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玄幻奇幻 > 黑龙法典 > 第五百二十一章 中部战争(三)
    气势汹汹大跨步走出塔尚慕联军的营地,纳烈的表情一下垮下来,哆嗦着打了个寒噤。

    “这里的事最好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不对,我根本没出现在这!”他说,化成龙形拍打着翅膀飞远。

    时间退回两天之前。

    夜幕降临,红龙缩小了自己的身躯,在低空盘桓,北望出去旗帜云集的是军队的统帅部,南望出去则是枪戟如林的士兵营地,他所在军队的中部上空徘徊,纳烈张开鼻翼呼吸山脉里弥漫的金属和肉食的味道,觉得贪婪之火正在熊熊燃烧。

    在吟游诗人的诗歌中,红龙总被描述为强盗、劫匪、暴君之流的角色,也有诗歌为了展现意象将这些角色的真实身份塑造为红龙,总之在艾拉迪亚万千种族中,对红龙的评价多数为负面,事实也的确如此,当看到如此多的潜在财富时,纳烈·安德里亚就已经按捺不住自己的欲望之心了。

    “只有在享受财富和掠夺财富的过程中,我才能感觉自己活着。”红龙嘀咕了一声,开始下降。

    这支军队明显都是训练有素的战士,而且数量很多,直接跳上去大喊“这里是我的领地,把你们的财宝都叫出来”明显是找死,或许其他红龙会这么做,但纳烈自认为还没蠢到那种地步,他选择使用另一种方法:悄声潜入打劫。

    对于强盗劫匪盗贼这一行,红龙是职业的,他从雏龙干到壮年龙已经做了好几百年,早已轻车熟路,人类那看似严密的巡逻监视根本防不住一头居心叵测的龙,纳烈轻而易举将一个头领模样的骑士打晕,然后绑走。

    在实施抢劫前,他得先搞清楚受害者是谁。

    如果在年轻的时候,纳烈肯定说“管他是谁,抢到手就是本大爷的东西”,但现在他已经成长了,懂得趋利避害的重要性,主要是他曾在青年时期强抢了一支豪华商队,没曾想那支商队的主人是一位传奇法师,光是传奇法师也就算了,那家伙居然还是魔法女神的后裔,结果纳烈被那疯女人撵得满世界乱窜,最后不得不付出代价,赔礼道歉吐了好多血对方才肯罢休。

    德琳·兰夫特,纳烈永远记得这个名字,这件事被他视为自己伟大红龙一生中最大的耻辱,自那之后,纳烈尝到教训谨慎了许多,下手之前总会小小打听一下东西的背后主人,变得不像一头红龙反而更像一头蓝龙,可想而知那些回忆给他带来的伤痛有多深。

    ……

    温润咸湿的风扑面而来,怀恩慢慢睁开眼睛,四周一片漆黑,脑后剧痛持续传来,身体也很虚弱好像受了不少折磨,他使劲挣扎但无法动弹,感觉好像是茧中的蚕蛹那样,被牢牢困锁在黑暗中。

    这是什么地方?记得自己刚从领主的议事营帐中出来,半途便失去意识了……怀恩是艾拉迪亚少有没有信仰的人,他不信神祇和魔鬼,但置身这漆黑如深井的地方,他不禁怀疑自己是否已经到了神国、或是地狱。

    灵魂会被拉去巩固地狱的边界吧,就是他们口中所说的糊墙,怀恩在心里哂笑,没想到自己死的那么不明不白,不知道那些活着的士兵有没有帮他抓住凶手。

    明亮的火焰照亮了他的瞳孔,两颗如铜炉般硕大的眼眸出现在怀特的视野内,带着炽烈的火焰和硫磺的呛人味道。

     “龙。”他涩声说。

    漂浮的火焰越来越大,将光亮散播至周围,怀恩发现自己身处一个干燥的洞窟中,面前之物在他眼中露出全貌。

    一只巨大的、强壮的红龙。

    “龙。”怀恩重复了一遍。

    纳烈露出愤怒的表情,他对这人类的反应很不满意,按理来说可怜的人类应该在见到自己的一瞬间跳起来,惊恐地大声尖叫,哆嗦着后退,颤抖地跪地求饶,这样他就能获得极大的自我满足,为自己的强大和恐怖感到满意,红龙们都喜欢彰显武力,喜欢武力所带来的成就感。

    “跪下,爬虫。”纳烈低吼着说,他没有感受到满足,所以他决定用更残酷的手段对待眼前的人类:“你可知你面对的是谁?”

    “安德里亚,燃烧之王,颂唱我的名。”没等人类回应,红龙就继续说:“告诉我,你们来自何方,去往何处,为何要闯入我的领地!”

    火焰凑近了怀恩的脸,让他脸上的绒毛卷曲发烫。

    他依红龙所言跪下,但却是单膝,就像在行骑士礼,口中说道:“向您献上最崇高的敬意,伟大的燃烧之王安德里亚,如果事先知道军队将经过您的领地,艾尔萨拉的国王们一定会向您发送真挚的问函,这是一个误会,请您谅解。”

    怀特表现得很镇定,他出身在艾尔萨拉地区的艾约王国,是那场被称为“梦魇归来”的莫奈复苏之战亲历者,见识过比这还大的阵仗,一头红龙,说实话并不能令他惊恐不安——他甚至能很清楚地告诉自己,此刻自己的思维散乱、心跳加速和四肢麻痹,全都是受红龙龙威影响的身体反应。

    “艾尔萨拉。”红龙俯瞰着他,鼻孔里喷出两股灼热的蒸气,“北方的人类,为什么要闯到这里来?”

