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真的长生不老 > 第六十六章 奖金
    课间的表彰大会是全校集合,在体育馆里召开,校长讲话,谈了谈附中的光荣传统,诞生了许多少年英雄,从辛亥革命时期讲到五四运动,再讲到作为**同志的家乡人应该如何在新时期发扬这种精神,最后重点表扬了刘长安和三个一起救人的男同学。

    白茴虽然作为活动的组织者,担负着一定的责任,但终究不是她的问题,而且在事情发生时临危不乱,积极采取了急救措施,体现了一个当代青少年具备的极高素质,也受到了表彰。

    白茴声情并茂地还原了当时的情况,尤其是描述刘长安在水底努力把赵武强先往水面推上去,而自己昏厥过去的情形时,眼睛里闪烁着感动的泪花,赢得了全场热烈的掌声。

    黄善也是脸上有光,毕竟都是自己班上的学生,心想着到了毕业了,刘长安这家伙终于给他挣了点面子……老师和任何体制以及事业单位里混饭吃的人一样,很在乎面子问题的。

    学校决定奖励刘长安20万元,三名救人的男同学每人也有两万元,白茴则是一万元,黄善作为班主任也得到了一万元奖励。

    奖励出乎意料,因为黄善事前也只得到消息说学校会重奖,但是没有想到是这样高额的奖励。

    回到教室里,整个教室都有些疯狂,毕竟这些钱对于学生来说算是相当巨大的数字了,尤其是刘长安,谁都知道他是没爹没妈管着的,这是能够给他自由支配的20万啊,这个年纪的少男少女对财务自由的追求是何等的热烈和饥渴啊。

    “刘长安,一定要请客啊!就这样吧,周末瑞吉自助餐走起来!”林心怀起哄说道。

    “你想挨揍吧!”安暖威风凛凛地喝止跟着起哄的同学,“谁敢找刘长安请客,我就给广播室递名单全校通报批评!”

    还瑞吉自助餐呢,平常就要四百多,还要周末的,六百多一个人,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了,也就陆宁生日请过一次五星级酒店的自助餐,每个人两百多而已,也只邀请了二十来个熟悉的同学和朋友,还是分批去的,因为很多高级自助餐厅都不招待十人以上的团体聚餐。

    毕竟是公立名校,附中的校风还是不错的,大家也只是起哄而已,并没有真的要刘长安这么奢侈的请客。

    倒是安暖成为了取笑的对象。

    “现在就开始管钱包了啊?”张陶乐笑嘻嘻地说道。

    “彩礼钱嘛彩礼钱!”苗莹莹也取笑。

    “我们就算了,刘长安,你和安暖去王品吃牛排吧。”

    “去橘洲的餐厅啊,环境好,逼格高!”

    “橘洲的东西不好吃呢,还是去坡子街吃鱼嘴巴吧,有个蛙鳝锅也很好吃!”

    安暖脸颊绯红,偷瞄了一眼刘长安,他倒是漫不经心,一直笑嘻嘻的,看上去也不像会给安暖解围的样子,安暖干脆拍起了桌子,把起哄的都给赶跑了。

    “中午一起吃饭。”安暖对刘长安小声说道。

    “当然。”理所当然啊。

    “你说20万要用来买习题集,能买多少?”一直在琢磨这个问题的高德威抬起头来,“你算一下是买试卷套更多,还是买书页题集更多,如果是A4大小的习题集堆起来,那得堆多高啊?”

    “你脑壳绊了吧?”苗莹莹白了高德威一眼,“你个哈宝,宝里宝气。”

    “我开玩笑,懂不懂?”

    “你还会开玩笑?你像开玩笑?”苗莹莹真看不出来,高德威要真这么多了,苗莹莹觉得并不会太意外。

    “我要有20万,我就配一台外星人主机i9-7980XE处理器32G内存512Gssd+2T硬盘,双GTX1080T111G独显,再来个34寸曲面显示器打游戏,还剩下十多万呢。”林心怀无限憧憬地说道,又有些后悔,“早知道奖这么多,我死在燕归湖都愿意啊。”

    “你也是个脑壳绊了得!”苗莹莹对林心怀就更不客气了,给了他狠狠一下。

    安暖还是挺羡慕苗莹莹的,因为苗莹莹对林心怀这样,林心怀都让着她的,安暖倒是记得刘长安原来和自己一起坐的时候,她打了他一下,他反手就撞了她胸口,真是的!

