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女儿是鬼差 > 第二十章 这样就舒服多了
    (感谢撼天美猴王老板的100币打赏!感谢大家的推荐票!鞠躬!)

    (不好意思今天回来晚了,时间来不及了,就一更了,大佬们莫怪哈……)

    ……

    ……

    白无常在原地呆了许久,总算是接受了自己被抛弃的残酷事实。

    然后,他一脸崩溃地把白纸丢回桌上。

    “小鬼差这件事关系重大,必须要闫君亲自过问了,不然,肯定会下油锅……”

    “可是闫君又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要不先去大帝那边拿定魂珠?”

    “可是判官又交代,得去找猫妖谈判……”

    “啊啊啊啊……”

    想着想着,白无常就痛苦地揪着舌头甩了好几下……

    无论哪一件,都让他好头疼啊!

    其实以他今时今日的地位,只要一声吆喝,立马就有千万死鬼提头来见。

    但眼下的事情,还真不放心交给那些不靠谱的家伙们。

    只要想到随便一件事出错自己就会面临严厉惩罚,白无常就感觉压力山大,对判官的恨意就更强烈了。

    不过好在,他有一个独门减压神器——

    随手一挥,他面前就出现了一个飞快旋转的龙卷风。

    白无常纵身一跳,身体就稳稳落在龙卷风上,跟着飞快旋转起来,猩红的舌头在空中画出一个又一个优美的圈圈。

    “呼呼……”

    “哇略略略略略……”

    果然,这样就舒服多了……

    ……

    徐乐从王阿姨家走出来时,就见到路灯全亮了。

    天空中月朗星稀,一轮弦月高挂天边,仿佛一把下劈的镰刀。

    街道尽头人影绰绰,隐约可见闪烁着警灯的警车,以及穿着制服在维持秩序的干警,很热闹。

    隔了太远,一点响动都听不到。

    但通过顾悦儿的说法,徐乐脚趾头都能猜到发生了什么事,也就懒得放出神识去窃听了。

    街道上,还有三三两两的民警在挨家挨户敲门,时不时做些记录。

    徐乐没搭理他们,把徐贝贝安顿在家里看电视之后,他就用手机订了明天去香江的机票。

    那里的赌场很不错,是个捞快钱的好地方。

    捞个几百万,把债务清一下,剩下的改善下生活,一举两得。

    相比时刻担心别人来泼油漆,跑这一趟,很划算。

    订完票,徐乐找了些工具,推开门走了出来。

    一开门,徐乐就看到街对面站着两个穿校服的男生。

    这两个家伙人手一部手机,正在对着这边拍照,一边拍一边嘻嘻哈哈。

    “嘿,这屋子漂亮,传说中的嘻哈风格吧?”一个问。

    “嘻哈个毛,这是欠债不还,被仇家找上门了,你说,这家伙是得欠了多少钱啊。”另一个啧啧感慨。

    这俩小混球说话还挺大声,完全无视了徐乐的存在。

    徐乐叹了一口气,走出两步,抬头,对着空无一物的屋顶说:“让他们走。”

    “嗖!”

    屋顶刮过一阵风,吹落一个塑料带子。

    徐乐低头开始清理垃圾。

    三秒后,身后传来两个男生的哭喊声。

    “鬼啊!”

    “妈妈救我……”

    哭喊声伴随着脚步声飞快远去,片刻就完全消失了,倒是惊了两名正准备去下家的干警。

    他们愕然地看了看男生消失的方向,又看了看徐乐这边,忽然眼前一亮,走了过来。

    徐乐拿着扫有条不紊地清理垃圾,对于身后的异动,头都没抬一下。

    一阵风吹过,徐乐听到有人对自己说:“大哥大,好了。”

    但他身旁分明空无一人。

    “辛苦了。”

    “嘿,小事一桩。”声音中带着点窃喜,好像能为徐乐办事,他很开心。

    “大哥大还有什么事吗?”

    “没了,你去忙。”

    “好。”声音有点飘远。

    “哦对了。”徐乐忽然抬头,看向前方的空旷处:“你准备下一步怎么做?还是,打算一直这样下去?”