    “抱歉,安德里亚大人。”

    怀恩露出歉然的表情:“原谅我不能告诉您,这是我方的军事机密,另外虽然不知道您为什么邀请我来这里,但我希望您能先任我回归述职,之后再返回进行这场友好的谈话,因为军营中一位骑士长的失踪并不是小事,国王得到消息后应该会马上开始搜索,我不希望我们双方的误会加深。”

    “你在威胁我?”龙的鳞片泛起红光,这是红龙发怒的征兆:“骑士长,难道你的国王没有告诉你,不要威胁一头龙,更不要威胁一头强大的红龙!?”

    “安德里亚大人,这不是威胁。”怀恩诚恳的说:“我只是在述说接下来会发生的情况,每字每句都是事实。”

    “爬虫,你激怒我了!”红龙腾得一下用后腿支撑着站起来,脑袋几乎顶到洞窟的穹顶,“你镇定自若的样子属实令人生厌,你们这些渺小的人类,明明生命被别人攥在手里却还念念有词,说着不知所谓的话搞不清楚状况。”

    说着,恼怒的红龙用爪子一把攥住怀恩,欣赏他的脸在巨力下扭曲变形的痛苦表情:“渺小的爬虫,你以为你面对的是谁,伟大的红龙纳烈·安德里亚,你以为我会畏惧你那所谓的人类王国,你以为我不敢像踩死一只蚂蚁一样踩死你?”

    怀恩涕泗横流,身体慢慢由挣扎转为抽搐,红龙巨大的力量几乎要把他的骨头捏断了,他很清楚像安德里亚这样的恶龙个个杀人如麻,很有可能下一秒就会把自己直接捏死,尤其是在被激怒丧失理智之后,但他还是挣扎着艰难发声:“你……不……敢。”

    身上承受的巨力一下松懈了,纳烈将他抛在地上,用奇怪的神情盯着他看,根据之前的表现来看,红龙觉得这个人类不是无知愚蠢的自大狂,这时候还能说出这种话来,要么就是在自己的龙威下得了失心疯,要么就是确有其底气把握,纳烈想听听看。

    地上的怀恩抽搐着,半响才咬着牙从嘴里挤出一个名字:“坦格……坦格里安。”

    红龙表情一变,由玩弄戏谑转为端正,凝视着地上的人类,语气急促慎重:“你说什么?说清楚!”

    “坦格里安皇帝。”

    怀恩缓了一会,说话顺畅了许多:“你应该听过才对,要我念诵他的真名吗?”

    红龙神色阴晴不定的变换,半响才低吼道:“用他的名号唬我?他跟你们有什么关系?”

    无声之中,纳烈拒绝了怀恩念诵真名的提议,听说坦格里安皇帝已然近神,如果诵其真名,在身处同一位面的情况下说不定真能被那位感知到。

    怀恩一句一顿的说:“艾尔萨拉地处北方,他是北方之王,我们从北方而来。”看红龙不说话,他又补充道:“安德里亚大人,有些东西真是军事机密,我说的已经够清楚了。”

    “即使这支军队真的受雇于他,你以为他会在乎你们这些小人物吗?渺小的爬虫,你把自己看得太重了!”纳烈低吼,但看得出来,这条龙有点发虚,恼怒多半是装出来的。

    “的确,我的死无足轻重,坦格里安皇帝不可能会在乎我这样的小人物。”

    怀恩点头称是:“但艾约国的国王会,我的国王会因为骑士长的失踪找上您,而您一旦与艾尔萨拉联军爆发冲突,如果联军受挫,北方皇帝便会将目光投至这个地方。”

    “可恶的爬虫。”

    纳烈低吼着,他觉得不能就这样算了,这个人类没有给出任何坦格里安与此事相关的证据,如果自己就这样退缩,事情传出去,今后谁都可以仅凭一个名字把他唬退,不论真假。

     但纳烈不敢赌,坦格里安这个名字似乎蕴含某种魔性,令人心里发怵,龙之王、黑皇帝、众神之敌……一连串的头衔挂在这个名字上,说不畏惧是假的,同为恶龙,纳烈比眼前这个人类更了解那家伙的事迹,也更明白其中蕴含的恐怖。

    任何与黑皇帝为敌的人都会受到残酷的刑罚,而龙类则有更可怕的事情等待着它们,据说与黑翼为敌的巨龙,会被掳去某个名为“血池”的地方,经受黑皇帝恺撒·坦格里安使用某种邪法的洗礼,之后它们仍会记得之前所发生的所有事情,但却会变得不像自己,全新全意为黑皇帝而活,至死不渝。

    如果对方仅仅是强大还不至于吓退纳烈,但这种类似于邪术师般的洗脑实在是太可怕了,北方人说那种被改造的怪物是“黑王血裔”,恺撒·坦格里安自己也称它们为“吾血之血”,但在纳烈看来,这与龙后提亚玛特惨无龙道制造的“邪龙末裔”没有任何区别,甚至更加恐怖。

    怪不得它们之前会打个你死我活。

    想到这里,纳烈不禁打了个寒噤,他看了一眼等待自己回应的人类,什么都没说,重重地哼了一声,拍着翅膀飞出洞外,再没有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