    刘长安回到座位上,白茴正在纸上写写画画,看上去像是用钱计划,白茴看到刘长安瞧着了,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我打算自己花,不让家里知道。”

    奖金是直接打到银行账号里的,还没到账呢……刘长安根本没有什么计划,他很清楚这笔奖励之所以如此之高,跟前段时间马兴国和秦雅南来过学校不无关系。

    他也不在意这些,赵武强今天没来学校,看来已经确定手伤严重到无法参加高考了。

    真是可惜啊,自己救人的时候也没有办法啊,那么一根大木头砸下去,谁能救得了他啊?

    遗憾,这都是命,也是一种成长。

    “中午我请你吃饭吧,要是没有你,我也拿不到奖金,真出事了,我还会挨学校处分吧。”白茴小声地说道,因为刘长安坐下来以后,钱宁和陆元的注意力就转移到这里了。

    白茴突然觉得很烦,老是这样盯着她干什么,他们就不能找点什么自己的兴趣爱好去关注?

    “我和安暖约好了。”

    “那下次吧。”

    刘长安依然是什么都不放在心上的样子,白茴很想问他打算怎么花那20万,但是感觉他根本没在意这事情。

    他的情绪是不怎么高,作为女孩子还是敏感的,直觉告诉她,假期中刘长安好像遇到了一些什么事情,他平常虽然也无所事事的样子,但是那种温和的气息,总让人感觉仿佛和风穿过了森林,更加清新怡人,不像现在,似乎那密密的枝叶,完全挡住了风。

    “我脸上的花开了吗?”刘长安突然转过头来对白茴说道。

    白茴脸颊晕红,刚才自己怕是想多了,刘长安这种人,大概洪水当头,他也只会随水浮起来,再慢慢思考是蛙泳呢,还是蝶泳?

    一上午刘长安没有怎么听课,白茴也没有怎么听课,看着刘长安在习题本上画了一个民国风的年轻女子,眉目动人,仿佛容貌再现的风情妩媚,让人都能够感觉到她的情绪似的。

    “这是谁啊?”白茴忍不住问道。

    “苏眉。”

    ……

    ……

    中午刘长安和安暖一起去吃饭。

    树上的鸟儿叫喳喳,随随便便大小便。

    刘长安推了一辆有鸟屎落在横梁上的单车,安暖找了一辆颜色粉粉的。

    刘长安跟在安暖身后,看着她骑单车的样子,双腿踩着脚踏板,轻松地哼着像缠在风里的民谣,小腿显得格外修长,拉动着浑圆的大腿,因为坐着的缘故,少女发育良好的曲线更加饱满了,腰肢扭动间,蝴蝶骨顶起来,肩膀耸动着,长发一摇一摆像风中的狗尾巴草,两只比肤色稍粉的耳朵煞是可爱,刘长安在和她擦身而过的时候,探手过去捏了捏她的耳朵,然后嘿嘿笑了两声,把车轮蹬的飞快。

    “你……”安暖羞羞的耳朵发热,女孩子的耳朵能随便摸的吗?安暖连忙加快了速度追上去,想要报复的去扯他的耳朵。

    到了餐厅门口,刘长安停好车子,安暖才追上他,成功扯到了他的耳朵。

    “我今天才知道你会一点水性,但是以后你可别半桶水晃悠了,我还没欺负够你呢。”安暖放开了他的耳朵,认真地说道。

    “你什么时候能欺负到我了?”刘长安有些意外地提醒她,“你这是错觉。”

    “你搞清楚重点!”

    “重点是我会水,你不会。”

    “这是重点吗!”

    “当然,暑假你就可以找理由让我教你游泳了,愚蠢的少女。”

    “你才是愚蠢的……”安暖本能的反驳,回过神来有些惊喜,“你暑假不跑出去玩啦?”

    “你不是没欺负够我吗?我们来一个暑假大作战,看到底是谁能欺负谁。”

    “肯定是我欺负你!”安暖高兴地扯着刘长安的衣袖说道。

    两个人走进餐厅,点了饭菜,安暖从包里拿出一个红绳系着的小木牌递给刘长安,“我在拜南海观音的时候,给你求了个保佑高考的许愿牌,你进考场的时候记得带着,它会保佑你的。”

    安暖很认真地先把红绳系到了刘长安的手上。

    “下午还上课呢,挂着这东西怎么写作业?”

    “你写作业?”

    “好吧。”

    刘长安今天态度不错,安暖很满意,其实她还求了一个和爱情有关的许愿牌,但是肯定不好意思拿出来啊,也不知道会不会灵……不过观音菩萨肯定是不喜欢刘长安这种家伙的,说不定许愿就偏了……呸,许愿到刘长安身上才是偏了。

    看到挂在了刘长安手上的许愿牌,安暖不禁又想到妈妈鬼鬼祟祟的在那里许愿,她带回来的许愿牌呢?她倒好,连保佑高考的许愿牌都是安暖自己动手,也不知道她许了什么东西。