织,光芒璀璨,剑阵侵入气凰真形后,无情的绞杀起来。

    嘶……

    那种绞碎声,清晰可闻。

    焚烧的气凰真形,一寸寸崩碎。

    而无相剑阵之中的剑芒,被气凰真形激撞,破碎了一道之后,又一道诞生,像是形成一个轮回,生生不息。

    “这是什么剑术?紫霄宗的各大剑术,我都有涉猎,没有哪篇剑术是这样的。”

    见状,玄洪大吼。

    他所修炼的气凰剑术,纵然在紫霄宗的剑术里面,都排在前列。

    他参悟这门剑术多年,勉强施展出一缕气凰真韵,竟被苏源不知名的剑术击破!

    “杀你的剑术。”

    苏源推动无相剑阵,斩向玄洪。

    哗啦!

    那焚烧的气凰真形,彻底破碎。

    “什么!”

    玄洪心神亦是巨颤,气色惨白,一缕缕血渍从嘴角渗出。望着苏源携无相剑阵杀过来,他惊恐后退,惶急挥剑。

    苏源紧追而上。

    那剑阵之中的剑芒,流转的愈发精妙。似乎苏源对于无相剑阵的掌握,也是深刻了一些。玄洪挥出的那几剑,尚未接触到苏源,就被剑阵碾碎。

    “我不信,你一个蜕凡境的蝼蚁,能胜过我。”

    被苏源逼到墙角,退无可退,玄洪不甘,强行提起剩余的能量,又一次施展出气凰剑术,凛冽的气凰真形,烈焰缭绕,再度向苏源斩过去。

    “喀。”

    然而,才刚接触,气凰真形就被绞碎。

    连玄洪手中那柄宝剑,也被无相剑阵之中的剑芒咬住,陷入剑阵之中,抽不出来。

    玄洪卯足力气,想要抽回宝剑。

    “嗤嗤嗤!”

    这时,无相剑阵之中,数道剑芒遽涨,锋锐之极,斩落在玄洪手臂上。

    “啊……”

    惨叫传出。

    玄洪弃剑,靠在墙角,他右手臂血淋淋,深可见骨的伤口交织。若非他反应快,这一条手臂,势必要被斩碎。

    “宗主。”

    石洞外,两位玄炼宗长老见到这一幕,吓得不轻。

    “一群土鸡瓦狗,小小的玄炼宗,还真以为是什么大宗门,居然敢向我紫霄宗的人下黑手,这下知道厉害了吧。”

    许阳极为兴奋,仿佛击败玄洪的是他,指着玄洪,大叫道:“玄洪,还不过来受死!”

    “你们以为这样就能杀我吗?”

    玄洪痛的面目扭曲。

    苏源冷眼,再度杀了过去。

    “你们两个给我过来挡住这小子。”失去宝剑后,玄洪唯有捏拳,施展玄气镇杀拳,勉力抵挡剑阵,嘶声狞吼。

    “宗主,这这……”

    玄炼宗那两位长老闻言,面色无不一变。

    望过去,看着苏源手中那璀璨的剑阵,威猛无匹,两人瑟瑟发抖,恨不得立时就跑,哪里还敢过去!

    “自己不是殿主的对手,要别人去送死?”许阳大笑,萧婉儿也惊诧,玄洪得了失心疯吧!

    那两人又不是傻子,这种情况下,怎敢冲过去?

    “你们不过是我的傀儡,竟然敢不听命令,那么便彻底抹去你们的意志。”玄洪望着那两位长老,冷漠无情。

    苏源眉头却是微微一蹙,隐约感觉到了某种不一样的气息。

    他攻势愈猛。

    想要快些斩了玄洪,以免突生异变。

    呼!

    一尊锃黑的玉瓶,从玄洪身上飞出,随着玄洪口中呢喃,玉瓶中黑光缭绕,那两位玄炼宗长老,顿时起了变化。

    两人身上,一缕缕黑气浮现,两人面色紧绷,神态痛楚,似在承受某种力量的侵蚀。

    “这是怎么回事?”

    “宗主,你对我们做了甚么?”

    两人骇然惊叫。

    下一刻,便彻底被黑气淹没,眼中没有了早先的神采,而是一片猩红,仿若没有理智的凶物,身上的气势也是暴涨。

    “昂……”

    其中一人长啸,凶威四溢,直接将还在大笑的许阳震飞,然后冲向苏源。

    另一人亦是如此。

    “这是怎么回事?”许阳被撞在岩壁上,疼得厉害,骇然地看着先前与自己对决的一人,此时简直是一头毫无理智的凶物。

    “戾啸!是玄气之中的那股怨怒!”

    苏源眼眸一缩。

    他在那两人身上,感知到了玄气之中的怨怒。

    是那种怨怒一直蛰伏在那两人体内,在玄洪的引动下全面爆发,侵蚀了他们的意志,成为玄洪的傀儡!

    难道……这就是早先,玄洪让自己吸纳玄气的原因吗?

    他想把自己也变成他的傀儡!

    苏源杀意滚滚,斩向玄洪。

    “昂……”

    两位失去理智,气息暴涨,向苏源杀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