    在他的视野中,一个浑身是血,小腹处有个对穿的血洞,额头不断冒血的家伙,正准备离去。

    不过被他一喊,那家伙又停下来了,满脸困惑地看着徐乐。

    这卖相,正是最初来徐乐家,后来跟着徐贝贝一起去抓女水鬼那只怂鬼。

    这段时间相处下来,徐乐对他也有了点了解。

    他叫黄炳生,本是从外地来江城做买卖的生意人。

    大概是因为生意上的问题,他被人下了黑手。

    一起比较典型的凶杀案。

    但关键在于,他这个被害人居然至今都不知道是谁下的手……

    空有一身怨气,却不知道该找谁讨回公道,简直蠢死了。

    徐乐对于他的遭遇表示同情。

    并惊讶于他能在一个鬼差的庇护下活蹦乱跳到现在。

    但无论如何,都不是维持眼下这种奇怪状况的理由。

    鬼,就该去鬼该逗留的地方,而不是在人间到处飘。

    最重要的是,飘就飘吧,还要跟着徐贝贝一起飘,这就很不妙了。

    以徐乐前世的经验来看,地府应该是不允许这种情况发生的。一旦查出,徐贝贝这个鬼差怕也是要被问责。

    作为父亲,徐乐有义务把这些隐患提前抹掉。

    “呃……”黄炳生张了张嘴:“我也不知道。”

    “要不,我送你下去吧。”徐乐冷不丁说道。

    黄炳生瞬间愣住,反应过来后,他紧张起来,因为过于激动,脑门上又开始疯狂冒血。

    这血已经流了至少有大半个月,但怎么都没有流干,委实神奇。

    他哆嗦着问:“大哥大,是……是我哪里做的让您不满意了吗?”

    “没有。”

    徐乐摇了摇头,不满,自然是没有的。这小子腿脚勤快,让干嘛就干嘛,简直不要太听话。

    但终究,这里不是他该待的地方。

    而且他的存在,对女儿是一种隐患。

    “不要多想,我就是希望你早点有自己的决断,一直在这里,对你和贝贝没有好处。鬼差养小鬼,是要受到处罚的,我不希望贝贝有事,你能理解我吧?”

    “能……”黄炳生脸色很痛苦,但终究还是点了点头。

    说出这番话时,徐乐心里也不是很舒服,毕竟不是铁石心肠,这么久相处下来,哪怕对方是一只鬼,多少也会有点感情。

    但现在,真不是优柔寡断的时候。

    “我知道你和贝贝关系好,我也是看在这一点上,没有剥夺你的选择权利,换做别人,我直接就送走了,你相信我能做到。”

    “是离开还是下去,明天我从香江回来,告诉我结果。”

    “知道了大哥大……”黄炳生惆怅地叹了一口气,幽幽飘走了。

    徐乐叹息,若非为了女儿,他才不想演这个黑脸。

    “你好,请问你是这里的屋主对吧?”一个声音在背后响起。

    徐乐回头一看,是两名年轻的干警,一个高高瘦瘦,一个矮矮胖胖,这两个走在一起,视觉冲击力颇强。

    确认了徐乐身份之后,两位干警就问徐乐,认不认识车祸中丧生的几名死者。

    有群众目睹了那些人泼了油漆就跑,结果驱车跑路时被车子碾死的全过程,徐乐不可避免地,就会被重点关照一下。比如问一些为什么被泼油漆啊之类的问题。

    毕竟,人家就是冲着他来的。

    徐乐坦白从宽,如实交代了他欠高利贷的事情,遭到两名警员的一致白眼。

    “高利贷那种东西也敢碰,你也是够可以的。”两位警员摇摇头,一脸恨铁不成钢。

    不过在这件事上,徐乐确实没有什么嫌疑,问了些细枝末节之后,警员就走了。

    大约一个多小时以后,警车全数撤离,热闹了一下午的案发现场,总算恢复了宁静。

    这期间,徐乐把门口这片全清理干净了,门窗上也打了临时补丁。门上钉了三夹板,窗上贴了报纸。看起来很古怪,但凑合一晚绝对没问题。

    也得亏这房子是南小希的,换做租客的话,估计得被房东指着鼻子骂到哭。

    所以说,有钱就是好。

    心中发着如此感慨,徐乐洗过手,一边喝着徐贝贝前不久送出来的饮料,一边收拾工具,准备回屋。

    进门前,徐乐随意朝事故现场看了一眼。

    街尾的路灯下,几只鬼魂正在呆滞地飘来飘去。

    距离比较远,无法看清他们的面容,不过想来,应该就是那几个车祸中丧生的家伙了吧。

    对于这几个倒霉蛋,徐乐是不可能有同情心的,反而想到晚上徐贝贝出来会顺手把他们抓下去,心情就特别愉悦。

    “喵……”

    就在这时,一声猫叫从天边传来。

    声音中仿佛蕴含着某种奇特魅力,让徐乐心中蓦然一动!

    某一刻,他产生了回到穿越之前的错觉。

    因为曾经,有一只蠢猫就经常趴在他肩膀上打盹、卖萌、抢鱼干,然后发出这种怪叫。

    “难道是……”

    徐乐吃惊地转身望去。

    但是,没有猫。

    “轰!”

    迎接他的,是一声来自几条街外的剧烈爆炸声。

    下一刻,火光冲天!

    熊熊火焰中,一道黑影飞快穿过火光,奔向远方,消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